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和“柔弱”師弟HE了 > 第 15 章

第 15 章

作品:和“柔弱”師弟HE了 作者:茶查查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霧氣遮掩的幽深峽谷,兩側山壁爬滿不知長了多少年的老藤。+++最新耽美小說排行:   www.ck101.org

    站在崖邊朝下望去,深谷被陣陣霧氣遮擋,一時看不清底部之物。

    “師兄。”往下張望的謝孤懸後退半步,疑惑開口︰“這里瘴氣彌漫,也不知是什麼東西在底下。”

    瘴氣多的地方常出沒毒物邪祟,但凡事都有例外,也不是沒有陽善之物出現在這種地方。

    他說話間,深不可測的谷底又是一陣紫氣沖天。

    寶光乍現,閃耀幾瞬後歸于平靜。也是這時,有澎湃靈氣從谷底緩緩涌上。

    兩側崖邊都站了人,還有不斷往這邊趕來的。

    之前那束紫光太過耀眼,吸引了方圓幾十里範圍的修士。

    崖底深幽,眼下也根本不知是什麼東西,所以來的人都沒有輕舉妄動。

    紫光依舊在閃現,如同人的呼吸噴吐,只是後面的紫光都不如最開始那道動靜大。

    一十二道紫氣過後,站在崖邊的修士皆心有所感,朝崖底看去。

    谷中彌漫的瘴氣霧氣緩緩散去,(露)出幽深谷底那一片黑泥水沼。

    一朵白(色)蓮花浮于水面,花瓣重重疊疊,一層層綻放,本該是淡雅的顏(色),卻又因這數不清的層層花瓣而厚重華貴。

    千瓣佛蓮。

    修士目力深遠,不少都看清那朵蓮花真容,天地至寶的出現,讓兩邊人群瞬間騷動,眼熱不已。

    佛蓮已長成,谷中瘴霧散去,正是摘取的好時機。

    出淤泥而不染,千瓣佛蓮的出現,讓剛才和謝孤懸同樣疑惑的修士恍然大悟。

    這般好東西,無論在哪里都是讓人打破頭都要爭搶的,有修士按捺不住,試探著祭出法寶,想隔空探取寶物。

    法寶相撞,纏斗不斷,各種刀劍器物相撞。

    不過沒多久,在發現落下去的寶物無法收走蓮花,每每被蓮花周遭護持靈力震開,眾人便紛紛收回法寶。

    眼下只有自己下去,才有可能摘得佛蓮。

    剛才的試探之中,法力攪弄風雲,崖底黑泥水沼中也並無異常。

    唯有兩邊遍布的老藤之中,可能會藏有妖物,畢竟剛才霧瘴未散之時,就能听到些不尋常的動靜。

    人群蠢蠢欲動,更有不少金丹巔峰修士趕來,于是便有零星幾人飛身下了谷中。

    還未至谷底,便從爬滿老藤的山壁中竄出一個渾身漆黑的活物來,對一個修士伸出利爪。

    一手抓著老藤的修士不乏經驗,他反手一張雷光符打出去,直接劈死了那個妖物。

    渾身焦黑的妖物掉入谷底水沼之中,很快就陷入黑泥之中被吞沒。

    那幾人邊下邊除妖物,很快就接近谷底。

    留在上面的人見狀,都怕被人搶先,使出法寶阻攔,不少都往崖下趕去。

    隨著下去的人越多,驚動的妖物也更多,嘶叫著跳出來,不過這些妖物修為並不如何,紛紛被擊落,不少就生了退卻念頭,往老藤後面的石縫中退去。

    沈修瑾依舊站在崖上,半只腳懸在空中,看著下面的一切。

    謝孤懸站在一旁,離崖邊有一步,不敢繼續上前。

    知道沈修瑾在等,他沒有出聲打擾,分出神識同樣看著下方。

    而另一邊的玉凰見他倆這般安靜,也十分識趣,靜靜待在那里,倒和她之前說的一樣,沒有對這樣的至寶起爭奪心思。

    許多修士到了谷底,有的攀著老藤,有的立足于水沼之上,對這朵佛蓮出了手。

