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和“柔弱”師弟HE了 > 3. 第 3 章

3. 第 3 章

作品:和“柔弱”師弟HE了 作者:茶查查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突然出現的人打破了原有的寧靜。+++全本耽美小說:   www.ck101.org

    謝孤懸的話讓沈修瑾注意力從白衣女子轉到他身上。

    身旁緊緊挨著的師弟臉(色)依舊慘白,看謝孤懸視線落在那條青(色)大蟒身上,就知道他還因為這條大蟒感到心驚。

    在它扭動身軀之時,沈修瑾看到青(色)鱗片上的劃痕,那幾道都是劍痕,痕跡尚新。

    看著那邊執劍的藍衣女修,應該是她造成的,不過這大蟒是小飛仙境中生長的妖獸,和外界同一修為的蟒獸相比,明顯更皮糙(肉rou)厚。

    並不清楚這兩個女修之間的恩怨,但在秘境之中,想來也會跟發現的東西有關。

    見大蟒回過神,黃(色)豎瞳從谷中幾人身上掃過,沈修瑾不欲多留。

    兩個女修之間的事情,還是她們自己解決的好,就算知道那個白衣女子手里可能有什麼東西,面對女修,他也生不出任何爭奪之心。

    大蟒視線從這邊轉過,直直盯著那個白衣少(女nu)。

    他兩人背後就是谷口,沈修瑾趁機,抓住緊緊挨著他還在害怕不已的謝孤懸胳膊,身影一閃,下一瞬出現的時候,已快到谷口處。

    在花谷中打坐的這短暫時間里,他已大致熟悉這處秘境的靈氣,修為恢復了些。

    而兩人還未出谷,就听到身後一聲驚呼,是那個白衣少(女nu)。

    回頭一看,青蟒沖著那個女子而去,龐大身軀碾過花叢。

    “說了東西給我。”

    藍衣女修朝青蟒揮出幾道劍氣便皺眉說道,她是金丹修士,實力自然比築基期的白衣少(女nu)好。

    雖說這樣乘人之危奪取有些不恥,可白衣女子明顯不敵大蟒,她根本就留不住,還不如給能夠留住的人,秘境奪寶,本就是有能力者得之。

    大蟒受擊,可它皮糙(肉rou)厚,除了狂躁地甩了甩尾巴,豎瞳還是盯著白衣女子。

    白衣少(女nu)掐訣築起屏障,可很快就被大蟒擊破了,連攻擊術法落到大蟒身上,也只留下淺淺白痕。

    眼看大蟒就要到跟前,她咬了咬唇,分外不甘心,卻還是向著藍衣女修拋過去一樣閃著紅光的東西。

    大蟒雙瞳在那個東西出現之時就揚起頭盯著,在紅丹經過它上方的時候,竟是躍起,長大嘴想要將那顆紅丹咬下。

    可惜它躍起的高度,還差了那麼一點,又有藍衣女修掐訣,隔空用靈力(操cao)控紅丹,將其收入手中。

    奪丹不成,青蟒身軀一轉,就朝著藍衣女修游了過去,身側有刀一樣的青(色)鱗片怒張,鋒利無比,它游過的地方,被鱗片割下的花枝倒了一路。

    而它在離開的時候,尾巴一甩,記仇般甩向白衣少(女nu)。

    “師兄!”謝孤懸看清了那條青蟒動作,小聲驚呼道,在他看來,白衣少(女nu)要遭受那一擊了。

    沈修瑾帶著他還未遠去,就看到花谷中局勢一轉,他手上掐訣,朝著白衣女子打出一道護身術法。

    護身法破碎後,青蟒追著出谷的藍衣女修而去,白衣少(女nu)終是逃過一劫。

    而剛打出那道術法,就見藍衣女修和大蟒朝谷口而來,他飛快帶著謝孤懸閃身出谷,避開了那一人一蟒。

    一人多高的大石後,沈修瑾松開手。

    花谷容易遭人闖入,並不是個打坐靜修的好地方,更何況那個白衣女子還在里面。

    來時路在右手邊,青蟒追著藍衣女修朝右邊去了,他修為恢復了些許,只要再找個地方修煉,回到金丹巔峰不是問題。

    “走吧。”沒有任何停頓,他說完就朝花谷左邊走去。

    謝孤懸緊緊跟著他腳步,兩人往前走了一陣,才側頭弱弱開口︰“師兄,不管那人麼?”

