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和“柔弱”師弟HE了 > 2. 第 2 章

2. 第 2 章

作品:和“柔弱”師弟HE了 作者:茶查查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幽幽山谷,花叢開的燦爛熱烈。+++熱門耽美小說:   www.ck101.org

    風卷著花香涌動,吹得整片花海如波浪般搖擺起伏。

    看著這個靈氣充盈的山谷,比他們一路走來的任何一個地方都要好,沈修瑾沒有猶豫,轉頭說道︰“分頭查探,沒有危險可在這里打坐。”

    這處山谷說大不大,一眼望去只有如海一般的花叢,其他什麼都沒有,但說小也不小,雖說能看到盡頭,其中若有什麼,不弄清楚也是隱患。

    謝孤懸乖巧點頭,兩人便進了谷中,一左一右走在花叢之中。

    這里沒有遮擋視線的東西,只要一轉頭,就能看到旁邊的人。

    沈修瑾心無旁騖,神識外放,依舊只能探得周身一里左右的地方,卻也聊勝于無,路過花枝密密挨擠的地方,(肉rou)眼難以查探其中隱藏的東西,神識便可替代手眼。

    進來已經小半個時辰了,直到現在,兩人還未遇到過其他人。

    這處秘境很大,而進了混沌入口之後,會隨機落入某一地,並非固定,只有一起進來才會和同行之人身處同一處。

    修行之人腳程不是凡人可比的,所以在這小半個時辰里,他倆已走過不少地方,運氣還算好,沒有一進來就落入危險境地,一路走來除了遇到的那只帶毒花斑蛛,也算順利。

    當神識探查到攀在深褐(色)山壁上,那枝猶如藤蔓般彎曲的深紫花枝後,沈修瑾腳步一轉,朝那邊走了過去。

    花枝頂端開了朵淡紫(色)的小花,只有兩片花瓣,花瓣很薄,看著十分嬌弱。

    兩百年生的毒紫丹。

    只是不知為何,這株毒紫丹縮在山壁腳下。

    毒紫丹毒(性xing)也算霸道,有它生長的地方,都會有毒(性xing)蔓延,周圍不會有其他花草生長。

    山壁和地上那一層薄薄的淡紫,就是它的毒(性xing)在蔓延,同樣不知為何,明明是兩百年生的毒藥,按理來說應該會佔據一片不小的地方,可這株毒紫丹卻蜷縮在這里。

    心中有著疑惑,發現沒有其他不對的地方,也不妨礙他采下毒紫丹。

    手從腰間佩玉一抹,一團微微泛著白光、類似“水流”的東西出現在沈修瑾手中。

    很快,這團流玉髓便順從地貼在他雙手之上,形成一層薄薄白光。

    將這株毒紫丹連根采下來,放入收斂藥(性xing)的玉盒之中,他才卸了流玉髓。

    師父的藥有了。

    兩百年的毒紫丹在外面已經不好找了,這兩年找到的,最多只有百年。

    毒紫丹雖然是劇毒,卻十分特殊,配以不同藥材,就成了不同的解毒良藥,當然並非萬能,師父的藥方里,毒紫丹是一味效用不錯的藥,替補的藥沒有它的功效好。

    找到一株毒紫丹,沈修瑾直起身後,清清冷冷的眉目似乎變得有些不同,只是他看上去太冷了,很難讓人想出,他現在心情不錯。

    “師兄。”

    弱弱的聲音從不遠處傳來,他抬頭朝右邊望去。

    “師兄,我好像找到龍血珠了。”

    謝孤懸不確定的聲音傳來,沈修瑾听聞,見他猶豫的模樣,只得朝那邊走。

    看到那株盤龍一般的綠(色)植株,形如龍爪的褐(色)花瓣里籠著一個渾圓鮮紅的小果,確實是龍血珠。

    “師兄?”謝孤懸站在旁邊,小聲問了句。

    “是龍血珠。”沈修瑾略頷首,心里剛才的疑惑也解開了。

    毒紫丹毒(性xing)再猛,也比不得這株龍血珠在花草中的霸道。

    有龍血珠生長的地方,除了普通花木不受影響,其余靈草仙花根本敵不過它汲走的靈氣和地壤地氣,很快就變得瘦小直至枯萎,就算有,也只會像毒紫丹一樣,蜷縮在陰暗角落里,哪里敢和龍血珠在這片土地相爭。

    而發現了龍血珠後,也幾乎可以確定,這山谷里,再沒有什麼好的靈植了。

    謝孤懸原本疑惑的表情一下子變得興奮起來,他仰起臉,眼里是止不住的笑。

    沈修瑾跟他對視一瞬,就淡淡避開視線。

    歡快的白衣少年蹲在地上,小心翼翼撥開周圍花草,龍血珠沾不得金玉鐵器,兩人也不是采藥人,沒有器具可用,好在還可以用靈力去挖。

    靈力(操cao)控不熟悉,謝孤懸看著這株難得的龍血珠卻不氣餒,咬唇想了想,最後用靈力挖出一大塊土,他連土帶根把龍血珠挖了出來。

    沈修瑾在他動手的時候,就已察覺到他使用靈力時的生澀。

    發現謝孤懸換了思路,他還未生出什麼想法,就看著眼前的白衣少年雙手捧著帶土的龍血珠,送到他眼前。

    眼神微怔,沈修瑾一時不知這是何意。

    看到對面總是冷冰冰的人(露)出那種怔愣神情,像是連周身冰雪都融化了,唯剩茫然。

    “師兄。”謝孤懸聲音偏軟,笑得開心極了,日光灑在他臉上,這個笑幾乎晃花人眼。

    再次將龍血珠舉高,他開口︰“師兄,給你。”

