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穿越者請原地消失 > 感覺自己在玩火

感覺自己在玩火

作品:穿越者請原地消失 作者:龍頭鍘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當天傍晚,百鳥園照例開始了假期。+++熱門耽美小說:   www.ck101.org

    漬庖幌攣紓 賜寄P偷慕勸氳忝揮校 炊蠢*拼了兩次徐林,到放學時心情也不是很好,走路都低著頭。

    他本來就矮,人一蔫吧,感官上瞬間又小了一圈,感覺個子還沒有(成cheng)人的小腿長,在前頭老半天了,才慢慢吞吞的蹭出去能有一米。

    可愛是很可愛啦……

    但按照規定,在孩子沒交給家長之前,生活老師都不算下班,他不太高興的在前頭磨蹭,唐萃就算心里再期待下班,也得做出一副耐心十足的樣子,在小朋友背後仔細跟著。

    又不動聲(色)的做了一組深呼吸後,唐老師略顯意外的眼神,有意無意落在了最後的徐姓男青年身上。

    【他看起來不像是這麼有耐心的人啊……】

    【居然真的準備跟完放學這一程嗎?】

    這兩句腹誹,間隔了大概五分鐘。

    雖然語氣依舊不怎麼客氣,但也側面體現出了“這女同事正在對他改觀”這一事實。

    徐林雖然已經習慣了這個類似于讀心術的超能力,也習慣了新同事這個“動輒就要在心里腹誹自己”的設定,但陡然“听”到這麼兩句感嘆,還是免不了心虛了一下下。

    耐心,他確實是有,但絕不是為了送小孩。

    之前掛了姥爺電話的時候,徐林就很認真的想過了︰

    他能覺醒超能力,就證明這個世界上是存在超凡的,只是不知道為什麼隱匿了起來。

    而具體到他個人,作為一個新生的超能力者,他一無秘籍二無寶物,別說修煉了,真計較起來,其實連控制自己都還做不到,讀心術時靈時不靈。

    但徐林本身是渴望進步的。

    所以探索超凡這件事,就變得勢在必行起來。

    怎麼說也是考上了一流大學的腦子,徐林分析一番得失後,便知道︰探索超自然的過程,必定是漫長又繁瑣的。

    單是前期篩選線索,就要先從無數的神話傳說里大海撈針;

    等確定出一個勉(強qiang)有希望的目標,甭管是神獸仙草、還是洞天福地一類——

    確定了,你還得在海量的相關資料里慢慢追本溯源,然後進行大量的考據分析,才能找到它們在現今可能對應的位置;

    最後吭哧吭哧的跑過去了,還有最後一關要過︰

    驗證真假。

    要是到了這一步,才發現傳說確實只是傳說,又或者它原本是真的,但時間流逝之下,已經廢掉了——

    ——那之前的所有準備工作,就等于是竹籃打水一場空。

    如此看來,這個探索超凡的過程,不止需要費心費力,需要大量的金錢資訊和專業知識,它甚至還需要一定的好運氣!

    徐林當時就覺得,何必呢?

    既然重新開始這麼難,他為什麼不(干gan)脆在Π 逭飪檬魃系跛浪懍耍br />
    最起碼他覺醒時感受到的那份恐懼,已經證明了Π 逵小罷娑 鰲保 薹 惺椎慕棚碚餳攏 旨虻Д陌岩斐5姆段⑶ 跣〉攪碩 掌胝飧黽易逕希br />
    想想看,他還正好要看護一個姓多勒齊的小孩兒——

    這麼近水樓台的(關guan)系!

    這麼一個仿佛天時地利人和都站他的形勢!

    不抓緊這機會,他就真的是個智障了!

