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和“柔弱”師弟HE了 > 6. 第 6 章

6. 第 6 章

作品:和“柔弱”師弟HE了 作者:茶查查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這個發現著實令人意外。+++全本耽美小說:   www.ck101.org

    兩人對視一眼,沈修瑾率先走進密室。

    有水滴從眼前掉落,他下意識抬頭去看。

    石壁頂上匯聚了不少水跡,緩緩融合成水滴,時不時就掉下來。

    又看到一滴水滴下來,他抬手去接,指尖上落下的水滴在他的引導下,緩緩融入指尖,化為精純靈力。

    這里靈氣太過濃郁,以致化為了水霧狀,凝結在頂部。

    謝孤懸跟在他後面,有水滴落在他手背。

    環顧一周後,兩人視線都落在對面那棵種在盆里的樹上。

    (成cheng)人胳臂粗細的小樹通體翠綠無暇,其中一個巴掌大的葉子上,因為幾滴水珠而緩緩晃動。

    而這時從頂壁又落下一滴靈氣化的水,恰好落在這片葉子上。

    像是再也承受不住,葉子緩緩垂落,那幾滴水融匯到一起,濺落在盆中的泥土上。

    埋在泥土下的樹根飛快吸收了靈水,在(肉rou)眼可見的樹枝上,有一點葉子嫩芽出現,嫩綠幼小卻充滿生機。

    也是在這時,隨著嫩芽出現,一陣木氣滌蕩開來,清新拂面,像是春日里萬物在生長,分外和諧舒適。

    “通天神樹。”謝孤懸看了一會兒辨認出來,便喃喃說道。

    他修為雖然低微,可常去藏書閣,記載奇珍異寶的書籍自然也看過不少,此時就認了出來。

    “嗯。”沈修瑾應道。

    他倆都盯著通天神樹看了一會兒才回過神,心中免不了各種情緒。

    好在他倆一個是宗主嫡傳弟子,一個是長老親傳徒弟,見過不少好東西,現在心中縱是再驚訝震動,也沒有失態。

    “師兄,帶走嗎?”

    謝孤懸小聲開口詢問,視線依舊落在神樹上。

    “帶走。”沈修瑾沒有猶豫,來這里就是尋找機緣,此時遇到自然不會放開。

    其實謝孤懸心里也沒想過不帶走,他只是下意識問一句,見沈修瑾與他想的一樣,便歡快上前,把手中重劍靠在旁邊桌子上,用手指輕輕戳了下神樹的葉子。

    碧綠樹葉被觸踫後微微顫動,惹來他笑眼彎彎。

    “收進玉佩中。”沈修瑾走過來說道。

    謝孤懸抬眼,便和他對上了視線。

    通天神樹和普通寶物不同,是真正的仙樹,平日里只存于修士口中,鮮少有人真的見到,如果帶出去被人知道,定會惹來紛爭,收進玉佩中的話,可以阻斷神樹氣息。

    可謝孤懸沒有立刻動手,他想了一下,才猶猶豫豫開口︰“師兄,要上報宗門嗎?”

    小心翼翼的眼神看著沈修瑾,無辜又惶恐,明顯是因為神樹太過珍貴,起了私心,但是又怕這樣的行為不好,故而惶恐至極,說完就緊張地舔了舔唇,不安至極的模樣。

    能問出這樣的話,已經表明他的傾向,只等沈修瑾回答了。

    “不報。”

    沈修瑾聲音如常,比起緊張兮兮的謝孤懸,他本就冷淡的俊臉看上去十分坦然。

    修行靠的就是靈氣和資源,雲嵐宗雖為大派,即便他倆因為身份和修為,每月領取的弟子份例尚可。

    但門中弟子眾多,若只靠每月份例修煉,對每個想要進階的弟子來說都無法支撐,平日還要靠各種任務自己去掙,哪里會有人嫌自己東西多。

    加上門內又有各派爭斗,通天神樹若是上報了宗門,即便謝孤懸身後是宗主,也不好將神樹獨佔,只留給自己弟子,神樹勢必會被其他人修煉用到,到時候留給他倆的時間,可就沒那麼多。

    自己冒險找到的東西,與至親至友同享不為過,可為何要平白給不相(干gan)的人做嫁衣。這些不相(干gan)的人里,還有可能會有平日里不對付的。

    沈修瑾看上去再冷淡難以接近,平時看上去也是不喜爭斗的漠然模樣,可這樣一株通天神樹,他不是傻子,斷然不會拱手送人。

    而謝孤懸的反應確實也有些出乎他意料,本來以為是個天真傻氣的師弟,沒想到腦子還轉了過來,這樣也好,不用他再提醒。

    “嗯。”

    緊張兮兮的謝孤懸認真點頭,只是他看上去太不安了,喉結滑動,咽著口水。

    “你我二人找到的,未曾偷搶,不必如此慌張。”見他這樣,沈修瑾開口說道,語氣淡然坦蕩,絲毫沒有隱瞞宗門的羞愧自責。

    師父和師姐常與他說,問心無愧得來的東西,想留給自己就留給自己,其次才是旁人。那些叫嚷著讓他們把東西交予宗門獻給宗門,說這樣才不負宗門培育之恩的人,都是些只想坐享其成的壞人。

