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和“柔弱”師弟HE了 > 第 14 章

第 14 章

作品:和“柔弱”師弟HE了 作者:茶查查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原本的兩人變成了三人同行。

    左側是白衣的謝孤懸,不時叫著師兄,右邊是同樣穿著白衣的玉凰,柔柔弱弱喊他恩公。

    沈修瑾(肉rou)眼可見的,更加沉默了。

    他們一同往回走,之前在海島上遠眺,遠處的那座海中仙山更像是幻影,並無找到的把握,也就歇了走水路去的念頭。

    至于這個叫玉凰的少(女nu),听他說那座仙山只是虛影,便也歇了心思,返回的路就這麼一條,于是就一起走了。

    三人走了一個多時辰,路上踫到了幾只小妖獸,沈修瑾都讓謝孤懸去解決。

    現在到了處山丘上頭,可遙看遠方,視野一覽無余,念著謝孤懸一路出手幾次的原因,他們便在這里暫時停歇。

    謝孤懸剛拿出闢谷丹和培元丹準備服下,就見玉凰挑了個平整的石面,清掃(干gan)淨後仔細鋪好軟墊,便轉頭對沈修瑾怯怯開口︰“恩公,我、我鋪好了,恩公若是不嫌棄……”

    女修到底細心些,玉凰又生得一副好容貌,縴弱漂亮。

    只是任何一個稍有風度的男子,都不會讓女子坐在冰冷之處。

    看著殷勤的玉凰,謝孤懸神(色)無辜嬌弱,和平常無異,只是心里到底怎麼想的,就無人知道了。

    “多謝,我坐這里便可。”

    沈修瑾淡然說道,在玉凰細心鋪上軟墊的時候,他已經用靈力掃過另一塊兒可供休息的平整石頭。

    秘境之中機緣和危險並存,時刻保持警醒是十分必要的。

    他說完就閉眼,開始調息。

    玉凰只得作罷,不再相勸,她微垂了眼捷,手足無措的,似是有些尷尬,看著讓人有些不忍。

    然而看見她這幅神態的,只有謝孤懸。

    他沒說話,也當做沒有看見他倆之間對話往來,低頭倒出丹丸,吞服之後才看向玉凰,(露)出個靦腆的笑,說道︰“玉師姐,我也打坐調息了。”

    “好,謝師弟。”

    玉凰點點頭,臉上有著柔柔笑意。

    兩刻鐘之後。

    沈修瑾睜開眼,他看了看天(色),再過一個多時辰太陽就落山了。

    進來這里沒有任務和目標,所以只是到處踫運氣,每天往哪里走十分隨意。

    三個人都站起身來,他看向玉凰,到這里無論往哪邊走都有選擇,也該分開了。

    他眼神中傳達出來地意思實在太過明顯,從海邊回來的時候,玉凰就說順路,並沒有提及會一直跟著,所以雖然他沒有開口,在場其他兩人就已經知道意思。

    沈修瑾還在想措辭,謝孤懸先一步開口。

    “玉師姐,到這里就可隨意選去處了,師兄同我先行一步,玉師姐,有緣再會。”

    他語氣活潑,即便是趕玉凰走,也全無冒犯之意,反倒透著種不諳世事的天真。

    沈修瑾默默看了眼他,心中生出些贊許,不過在他準備道別時,玉凰說話了。

    “恩公。”

    她神情怯怯,似有為難,繼續說︰“恩公救了我,我還未報答恩公。”

    “若是恩公不嫌棄,玉凰願服侍恩公左右,好報答恩公救命之恩。”

    她說完,余光見謝孤懸似要開口,便抬頭看著沈修瑾,眼神帶著祈求之意,說︰“恩公放心,玉凰知道自己本事微末,我只是服侍恩公而已,不會連累恩公。”

    “滴水之恩當涌泉相報,求恩公讓玉凰跟著。”

    玉凰說完,眼中都有了淚光,竟似要跪下去懇求。

    沈修瑾立刻伸手,虛虛托住了她作揖雙臂,有靈力阻隔,並未真的踫到。

    “恩公。”玉凰站起身,眼神中全是祈求。

    沈修瑾(薄bao)唇微抿,再次生出想要嘆氣的情緒。

    “可是玉師姐,”謝孤懸語氣里帶著擔憂,他說︰“我修為低下,師兄雖然實力高(強qiang),但我經常連累師兄,還得讓師兄受累救我。”

    “是我不好,修為太差。”

    他看了眼沈修瑾,有些責怪自己,卻還是對玉凰說︰“師兄一個人,看管兩個人到底勞累,我、我知道我這樣說傷你心,還請玉師姐原諒,我只是想師兄安好。”

    謝孤懸聲音越來越小,甚至都帶著哽咽說道︰“是我不好,來這里第一天就害師兄受傷,還連累他和旁人打了一架,若師兄再被我連累……”

    他說著,眼中掉下成串的淚珠,跌落在地。

    玉凰神情微僵,她很快調整過來,淒淒慘慘道︰“謝師弟莫怕,我只是想服侍恩公,當牛做馬報答救命之恩,我修為同樣低微,來這里也不過是踫踫運氣,根本爭搶不過。”

    說道這里,她似乎有些傷心,眼神黯淡一瞬又開口︰“謝師弟和恩公大可放心,玉凰不會再去想那些機緣,願為恩公在身後打點瑣事,絕不會連累恩公。”

    她語氣越發懇切,話都說到了這份上,著實讓人難以拒絕。

    謝孤懸看著她,眼淚還掛在臉上,眸中劃過一絲不耐,面上依舊是那副嬌嬌弱弱的模樣。

    沈修瑾在一旁听著他倆對話,不知為何只覺疲累。

    他看了眼身穿白衣,柔弱可憐的兩人,就連周身氣息都如此相像,一個兩個的,都眼含淚光。

    不過謝孤懸盡管身為男子,卻看上去比玉凰還要可憐,他本就生得比女子還要貌美,眼淚掛在臉上的哭泣模樣,是真的更為可憐。

    (薄bao)唇微抿,沈修瑾對這種情況實在是不適應,最後看著哀哀戚戚的玉凰要再次跪下去求他,只得點頭應了,讓她跟著。

    三人再次上路,沈修瑾這次領先他二人幾步,在前面走著。

    “恩公,謝師弟,我這里有消乏滋潤的百花(露)。”

    走了有一會兒,玉凰便從手鐲之中拿出百花(露),斟倒一杯,玉手縴縴,雙手端了一杯送與沈修瑾。

    盛著百花(露)的玉瓶浮在空中,散發出清新花香,玉瓶上有藥谷表明身份的紋路。

    這百花(露)多為女修飲用,沈修瑾和謝孤懸二人確實沒有,不過倒是都喝過。

    看著已經恭敬遞到面前的百花(露),沈修瑾不動聲(色)探查一番,沒有發現異樣。

    “恩公。”

    玉凰又小聲喚道。

    膠著下去不是個辦法,這百花(露)和曾喝過的味道一樣,都是藥谷在坊間售賣的,價格不算低。

    沈修瑾便接了過來,只是還未等他飲下,遠處忽然一陣紫氣沖天。

    紫氣昭示著,有寶物現世。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和“柔弱”師弟HE了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