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樸實無華校園文 > 體弱多病黃河遠

體弱多病黃河遠

作品:樸實無華校園文 作者:2暗白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室友們紛紛圍了過來,床下**了五顆黑乎乎的腦袋。

    “我帶你去醫務室拿點退燒藥。”雷錦龍說。

    黃河遠窩在被窩里都覺得冷,實在不想冒著台風去醫務室,“不用。我(睡Shui)一覺再說。”

    說著,他臉一伏,蹭了蹭涼絲絲的枕頭,似乎準備(睡Shui)了。

    “你不去考試啦?”有人問。

    “……不去。”黃河遠悶聲說。

    對于雷錦龍來說,不讓他考試比要他的命還嚴重,“你堅(強qiang)點,下午考理綜和英語,四百五十分你至少拿個兩百分吧?”

    “……”

    “對了,兄弟,我有退燒貼。”一男生扔上來一個包裝袋,“貼腦門兒上,還挺舒服。”

    “(睡Shui)一覺就好了,我們幫你請假。”

    室友們挨個慰問完畢,都拿著傘出門了,只有雷錦龍還沒走。

    “你下來,我背你去考試。”雷錦龍拍床欄。

    “……你在搞笑嗎,”黃河遠揉了揉眼楮,快被雷錦龍煩**,“就算是高考我也不會去。”

    “行吧。”雷錦龍搖了搖頭,陰陽怪氣地說,“大少爺,你就好好躺著吧。”

    黃河遠嗯了一聲,翻過身蜷進被子里。

    雷錦龍這星期負責搞衛生,出門前拎上了寢室的垃圾袋。一想到里面裝了一件好幾千塊錢的衣服,垃圾都比平時重了許多。

    從五樓走到二樓,雷錦龍轉了個彎去了廁所,在隔間里掏出了黃河遠扔掉的短袖。

    潮濕的白(色)布料,被捏成皺巴巴一團,看起來無比廉價,可是憑著上面一個品牌標簽,抵得上老媽一個月工資。就像黃河遠,如果沒有他爸,什麼也不是。雷錦龍酸溜溜地將它塞進了書包最深處,打算帶回家洗(干gan)淨,再放到網上賣掉。反正黃河遠也不要了,他這是將資源最大化!

    ——————

    黃河遠一覺(睡Shui)到傍晚,被餓醒了。

    悲從中來。

    黃河遠沒想到,他居然會有挨餓的一天。在家有吃不完的零食和隨時都可以下廚給他做點心的保姆阿姨,再不濟還可以叫好吃的外賣。結果現在落到了生病還得挨餓的地步。

    腦子依然混沌一片,但比中午的時候好了很多,他打了個噴嚏,下床搜羅零食。

    零食吃得差不多了,只剩下牛(奶Nai)和(干gan)巴巴的小面包。

    雖然黃河遠沒受過這種委屈,但宅男必不可能出寢室吃飯,打開手機,點開名偵探柯南,躺在(床chuang)上邊吃邊看死神小學生破案,其實也沒有很慘。

    他的快樂就是如此簡單。

    正看到精彩處,黃河遠听見了“篤篤篤”的敲門聲,片刻後是鑰匙(插cha)入鎖孔的聲音。

    黃河遠一驚,剛把手機塞進了被子,門外之人就進來了。

    是嚴輝,手里拿著一張薄薄的文件夾。

    嚴輝有些心塞,之前他以為只是轉來一個學生,但沒想到轉來個祖宗。听聞祖宗發燒,再想起祖宗那難搞的爹,腦袋都大了,監考完就直接來了黃河遠寢室。

    “黃河遠同學,”嚴輝假笑,“听說你發燒了,怎麼樣了?”

    “沒事。”黃河遠垂眼看他,“我好了。”

    嚴輝︰“走吧,帶你去吃晚飯。”

    黃河遠才不想和嚴輝吃飯,哼了一聲,“你來遲了,我現在很飽。”

    “好吧。”嚴輝也不(強qiang)求,將文件袋放到黃河遠桌上,“這是英語和理綜試卷。按照慣例,明天是試卷講評課,你最好補一補。”

    “看情況。”黃河遠不屑地說。

    嚴輝被氣樂了,“天才,你知道你語文幾分嗎?”

    “……幾分?”

    “150滿分,你35。”嚴輝嘖嘖稱奇,“倒數第一,滿意麼?”