    師父也同他說過,培育之恩要報,可旁人有旁人的回報之法,他們有他們的報法,各不相同。

    作為一個天資卓然的劍修,不把修為提升上去,有人來打雲嵐宗,要是打不過,那才是愧對宗門培育。

    所以這次出來之前,她告訴他,要是在小飛仙境找到好東西,不想告訴宗門就自己留著,等修為提升,能力越(強qiang),他才能更好的回報雲嵐宗。

    這一番話雖說怎麼听都覺得有點奇怪,可道理確實是那麼個道理,師父師姐說的話,沈修瑾便听了。

    “知道了師兄。”

    謝孤懸終于鎮定下來,不再那麼緊張。

    只是在他想要將通天神樹收進芥子乾坤中時,沒多久就抬起頭,憂愁道︰“師兄,我搬不動。”

    ……

    種著通天神樹的盆也是件法器,而且與地面相連,無比沉重,兩人都用靈力試了試,無法以溫和手段將神樹從地面移開。

    重劍靠著的石桌上放了本泛黃薄書,還有一枚玉簡。

    如果不是因為通天神樹太過珍稀,進入密室後就是去看看這書里寫了什麼。這幾乎是大多數人遇到大能修士遺留下來的洞府寶地所做的第一件事。

    既然暫時搬不動,沈修瑾視線落在薄書上,說不定里面會提到。

    這里靈氣濃郁,沒有任何灰塵。

    發現沒有禁制,他翻開薄書,謝孤懸也湊了過來。

    不多時,兩人便看完了這本薄書。

    石府的主人是元一老人,幼時被毒害,雙腿經脈寸寸斷裂,無法行走,用了諸多法子都無法恢復,所幸修士和凡人不同,身有修為還能靠自己出行。

    腿疾難以治愈,修為也停滯不前,幸而他後來想通,趁活著還能動開始游歷山川。

    在這期間,偶然得了一枚種子,後來又在山川之中無意發現一處靈脈,便在靈脈源頭建了石府,從此便在這里修行。

    通天神樹發芽之後,他心境因為想通得以提升,竟是在和神樹相伴修行之中,心有所悟,自創出木靈續脈訣,三年便治愈了腿疾,從此行走如常人。

    只是後來遭遇(強qiang)敵,拼著重傷才(脫tuo)身,他天賦平庸,根基受損,即便回了這里也難以痊愈,短短十日便無力回天。

    他並無子嗣,也沒有徒弟,平生最得意之作便是自創的木靈續脈訣,可惜無人繼承,心中遺憾不已,于是臨死之前寫下這些,將木靈續脈訣存于玉簡之中,留待有緣人。

    薄書翻到最後一頁,就成了空白。

    沈修瑾看向桌上的玉簡,書中所說修煉木靈續脈訣時,需要通天神樹。對他來說,木靈續脈訣他雖然用不上,但木靈精純,說不定對師父有好處。

    不過這一切還是要再商議,畢竟這個山洞是謝孤懸誤打誤撞發現的,若不是他,他們也不會進來。

    等他轉頭去看,卻發現謝孤懸怔怔看著那枚玉簡,神(色)恍然。

    “謝師弟。”沈修瑾不懂他這般神(色)是為何,便開口叫了聲,喚他回神。

    “師兄。”

    謝孤懸抬頭看他,帶了點笑意說道︰“雖說過去四五千年,可這里靈氣依舊充盈。”

    他頓了頓,繼續往下說︰“我們要不要在這里試試,看看這木靈續脈訣是否真的如元一老人所說那般。”

    薄書中提了一句,通天神樹的種子,是元一老人在魔淵附近得到的。

    可魔淵早在四千多年前就陷入混沌之中,不知所蹤。

    修士壽數比凡人更久,可真正能活過千年的,還是少之又少,唯有修為進入大乘期才有可能。

    四五千年過去,連這里也不知何時被納入小飛仙境內,通天神樹長成了小樹,靈脈都只剩下源頭,被掩在這間密室之中。

    雲嵐宗藏書閣里的書籍繁多,自然也記載了魔淵,沈修瑾也同樣明白元一老人是四五千年前的修士。

    對于在這里試試木靈續脈訣的提議,他想了想,只是在思考的時候,被謝孤懸那雙晶亮桃花眼看著,眼中的希冀和忐忑再明顯不過。

    沒有任何言語,甚至連情緒都在竭力克制,可無論是誰,都能看出他的極度期待。

    沈修瑾不懂他為何這樣,就連發現通天神樹時,都沒有這般難以自制。

    “師兄。”

    謝孤懸沒有等來回答,再次開口叫道,這次聲音都有了細微變化。

    他滿心滿眼都是期待,而這樣堪稱“熱烈”又忐忑的情緒,因為壓制反而越能襯出他的心急和那種,祈求的可憐。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和“柔弱”師弟HE了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