    所以徐林在唐萃眼里這個明明還沒入職、卻意外充滿了耐心的陪送行為,本質上只是為了見家長。

    他是有很認真的在腦補,覺得會被派來接那小孩兒的,得是多勒齊家族養了幾百年的影衛什麼的……

    結果出了大門一看︰豁,好正常的一輛車。

    再探頭往車里一看︰豁,更正常一個大小伙子。

    小伙子皮膚偏黑但是牙白,發亮茂盛雙眼有神,笑起來活靈活現的一個精神小伙兒。

    事實上,百鳥園是半住宿制,孩子周內隔一天回一次家,周末隨意,所以管理起來,略微有些困難。

    家長接孩子得提前登記信息,哪怕臨時委托別人,也要專門打過授權電話才行。

    小伙兒脖子上掛著一張實名登記證,唐萃打開百鳥園的app,正對證掃碼,鑒別真假。

    小伙子看見了美女眼楮一亮,開朗的自我介紹起來。

    他說自己的大名叫以鐸。

    在徐林看來,以鐸這個人的穿著打扮、包括他開的那輛個(性xing)十足的車,看起來都不像是專業的司機、保鏢,又或是什麼其他的家庭服務人員。

    ——更進一步說,他給人的感覺,甚至都不太像是“爸媽的朋友”那種靠譜的成年人,反而更接近于“你哥哥姐姐在大學里誤交的某某損友”那種形象。

    因為過于接地氣,看著就沒什麼超能力。

    “這人要是個影衛,我能把他的車煮熟了吃下去……”

    那邊廂,本身也不是個影衛的以鐸突然轉過頭來,像是听到了徐林的喃喃自語一樣,沖著他陽光燦爛的一笑。

    在做賊心虛的人眼里,可以說是相當的別有深意了。

    然後在徐林差點受驚後退的前一秒,這人又笑眯眯的彎下了腰,沖著稍微偏左一些的地方搖了搖手,朗聲道︰“小山主過來呀!”

    “跟老師說句再見,我們等下就要回家啦!”

    話音落下,徐林心有余悸的低頭一看,才發現不高興了一路的仔﹀笥眩 自謁瘧 輝洞Φ奶 咨稀br />
    小孩兒蹲起來的越發像個蘑菇了。

    他(肉rou)(肉rou)的小手撐著下巴,專心致志的盯向唐萃所在的方向,也不知道在想些什麼,听到以鐸的招呼聲後,又額外頓了幾秒鐘,才恢復那個笑眯眯的可愛表情,慢吞吞的仰起頭來,高高興興的說了句︰

    “小徐老師後天再見!”

    徐林(干gan)巴巴的說︰“你也再見。”

    然後一看不對,就小孩這個直接去扒拉車後門的動作︰“你不準備跟唐那什麼……唐老師說再見了嗎?”

    小孩兒在後座上發現了個還熱乎著的點心盒子,高高興興的拉到懷里抱好,听到這話,不甚在意的“嗯?”了一聲。

    半晌後,就在徐林覺得這個問題已經要無疾而終了時,數完點心種類的仔﹀笥眩 沼誆θ嚀 頌 罰 硭比壞乃擔br />
    “因為後天不會和阿唐再見了呀。”

    “唉?”

    滓×艘⊥罰 揮屑絛得韉囊饉肌br />
    他拿到了早前想要的點心盒子,心情就重新好了起來,再加上剛才給阿唐打好了印記,等于把積壓的破事處理掉了一半——

    所以這會兒抿起嘴唇高興的樣子意外透出幾絲滿足,看起來,居然有點像只過冬時守著堅果堆的小松鼠。

    等以鐸開走了車,連尾氣都聞不要到了,這邊廂的徐林還愣愣的站在原地,心說“見不到了”是什麼意思?

    他腦子里想著事情,本身又處在大失血的後遺癥中,漫不經心的打完車,嘴上一禿嚕,報的是他自己家的地址。

    這樣也好。

    站在小區門口,徐林都還沒反應過來,腳下順著熟悉的方向,機械(性xing)的就踱到了自家門前,開門換鞋扔外套,步驟熟練的讓人心疼。

    他媽正在廚房里做飯。

    他家的廚房是半開放式的,徐林不是第一次見到徐女士做飯時的背影,但怎麼說呢……

    他腳下一頓,靠在了門廊的牆壁上︰這並不是他第一次看徐女士做飯的背影,卻是第一次在擁有“感應”的情況,看出了徐女士有多忙。

    切菜時扶過三次腰,應該是酸疼,偶爾會揉眼楮,大概是老花的度數漲了,動作並不麻利,顯然正煩心著什麼事——

    還有著一台面的菜碼調料,居然全都是徐林愛吃的類型。

    “我的觀察力似乎也變(強qiang)了……”

    全然不想承認是過去的自己沒心沒肺,小徐先生自我找補似的嘟囔了這麼一句。

    聲音不大,卻驚的他媽突然回頭,看到人後驚了一跳。

    “你有病啊,回來了站那兒不說話?!”

    不對。

    “喲 ,”這感嘆詞一如既往的陰陽怪氣,“就你那個狗脾氣,居然還拉下臉回來?”

    廢話!