    “還行。”黃河遠滿臉無敵的寂寞,“沒有達到零分目標,有點小遺憾。”

    嚴輝︰“……”這張囂張的臉真是缺乏社會的毒打啊。

    確認黃河遠沒事,試卷也送到了,嚴輝怕再呆下去被這祖宗氣出個好歹,剛準備走,雷錦龍推進了門。

    雷錦龍剛在門口偷听了黃河遠的語文成績,果然差得令人發指,嫉妒之情稍緩。

    “嚴老師?”雷錦龍故作驚訝,“你怎麼來了?”

    “來看某個病號。”嚴輝笑說,“你這麼快就回來了?”

    雷錦龍晃了晃手上的餐盒,“我給黃同學送晚飯。”

    嚴輝欣慰地點了點頭,和雷錦龍聊了幾句。

    雷錦龍從小被老師表揚到大,但依然孜孜不倦地渴求老師的認可和關注,和嚴輝聊完,心情舒暢,也不對黃河遠陰陽怪氣了。

    “黃河遠,給你買了飯團。吃不吃?”

    黃河遠抿了抿唇,有些不自在,“……吃。多少錢?我還給你。”

    雷錦龍要和黃河遠搭(關guan)系,自然不能收他錢,笑了笑,“不用了。實在過意不去,你明天請我吃中飯好了。”

    “為什麼給我買晚飯?”黃河遠問。

    “因為,我們住一個寢室,也算半個兄弟了吧。”雷錦龍笑出一臉陽光。

    ——————

    第二天依然是個陰天,黃河遠不再發燒,來教室听課打發時間。

    前兩節課全是數學,數學老師邢展宏,長得像仙劍奇俠傳里的邪劍仙,是個英年早禿的中年男人。

    光頭反光,黃河遠被刺得不停打哈欠流眼淚,第一節就趴下不听了。

    邢展宏早就和嚴輝交流過黃河遠的情況。新來的轉學生腦回路相當奇葩,正在扮演一個學渣,後台硬,不好惹,于是睜一只眼閉一只眼,由他(睡Shui)了。

    邪劍仙頭發少,廢話卻很多,第二節課快下課了,才說到最後一題。

    “最後這道題,是去年江甦高考最後一題,做不出來很正常,超綱了。”

    下面一片哀嚎。

    “啊——江甦省???就算沒超綱我們也不一定能做出來啊……”

    “難怪我連題目都看不懂!”

    “老師,你們出題也出得太狠了吧……我們才高二,還是祖國的花朵呢……”

    邢展宏(摸Mo)了(摸Mo) 光瓦亮的腦瓜,樂呵呵道︰“一個暑假過去都玩傻了吧?出個難的讓你們清醒一下。最後一小問就不多說了,最後的答案是根號六,有余力同學可以自己去挑戰。”

    邢展宏說完,班里有六七個同學齊齊將目光聚焦于門後邊的位置。

    那是黃河遠的座位。

    街舞小王子得了重感冒,無精打采地趴在桌上,甚至墊了個巴掌大的小枕頭,看起來(睡Shui)得正香,只留給後面的同學一個翹著呆**的後腦勺。

    那天對答案的時候,黃河遠好像是說了,最後一題等于根號六。但是他們沒有一個人相信。

    “這題有人做出來嗎?”有人問。

    “有。”邢展宏點了點頭。

    “哇,誰啊???我們班還是22班的?”

    白雲間沒有出聲,提起黑筆默默將自己寫在試題卷上的“ˇ6”涂成一個圓圓的墨點。

    邢展宏走下講台,拍了拍黃河遠的肩膀。

    同學們戰術後仰︰“——!!!”

    或許是小學的時候,那同(性xing)戀老師就是按著黃河遠肩膀把他堵在器材室的牆角(脫tuo)褲子,導致黃河遠長大以後對肢體接觸相當敏感。邢展宏剛踫到他肩膀,黃河遠就反手抓住了他的手腕,“ ”一聲站了起來,眼神凶悍,仿佛野獸即將暴起。

    邢展宏嚇個半死,還以為要挨打了,退後一步護住了臉。

    明亮的教室,反光的光頭好似一盞警示燈,黃河遠陡然清醒過來,心髒狂跳。

    這是二中的教室,不是昏暗的器材室,他也長大了,再也不是那個毫無還手之力的小孩了。

    “別吵我(睡Shui)覺……啊啾……”黃河遠捂著嘴不停打噴嚏,困得眼里全是淚,“難受**……啾……”

    邢展宏松了一口氣,退到了講台上,“……(身shen)體不舒服就趴一會兒吧,啊喲,嚇死我了,一把年紀可打不過你們年輕人……”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樸實無華校園文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