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武俠修真 > 盛寵之嫡女醫妃 > 684歸順

684歸順

作品:盛寵之嫡女醫妃 作者:天泠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本站點qs本站點qsw 最快更新盛寵之嫡女醫妃最新章節!    李得廣心一沉,盡管湖城如今是南疆的屬地,他們千騎營人更是個個都有以一敵十之能,但是整座湖城全城上下足足有十萬人,若是整個城市的百姓都因著阿力曼之死被煽動起來,那就要起變故了!

    再者,這湖城居于四通八達的交通要道,乃是南涼東北部的心,湖城一亂,必會引起四方諸城群起動亂,弄不好,南涼東北部的諸城可能就會借此脫離南疆軍的控制……

    這里是南涼,對于南涼人而言,他們南疆人是其心必異的外族人,一旦發生民亂,好不容易有所安定的南涼百姓可能也會被這里的暴民所挑動,到時候,局勢就更亂了……

    也正是因此,安逸侯才讓他們不可用鎮壓的手段來應對此事。

    世子爺這一劍的確很痛快,但安逸侯事先定下的計策卻難以繼續進行了。

    李得廣和陸平遙默契地交換了一個眼神,事到如今,還是當以世子爺和世子妃的安危最為重要。

    “世子爺,”李得廣謹慎地請示道,“由末將先護送您和世子妃離開吧。”

    蕭奕揚眉笑了,帶著一貫的張狂,仿佛在說,我為何要走?

    他朝四周的那些南涼人俯視了半圈,拔高嗓門以南涼語不屑地說道︰“不過是一個招搖撞騙的家伙就把你們一個個都哄得好像傻子一樣,呵,本世子瞧著,南涼也不過如此!”

    他的聲音清亮,極具穿透力,他在台上這麼隨意地說著,就連後方最外圍的幽騎營士兵也听得一清二楚,而那些南涼人當然也都听懂了,在短暫的寂靜與驚訝後,情緒更憤慨了。

    這個鎮南王世子簡直就是狂妄無禮,竟然說阿力曼穆禪招搖撞騙!

    穆禪可是功德無量的轉世尊者!

    一個山羊胡的老者從信徒走出,指著台上的蕭奕,義憤填膺道︰“無恥!蕭奕,你身為堂堂鎮南王世子,光天化日之下,出手行凶,虐殺了阿力曼穆禪還不夠,如今無憑無據竟然敢出口狂言地污蔑穆禪的清名,實在狂妄之極!”

    “沒錯,穆禪說他倒行逆施,殘暴不仁,果真如此。”

    “就是因為有他這個妖孽在,上天才會對南涼降下災禍!”

    “為了穆禪,為了我南涼,我們都必須鏟除這個妖孽!”

    “妖孽,一定要殺死妖孽!殺死妖孽才能平息上天的怒火!”

    “……”

    整個廣場在句句聲討再一次沸騰了起來,那些信徒和南涼百姓們一個個全都義憤填膺地盯著木台上的蕭奕,表情和眼神透出了濃濃的殺意與恨意。

    “蕭奕,領死吧!”

    不知道誰喊了一聲,那些民眾好像被蠱惑一樣如潮水般再次沖向木台,氣勢洶洶。

    蕭奕似笑非笑,隨意地一揚右臂做了一個手勢,便听“咻咻”的破空聲再次響起,數不清的箭矢如暴雨般襲來,不過是彈指的功夫,就在蕭奕跟前的木台邊緣射下一排排羽箭,密密麻麻,看得人不寒而栗,這若是刺在人身上,怕是要刺成一個刺蝟了。

    那些原本氣勢如虹的百姓又駐足,退了半步,仿佛被瞬間凍結似的。

    而那些躲在最後方隨大流的南涼人已經膽怯得心生退意,有人想要趁亂逃跑,卻被幽騎營的將士攔住了去路。

    那冒著寒光的刀鋒仿佛在發出無聲的威嚇——

    既然來了,哪有想走就走的道‘理!