    徐林原地翻了個白眼,我不回來,你這一桌子菜是做完了喂垃圾桶的嗎?!

    因為模模糊糊能感受到她心底涌出的欣慰,徐林突然不想跟她吵架了——嘴碎就嘴碎唄,自己的親媽,跟她爭出個誰勝誰負也沒人給頒獎,何必呢?

    想到這里,他轉頭就準備回房了,結果腳沒落地,突然又想起自己之前那份感嘆,于是慢吞吞的回了個頭,不情不願的說了句︰“你辛苦啦。”

    說完他再次抬腳要走,結果依舊是沒來得及落地呢,廚房里突然傳來了冰箱封條壞掉時,關門那個吱呦吱呦的聲音。

    這高音刺的徐林眼皮一跳,回頭再看,他媽正舉著一把菜刀。

    乍一看,徐女士這架勢,威風凜凜的仿佛一只隨時準備叨人的大公雞,但仔細一辨,“大公雞”卻是在原地愣著的。

    不止人愣,她的手也在發抖,眼眶也是通紅,那吱呦吱呦的聲音——居然是擱她嗓子里發出來的!

    “不是……你是哭了嗎?”

    徐林震驚道語無倫次。

    徐女士氣勢洶洶的還了他一句︰“你滾!”

    “說誰哭呢,腦袋轉過去,”她惡狠狠的把刀往菜板上一扔,生氣︰“誰準你直視我的臉了?!”

    徐林不耐煩的說著你有病啊,一邊說,一邊手忙腳亂的上前兩步,給她遞紙。

    “十幾年沒注意過……你哭起來怎麼是這麼個動靜?”

    徐女士抄手躲過衛生紙,繼續惡狠狠道︰“辛辛苦苦養你幾十年,頭一回說句懂事的話,還不是為了要零花錢,我感動一下不行嗎?”

    她跟氣不過似的用力擤了把鼻涕,尤嫌不夠,于是又吼了一遍︰“不行嗎!?”

    “行行行行行……”

    徐林受不了的捂了把耳朵,轉念一想,不對啊——

    ——“你說誰不懂事呢?”

    前頭的數量詞居然還是幾十年?

    “而且我們家又不是沒保姆……”

    他習慣(性xing)反嘴道︰“你辛苦個鬼哦,嫌辛苦,你讓保姆把飯做好了再回家不就好了?”

    徐女士還擤著鼻涕呢,一听這話,跟被踩了尾巴的貓一樣瞬間跳腳,說吃飯吃飯,吃的就是做飯者的心意!

    “你媽用愛把你喂大,你現在是要嫌我做飯沒有保姆好吃嗎?”

    徐女士的嘴炮能力一向可以,又正處在邏輯最無懈可擊的更年期里,一般情況下,徐林已經說不過她了。

    這會兒徐林那時靈時不靈的讀心術,還作孽似的發動了起來,導致他只要耳朵里能听到一重魔音,腦子里就必然能同頻收到第二重,腦瓜子嗡嗡的。

    ——話說他明明還沒嫌棄難吃呢,人家居然已經貸款反駁上了?

    因為這通念叨,徐林回了屋里還是靜不下心來,躺在闊別一夜的(床chuang)上撲騰了一下,正好對上牆邊的穿衣鏡。

    他的臉(色)很白白,雖然因為情緒激動多了點血(色),但依舊不在正常的範圍內,徐女士覺得他是失眠熬的,徐林卻知道,他這是覺醒時給爆發的力量崩的。

    祝骸 br />
    祝翰唬 閼饈橇餮 韉摹br />
    反正不論怎麼說吧,他還是頭暈,往(床chuang)上一躺就開始想(睡Shui)覺,但臨入(睡Shui)前,腦子里卻莫名涌上徐女士哭都一點不溫柔的樣子——

    只當是為了那桌菜吧……

    徐林使勁拍了拍臉,還是決定撐起精神,等到吃完飯再(睡Shui)。

    既然無聊,就得找事做。

    他昨天帶出去的行李,扔在了百鳥園里,平板也沒了,所幸唐萃給他的信息本就不多,那紀錄片的名字更是簡單好記,當下,徐林便拉開了電腦椅,準備先看一看這部和Π 逵泄氐募吐計 br />
    【《萬壽菊》】

    這片名就很像是以皇太後為主角的、那種老年宮斗戲。

    徐林在下載的間隙里看了看簡介,這居然不是講風俗人情的,而是個考古發掘片兒!