    衣袖下滑幾分,(露)出白皙手腕,細弱精致。

    明白他的意思,沈修瑾眼神劃過龍血珠,也瞥見了那截手腕,他眼神重回淡然,伸手將謝孤懸的手輕輕推回去。

    龍血珠離他臉極近,再不推回去的話,怕是都要踫到了。

    “不必,你找到的自然歸你,我已經有毒紫丹了。”他聲音也像神情那樣清冷。

    于冰雪中窺見的無措很快被重新覆蓋,仿若堅冰,讓人心生可惜。

    謝孤懸被拒,眼神有一瞬的落寞,沒有多久,他再次固執地說道︰“師兄找到的毒紫丹,沒有龍血珠珍貴。”

    在以往經歷中,秘境尋得的寶物,大多都是商議如何去分,倒是少有像這樣互相推拒的場面,這種情形和謝孤懸的熱情對沈修瑾來說有些不適。

    龍血珠本就是謝孤懸發現的,又是同門師弟,他確實沒有要的心思。

    而他很快就想出應對不適的法子,從玉佩中取了閑置的乾坤袋,將龍血珠裝入後直接封進了謝孤懸腰間佩玉。

    “師兄……”謝孤懸看著這番極快的動作,竟是啞了聲。

    听到聲音,沈修瑾抬眸看他,因兩人之間較為生分,這樣直接拒絕好像有些不好,他想了下說道︰“龍血珠與我功法不合,我拿著沒用,以後若是你需要其他靈植,可用龍血珠去置換。”

    他說的確實是實話,並非推(脫tuo),末了又看一眼謝孤懸,開口︰“這里沒有危險,可以打坐。”

    隨後兩人在花海中尋了一處地方,沈修瑾築起障眼法,將兩人身形隱去,又布下防御陣法,盤腿而坐開始修煉。

    花海再次歸于平靜,只有風吹過帶起的漣漪。

    然而沒多久,這種平靜就被打破了。

    一個縴弱身影從山谷上方被打落,而伴隨那道身影一齊下來的,不止有其他人,還有一條青(色)大蟒。

    縴弱的白(色)衣衫少(女nu)受了傷,直直墜向谷中,而青蟒周身鱗片泛著森然冷光。

    好巧不巧,大蟒扭動著粗長笨重的身軀,竟是朝著謝孤懸砸去。

    異常的響動下,謝孤懸已經睜開眼楮,有扭動的陰影遮住他,抬頭一望,臉(色)煞白不說,竟是被嚇得呆愣在原地。

    一人一蟒墜落極快,白衣少(女nu)離沈修瑾更近,堪堪能砸到,要是他想,就能接住,不過他像是沒有看到,眨眼便到了謝孤懸跟前,身影一花,他已帶著謝孤懸到了一旁。

    生長于小飛仙境的青蟒或許修為不比沈修瑾,但它(肉rou)身十分(強qiang)悍,從落下帶起的呼嘯勁風便可察覺一二。

    如沈修瑾所料,他布下的防御陣法將青蟒稍稍攔了下後,很快防御被破,重重砸到地面上,壓倒一片花木,塵土飛濺,

    境界被壓制,布下的防御也不如他原本修為。

    至于那個少(女nu),在堪堪落地之時被一股靈力托住,才沒有更狼狽。

    站穩之後,沈修瑾松開抓住謝孤懸胳膊的手。

    看著滾了幾圈的青蟒似乎有些暈頭轉向,沈修瑾眉頭微皺,好好的修煉被打斷,他心中自然不愉。

    不過再怎麼不愉快,這件事已經(發fa)生了,也是他沒有找好地方,想著早些煉化這里靈氣就能早些回復境界,看來等下還是要找個僻靜無人打擾的地方。

    心下念頭轉得飛快,而這時他旁邊驚魂未定的謝孤懸怯怯叫了聲。

    “師兄。”

    說著,竟往他身邊擠了擠,兩人挨在一起。

    這般親密的距離,讓沈修瑾有些不適,他下意識就要避一避,只是剛挪了半步,謝孤懸又挨了過來,寸步不離。

    看著那張泫然欲泣的臉,他避開視線,不再去看。

    那個勉(強qiang)御劍跟下來的藍衣女修就在不遠處。

    同為金丹期,沈修瑾凝神細辨,便知她修為還被壓制。

    突然出現的這兩人一蟒讓他不得不提起警惕,沈修瑾目光在那兩人身上看了看,勉(強qiang)壓下想要將謝孤懸推開的心思。

    由青蟒帶起的塵土很快平息,而那個藍衣女修雖說也狼狽,不過比起落在地上的少(女nu),她樣子好上不少。

    白衣女子從地上爬起來,看著十分狼狽,好在最後沈修瑾救了她,不至于直接摔在地上。

    她臉上有幾道紅痕,像是枝條劃出來的,雙眸含淚朝沈修瑾道謝︰“多謝恩公相救。”

    楚楚可憐的柔弱美人,沈修瑾看著她,不知為何覺得有些眼熟,但他知道,自己從來都沒見過這個人。

    不過很快,就听到旁邊謝孤懸泫然欲泣弱弱開口,顫著聲音說︰“師兄,我害怕。”

    他知道這份眼熟是從哪里來的了。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和“柔弱”師弟HE了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