    蕭奕輕哼一聲,氣定神閑地環視四周,繼續用南涼話說道,“本世子倒要看看災難會不會來!”

    四周靜若寒蟬。

    正所謂一鼓作氣,再而衰,三而竭。

    哪怕在場的南涼人遠比幽騎營要多上十數倍,在蕭奕囂張的鎮壓下,此刻也是銳氣頓減,他們有些不知所措的左顧右盼,面面相覷。

    蕭奕立在木台上,目光緩緩地掃了一圈後,落在了陸平遙的身上。

    陸平遙立刻反應了過來,上前雙手遞上了官語白所給的錦囊。

    錦囊是一張薄薄的絹紙,蕭奕眉梢微挑,看過後隨手給了南宮。倒是後者微微蹙眉的看了好一會兒,在與蕭奕附耳說了幾句後,蕭奕取出炭筆,在絹紙背上刷刷寫了幾筆。

    南宮微微一笑,說道︰“還請陸將軍順路再替我添一壺茶水來。”

    陸平遙正接過絹紙,愣了一下,還沒反應過來,就听蕭奕漫不經心地說道︰“世子妃讓你去,你就去啊。”

    陸平遙上前幾步領命,很快,就匆匆而去。

    李得廣又命人把那個阿力曼的尸體拖到了木台下,只留下一個蒲團和一灘紅得刺眼的血漬。

    不過……

    附近的不少南疆軍士兵都是暗自打量著南宮,心里暗暗贊嘆︰世子爺剛才驟然出手,就奪了一條人命。他們這些戰場上下來的人自然都是見怪不怪了,可是世子妃看著柔柔弱弱的,卻從頭到尾都是從容淡定,還真是讓人頗有幾分人不可貌相的感覺。

    兩個士兵很快就搬來了兩把椅子,蕭奕就拉著南宮悠閑地坐了下來。

    跟著,小灰叼著蕭奕的斗笠回來了,還親自交到了蕭奕的手。

    蕭奕與它對視了片刻,似乎明白了它的意思,隨手又把那斗笠往空一丟,斗笠回旋著飛了出去。

    小灰發出興奮的啼叫聲,雙翅一振,就急速地往前沖去,一對鷹爪又一次準確地抓住了斗笠,它在半空盤旋了一圈後,又得意洋洋地回來了,再次把斗笠交到了蕭奕手,然後一霎不霎地看著他……

    于是,斗笠再一次飛起……

    時間一點點地過去,漸漸地,仿佛連老天爺都感受到了城凝重的氣氛,空的烈日被層層疊疊的雲層所遮蓋,天色陰沉了不少,仿佛預示著一場危機即將降臨。

    下方的不少信徒陸陸續續地又盤腿坐在了地上,神神道道地雙手合十地祈福著。

    而那些百姓也隨著時間逝去越來越焦躁不安,一個個都心神不寧的,焦慮地打量著四周,天空,地面……似乎下一瞬,大片的黑死蟲就會從某個角落忽然襲來一樣。

    午時到了,空氣的氣氛越來越緊繃,明明太陽被那厚重的雲層遮擋起來,可是那些民眾卻一個個都是滿頭大汗……

    木台上的氣氛卻是迥然不同,蕭奕還在饒有興致地和小灰玩耍,這一人一鷹甚至還把小小的一個斗笠玩出了十幾種花樣來,到後來連南宮的斗笠都被借了去,兩個斗笠在台上翻飛著。

    南宮笑吟吟地望著他們,不知不覺就把手上的一包糖漬梅子吃完了,還意猶未盡,直可惜沒有多買一點。

    台上,台下,相距不過是幾丈遠,卻仿佛是兩個迥然不同的世界。

    不知不覺,已經午時過半了,那些南涼人又開始地騷動了起來,越來越不安。

    阿力曼穆禪預言說蟲災會在午時降臨,現在時間不多了……

    眾人就像是籠的困獸般躁動不安,忽然人群一個人叫囂道︰“與其留下來等死,不如沖……”

    話語間,一把飛刀猛然自木台上射出,化成一片銀色的光影,下一瞬,人群的一個年男子額心上已經多了一把飛刀,刀刃沒入頭顱,年男子的眼楮瞪得如死魚一般,失去了曾經的光彩。

    他四周的人群下意識地往後退去,就見那年男子直愣愣地往後倒下了。

    砰!