    挖的就是Π 宓拇竽埂br />
    片子是新制作的,整體顯得異常精美,但影像資料大都來自于三十年前,(干gan)貨遠比想象中少,大部分時間是ppt,起承轉合全靠旁白嗶嗶。

    故事的起因,是三十年的一起盜墓事件。

    當是時,一幫人員構成復雜、但業務能力不太行的盜墓賊,在墓山嶺打洞,結果不知道怎麼的炸錯了地方——

    然後他們搞的那土|炸|藥,威力還大的很,當時坍塌就壓**一半的人,然後地下水穿了,又把剩下那一半沖了個半死。

    其中有個說不上是運氣好還是不好的,雖然被沖走了,但在徹底淹死之前,又從山嶺深處某個和地下水相連的水潭里,陰差陽錯的浮了起來。

    然後他就被路過的山民給救了。

    結果好巧不巧的,這山民老漢是Π 濉br />
    老漢看他的打扮不對,反手就是兩個嘴巴子,抽暈乎了一問,艾瑪,居然是來刨他們家祖墳的!

    于是老漢小腳一翹,又把這人踹回了水里。

    盜墓賊君得救了……攏共能有五分鐘吧?

    反正他最後是作為尸體被抬出大山的。

    這個事情**非常重視,東南地區也不缺專業研究所,當時就緊急勘探了起來。

    Π 迓袢聳嗆苡泄媛傻模 乙蛭 慌參眩 裁揮卸暇 擔 閱奈簧街*埋哪兒,他們自己家都是有詳細記載的。

    當時對比著研究了一下,發現不行。

    炸的地方太寸了,放任地下水改道的話,那附近的大墓可能會進水,埋在里頭的老山主,怕是要給淹成咸菜了。

    于是各方緊急組隊,進行了分秒必爭的搶救(性xing)發掘。

    “萬壽菊地宮……”

    徐林念出這個名字後愣了好半天,陡然意識到,這個皇太後宮斗片一樣的萬壽菊,應該和椎哪檔オㄒ謊 橋儷吮咀逵鋂災械暮弦艉投僖艉螅 閱騁淮街髡婷拇直┬庖搿br />
    萬壽菊的真名,應該是很長一串的“什麼什麼阿”。

    也是嘟囔的多了,並不算是個完全體本地人的徐林,終于從記憶深處,扒拉出了一條邊緣信息︰

    西郊區靠近隔壁縣城的地方,貌似有個挺出名的博物公園,他小學時學校組織春游,還到那玩過。

    不過博物公園是公園,里頭還有個另外的博物館,因為進去要另外買票,所以學校根本沒組織。

    “我記得那貌似就是個大墓……”

    徐林順手搜索了一發,果然,那里有個墓葬群,有包括萬壽菊地宮、東南娘娘墓和西娘娘墓在內的一系列遺跡。

    正好票價也不貴,徐林白天就一直腦內妄想,要去山里刨多勒齊家的祖墳,這下逮著了個前人刨好的,感覺真就跟出門撿了錢一樣。

    他當場就在線上買好了票,決定等明天去百鳥園打完卡,就到博物館研究文物——

    就算能看不能(摸Mo),最起碼是個側面論證啊!

    想到這里,他真的是躊躇滿志,困都不太困了。

    等徐林雄赳赳氣昂昂的出門準備吃飯,才發現他爸有事沒回來,而徐女士整頓飯吃的一言不發。

    尤其是她知道徐林在屋里看Π 宓募吐計  且蛭 約航  涸鸕男『がΠ 迨保 級夠嵊煤莧萌似鵂ζェ澩竦哪侵中牢墾凵瘢  潘瓷弦換岫br />
    一頓飯下來,搞得徐林手都不知道往哪放,吃下去的東西全堵在嗓子眼里,(肉rou)眼可見的不消化。

    但徐女士這個樣子,又讓他莫名的手足無措。

    徐林甚至沒有像自己想象中一樣,大張旗鼓的跟這嫌棄自己多年的中年婦女,炫耀自己成了超能力者——

    ——他甚至都不想讓徐女士知道,自己看Π 宓募吐計  皇俏 爍玫惱展誦﹀笥眩 竅肱倭四切﹀笥鴨業淖娣亍br />
    這種好似欺騙一樣的糾結,最終演變成了夾雜著些許心虛的愧疚,徐林看著他媽洗完碗回屋的背影,轉身拉開了冰箱,準備烤點餅(干gan)給她吃。

    和面的時候,他的“感應”又時靈時不靈了一下,導致他成功發現他媽正在偷看他,順便還幫他听到了徐女士心底,那些欣慰到(肉rou)麻的夸獎聲。

    小徐先生頓時就惱羞成怒了。

    他摔了蛋抽,回頭就吼,“你不要瞎欣慰了好吧,我做了自己吃的!”