    佛蓮周身有靈力護持,而這時,千瓣蓮花終于開到最後一層,(露)出嫩黃花心。

    靈氣終于消散,眾人抓住這一瞬,朝佛蓮涌去。

    而謝孤懸眼前,一身黑衣的沈修瑾沒有絲毫猶豫,縱身一躍,便跳了下去。

    有個金丹修士飛身掠過,想自水中抄起白(色)蓮花,卻被另幾人攔下,爭斗不休。

    這五人離佛蓮最近。

    沈修瑾下落得極快,轉瞬間就到了谷底。

    他一手抓住老藤止住下落的身形,長劍剛出鞘,變故卻突生。

    那朵安靜的白(色)蓮花像是被□□一樣,黑(色)睫稈陡然從水中伸了出來。

    變化之快是所有人沒有想到的。

    “師兄!”

    謝孤懸在崖上驚呼。

    原本潔白無瑕的千瓣蓮花變成了一朵黑(色)的千眼鬼蓮,每一片花瓣都轉動著的眼楮,密密麻麻的眼楮,眼珠子齊齊看過來的時候,讓人心生駭意。

    鬼蓮身形也暴漲,巨大無比,直接將離得最近的五個修士吞下,籠罩在層層疊疊的花瓣之中。

    吞完修士後,它便再次回到水中,浮在水面之上,只是那千只眼楮,還在骨碌碌轉著,看著周圍修士。

    每被注視到的人,都有種被盯上的詭異感。

    它似乎是吃飽了,回到水中消化。

    一次就吃了五個修士,三個都是金丹期,那朵鬼蓮不斷變化著,有人想從里面打出來。

    可惜鬼蓮在下一刻,就整個沒入黑泥水沼之中。

    有咕嘟咕嘟的水泡在泥沼上面冒出。

    金丹期修士都被吞了,其他修士立刻往上,想要離開這里,不少都在心里直罵晦氣。

    這哪是什麼佛蓮,就是個吃人鬼蓮。

    沈修瑾也沒想到這蓮花竟是千眼鬼蓮,他反應同樣迅速,立刻往上攀去。

    谷底傳來幾聲慘叫。

    原來是那鬼蓮又重新(露)出來,吐出那五個修士。

    只是他們雖然出來了,不是缺胳膊就是少了腿,要麼就是身受重傷。

    一陣混沌氣卷過,那五人便沒了蹤影,被送出了這小飛仙境。

    善境不(殺sha)人,這是進來的低階弟子最慶幸的事情。

    在場修士不用回頭,神識看到了那個場景,就算沒死,被吃掉胳膊或者腿哪里會是好受的事情。

    于是往上攀爬的更快了,不少人都頂著重壓御空而行,想盡早上去,也好過面對那朵詭異黑蓮。

    沈修瑾也在御空的人當中,他突然往山壁上看了眼。

    到處都是長了不少年頭的老藤,一直都安安靜靜的,宛如普通藤蔓。

    只是這會兒,在第一個修士即將出谷的時候,一條藤蔓抖動著,忽然纏了上去。

    這一條藤蔓動了不打緊,可讓人心驚的是,所有老藤都動了起來,還有藏在老藤里和石縫中的妖物。

    峽谷被墨綠(色)的藤蔓幾乎封住,下面的人難以上來,上面的人紛紛後退,唯恐被這些藤蔓拽下去。

    謝孤懸又是一聲淒慘的“師兄”,他看著不斷揮動的藤蔓如同蓋子一樣,將整個谷都被蓋住,哪里還有沈修瑾的身影。

    慘叫聲從下面傳來,他更加心切。

    而被藤蔓覆蓋的崖下,有修士被藤蔓卷著,墜落在黑蓮附近,不等修士逃離,就被黑蓮吞下。

    還有那些黑(色)妖物,皮皺骨瘦,丑陋異常,它們和剛才完全不同,這會兒成群朝落單的修士撲去,轉瞬間就撕下不少血(肉rou)塞進口中嚼動。

    混沌氣不斷出現在下面,帶走身受重傷的修士。

    就在謝孤懸咬牙,撐著龍骨傘和玄火旗跳下去的瞬間,一陣白(色)劍光沖破藤蔓,將老藤砍得七零八碎,一個人從缺口當中飛了出來。

    沈修瑾看著那個跳下來的白(色)身影,頂著周圍重壓飛了過去,接住謝孤懸。

    “恩公!”

