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和“柔弱”師弟HE了 > 9. 第 9 章

9. 第 9 章

作品:和“柔弱”師弟HE了 作者:茶查查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四目相對,氣氛中蔓延的是尷尬。+++熱門耽美小說:   www.ck101.org

    沈修瑾沒有說話,他心中暗惱。

    謝孤懸的小動作他不是不知道,之前就被這個柔柔弱弱的師弟拉過袖子。

    想起剛才被誤會自己訓斥他的事情……

    這樣想著,也不願再被誤會,就沒有去管這些。

    反正,抓的只是袖子。

    前方雲嵐宗弟子他看見了,有幾個還算比較熟的面孔,不過說話不多,只是認得。

    修行之人目力非凡,他能看見對面,對面的弟子也能看見他倆,再說相隔也不算多遠,動作神態都能看清。

    沈修瑾原本想著,有人來了,謝孤懸會收斂些,誰知他根本就沒注意前方,反而被嚇了一跳。

    而這嚇一跳的後果,反倒讓他不適,在慌張中被謝孤懸抓住了手。

    不遠處的弟子抬眼一看就能發現,連神識都不用,沒想到事情成了這樣。

    手還沒被松開,沈修瑾試圖掙了掙,可手被抓得緊了,沒有成功。

    因著一刻鐘之前,謝孤懸誤會他而膽怯柔弱的模樣,他下意識沒有敢掙扎太過,生怕再看見這個嬌弱師弟泫然欲泣的模樣,著實讓他不知該如何是好,只得開口提醒︰“有人。”

    冷清嗓音讓謝孤懸回過神,他訕訕松開了手,耳朵染了紅意。

    等走過去,那七八個小弟子都看著他倆。

    沈修瑾(薄bao)唇微抿,表情盡力如常,他只能當做不知。

    “沈師兄。”

    剛才帶頭喊人的小弟子鼓起勇氣,打破了這種沉默的詭異氣氛,小聲問了下好。

    “嗯。”沈修瑾微頷首回應。

    隨即又有小弟子喊他,連續不斷的,他朝人群點點頭,算是回答了他們。

    謝孤懸明顯更受幾個小弟子親近,其他人看著他被圍在中間問好,想上前卻又膽怯,畢竟不熟,剛才跟著帶頭的陸羽遠遠喊幾聲已是從前不會做的事情。

    這幾個小弟子大多都是煉氣期,只有陸羽和一個女弟子天賦不錯,已經到了築基初期。

    煉氣期的普通小弟子鮮少會有人帶著進來,所以他們只能自己抱團,能找到什麼就找什麼,找不到出去也不會有人說。

    這處秘境不同于其他,有著得天獨厚的仙靈之氣,孕育了不少好東西,又是個善境,外來的人一旦受了重傷,哪怕還不到十日,就會被秘境自動驅逐至入口,不會有人在里面(死si)亡。

    低階弟子也都識趣,如果真的遇到什麼,一般不會和高階弟子相爭,默默離去也就不會有人攻擊,這是各大世家宗門默認的規矩。

    除了散修,每個宗門或世家都有低階弟子,這種規矩都是相互的。

    柔柔弱弱的謝孤懸被噓寒問暖,而這些弟子十四五歲的樣子,實際比他還小一兩歲。

    “謝師兄,我們找到了這個,很好吃的,比後山的桃子還好吃。”

    陸羽清亮純真的嗓音帶著笑意,打開的乾坤袋里是他在這里采到的靈果。

    他們運氣還算不錯,雖然沒有大機緣,自己在這里瞎轉悠,還找到了一片靈果林,平日里好的靈果一個就得一塊下品靈石,這都是白撿的靈石。

    謝孤懸笑了下,一雙桃花眼微彎,溫溫柔柔,又帶著嬌弱美人的弱不禁風,讓周圍的小弟子都看了過去。

    雲嵐宗第一美人的稱呼,早在謝孤懸十五歲初長開的時候,見過他的弟子私下里就給他安了這個名頭。

    不過這七八個年紀尚小的弟子,大多都只是秉著愛美之心人皆有之的念頭,看看宗主和宗主夫人最疼愛的小徒弟模樣,並無那些復雜念頭。

    沈修瑾站在一旁,沒有打擾他們。

    他常待在寒山澗,話語也少。

    太陽一旦往下落,天黑得就快了。

    在他看向謝孤懸的時候,對方恰好也看了過來。

    “師兄。”謝孤懸走過來,他手里拿了個靈果,遞過去說道︰“陸師弟說這個好吃。”

    陸羽一听,急忙走過來,他有些不好意思,剛才只顧著謝師兄,忽略了沈師兄。

    “沈師兄也嘗嘗。”

    看著跟謝孤懸差不多的小弟子,沈修瑾頓了頓,最終在謝孤懸帶著盈盈笑意的眼神下,從陸羽手里接過那兩枚靈果。

    “多謝。”他開口說道。

    靈果他並不缺,只是這份心意不好拒絕。

    “天快黑了。”

    道完謝後,沈修瑾對謝孤懸說道。

    “那師兄,我們夜里是繼續還是找地方歇息?”謝孤懸看他,語氣中全是信賴。

    沒有立刻回答,他看向旁邊八個弟子,都是雲嵐宗中人,修為較低,他打算休整一夜,和這幾個弟子找個安全的地方過夜也不是不可,明日再分開就是。

    “你們去哪里?”

