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和“柔弱”師弟HE了 > 第 13 章

第 13 章

作品:和“柔弱”師弟HE了 作者:茶查查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兩天後。+++全本耽美小說:   www.ck101.org

    成群白(色)大鳥在海面翱翔,盤旋著落在島邊礁石上,不是互相啄著羽毛,就是在礁石縫隙里找東西吃。

    有一只被其他海鳥從石頭上擠下來,便撲稜著翅膀跳到旁邊的石頭上。

    它剛站好,還沒開始梳理羽毛,忽然就被無形的手給抓住了。

    海鳥慘叫著,伸長了白脖子,不斷蹬動。

    其他海鳥受驚,嘩啦啦張開翅膀飛上了天,從這里逃竄出去。

    一身白衣的少年修士坐在礁石上現出身形。

    謝孤懸看著被自己抓住的海鳥,隨著它的掙動,表情明顯有點怕,他雙手抓著海鳥,胳膊往遠處伸直了。

    “師兄,可以了嗎?”他對著另一塊平整的大石頭問道。

    說來也怪,這塊平整的大石平日里也算是海鳥常停歇的地方,可今天它們就像沒有看見這塊石頭,沒有一只往那里飛。

    隨著他話音落下,沈修瑾身影逐漸浮現。

    他盤腿打坐,長劍橫放在腿上。

    “可以。”他點點頭。

    海鳥依然在慘叫,那聲音著實不好听,刺耳極了,謝孤懸見他點頭,趕緊放了那只鳥。

    羽毛都撲騰掉了不少,等海鳥飛走後,衣袖上都落了幾根白(色)羽毛。

    今日練的是隱身屏息之術,用這里機警的海鳥來練手。

    許是小飛仙境特殊,這里的海鳥即便沒有開靈智,對周遭卻十分敏感,一有風吹草動就會立刻飛走,對人也十分警惕,拿它們讓謝孤懸練手還算不錯,沒有威脅(性xing)。

    早上失敗了幾次,這次終于成功將身影隱去,屏住呼吸坐在這里,沒有讓任何一只海鳥發現他的存在。

    拂落袖子上的羽毛,謝孤懸站起來,听到頭頂海鳥的鳴叫,他抬頭看了眼。這下臉上終于有了點笑意。

    以前從來沒成功過的法術,今天可算是有所小成了,心里總歸是快活高興的。

    練會一個小法術,也能學會另一個。

    只是他這樣高興的情緒還沒保持多久,就因為沈修瑾的話苦了臉。

    “走吧。”沈修瑾下來,將長劍拿在手里。

    苦悶的謝孤懸只能跟著他往島上走。

    兩天了,他不但在山里跟猴子打架搶仙參,好在那群只是普通猴子,還在嚴密的監督之下,用靈力同時挖兩株靈植,不但要控制生澀的靈力,還得一心二用,神識同時注意兩株靈植的狀態,不能損傷根須。

    活了這麼大別說猴子,連跟人打過架都沒有,謝孤懸昨天跟那群吱哇亂叫的猴子打完架後,整個人都有點恍惚。

    除了在秘境中到處踫機會,為了照顧他,沈修瑾隔幾個時辰休息一次,然而也是在休息的時候,拉著人用木劍切磋劍術。

    煉氣期弟子修為最末,他和一個金丹巔峰對招,結果可想而知,不過沈修瑾留了手,沒讓他敗得太慘。

    而且從前天夜里開始,找到晚上歇息的地方後,被帶著一起打坐,順便回想白天對招或者運轉靈力時的不足。

    好在沈修瑾念他經脈和常人不同,打坐運行經脈時,靈氣只有少數會最終聚到丹田之中,其余都消散了,而且經脈斷裂,靈力運轉時會伴隨難耐的疼痛,只一刻鐘就讓他休息了。

    不過昨晚找了個不易被發覺的地方,他倆拿出通天神樹試了試,木靈溫潤滋養,謝孤懸運轉靈力時的疼痛竟緩解許多,他還多行了幾個周天,小半個時辰後才停下。

    這兩日雖說過得有些苦,可效果也是明顯的,起碼謝孤懸自己知道,靈力運轉起來,比以往要順暢些。

    所以無論表面上有多愁苦怯懦,他始終都沒放棄過。

    等兩人站在一片紫(色)竹林前,謝孤懸表情都垮了,苦哈哈地看了眼沈修瑾。

    這處竹林十分奇特,和外界截然不同,儼然是寶物。

    竹子通體紫(色),泛著晶瑩光澤,(摸Mo)上去也不同,似玉非玉,質地十分溫潤,倒像是一片紫玉竹林。

    外圍這些紫玉竹子品階不算高,只是黃階法寶,如果做武器的話,一時還想不到能有什麼用,不過如果做盛物的籃子,編出來倒也是件好看的法器。

    對謝孤懸來說,砍竹子倒是其次,他要留神對付的,是竹林中的紫(色)小蛇。

    紫(色)小蛇隱在竹子上,每條不過三寸,通身是晶瑩剔透的紫(色),連內髒都清晰可見。

    這些小蛇是一階妖獸,雖說是最低等,可對謝孤懸來說,是第一次自己去解決。

    他在雲嵐宗待久了,身邊人幾乎從不會讓他面對危險的妖獸。

    “師兄。”

