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和“柔弱”師弟HE了 > 7. 第 7 章

7. 第 7 章

作品:和“柔弱”師弟HE了 作者:茶查查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沈修瑾松開那個縴弱手腕,有瞬間的默然。+++全本耽美小說:   www.ck101.org

    指尖殘存一點余溫,他沒有在意,只是看著謝孤懸。

    這下才明白,為何他靈力使用如此生疏,也明白他為何會如此心急。

    剛才謝孤懸叫了他一聲後,他還沒回答,對方就將手伸了過來,垂著眼眸讓他探查經脈。

    “先看看這口訣有沒有不妥之處。”沈修瑾開口說道。

    他之前沒立刻答應,就是擔心其中有詐,原本想著將神樹和玉簡都帶回去,查驗過後再做其他。

    不過既然謝孤懸這麼說了,這里又是難得的靈脈源頭,本就適合修煉,試一試也無妨。今天剛進這里,離小飛仙境關閉還有九日,時間尚足。

    兩人分別將神識探入玉簡之中,木靈續脈訣在識海之中演化出來。

    各自細心查探一番後,謝孤懸開口︰“師兄,應該沒有問題。”

    他看起來比剛才的急切好多了,神(色)間透著認真。

    沈修瑾小心運轉一遍口訣,也確實沒發現異樣之處。

    “嗯。”他點點頭,同意了謝孤懸說的話。

    浮在兩人面前的玉簡又緩緩落在石桌上,靈力不再注入,玉簡上的微光也就歸于黯淡。

    不過打坐之前,沈修瑾想起花谷中的經歷,便多留了心。

    這里雖說偏僻,但既然他倆能找到,別人也有可能,不想被打擾的話,還是得做一番布置。

    想到這里,他便對謝孤懸說了。

    “那師兄,我們出去布置結界。”

    謝孤懸微仰起臉看他,眼中像是盛了星海,光芒璀璨耀眼,過分牽動人心。

    知道他是因為有了續脈希望而殷切期待,沈修瑾也不再耽誤,一同出了密室。

    一刻鐘後。

    石廳里的靈石寶物都收了起來,除了那些打開的藥盒里的藥材,藥(性xing)流失掉了,其余都因為這里的靈脈余氣得以保存。

    一堆堆的靈石確實不少,光是上品靈石算下來都三萬出頭,還有中品和下品更多。

    都找到了這里,通天神樹要,這些也不能少。

    對沈修瑾來說,他看重的多是藥材,等兩人清點分結時,靈石什麼的他可以不要,多換幾份藥材回去。

    通道入口也布下了結界,要是有人闖入立刻就能察覺。

    等他倆再回來,原本滿滿當當的廳堂都顯得空寂了許多。

    密室中,靈氣遠比外界精純濃郁,醇醇木氣從通天神樹上散發出來,是最適合修煉木靈續脈訣的地方。

    書中所寫,元一老人死前就將自己封在石廳後的墓中,還特意提了句,說只要有緣,無需祭拜,習得這木靈續脈訣後,就離開這里,走之前封死石府,給他留一方清靜地便可。

    密室不算大,他倆各自拿出蒲團開始打坐。

    一室靜寂。

    石壁頂上掉落的水滴發出的聲音也很輕微,靈水不時就落在通天神樹上,滋潤著神樹的生長。

    神樹旁邊,黑(色)重劍靠在桌子上,威壓依舊被封印在劍鞘里。

    而桌上的玉簡,在兩人凝神開始運轉木靈續脈訣時,極快閃過一抹微光。

    這時盤腿而坐的沈修瑾忽然輕皺眉,他睜開眼在密室中環視一周,並未發現異樣。

    心中疑惑,那種似錯覺一般的陰冷讓他難以放下,直覺哪里不對,可神識一遍遍巡視過密室,沒有任何問題。

    這樣的錯覺或許有人探查後會忽略,可他卻無法視而不見。

    眼神落在那把重劍上,這里帶有煞氣的,也只有它。

    “師兄,我怎麼覺得有點冷……”謝孤懸出聲說道,他看起來很猶豫。

    人都有直覺,修士吸納天地靈氣,心神更是敏銳,他雖然修為低微,但還是比凡人更(強qiang),沈修瑾並不奇怪。

    起身在密室中再次查看一番,仍然沒有不對的地方。

    沈修瑾心中懷疑未消,而那樣的陰冷沒有再出現,如果不是謝孤懸也察覺到了,或許他還會以為是錯覺。

    站在石桌前,他看了眼那把黑(色)重劍。

    劍的封印還未到時辰,沒有解開。

    “離開這里再說。”他對謝孤懸說道,無法探查出是什麼,暗地里的東西極有可能在他修為之上,小心總是不會出錯的。

    “好。”

    謝孤懸沒有猶豫,乖乖答應著立時就起身。

    他這樣(干gan)脆,還讓沈修瑾多看了眼。

    畢竟剛才那種期待希冀的眼神,讓他難以忘記。

    “師兄,”謝孤懸被看了一眼,有些不好意思了,他羞澀笑了下,說︰“我修為低微,有危險還得讓師兄保護,先前是我看到木靈續脈訣一時激動,心急了。”

    他這樣弱弱的聲音語氣,沈修瑾已經開始習慣,听完解釋後沒有疑心。

    之前在幻陣中破開謝孤懸玉佩上的神識印記,他受了創傷後也十分明事理,這樣說倒也不會讓人覺得突兀。

    “靈氣匯集成水,一部分澆灌了神樹,”沈修瑾說著,就看了看腳下,繼續說︰“其余應是流到了密室下面的靈脈之中。”

    謝孤懸看著他,等著接下來的話。

    “神樹我們帶走,靈石藥材也都取了,木靈續脈訣也是元一老人所創,靈脈留在這里如何?”