    這一聲響在眾人耳邊仿佛放大了無數倍,其他人都鎮住了,面露驚恐地朝木台上的蕭奕望去,只見他手里正把玩著一把一模一樣的飛刀,仍舊笑得隨性,鬢發在微風肆意飛舞著。

    整個廣場再次安靜了下來,所有人都不敢動彈,不敢出聲,就怕自己的小命不明不白地葬送在這里……直到一個青年驚恐地舉手指著天際顫聲道︰“你……你們快看,那是什麼?”

    他這一喊,立刻有無數道目光循聲看去,就見北邊的天空一片黑色的“霧氣”正朝這邊飄來,不過是彈指間,那“黑霧”似乎又擴大了一些,並急速地朝這邊涌動過來。

    不知道是誰嘶吼出聲︰“黑死蟲!是黑死蟲!”

    緊接著,眾人都此起彼伏地嘶吼了起來,驚恐不已,膽小的婦人甚至身子一晃,直接暈倒了。而外圍又有南疆軍士兵攔著不讓逃走,所有人都像籠鳥一樣被困在了這個廣場。

    完了!全完了!

    黑死蟲真的來了,他們就要被它們活生生地啃咬至死?!

    在一片騷動,漫天的黑色甲蟲越來越逼近了,如同旋風一樣卷過來,把北邊的天空染成了一片濃重的黑色,如同暴風雨前的烏雲,如同那死亡的陰影……

    在死亡的面前,眾人的反應不一,有的人叫囂著,有的人跪拜著,有的人乞求著,有的人哭喊著……

    而蕭奕和南宮依舊坐在交椅上,不驚不躁,在四周的喧囂襯托下,仿佛他們的時間在這一瞬停滯了下來。

    蕭奕嘲諷地勾了勾嘴角,看了身旁淡定自若的南宮一眼,心道︰瞧瞧自家的臭丫頭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這些個大男人連個女子都不如,如此怕死,還想搞什麼民亂暴動?

    “鎮南王世子!”混亂,那山羊胡老者指著蕭奕痛心疾首地吼道,“是你引來了災神,這湖城的劫難都是因為你。今日全城數萬人葬身于此,都是因為上天不滿你的暴行!”

    所有人的目光又一次集到了蕭奕身上,如無數道利箭一般,他們仿佛終于找到了憤怒的宣泄口,矛頭一致對準了蕭奕,恨不生啖其肉,飲其血,抽其筋,挫骨揚灰。

    蕭奕滿不在意地勾唇笑了,銳利的眼神仿佛在俯視著一群不值一提的螻蟻一般。

    “原來這東西就是你們的災神啊!”蕭奕笑得越發燦爛,又透著一絲狡黠,如一個頑童般,卻是看得不少人心發寒。

    他的語速變慢,緩緩地又道︰“那本世子就要讓它有來無回!”

    話語間,他的笑容又變冷,釋放出一種森冷的殺氣,一種上位者的威壓與霸氣,震懾得不少人又是啞然無聲。

    但所有的眼卻都含著化不開的絕望,這些南疆人又如何懂得黑死蟲的可怕,那可是災神啊!

    區區凡人又如何敵得過神!