    “嗯。”沈修瑾淡淡應了句,說話時下意識轉頭,見謝孤懸回頭看了眼,像是在擔心那個少(女nu)。

    “她受傷不重,只是看著不好。”從謝孤懸身上收回視線,他語氣依舊是冷淡的,說︰“青蟒身上有劍痕,她身上沒有。”

    言下之意藍衣女修並未對那個白衣少(女nu)下(殺sha)手,想來也不是什麼生死恩怨。

    謝孤懸聞言,便不再回頭,只跟著他走,依舊貼得很緊。

    而沈修瑾沒有選擇回花谷的原由,其實是有私心的,他和那個女子又不認識,更何況還帶著謝孤懸,他知道,自己首要做的,就是十天後帶著這個師弟平安出小飛仙境,何必平白沾染麻煩。

    再者,一個“嬌滴滴”的師弟在受到驚嚇後就挨著他挨得如此之近,要是再來個嬌弱少(女nu),他是真的不知道該怎麼應對。

    走著走著,就察覺到謝孤懸不但緊挨著他身側行走,還悄悄攥住他衣袖一角,沈修瑾側頭,面無表情看了過去。

    和那個怯生生的害怕眼神對上視線,最終卻是他敗下陣來,(薄bao)唇微抿,沒有去管謝孤懸。

    *

    兩個時辰後。

    伸手不見五指的黑暗中,一點清冷光芒乍現,映出那張稍帶稚氣的冰冷臉龐。

    如月輝般的光緩緩擴散,逐漸照亮了這處山洞石府。

    入眼是一條通道,和石門閉合之前看到的一樣,按照剛才借著日光看到的,往深處走,應該還有一扇緊閉的石門。

    沈修瑾卻沒有往那邊走,他看了看腳下雕著花紋的石板,地面似有若無的光閃過,頃刻間又歸于黑暗。

    陣法。

    剛才還在他旁邊弱弱喊著師兄的人在外面石門關閉之時,轉眼就沒了蹤影。

    謝孤懸陷入了陣法中,同理,他現在也在陣法之中。

    通道中除了他周身這一片光,越是往深處就黑,光像是被吞噬了一般。

    陣法紋路隱藏起來,一時半會難以尋見,也就難以順著布陣手段去破。

    周遭無比安靜,像是在等他動。

    沈修瑾面不改(色),往前踏了一步。

    空氣如同水紋一樣蕩開,黑暗褪去,他抬眼看向前方。

    半空中混沌漩渦再現,很快就有人穿過入口。

    長劍上一前一後站的兩人沈修瑾無比熟悉,正是他和謝孤懸。

    同樣的場景,同樣的對話,和之前沒有差別,像是將進入小飛仙境後的經歷重新回溯了一遍。

    冷冷看著眼前(發fa)生的一切,時間像是過了很久,走路用的小半個時辰在這幅畫面里重新來了一遍,可隨即又覺得很快,眼前(發fa)生的事情在飛速流轉,只在心間留下經歷。

    不知不覺他們就進了花谷之中。

    風悠悠吹過,拂過臉龐,濃郁的花香四溢,沁人心脾。

    在這個陣法里,進來就能感到風吹過的痕跡,而進了花谷之後,循序漸進之中也越發逼真,連花香都能聞到。

    沈修瑾依舊沒有動,凝神觀察著周圍,既是幻境,一定有不同之處。

    花叢中的兩個身影打坐沒多久,從上空就落下青(色)大蟒和兩個女修。

    他看見“自己”在大蟒砸下來之前,就帶謝孤懸避開了,而那“兩人”所站的地方,恰好就在他幾步遠的地方。

    谷中(發fa)生的一切依然沒有異常,謝孤懸臉(色)慘白說害怕。

    這個幻陣依舊沒有任何變故出現,好像只是把他之前的經歷重新回溯一遍。

    絲絲縷縷花香纏繞在周圍,是讓人放寬心的安神味道。

    幻境之中,遍布著(肉rou)眼看不見的細絲微茫,如同輕盈細微的花粉,一點一點落在人身上,緩緩滲入心間,讓人逐漸卸下防備,而隨著在幻境中待得越久,對這里也就越生不出抵抗之心。

    這是個沒有絲毫威脅的地方。

    潛意識里,出現了這樣的感覺。

    腰間掛著的玉佩閃過一抹亮光,像是警示,而沈修瑾卻沒有發現,冷冰冰的神(色)似乎放松下來,明顯和之前不同。

    思維和行動在他沒有發現的時候,一點一點變得遲緩起來,他只是看著,看著畫面里(發fa)生的一切。

    在“他”帶著謝孤懸避開青蟒,站在大石後的時候,“他”說︰“走吧。”

    說話間,“他”看了眼緊挨著的謝孤懸,這樣的舉動並不突兀。

    只是面上淡然如常的“沈修瑾”,卻微微抬起了手。

    兩人離得很近,指尖離謝孤懸腹部只有分毫之差。

    而一陣靈力震蕩,眼神清明的沈修瑾突然出現在那兩人跟前,一把抓過謝孤懸,帶他避開了“自己”指尖長出的如刺一樣的綠(色)細枝,同時揮劍,將纏繞過來的藤蔓斬落。

    險險救下謝孤懸後,幻境突變。

    天光被灰暗取代,滿地花枝糾纏暴漲,化為藤蔓朝兩人襲來。

    幻境中(殺sha)意突顯,四面八方都是這般的深綠(色)藤蔓,從地面而起,沈修瑾抽出背上長劍,眼神冰冷,凌厲一劍斬向地面。

    劍光白芒大動,待白光消散後,空中的(殺sha)人藤再立不住,紛紛枯萎跌落,很快消失不見。

    而幻境地面上,一道巨大裂縫出現,暫時斬斷了支撐幻境的妖力和靈力。

    整個幻境開始搖動,只是依舊未破,眨眼的功夫,又彌漫起白霧,遮擋住視線。

    沈修瑾眼神從地面收回,這霧氣能阻隔神識,剛才察覺到的那個陣眼也快速逃匿了,不知蹤影。

    他手中長劍還沒收回,左手上覆有靈力,一直抓著謝孤懸,死死將他壓制住。

    好在這個師弟修為不高,被壓制住就動彈不得,不用再分心牽制這邊。

    “回神。”