    元一老人石墓就在此處,只要有靈氣護持就可以長存,他們既已得了這些好處,還是不要索取太絕。

    “都听師兄的。”謝孤懸並無異議,他乖巧應了句。

    見沈修瑾要動手,他往旁邊讓了幾步。

    劍修動起手來,若是沒有顧忌的話,大多簡單粗暴。

    通天神樹原本待的地方,破裂凹陷進去的地面,濺出來的石塊兒碎屑,明晃晃昭示著這里遭受過的重擊。

    與地面相連的法器花盆被粗暴破開禁制,而花盆卻未受損,沈修瑾控制靈氣劍氣已十分嫻熟。

    他將通天神樹納入玉佩之中,阻絕了氣息。

    隨手一揮,佇立在他和謝孤懸之間的結界就消失不見。

    最重要的東西已經到手,至于那把重劍,薄書里也有提到,是元一老人所鑄,只是他並非真正的鑄劍師,給一把由古劍煞氣鑄成的劍開刃,屬實難為,後因有事,便將劍留在這里,自行出去了。

    重劍無主,沈修瑾見謝孤懸低頭,手上掐了個聚靈訣,周身氣息並無異樣,以為他是想在離開之前,吸收些這里的精純靈氣。

    “謝師弟,可以走了。”他神(色)淡然如常,拿起靠在桌上的重劍,還有那枚玉簡,準備離開這里。

    還未踫到玉簡,手旁忽有一股模模糊糊的陰冷感竄過,像是一陣輕微冷風,他反應極快,靈力打出,想抓住那個東西,但他沒有得手,立刻警惕起來,下意識看向站在旁邊的謝孤懸。

    “師、師兄……”謝孤懸沙啞出聲,斷斷續續的,語氣怪異。

    他手上依舊掐著聚靈訣,僵硬地抬頭,眼耳鼻口中緩緩溢出血來。

    密室中情況突變,無數精純靈氣被瘋狂吸納進謝孤懸(身shen)體里,他眼中閃過一簇綠火,整個人僵直在原地,臉上不斷有著掙扎的神情。

    奪舍!

    修為暴漲的謝孤懸一掌打來,沈修瑾正要避過,識海中猛然一疼,一股陰冷怨念從他眉心竄出,直奔謝孤懸。

    動作因為那抹殘魂在他腦海中下的念頭而遲緩起來。

    眼看謝孤懸打完一掌就要離開,他眼神徹底冷了下來。

    “元一!”

    聲音不大,可冷冰冰的語氣誰都能听出其中憤怒。

    沈修瑾在最後關頭避開了那道掌風,下一刻,他身影出現在密室門口,將謝孤懸拉了回來。

    夫人將人交給他,在他手里,謝孤懸絕對不能出事。

    “師……”

    七竅溢血,謝孤懸張嘴,說了一個字就再難開口。

    沈修瑾神識難以突破元一殘魂屏障,他在謝孤懸身上打入十幾道禁錮,直接將(肉rou)身定在原地,除非謝孤懸和下禁錮的他都死了,否則這具(肉rou)身無法踏出密室一步。

    他一掌打向密室門,石門轟然合上。

    “識趣的就給老夫讓開!”

    一道蒼老的聲音從四面八方響起,震耳欲聾。

    沈修瑾並不理會,被他定在原地的謝孤懸頭頂出現一個搖擺不定的魂魄虛影。

    元一殘魂見他始終不解開禁錮,並且神識始終在沖破自己的神魂結界,便換了手段,說道︰“我困在這里數千年,左右都是個死,若你識相,你這個師弟的魂魄我便放了,也好過這樣兩敗俱傷。”

    見眼前的黑衣修士依舊不說話,那個殘魂劇烈擺動一下,像是氣極。

    不過等了這麼多年終于等到來人,元一又忍了怒火,一直耗下去對他不利。

    “除了通天神樹的用途,我再告訴你一件天地至寶的下落,如何?”

    他開口利誘道,加出了更大的籌碼。

    修士窮其一生只為修行,追求飛升,從而享無盡壽數,更甚者,便可飛升成仙,誰人不想,誰人不念?

    有了通天神樹和天地至寶,飛升的把握便更上一層。

    被困在這里,這具(肉rou)身是個經脈斷裂的軀殼,就算天生劍骨,也只是個被廢了的劍骨,要不是殘魂力量不足,怕進入姓沈的黑衣修士識海中反被抹(殺sha),否則他根本不會選這個徒有外表的(肉rou)身。

    然而回答元一的,是沈修瑾不變的冰冷神(色)。

    他突破謝孤懸周身屏障,將對方掐聚靈訣的手指掰開,死死握著,不讓再動,也就無法將靈氣吸納入(身shen)體。

    瘋狂朝這里涌來的靈氣停止了,在屏障尚未築起之前,他沒有任何猶豫,神識從眉心悉數涌進謝孤懸識海之中。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和“柔弱”師弟HE了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