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和“柔弱”師弟HE了 > 5. 第 5 章

5. 第 5 章

作品:和“柔弱”師弟HE了 作者:茶查查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當那道血腥劍氣沖著面門而來時,謝孤懸卻松開了撐著龍骨傘的手。+++全本耽美小說:   www.ck101.org

    他拿起了劍。

    靈力在斷裂破損的經脈中生澀運轉,連緊緊握劍的手都無法持續太長時間用力,甚至在微微顫抖。

    指節泛白,他看著那道劍氣襲來,舉劍就要阻擋。

    他的劍無疑是一件高階法寶,即便在凶劍手下也沒有絲毫破損。

    兩劍相撞,震得他手臂發麻,眼看就要被那道劍氣斬向眉心。

    一聲錚鳴響動,謝孤懸眼前出現了一把長劍,橫在他身前,擋住了那道劍氣。

    重新握住傘柄,龍骨傘築起堅不可摧的屏障。

    再抬頭看去,石門中的沈修瑾頭也沒回,長劍又飛回他手里。

    沒多久,隨著一聲長劍歸鞘的聲音,劍陣破了。

    勁瘦挺拔的黑(色)身影站在陣法前,松開劍柄的手放下來,扎起的黑發隨著他回頭的動作擺動。

    “可以了。”

    沈修瑾回頭說了句,示意他上前。

    謝孤懸看著他,(露)出個笑容,一雙桃花眼本就瀲灩多情,此時亮晶晶的,像是藏不住的欣喜。

    “師兄,你有沒有事?”

    他小跑著進來,看著沈修瑾衣裳被劍氣劃破的那幾處。

    “小傷,不打緊。”沈修瑾說了句,他隨手施了個療傷訣,注意力都放在眼前的劍陣上。

    這五把劍都是上過戰場的古劍,品階自然不低。

    他朝離得最近的一把黑劍走去。

    指尖剛踫到劍柄,黑劍卻倏然化為粉塵,其他四把劍也相繼消失。

    輕捻指尖上沾染的一點灰塵,沈修瑾目光移到腳下劍陣。

    靈力打入陣法之中,陣紋亮了幾瞬,極快演化出運轉痕跡,光又滅了。

    原來是這個陣法汲取古劍真氣,化為(殺sha)陣在這里阻擋外來者,現在陣法被破,古劍真氣傾瀉,無法支撐下去,自然也就腐朽了。

    只是他依舊有些想不通,布陣的人為何不用靈石法寶來運轉陣法,而是選擇了這樣的法子。

    雖說陣法和古劍相輔相成,如果不破陣就會源源不斷運轉下去,被陣法吸取的真氣雖說會有流失,但不少都會重回劍中,可這樣做到底是有些奇怪,這五把古劍就算是放在當時,想來品階也不會低。

    “師兄,怎麼了?”旁邊謝孤懸小聲問道,眼中全是疑惑。

    見他詢問,沈修瑾便簡單說了下。

    “確實有些奇怪。”謝孤懸十分認同地點點頭,不過他看上去也是一知半解,明顯是在應和。

    陣法既然已經破了,兩人一同往前走。

    周圍很安靜,玄火映出一片光亮,只有他倆的腳步聲響起。

    “剛才為何要從傘下出來?”沈修瑾想起這件事,便開口問道,有龍骨傘在,就是再(強qiang)勁的攻擊都不會讓他有事,可謝孤懸卻將傘放在了一旁。

    腳步微頓,謝孤懸緩緩停了下來,他垂了垂眼眸,再次抬眼,卻是小心翼翼看著沈修瑾,說︰“師兄,我只是……”

    他頓了頓,才低著頭小聲說︰“我只是想看看自己能不能像師兄那樣,拿起劍……”

    謝孤懸周身都是頹敗黯然的氣息,他聲音越來越低,好在修行之人耳力好,沈修瑾听清了他後面的話。

    短暫的沉默過後,謝孤懸听見了那個清冷的聲音。

    “出去後找個地方,你來練手。”

    看著抬頭的謝孤懸,沈修瑾神(色)不變。

    在他看來,這個嬌弱的師弟有心修煉有點出乎意料,不過這里對煉氣期的修士來說,還難以阻擋,不如出去找個合適的地方,挑些他能對付的來練練手。

    劍骨被廢,經脈斷裂的事情,在雲嵐宗也鮮少有人知道具體情況,外人只知他受過重傷,即便養起來身骨也弱了。

    師父師娘不指望他有什麼大的修為,只想他能夠平安,所以這些年來,他連雲嵐宗都很少出,更別說歷練。

    這次小飛仙境開啟,要不是想著里面說不定會有機緣能讓他重拾修行,不過也只能是踫運氣,本著這樣的想法,師父師娘才讓他進來。

    “好,師兄。”

