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和“柔弱”師弟HE了 > 11. 第 11 章

11. 第 11 章

作品:和“柔弱”師弟HE了 作者:茶查查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刀光劍影,兵戈相向。

    帳篷離得近的弟子,匆忙從帳中出來,遠離了戰場,在外圍看著。

    不是沒有人勸,可被壓著打的蕭元徵丟了這麼大的臉,自然不肯善罷甘休。

    “嚴修,卓文宇,雷劫圖!”

    他狼狽後退幾步,手中劍根本不敵。

    同為金丹期,要是一個人被壓著打也就罷了,可三個金丹期的被沈修瑾這樣打,實在是丟盡了臉面。

    惱羞成怒,勢要討回這口氣,蕭元徵拿出雷劫圖,喚來其他兩人一起,撐起了一幅充斥著雷電細弧的畫卷。

    “幾位師兄,別打了,都是自己人。”

    周圍弟子見動靜大了,便有人開口勸道,其余人也紛紛附和。

    至于站在帳前的謝孤懸,也掉著眼淚喊︰“師兄,別打了……”

    見他哭得可憐,就有人想上前安慰,可沈修瑾將帳篷扎在角落里,這會兒四個人又打了起來,將他擋在那里,難以靠近。

    沈修瑾看著那三人以蕭元徵為主,祭出雷劫圖,心中一絲波瀾也無。

    一道驚雷從畫卷中劈過來,雷劫之威浩然。

    他眼神漠然,不躲不避,提劍迎了上去。

    一劍出而雷劫止。

    狂暴雷電和劍氣踫撞之時,化為白光在松林中炸開,離得近的弟子不由自主閉上眼楮。

    等再睜眼時,蕭元徵三人被一條黑(色)鎖鏈困在那里。

    鎖鏈未觸及他三人,只是化為一個圈在緩緩旋轉。

    樹木燒焦的氣息彌漫開來,周圍不少松樹都被炸開的雷光劈中。

    鎖魂鏈出現在眾人眼前,除了還在哭泣的謝孤懸,不少人的目光都落在沈修瑾身上。

    就連被困在里面的蕭元徵都清醒過來。

    鎖魂鏈的主人並非沈修瑾,而是半月前,他下山除邪祟時師姐借給他用的,回來後師姐出去了,到來這里之前都沒回來,他便一直帶著。

    “是浮屠師姐的鎖魂鏈。”

    有人小聲對旁邊弟子說道,沈修瑾听到,並未說什麼,見蕭元徵三人沒有再動用雷劫圖,指著他們的劍緩緩放下。

    “師兄,別打了。”

    謝孤懸見停手了,走到沈修瑾身旁,拉著他衣袖輕輕晃了下,帶著哭腔說道。

    他仰起頭,一張臉梨花帶雨,哭得極美,眼楮紅紅的,分外惹人憐惜。

    “是啊,幾位師兄,別打了,都是自己人。”

    其他弟子也都出聲勸道,你一言我一語的,倒是讓梗著脖子不願開口認輸的蕭元徵有了點台階下。

    只是在他剛想出聲,說這次就放過沈修瑾,卻在听完謝孤懸的話後,氣得咬牙切齒又面臊不已。

    “刀劍無眼,蕭師兄,算我求你們,別打了。”謝孤懸站在沈修瑾身旁,手里緊緊攥著他衣袖,看向了被困在鎖魂鏈里的蕭元徵。

    他這樣哀求,讓蕭元徵掃落一地的面子稍稍挽回了些,就算沈修瑾再如何,謝孤懸還得求他。

    “師兄孤身一人,白日為了救我已經受傷,蕭師兄,你們不要傷了師兄,別打了。”謝孤懸楚楚可憐地說道。

    話音一落,周遭詭異的沉默下來。

    他這般語氣,仿佛沈修瑾手無縛雞之力,受了重傷,又是一個人,還得靠他求情才能換來停戰。

    握劍的手一頓,就連沈修瑾都轉頭看了眼。和那雙帶著淚花的眼楮對上後,看見的只有傷心,只得默默移開視線。

    蕭元徵都快氣死,什麼叫不要傷了沈修瑾,他真想讓謝孤懸睜大眼楮看看,誰才是會受傷的那個!

    還有他說的什麼“孤身一人”,這簡直就是提醒他,自己三個人沒打過一個。

    怒火攻心,只是這怒意還未宣泄,就听見周圍一聲鎖鏈嘩啦響動,鎖魂鏈轉動的圈子縮小了一些。

    這條黑(色)鎖鏈的主人在雲嵐宗可謂十分出名,復姓浮屠,然而門中大多數人都不知她名字,只知姓氏,便喚做浮屠。

    外人提起雲嵐宗,第一個想到的,往往會是宗主門下大弟子牧衍,溫潤如玉風度翩翩,在宗門內也確實最得同輩人心。

    然而雲嵐宗內出名的弟子不止一人,如果第一君子指的是雲嵐宗首席大弟子牧衍,那和他同齡的浮屠,也同樣出名。

    修行之人若是走岔了路,誤入歧途也是常有的事情,但如果說雲嵐宗有人會入魔,(干gan)出些滅祖屠師門的事情,大多數弟子第一個想到的,絕對是她。

    四年前浮屠在一個白天,提著顆血淋淋的人頭,直接打進了宗門最高議事殿,當著宗主和一眾長老的面,將執法堂長老用鎖魂鏈穿心而過,釘在了牆上。

    那日的情形有不少在議事殿外執勤的弟子都瞧見了,私底下還越傳越邪乎,就連蕭元徵都被他父親提點了一句,沒必要的話,不要去招惹那個瘋子。

    沈修瑾和浮屠(性xing)格相差太遠,在眾弟子眼中,他向來沒什麼表情,也不喜在人前出現,不是在寒山澗就是在外歷練,而宗門內不得不出席的場合,也總是找個角落待著,並不起眼。