    徐女士于是掩面而走,風中隱隱還傳來一陣極具該婦女個人特(色)的、中氣十足的偷笑聲。

    “真是夠了……”

    有那麼一瞬間,氣上頭了徐林就像下午砸手機的時候一樣,反手就想把面前的烤盤給掀了,但臨動手前,他卻突然愣了一下。

    不對啊。

    徐林指縫里還沾著點果(干gan)的碎屑,他無意識的磨蹭著台面,一會兒看看面前的小餅(干gan),一會兒又掃過打開了的稀(奶Nai)油,不甚清晰的記憶里,斷斷續續閃過許多似曾相識的畫面。

    有綴 諾閾納祝 吒 誦說難印br />
    也有盤子落地後,他不可置信了半天,才“哎呀”出聲的小驚訝。

    最後還有那盤子——它的個頭比人臉還大,裝東西的分量也不對,顯然是額外加過餐的、雙份、甚至三份的水果布蕾。

    因為精神不穩,徐林的眼神一下渾渾噩噩,一下又清清楚楚,整整拉鋸了五多分鐘,終于還是琢糲碌摹罷澈霞痢泵橇α扛チ懷錚 曬ψ柚沽慫撓忠淮*式破碎。

    徐林原本清晰了許多的記憶,于是再次虛化掉了大半,最終浮現出了今天傍晚放學時,那小孩兒抱著點心盒子,在車後座滿足哼哼的笑臉。

    這一瞬間,千頭萬緒都找到了落腳點,最終在他漿糊一樣的腦子里融成一句話︰

    那小鬼絕對超愛吃甜!

    “這就是突破口啊……”

    徐林緊捏蛋抽,想把那太陽鳥腳鐲哄來看看的心思,又一次浮上腦海,當即下定了決定,喃喃自語道︰“不就是哄小孩兒嗎——”

    “——誰不會啊!?”

    不是徐林吹,說起做甜點,他還真就特別有信心!

    想當年上大學的時候,他可是斷斷續續上了整整八個月的甜點培訓課,還參加過那機構舉辦的象征(性xing)考核,拿過優秀生畢業證的。

    而要說他學甜點的契機,就不得不提起他們班當年的班花了。

    班花是個甜妞,長得甜,嘴巴也甜,喜歡吃甜食,尤其喜歡校門口面包坊的隻果派。

    女神這愛好並不算隱秘,自然有男生聞訊去買,買了再送——徐林這樣膚淺的一條顏狗,當然也是買過的。

    不過那面包坊生意巨好,隻果派又是招牌,每個人只能限購三塊。

    徐林在刺骨的秋風中排著隊,派出鍋的味道又可香,他越聞就越餓,餓到最後生氣了,滿腦子都是【我為什麼要為了一個不熟的女人這麼折磨自己啊喂!】的暴躁念頭。

    于是拿到了派,二話不說開始吃,走了一路吃了一路,走到女寢樓下,正好吃完,滿嘴甜蜜的和出門的班花擦肩而過。

    他這會兒肚子飽了,也就不咋地生氣了,見到班花,又滿腦子都是【小姐姐真好看】,就特別想上去搭訕!

    結果低頭一看,搭訕的借口已經吃完了。

    于是他又開始生氣。

    生氣著回到了宿舍,徐林還冥思苦想過要怎麼追人,最後得出結論︰大家都買,大家都送,就算他隨了大流,也沒什麼記憶點——

    不如(干gan)脆親手做吧!

    反正他有錢又有閑,(干gan)脆就抱了個收費很高的班,時間靈活、課程自選、老師還是個上過省內新聞台的大神。

    徐林一進教室,看那展示圖片,分分鐘又餓了。

    他看啥都想學,又略微有些眼高手低,選課都是千難萬難吃的品種,最後好懸想起他媽徐女士,又選了幾種小餅(干gan)。

    最後表一交,上課了,回頭發現自己把女神愛吃的給忘了。

    ——可以說是相當以自我為中心的一款舔狗了。

    後來雖然算是學有所成,但他根本懶的做,除了偶爾哄他媽,稱得上屁用沒有。

    “原來當時那些看似無用的付出,都只是為了等待這一天的到來嗎……”