    謝孤懸看著眼前這個師兄,認真點頭答道,他一掃剛才的挫敗,重新變得高興起來。

    這件事就這樣定了,兩人又走進一道石門中後,便來到一處石洞居所。

    禁制早已搖搖欲墜,揮袖便破了。

    石室廳堂中,除了最前面的一個蒲團,兩旁全是各種靈石明珠和草藥丹丸。

    這里的主人似乎沒有那麼講究,東西隨便堆在地上,混在一起,也不去管打開的藥盒,裝在里面的藥經過這麼多年,藥(性xing)已經流失,變得(干gan)枯起來。

    進入廳堂之後,玄火就用不上了,這里各種明珠相映成輝,室內十分亮堂。

    謝孤懸收回玄火旗,不然還要耗費靈力和心神控制。

    這里靈石寶物很多,靈氣充沛,又有各種藥香緩緩逸散。

    在沈修瑾用靈力掀開一個明顯精致些的藥盒後,旁邊謝孤懸眼楮都亮了。

    “師兄,是碧玉琉璃芝。”

    他聲音帶著欣喜,在沈修瑾示意這里沒有問題後,整個人便沒入了寶物堆里。

    一聲聲“師兄”、“師兄”隨著他翻找而傳出來,不斷興奮地說著自己的發現。

    沈修瑾並不著急,應了幾聲後,他朝前面的蒲團走去。

    修士大多在上面打坐,不少都會尋些寶物來制作蒲團,更利于修行,這個蒲團也是一件能靜心凝神、聚靈聚氣的法寶。

    廳堂兩旁各有一個石室,神識轉動,便知右邊是休憩的居室,他朝左邊走去。

    而沒入寶物堆里的謝孤懸見他進了石室中,便抱著挑出來的東西匆匆跟了上去。

    “師兄。”他進門之後小聲喊了下。

    沈修瑾回頭,就看見他抱著一堆東西進來,眼楮澄澈天真,還在為找到這些好東西感到興奮。

    “師兄,這里是煉藥房。”

    已經相處大半天,謝孤懸語氣中不免帶上了些熟絡,他看著木架上擺著的那些瓶瓶罐罐,還有各種用剩的藥材。

    “嗯。”

    沈修瑾答道,在這個石室另一邊,地上有不少劍,還有各種鍛劍用的材料。

    而進來後第一眼就吸引了他的,是橫放在台上的那把黑(色)闊劍。

    劍鞘花紋古樸簡潔,尚未出鞘就能感受到那股威勢。

    他走過去,在謝孤懸說“師兄小心”的時候,拿起了那把劍。

    握在手里卻有種熟悉的感覺,沈修瑾看著手里的這把劍,知道外面劍陣為什麼會那樣布置。

    鍛劍的人利用陣法吸取了那五把古劍的真氣,鑄成了這把劍。

    劍鑄成後,古劍真氣有余,便被改成了阻擋外人的(殺sha)陣。

    這把劍還未認主,混合了五把古劍的威壓試圖壓制住他。

    沈修瑾用修為壓制回去,他拔l出了劍。

    和預想的一樣,這把劍還沒開刃,不然也不會被他這麼輕松的拿在手里。

    和他所用長劍不同,這把闊劍屬重劍,又是以凶劍真氣鑄成,生來就帶血腥煞氣。

    可又不得不說,這無疑是一把天階上品的武器,只要帶出去就能引起嘩動。

    謝孤懸抱著東西走了過來,只是還未靠近,他就往後退了兩步,煉氣期的修為還是太低。

    沈修瑾不再打量這把劍,捏訣將重劍暫時封印起來,以免凶氣外泄。

    然後施法將謝孤懸抱著的那堆東西浮在空中,走過去把重劍放在了他手里。

    四目相對,沈修瑾神(色)淡漠坦然,許是氣氛有些太過安靜,他開口說道︰“現在可以看了。”

    說完見謝孤懸展顏沖他笑,他頓了頓,沒說什麼,轉身看向放置鍛劍材料的角落。

    神識搜尋一番後,發現都是些用剩下的邊角余料,就算有些在外面難以尋見,可剩下的實在太少了,最後什麼都沒拿。

    藥材玉盒被沈修瑾用靈力控制,跟他一起往出走。

    拔l出劍仔細端詳的謝孤懸跟他跟的挺緊。

    很像總是跟在大人後面的小孩。

    心中劃過這個念頭,兩人一前一後走進了右邊的居室。

    石床石凳石桌,居室倒是簡樸,沒有過多的裝飾,除了牆上的幾枚明玉美珠,再沒有其他法寶。

    “這里沒有。”謝孤懸打量一番後小聲說道,他合上劍握在手里,同那些藥材一樣,沒有收進玉佩中,好方便後面清點。

    神識掃過一遍,沈修瑾也得出了這一點。

    不過在他倆準備出去的時候,他腳步忽然一頓。

    “怎麼了師兄?”謝孤懸見他不走了,便出聲問道。

    沈修瑾不語,他走到最里面的石壁前,手掌虛虛浮于表面,仔細查驗一番後才開口︰“後面有東西。”

    半空中謝孤懸挑出來的那些東西悉數落在石桌上,他收回靈力,全心神都放在了這里。

    沒多久,在兩人的注視下,石壁轟然打開,(露)出後面一方密室。

    毫無雜質、精純至極的靈氣撲面而來,甚至不用煉化,直接就被(身shen)體吸收。

    除此之外,充滿勃勃生機的濃郁木氣也分外讓人舒坦。

    即便在各大宗派,像這樣精純靈氣充裕的地方也難得,堪稱一處修煉聖地。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和“柔弱”師弟HE了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