    依舊是那個清冷的語氣。

    “啊,”被問到的陸羽還有點意外,他很快反應過來,說︰“沈師兄,我們打算往南邊走。”

    說到這里,他停了話頭,視線在周圍轉了一圈,除了他們後方的小樹林,周圍都是一片野地,藏不住人,但他還是壓低了聲音繼續說︰“蘭七得到她師姐消息,南邊有個松林,林子前有三塊似龜、似虎、似鹿的石頭就是,里面長了棵元嬰樹。”

    “我們正要往那里去,宗里得到消息的弟子應該都會往那里趕,人多夜里就不怕了。”

    陸羽笑著說完後面的話,他雖然已經築基,可只是築基初期而已,實力並不高,金丹期的師兄師姐都要忙著去尋找各種東西,只能自己找伴,他心(性xing)不錯,只當是進來開開眼界。

    至于元嬰樹的消息,他知道沈修瑾已是金丹期巔峰,離結嬰不遠,修為在這處秘境里,可謂是最高了。而這次爭奪元嬰果的,除了雲嵐宗,還有其他門派,如果元嬰果能被自己人拿到,那也是給他們雲嵐宗長臉,自然不怕消息泄(露)給自己人。

    謝孤懸听到元嬰樹後,立刻就看向了沈修瑾。

    “師兄。”他眸光微亮,元嬰果天生地長,有了它結嬰可事半功倍。

    被熱切的目光看著,即便想忽略都難。

    沈修瑾對他點點頭,說道︰“一起走。”

    一行十人就這樣往南邊走去,隨著太陽徹底落下,他們趕路的速度也快了,在天黑後不久,就到了那片松林。

    ——

    松林深處。

    雲嵐宗弟子在這里佔據了一席之地,低階弟子在中間,周圍散布著修為不錯的弟子。

    林中樹木多,不好拿出大的休憩寶物,加上低階弟子手中哪里有好東西,所以地上大大小小的帳篷較多。

    這是進入小飛仙境的第一天,進來的大多都是年輕弟子,免不了好奇心(強qiang),兩三個(關guan)系好的,在帳中亮起明珠交談說笑。

    夜深了,逐漸沒了找來松林這邊的人。

    沈修瑾和大多數人一樣,施法築起帳篷,他待在並不起眼的邊沿角落。

    外圍布了陣法,有動靜所有弟子都會知道。

    帳中地方不小,足夠讓他站起來,還有活動的余地。

    他盤腿坐在軟塌上,靈力運行還不到兩個周天,就無奈睜開了眼,看向乖乖坐在塌尾的人。

    因著沒有表情的臉,這份無奈除了自己,就沒其他人知道了。

    “師兄。”

    謝孤懸見他睜眼就(露)出個笑來,柔柔喊了聲。

    “嗯。”

    沈修瑾答應著,他沒有再猶豫,開口︰“還不(睡Shui)?”

    “就(睡Shui)了,我只是,想告訴師兄,今日多謝師兄了。”謝孤懸連忙應道,他生得太好,又有明珠光輝照在他臉上,一笑分外惹眼。

    而看了一整天的沈修瑾逐漸有了抗力,最明顯的變化,是他不會再因為那樣明(艷yan)的笑容立刻避開視線。

    “無需客氣。”他再次說道,見謝孤懸走到旁邊軟塌上躺好,還用小臂遮住臉,想了想,他抬手掌風掃過,帳里的明珠光芒就熄了。

    修士目力本就好,夜里可運起法力視物,不過用明珠照亮是大多數人的習慣。

    他只是打坐調息,不做其他,黑暗也無妨。

    耳旁傳來謝孤懸翻身的聲音,不多久就听到一聲小小的“師兄。”

    “嗯。”