    喃喃的說出了這句自覺很帥的話後,徐林(干gan)脆利落的擼起了袖子,決定回頭給那卓靜級∪ュbr />
    對方算是他目前唯一能找到的捷徑,折騰起來未免患得患失,徐林一夜沒(睡Shui)好。

    第二天早上去百鳥園辦手續時,他腦子里還充斥著各種比列不同的糖量(奶Nai)量,整個人都迷迷糊糊的。

    結果那個給他辦入職的大姐就很感慨,手下一邊唰唰的辦手續,一邊自來熟的語重心長,說讓他打起點精神來︰“走路啊,還是要小心的。”

    徐林︰?

    大姐姓李,看他這沒(睡Shui)好的樣子,就很感慨,說本來辦這種加急手續我還覺得有點煩,但現在看看,其實是剛好。

    “小唐既然不能來了,你就要頂上去,只要在校內,小朋友不能沒人照顧的。”

    徐林又是一愣。

    老半天才反應過來,皺眉問︰“不能來了是什麼意思?”

    大姐也是一愣,說你沒看到消息嗎?

    問完她自己就反應過來了,“你是新人,沒加過幾個同事,我跟你講,今天朋友圈里都刷瘋了,就小唐哦,昨晚走路的時候崴了腳呢——”

    徐林︰就這?

    大姐略一喘氣,繼續︰“——然後她直接從樓梯上滾下來了!”

    “就前頭地鐵站前那個小廣場,藝術雕塑前那個長樓梯,哦呦,滾了好幾十節呢,最後撞在了欄桿上,才給止住了。”

    徐林︰……

    徐林︰“您繼續。”

    其實李大姐也沒怎麼在意他,人家享受的是傳播八卦的樂趣,這會兒已經自顧自感慨了起來,說小唐的運氣真好啊……

    徐林︰“不是,摔了運氣還好?”

    李大姐毫不客氣的甩了他一眼刀,說你年輕人懂什麼呀。

    “新聞看過沒有,那一米深的坑,都有人掉進去的時候正好撅斷了頸骨,當場就**!”

    “小唐當時摔倒的可快,那會兒人又少,她旁邊那人拉都來不及,咕嚕咕嚕就下去了,順當的跟她自己跳下去的一樣!”

    “你想哦,幾十級的台階,又那麼陡,隨便磕到腦袋哪里,都有可能變成大事,結果她除了腿啊胳膊啊的骨了折,也就是身上的軟組織挫傷比較多。”

    “又不重傷也沒破相,不幸中的大幸啊!”

    李大姐翻了個並不含蓄的白眼,呵呵道︰

    “這還不叫運氣好?

    說完,她又格外刻意的看了看徐林,心想你也是運氣好的!

    唐萃摔在大庭廣眾的地方,還被小廣場上不少人拍了短視頻,所以前因後果清清楚楚——

    不然你作為許主管的外孫,前腳來上班,後腳你要負責那小孩的前老師,就因為大傷進了醫院

    ——怕不是外頭傳上兩圈,就成你們家下手推的她了。

    結果她感嘆完一抬頭,正好看到這新人目光怔忪的發著瓷,瞳孔都要收縮了。

    大概是想明白了里頭的關節,害怕了吧?

    李大姐心想這也是挺帥的一小伙子,遂連表情都柔和了些,溫聲安慰他道,“沒事沒事,人都是閑的,就愛傳那些風言風語,但跟你沒(關guan)系,許主管做事一直就講究著呢,我們熟人都知道的。”

    結果徐林根本沒听。

    可惜李大姐念功了得,並不在意有麼有沒有人捧哏,所以那些碎碎念的話,終究還是連綿不絕的涌進他的耳朵里。

    【小唐明天不來上班了】

    【誰知道那麼巧,正好下樓梯的時候崴腳】

    【說是腦袋沒事就很幸運了,但傷筋動骨也得一百天,也不知道園里能不能批她三個月的假……】

    然後聲音們又在某個瞬間同時消失,只在他腦子里剩下了昨天傍晚他和贅奼鶚鋇幕 妗br />
    小男孩笑眯眯的搖手跟他說︰小徐老師後天再見呀。

    他問︰你為什麼不和唐那什麼說再見?

    他記得自己當時是這麼問的。

    然後那小孩抱著裝滿手指泡芙的盒子,笑彎了眼楮,輕聲細氣的說︰

    【因為後天見不到她了呀】。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穿越者請原地消失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