    他們已經能夠預知到自己的下場,雙腿在微微顫抖,幾乎不敢再看了。

    蕭奕慢悠悠地高抬起右臂,做了一個手勢。

    下一瞬,包圍在廣場四周的那些幽騎營的士兵都抬起了手的弓箭,細心的人會注意到每支箭尖上懸掛著一個小小的布包。

    那密密麻麻的黑色甲蟲已經逼近到了十丈外,幾乎可以听到一只只甲蟲如蟬翼般的翅膀在空急速振動著,發出“嗤嗤嗤嗤”的聲音,也不知道是振翅聲還是蟲子發出鳴叫聲……

    “嗤嗤嗤嗤……”

    听得人頭皮發麻。

    眼看著那黑死蟲形成的蟲旋風就要席卷而下,蕭奕的右臂終于放了下來。

    “咻咻……”

    一道道羽箭如流星般劃破空氣,勢如破竹地射向半空的黑死蟲……

    可是地面上的南涼人卻依舊面如死灰,這里的黑死蟲數以萬計,就算是一支箭一支箭地射,也不可能射得死那麼多的黑死蟲啊!

    黑死蟲的速度如此之快,就連馬都跑不過它,更別說兩條腿的人了。

    他們全都逃不了,他們全都要死在這里!

    大部分的南涼百姓都呆如木雞,絕望地看著那密密麻麻的黑死蟲越來越近,一個個都對著他們張開了鋸齒般的獠牙……

    “咻咻……”

    那些羽箭在刺甲蟲的那一瞬,綁在其上的布包爆裂開來,白色的粉末在半空彌漫開來,與那黑色甲蟲混在一起,變得灰蒙蒙的一片……

    那些南涼百姓都還不知道是怎麼回事,傻愣愣地瞪大了眼楮。

    緊接著,就見大片大片的黑色甲蟲從空掉下來,紛紛揚揚,如同一片黑色的蟲雨。

    “啪嗒,啪嗒,啪嗒……”

    那些甲蟲太過密集,下面的人根本就閃避不開,落在了他們的頭上、衣袍上、鞋子上,引起一片此起彼伏的尖叫聲。

    人們都瘋狂地躲閃著,拍打著,扭動著身體,如同熱鍋上的螞蟻般亂成了一片。

    廣場央的木台當然也躲不過蟲尸的“襲擊”,蕭奕不慌不忙,一手替南宮把她的斗笠戴了回去,另一手揮起軟劍,“刷刷刷”幾道銀光閃過,那些蟲尸就被阻攔在了劍之外。

    見狀,小灰興奮極了,仿佛是找到了新的游戲一般,抓著一頂斗笠在半空接起蟲尸來……

    扶著斗笠的南宮心甜絲絲的,她是學醫之人,很多昆蟲都可以入藥,對這些普通姑娘家也許會怕得歇斯底里的蟲子,她一貫是視若常物,這一點,蕭奕自然是再清楚不過。

    南宮嘴角微勾,阿奕一貫是如此,她不在意的,他會替她在意;她在意的,他就比她更在意……

    她悠然望著這片密密麻麻的蟲雨,仿佛她看得不是蟲子,而是漫天的花瓣似的。

    她的閑適自在自然而然地散發了出來,引得李得廣不由多看了一眼,心里有種古怪的感覺。

    世子妃還真不是普通的女子……怎麼說呢,她和世子爺還真是什麼鍋配什麼蓋……呸呸呸,他這說的是什麼話啊!

    李得廣甩甩腦袋,不再多想,把注意力集到那些黑死蟲上……

    無數羽箭還在持續地射出,不一會兒,廣場上遍地都是沾著白色粉末的甲蟲,那些甲蟲背上的骷髏圖案因為白色的粉末變得渾濁不清,它們的鞘翅還在顫抖著,似乎想要再次飛起,卻是後繼無力,鞘翅振動得越來越慢,越來越慢,到最後徹底動彈不得……