    沈修瑾淡淡應了句,依舊閉著眼楮。

    才短短一日,他竟已能分清謝孤懸有時候叫他,不是有事,只是純粹想喊一聲。

    黑暗中,別處時不時傳來話語,他倆在的帳篷里十分安靜,仿佛另一片天地,卻也和諧。

    功法運轉,打坐狀態漸入佳境。

    一切都是靜悄悄的,帳篷外傳來蟲鳴聲,像是夜里催人入(睡Shui)的曲子。

    而軟塌上,原本閉上眼楮(睡Shui)覺的人靜靜睜開眼。

    一簇細微綠火從他眼中閃過。

    謝孤懸唇角微彎,是個不帶溫度的冷笑,很快就恢復正常,他暫時沒有去管識海中那抹以為瞞天過海的殘魂。

    他臉上沒有任何表情,柔弱感也隨之消失不見。

    如果不是黑暗的掩飾,定會讓看見他這幅模樣的人感到驚訝。

    靜靜躺著,沒有任何多余的動作。

    謝孤懸回想起白天(發fa)生的事情。

    元一開出的那些籌碼,沈修瑾連動心都沒有,只想救他。

    殘魂奪舍他確實沒想到,誰會想到有人會將神魂一點點分離,藏在口訣之中。

    這些年修為無法精進,他只能另闢蹊徑,從神魂著手。只是從未有過練手的人,自己也不知道神魂到底修煉得如何。

    直到踫到元一殘魂。

    和一個存在了四五千年的殘魂互相吞噬確實耗費心神,可這不代表他斗不過對方。

    只是因為密室中還有沈修瑾在,他又有私心,想看看這個師兄到底會如何做,便佯裝不敵,處在弱勢。

    沈修瑾讓他驚訝的同時,卻又沒有那麼驚訝。

    這是他一開始就看上的人。

    並非邪念,只是因為對方也是天生劍骨,他只是想看看,天生劍骨的劍修,修為到了金丹期巔峰,到底是什麼樣的。

    如果他劍骨完好,是不是也會像沈修瑾一樣。

    而他所看到的一切都帶著未曾想過的愉快。

    他一開始就知道,沈修瑾不敢看他,只是看似冰冷。

    正如那張沒有表情的俊臉一樣,冰冷卻(干gan)淨。

    其實在謝孤懸看來,沈修瑾可能較為古板,所以才在密室之中提醒他,要不要上報宗門,但準備好的說辭在對方(干gan)脆利落說出“不報”的時候就卡住了,他心中著實有些驚訝。

    師兄還對他說不要慌張,那張沒表情的俊臉坦然到極點,根本沒有他曾想過的任何一種情緒,仿佛私藏通天神樹,是再正經不過的事情。

    想起這些,他沒有波瀾的眼中終于有了些笑意。

    跟著沈修瑾還算不錯,起碼沒有人纏著他。

    師兄。

    這個稱呼在心里轉了又轉,他想,師兄既然對他好,那他也會對師兄好,而不是單純在這里給自己找個能打的金丹期修士。

    思及此,他想看看那個勁瘦挺直的身影,但最終還是壓下了。

    謝孤懸閉上眼楮,靜靜的,好像從來沒有睜開眼一樣。

    只是他依舊(睡Shui)不著,又想起被拉住手時的沈修瑾。

    那雙修長的手天生就是握劍的,溫熱有力。

    右手微蜷,似乎還能想起觸踫過後的余溫。

    他當然發現了陸羽他們,只是裝作不知道,受到驚嚇也是故意的。

    因為師兄一旦被他抓住手,整個人都是僵硬的。

    閉上眼楮的謝孤懸不自居(露)出個笑,心情不錯。

    然而這份好心情沒有持續多久,就被一陣聲音打破了。

    “謝師弟,師弟。”一個略顯焦急的聲音由遠至近。

    在黑暗中睜開眼,謝孤懸臉上劃過一抹不耐。

    帳外有人到了,打坐的沈修瑾睜開眼楮。

    外面那人要進來,卻被他的禁制擋住,便又喊起來︰“師弟,你在嗎?”

    比起剛才,那個男人的聲音听起來有些不耐煩了,他聲音也越大。

    在謝孤懸揉著眼楮坐起來時,帳內明珠亮了起來。

    “是蕭師兄。”

    听他迷迷糊糊開口,沈修瑾就知道是誰了,怪不得听聲音還有點熟悉,因為不常接觸沒有立刻想起來。

    “蕭師兄,你有事嗎?”謝孤懸穿好錦靴走了出去。

    “師弟,你沒事吧?”蕭元徵見人走出來,眼神一亮,便獻起了殷勤,十分關切地問道。

    “進來之前我本打算問你要不要跟我一起走,沒想到卻被他人登先。”

    蕭元徵說話時,還看了眼帳篷,明顯對沈修瑾不滿。

    他下意識忽略了,根本就是謝孤懸自己找的沈修瑾。

    帳內,听蕭元徵說完,沈修瑾神(色)沒有任何變化,依舊盤腿坐在那里,運轉著體內功法。

    “蕭師兄,時候不早了,明日還有事情,累了一天了,要不蕭師兄先去歇息。”

    謝孤懸聲音弱弱,一如既往。

    他微仰起臉看人時,瀲灩桃花眼輕眨,無情也能看出有情來。

    “師弟,我帶了仙宮來,何必屈居于小小帳篷,跟師兄來仙宮住。”

    他這仙宮乃是一件不可多得的天階法寶,可自行聚靈氣,修行起來十分稱心,有多少人想搭上他住進去都沒法子。

    提起自己的仙宮,蕭元徵英俊的臉上(露)出個笑,只是他盯著謝孤懸的臉,眼神中有隱秘難耐的貪婪。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和“柔弱”師弟HE了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