    又是一聲嬌嬌氣氣的師兄。

    沈修瑾看他一眼,心硬如鐵。

    見狀,謝孤懸只得淒淒慘慘,提著劍進去了。

    砍夠五棵竹子才能出去。

    劍氣揮過,只在紫玉竹根部留下一道淺淺痕跡。

    這動靜讓藏在竹葉底下的小蛇探出腦袋來,分叉的蛇信子一吐,嘶嘶叫著,游蜒下來。

    要是一兩條還好,看著還精致漂亮,但這一片嘶嘶聲,從竹子上游下來,蛇群混在一起游過來,膽小的人見了這一地小蛇,頭皮都要發麻。

    謝孤懸一邊要抵擋蛇群,一邊還要將竹子砍下來。

    看到地上那麼多蛇後,他嚇了一跳,立刻捏了手訣隱匿身形,避開他砍得這棵竹子上的小蛇。

    那十幾條小蛇轉動著腦袋觀察周圍,卻沒有發現異樣,只得往別處去了。

    見蛇群朝各處游走,謝孤懸這才抓緊時間,催動長劍開始砍竹子。

    隱身術用一兩次就沒了作用,這些小蛇畢竟是妖獸,而且蛇信似乎有著特殊感觸。

    謝孤懸被圍住後嚇得快哭出來,他求救似的往那邊望了眼。

    “劍氣。”沈修瑾傳音提醒他,在原地未動。

    對劍修來說,劍氣外放乃是修行路上最難也最重要的一環。

    沈修瑾看著站在蛇群包圍中孤立無援的謝孤懸,他立足之處越發窄小,不斷後退,便握緊了手中長劍。

    以劍氣為主,在周身築起(殺sha)伐結界,數道劍氣涌動,任何近身的小蛇不是被擊(殺sha)就是被震飛。

    劍氣震蕩,往四處攻擊開來,在不少竹子上留下劍痕。

    沈修瑾握劍的手放松下來。

    看著這一幕,他眼神微動。

    謝孤懸的資質他在第一次對招的時候就發現了,如果不是經脈被廢,修為絕不會低于同齡弟子。

    然而沒有維持多久,謝孤懸就因靈力耗損難以維持,劍氣也很快消散。

    蛇群中出現了一條十寸紫蛇,在諸多小蛇中看上去十分威猛,他嚇得臉都白了,來不及呼救,眼睜睜看著那條蛇就跳飛起來,朝他脖頸間咬去。

    眼前一花,就有個黑(色)挺直的高瘦背影出現。

    沈修瑾劍未出鞘,一把將長劍豎直(插cha)在地上,便有劍氣以他倆為中心,朝四面八方蕩開,瞬間掃落一地紫蛇。

    謝孤懸劍氣已經聚成,來竹林練手的目的也達到了。

    地上的小蛇大多只是被震暈過去,沈修瑾沒有趕盡(殺sha)絕。

    “多謝師兄。”

    謝孤懸發白的臉(色)終于好點,他弱弱道了聲謝,看著沈修瑾的眼神卻全是依賴。

    “五根砍完。”然而等來的,卻是毫不動容的一句話。

    ……

    本以為沈修瑾出手,這件事就這麼過去了,謝孤懸悄悄伸出手去,想拉住他師兄的衣袖,停下的手在沉默一瞬後悄悄收回。

    “知道了師兄。”

    他語氣悶悶的,動作卻沒有遲疑,轉身朝自己砍了幾劍的竹子上揮去。

    周圍沒了威脅,只用力砍竹子就好。

    而他身後的沈修瑾,卻在心底舒了口氣,淡然的眉目絲毫看不出來。

    拉袖子這種事情,哪怕已經被拉了好幾次,他還是不適應,才在謝孤懸有了小動作的時候,找了個借口。

    外圍只是黃階紫玉竹,在謝孤懸費力砍下五根之後,沈修瑾又帶他往竹林深處走去。

    這片竹林很大,不過即便是最高階的,也只有玄階品質。

    沈修瑾在里面砍了三十根玄階紫玉竹後,分給謝孤懸一半,又挖了些幼筍,這里就再沒了他倆能用到的東西。

    臨走之前,他看見地上醒過來的小蛇,心下一動,便順手捉了幾條,也不知這蛇能不能入藥。

    謝孤懸見他手上抓著幾條蛇,驚慌失措道︰“師、師兄……”

    他著實是慌了,語氣都是顫抖的,害怕不已,還遠離了半步。

    轉頭看了一眼,沈修瑾見他神(色)慌亂的膽小模樣,只得將手中小蛇收進一個瓷瓶中。

    “師兄,你捉這些蛇做什麼?”

    謝孤懸壓下慌亂問道。

    “帶回去看看能否入藥。”沈修瑾答道。

    思及藥類,見這里小蛇著實多,他靈力一掃,便逮了不少到瓷瓶中。瓷瓶看起來小,但里面有芥子乾坤,裝些小蛇綽綽有余。

    地上的小蛇都醒了,游來游去,往竹子上爬。

    謝孤懸明顯害怕,在遇到幾條差點踫到他腳的蛇後,終于忍不住,一把抓住了沈修瑾袖子,輕輕扯了下。

    “師兄,我害怕。”他仰起臉,眼中有淚光閃動,一副快哭出來的委屈模樣。

    沈修瑾不語,他依舊往前走,踏出下一步的時候,兩人周身出現結界,將所有東西擋在外面。

    這下就不怕了,謝孤懸將哭泣忍下。

    徹底走出這片竹林後,他終于長舒一口氣。

    海島隔著不遠的水面就是陸地,沈修瑾御劍帶人飛了回去,很快就落地,以免遭受重壓。

    兩人剛站定,沈修瑾抬眼往出現人影的方向看去。誰知卻是“熟人”。

    看清他倆容貌後,一個縴細柔弱的白衣女子驚喜道︰“恩公。”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和“柔弱”師弟HE了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