    沈修瑾淡聲說道,松開長劍,指尖輕點在謝孤懸眉間。

    眉心一陣清涼涌進腦海,謝孤懸回過神來,看清了眼前人便下意識開口︰“師兄。”

    被困在幻境中,雖說他被蠱惑,可潛意識里總覺得那條路他曾走過,現在清醒了,便知道是怎麼回事,這下看見能夠依靠的人,語氣要多委屈就有多委屈,眼中都含了淚,說︰“師兄怎麼丟下我了?”

    這幅神態倒和之前無異,人也確實是真的,如果剛才沒有察覺到細微的不對,恐怕謝孤懸會被幻境(殺sha)了。

    可沈修瑾卻忽然察覺到不對,明明已經花谷已經消失,卻還是能聞到一股淺淡花香味道。

    思緒轉得飛快,他神情再次變得冰冷,因為花香是從謝孤懸身上傳來的。

    幻陣的蠱惑還是對他產生了一定影響,到現在才發現不對,抬手就打了幾道術法。

    謝孤懸抬頭看著眼前的師兄,眼神帶著困惑。

    隨著他抬頭,白皙額頭浮現出紅(色)虛影,逐漸變得清晰起來,是一朵花。

    晃動不已的幻陣靈氣再次活躍起來,陣法暫時難破,又有謝孤懸被附身,沈修瑾神(色)不變,幾道符從袖中飛出,在兩人周圍築起結界。

    結界剛成,就有藤蔓襲來。

    妖花一時難以逼出,沈修瑾眉頭輕皺,花香越發濃烈,而謝孤懸臉上紋路還在蔓延。

    這里木氣濃郁,剛才察覺到的陣眼也在地上,顯然是這朵花的地盤。

    周圍早已被無數藤蔓包圍,好在修行之人目力非凡。

    沈修瑾稍一細想,便有了主意。

    壓制住眼里閃著紅光的謝孤懸,避開從他口中飛出的紅(色)花瓣,那花瓣看似輕柔無力,卻帶著黏膩香氣,一看就不好沾染。

    沒有任何多余的話,他神識(強qiang)行破進了謝孤懸腰間玉佩中。

    龍血珠是他封印的,留有靈力,立刻就找到了。

    掌上靈力催動,乾坤袋有一株靈植飛出,盤龍般纏繞生長的植株在動,褐(色)花瓣攏著的渾圓紅珠更是在顫動。

    感受到附近有另一株靈植的存在,淡金(色)龍形虛影出現在龍血珠周圍。

    它本(性xing)霸道,連煉藥時都會克制其他藥材,所以很難煉制,只有功法或體質同樣霸道剛猛的修士才適合服用,一般都是些脾氣烈的刀修或劍修。

    龍血珠雖說對其他人來說可稱為雞肋,不過現在,它一出現便壓制了這幻境中的妖花。

    沈修瑾見有用,便再次掐訣,在謝孤懸身上共打入二十四道術法,終是在一陣濃烈花香中,緩緩逼出了那朵妖花。

    “師兄……”

    謝孤懸不再被控制,只是他還有點迷茫,腦子空空的,不知道(發fa)生了什麼。

    妖花虛影從他眉心逐漸浮出來,還未凝實。

    沈修瑾一手抓著謝孤懸,以防幻境再變,將人帶走,可突然,他身形陡然微頓,飛在旁邊的長劍似有所感,劍身錚鳴不斷。

    短暫的停頓正是妖花被逼出的關鍵時刻,絕對不能停手,沈修瑾眼神不變,像是什麼都沒有(發fa)生,指尖靈力不斷朝謝孤懸身上渡去。

    妖(艷yan)無比的紅(色)花朵身形凝實了,想要逃走時,在龍血珠的壓制下,就被沈修瑾困于天羅網之中。

    他這才松開謝孤懸,雙手結法印,將這朵花封印于天羅網中,就放進了腰間玉佩里。

    妖花被封,它作為陣眼的本體根須也很快被找到了。

    陣法已破,兩人站在原本的通道中間,地面有一道裂痕,散發著劍氣,很快就恢復如初。

    妖花消失後,香味也消散了,一股淡淡血腥氣變得明顯起來。

    “師兄。”

    神情還茫然的謝孤懸喃喃叫著,低頭一看,眼淚再也止不住。

    他顫抖著收回手,三指指尖染血,竟是在被妖花佔據心神之時,以手為刀,(插cha)l進了沈修瑾腹中。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和“柔弱”師弟HE了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