    而緊跟謝孤懸之後的,是哭著喊了聲的玉凰,語氣悲痛。

    她同樣跳了下來,試圖以微薄之力相救。

    剛接住謝孤懸,玉凰就從旁邊擦肩而過,她看見沈修瑾上來,欣喜不已,不過很快,就因為修為低下,被周遭重壓壓的無法再維持御空,直直掉了下去。

    沈修瑾一手抓著謝孤懸,來不及去接她,袖中鎖魂鏈嘩啦滑出,纏在玉凰腰上,在她落入藤蔓包圍之前將人拉了上去。

    有驚無險。

    三人剛落地,就有其他修士從沈修瑾破開的地方逃出。

    藤蔓遭受劍氣創傷,一時萎縮退回,破口又大,其他人也紛紛朝這里攻擊,他這一劍算是幫了不少人。

    “師兄,你有沒有受傷?”

    “恩公,你有沒有事?”

    兩個聲音同時響起,沈修瑾收回纏在玉凰腰間的黑(色)鎖鏈。

    玉凰站在對面,一抬頭就能看到,她臉上都是惶恐後怕,擔憂地看著他,嘴唇微動,剛想說什麼,可謝孤懸卻搶先了。

    衣袖被輕輕拉住,他又轉頭看站在身旁的謝孤懸。

    “師兄……”

    謝孤懸說了兩個字就開始哽咽,他盡力忍著,說道︰“師兄,你有沒有被那些邪物傷到?”

    “沒有。”

    沈修瑾說道,見他這樣嬌弱,動不動就有哭泣的勢頭,臉上雖說還是沒表情,卻在心里深深嘆了口氣。

    罷了,雖同為男子,可人人個(性xing)有異,愛哭也並非女子專屬,總歸不是什麼大事。

    他轉而又想通,不再糾結這些。

    玉凰也終于有了開口的機會。

    她仰起臉,臉(色)微白,眼中閃過淚光,說道︰“恩公沒事就好,沒事就好。”

    崖底又是一聲慘叫,這聲慘叫異常刺耳,謝孤懸嚇得瑟縮一下,拉著沈修瑾衣袖,抬頭看他,哽咽著說︰“師兄,嚇死我了。”

    “我還以為、以為你……”

    說到這里,他終于忍不住小聲哭了起來,邊哭還邊拉著沈修瑾袖子不放,像是生怕他再下去。

    而再次失了先機的玉凰心中暗惱,她紅著眼眶看沈修瑾,重復著剛才的話,說︰“恩公沒事就好。”

    像是從後怕中走出來,她看著哭泣的謝孤懸,柔聲開口勸道︰“謝師弟,恩公沒事了,莫要太傷心。”

    “嗯。”

    沈修瑾听了她的話點頭,在他看來這兩人的傷心和害怕都有些過了,修行之路本就危險,更何況是和人爭奪。

    不過在他看來,他倆修為低,又少出來歷練,在門中和家中嬌寵慣了,一個又是女子,此時軟弱哭泣倒也能想通。

    “我沒事,先離開這里。”

    他應和了玉凰的話,然後對謝孤懸說道。

    玉凰心中的高興和謝孤懸的不滿,沈修瑾並不知道,心里盤算起今晚在哪里落腳的事宜。

    離開這里的時候,他剛走出去一步,就停下來,看著旁邊的謝孤懸。

    “師兄。”

    一聲軟糯至極的撒嬌,謝孤懸眨著還帶有淚珠的桃花眼,眼中全是祈求。

    他拉著沈修瑾的手不放。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和“柔弱”師弟HE了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