    越來越多的黑死蟲掉落在地上,堆積成一層厚厚的蟲尸,踩上去就像是踩在干枯的落葉上一樣,發出“ 哧 哧”的聲音。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天空的蟲子都掉落了下來,只剩下一粉末形成的白霧還稀疏地隨風飄散著,不知何時,天上的雲層消散,烈日又探出了頭,陽光灑遍大地……

    那些情緒激動的南涼百姓也漸漸地冷靜了下來,他們總算遲鈍地意識到自己沒事,自己在這可怕的蟲災存活了下來。

    他們都有些恍然如夢的感覺,直到有人狠狠地捏了旁人一般,一陣殺豬般的叫聲驟然響起︰

    “你捏我干嘛?”

    “不是夢啊……原來不是夢?”一個人傻傻地說道,瘋狂地抱住了身旁的人,“我們沒事!”

    還從來沒有人在面對黑死蟲災時幸存下來過,可是他們都活下來了!

    幸存下來的喜悅瞬間給這死氣沉沉的廣場灌入了生機,眾人都是喜形于色,歡呼著,雀躍著,甚至有人喜極而泣,有人腿軟得幾乎跪下。

    此刻廣場央的木台上同樣是布滿了蟲尸,也只有蕭奕和南宮身旁兩三丈如之前一般干干淨淨。

    這時,陸平遙跑了過來,和李得廣交談了幾句,兩人就來到蕭奕跟前,均是抱拳,由李得廣稟告道︰“世子爺,黑死蟲已經全數消滅。”

    黑死蟲解決了,那麼接下來,也就該算算總賬了。

    蕭奕眯了眯眼,目光看向了台下,隨手指了幾個人,漫不經心的吩咐道︰“這幾人聚眾鬧事,妖言惑眾,殺!”

    “是,世子爺。”李得光等人抱拳應道,嘴角露出冷酷的笑意。

    那被蕭奕點過的幾人頓時瞳孔一縮,其一個山羊胡的老者憤怒地上前半步,對著四周的百姓大喊道︰“大家快逃啊,鎮南王世子要屠城……”

    話音未落,一把長刀對準他的脖頸揮下!

    與此同時,其他幾個士兵也揮起了長刀,刀起刀落,熾熱的鮮血從斷開的脖頸處急速噴濺,一個個頭顱咚咚地落地,跟著尸體軟綿綿地倒了下去……

    骨碌碌……

    那幾個死狀猙獰的頭顱滿是蟲尸滾動著,轉瞬頭顱上就沾滿了蟲尸,混著那赤紅的鮮血,凸出的眼球,看來甚為恐怖……

    附近的南涼百姓皆是倒抽了一口氣,面如紙色,渾身顫抖不已,卻是趕忙捂住了嘴,不敢發出聲音,唯恐自己也被牽連其。

    雖然不過短短不到一個時辰的時間,但是在場的南涼人都領會到一點,這個大裕的鎮南王世子殺伐果決,像是得了天助一般……

    無論是至善如阿力曼穆禪,還是至惡如黑死蟲,他都敢殺!

    神擋殺神,佛擋殺佛。

    那些南涼百姓南涼百姓越想越是心驚,越想越是心懼。如此狂妄之人還有什麼不敢做的呢?!

    如果神真的降臨,他是不是敢屠神?

    如果南涼敢逆他之意,他是不是會屠了整個南涼?

    所有南涼人都半垂著腦袋,沉默了,壓抑著心頭的懼意。

    蕭奕在木台上,環視廣場上的那些南涼百姓,再一次用南涼的語言高聲道︰“大裕有一句話︰順我者昌,逆我者亡。”

    他的聲音一下又一下地重錘在在場眾人的心口上,壓得他們沉頭沉甸甸的,幾乎喘不過氣來。

    而蕭奕的臉上笑意不減,一字一句卻是傲氣逼人,“你們想要活,就好好活;不想活的,我也不會求著你們活!南涼已經歸了我蕭奕,你們服是不服?!”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盛寵之嫡女醫妃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