    而今日的事情牽扯到謝孤懸,蕭元徵一時怒火上了頭,不管不顧就打了起來,眼下看見鎖魂鏈才想起沈修瑾那個瘋子師姐。

    當初雖說事出有因,但能瘋成這樣,在眾目睽睽之下滅(殺sha)一派長老,還能被她師父保下,不得不讓人顧忌。

    見蕭元徵不再動用術法,兩方只是在那個弱弱的哭聲中僵持著,沈修瑾便收了孫鎖魂鏈。

    看了眼還拉著他衣袖的謝孤懸,眼淚已經漸漸止住。

    (薄bao)唇微抿,沈修瑾想了下,緩緩開口︰“不打了。”

    他看著謝孤懸攥著他袖子的手,意思再明顯不過,不打了,可以放開了。

    袖子不再被人抓著,沈修瑾沒有管身後如何,重新回了帳中。

    而謝孤懸回頭看了眼狼狽的蕭元徵,和那個帶著怒火的眼神對上後,他明顯瑟縮一下,怕極了的模樣,嚇得什麼都不敢說,就往帳篷里匆匆去了。

    這場鬧劇平息下來,不過周圍弟子沒幾個敢吭氣兒的,默默回了自己帳中,若是說些什麼被蕭元徵惦記上,就算死不了也會被明里暗里整治,還是小心為上,當做沒有看見那個狼狽的三長老之子。

    蕭元徵怎麼樣,沈修瑾並不關心,他回去後重新打坐,心緒很快平靜下來。

    可帳篷里還有個抽抽搭搭的謝孤懸。

    “師兄,都是我的錯,害師兄跟別人起了沖突。”他哽咽著說道,全是愧疚之意。

    沈修瑾看著小心在他榻上坐下的人,(薄bao)唇微動︰“無妨,並不怪你。”

    听他這樣說,謝孤懸看著他,眼中又涌出些淚光,不停打著轉,抽噎喊了聲︰“師兄。”

    “不早了,明日還有事情。”見他沒有(睡Shui)覺的意思,沈修瑾出聲提醒。

    看著猶猶豫豫扭扭捏捏的謝孤懸,他生出一種想要嘆息的情緒,開口問道︰“還有什麼事?”

    “師兄,”謝孤懸抬眼,小心翼翼的,咬了咬下唇問︰“我能不能和師兄一起(睡Shui)?”

    被這話問住,沈修瑾眼中閃過茫然,不知他為何會這樣說。

    “剛才蕭師兄說,到外面沒我師兄師姐他們……”

    謝孤懸說到這里,明顯有些說不出口,眼中一滴淚再也忍不住,掉了下來,他聲音微顫,說︰“蕭師兄讓我到他仙宮去住,還說、說以後我是仙宮的另一個主人……”

    去仙宮住會(發fa)生些什麼,誰也說不準。

    他難堪地低下頭,再也說不出口。

    沈修瑾在帳內確實听到了幾句,想起自己出去的時候,被謝孤懸哭著問道怎麼才來救他。

    謝孤懸膽小怯懦,又哭成那樣,在極為慌亂之下說了這句,不過他鎮定下來之後,就再沒這樣說過,無心之言而已,沒人會計較。

    沉默下來,沈修瑾想到剛才,他沒出去,是不想摻和到旁人私事之中。

    又听到蕭元徵想帶謝孤懸走,進來前他確實答應了夫人,但如果謝孤懸自己選擇跟著其他人,他也不能勉(強qiang),于是就沒有出去,等著謝孤懸自己決定。

    “師兄,我害怕。”

    謝孤懸擦了擦眼淚,哭腔鼻音很重,見沈修瑾不語,他又小聲喊了句︰“師兄。”

    聲音糯糯,帶著祈求之意。

    “蕭師兄好(強qiang),我以前沒答應他去赴靈宴,他就帶著人(強qiang)拉著我走,要不是大師兄看到攔下他……”

    再度沉默過後,謝孤懸眼捷微垂,睫毛顫動著,語氣又低又可憐,他怕極了蕭元徵。

    一陣風吹過,帳中明珠倏然熄滅。

    坐在榻邊的謝孤懸愣了愣,最後(摸Mo)索著,在沈修瑾給他空出來的位置躺下。

    這種軟塌窄短,不比大床,若是盤腿打坐的話,謝孤懸就沒有躺著的余地,所以只有兩人都躺下才能伸直腿。

    沈修瑾規規矩矩躺著,雙手疊放在腹部,沒有任何多余舉動,身側傳來熱源,他閉了眼楮,盡力讓自己適應。

    自打有記憶,就沒和人這樣同塌而眠過。

    至于打坐調息的事情,他沒了那個心思。

    今天(發fa)生的事情多,雖說他都是負責動手,和以前去過的幻境沒多少不同,可不知為何,心里總有種疲累的感覺。

    躺下來休息一晚也不錯。

    他這樣想著,心神漸漸放松下來,很快就生了困意。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和“柔弱”師弟HE了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