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和“柔弱”師弟HE了 > 第 16 章

第 16 章

作品:和“柔弱”師弟HE了 作者:茶查查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靜默之後,沈修瑾開口︰“不妥。”

    他聲音清清冷冷,如山巔之上化不開的冰雪。

    可謝孤懸跟他走了幾日,早已看穿這樣冷冽嗓音下掩飾的不自在。

    站在旁邊的玉凰看見這一幕,她知道謝孤懸長得比女子還要貌美,行事言語間全是對沈修瑾的依賴仰仗。

    這樣的男子她不是沒見過,多數都是喜歡男子的,可這樣直截了當的去握另一個男子的手,也著實,孟浪了些。畢竟他有一層雲嵐宗宗主徒弟的身份。

    “師兄。”

    謝孤懸垂下眼眸,語氣悶悶的,失落不已。

    不過他很快又抬頭,看著沈修瑾說道︰“師兄,你我皆是男子,並無男女之別……”

    言下之意,就是不願松手了。

    沈修瑾沒有去看不吭聲的玉凰,他心中窘迫不已,(薄bao)唇微微抿著。

    若是沒有人的危急情況,拉著手也就罷了,可現在並無危險,又有人在場,謝孤懸拉著他,成何體統。

    同為男子……

    可即便是男子之間,也沒有拉著手一同前行的,又不是幼童。

    除非,除非是那種(關guan)系……

    窘迫之下,沈修瑾終是沒忍住,說道︰“謝師弟,即便你我同為男子,可這般舉動,著實……”

    謝孤懸眼神無辜,他听完後歪了歪頭,臉上全是天真,反問道︰“師兄,著實怎麼?”

    他問著,眉頭輕皺起來,似乎是在思考沈修瑾說的話到底是什麼,並且疑惑不已。

    張了張嘴,沈修瑾一頓,忽然不知該用什麼措辭,只知道謝孤懸和他拉著手的情況不對勁。

    突然就有些頭疼。

    沈修瑾閉眼,另一只手捏了捏眉心。

    也是在這個空檔,剛想開口好言相勸謝孤懸,順勢在沈修瑾心中留下好感的玉凰,就被抬眸看向她的謝孤懸看了眼。

    沒有任何情緒波動的雙眼看著她,即便是一雙多情桃花眼,在這一刻,卻讓她心中涌現出異樣,到嘴邊的話咽了下去。

    “總之不妥。”

    沈修瑾不欲再糾纏,直接抽回手,依舊是那副清冷模樣。

    他看著失望的謝孤懸,停頓過後又開口解釋︰“你我都不是稚童,會讓人誤解,以後無論對誰,切記不要隨意做出這般舉動。”

    說完,見謝孤懸忍了傷感點頭,說︰“師兄,我知道了。”

    沈修瑾在心中松了口氣,面上並不顯。

    崖邊修士散的差不多了,遮擋住峽谷的老藤也緩緩平息,朝兩邊分開。

    里面再听不到修士慘叫聲,不是已經逃離,就是受傷被送出了小飛仙境。

    三人重新上路,沈修瑾邊走邊思索,要如何勸說玉凰去尋找她自己的機緣,而不是跟著他一起走。

    謝孤懸就足以讓他時不時頭疼,再來一個根本不熟的女修,(性xing)子同樣嬌氣,雖說她是報恩,可他只是順手而為,並非為了所謂恩情而出手。

    而且這二人之間對話,一遇到事情,哪怕只是過後完全不用放在心上的危險,他倆往往沒說幾句就哭出來,兩個人對著哭哭啼啼,他實在有些看不下去。

    下山的路到了,有幾個和他們同樣離開的修士交談著,從旁邊走過,腳程較快。

    對金丹期修士的出現,沈修瑾下意識看了那幾人一眼。

    和他們一樣,都是三個人,只不過那三個男修都是金丹期,最中間的那個,一身靈力雄厚混重,顯然是金丹巔峰,氣勢都不同。

    那三個修士是他上來後才到的,倒是沒下到谷底。

    “師兄,我們要往那邊走?”謝孤懸聲音偏軟。

    沈修瑾看了眼就收回視線,夜里他同樣不打算在外行走,畢竟帶了個謝孤懸,現在又多了玉凰,只能先找個安全的地方,過了今夜再說。

    *

    太陽落下去的時候,高空中有飛鳥盤旋,叫聲如鷹唳,遠遠傳開。

    沈修瑾站在湖水之前,水面映出倒影,听到唳聲後,他抬頭看了眼。

    是只巡查的天青鷹雀,從叫聲和遠望的體型來看,起碼是只三階的靈獸,品級不低。

    有人在尋找什麼。

    能帶一只三階天青鷹雀進入小飛仙境的人,身家背景也不會低。

    泛著粼粼水光的大湖煙波浩渺,一望無際,風景甚是美好,湖中魚兒跳躍,水草茂密,一派生機。

    沈修瑾又低頭,看著腳下水面。

    “師兄。”

    謝孤懸在不遠處喊道,他挽起褲管衣袖,如同凡間少年一樣,站在水邊(摸Mo)魚。

    修士有修為護身,他捉魚用上法術,遠比凡人要快。

    沈修瑾看了過去,見他雙手抱著一條撲騰不已的肥魚,眉眼間全是喜悅。

    “不錯。”

    詞窮過後,他終于想出夸獎的話來,被那樣晶亮的眼神看著,不好什麼都不說。

    “那師兄,我把這條魚烤給你吃。”

    謝孤懸鮮少出門,做什麼都是新鮮的,被夸之後一下來了勁,想到自己曾听門中弟子說過在凡人間的事情,就有些躍躍欲試。

    沈修瑾見狀,也不好阻止,再看了眼和他一樣捉了條魚的玉凰。

    她提著小竹籃,不像謝孤懸那樣進了水中,只站在水邊用靈力捉魚蝦,秀麗精致。

    見沈修瑾看過來,她盈盈一笑,說道︰“恩公稍等,玉凰這就為恩公烹煮魚鮮。”

    謝孤懸這兩日過得淒慘他知道,有玉凰在,通天神樹不能拿出來,所以沈修瑾(干gan)脆不管他倆。

    等他倆離了湖邊之後,沈修瑾拔出背後長劍,一劍劈向湖面。

    湖水翻涌著,朝兩邊分開。

    他看著湖底(露)出的白玉宮殿,飛身便落了下去。

    飛霞宮。

    站在宮殿正前,他看著匾額上的字。

    只是這座宮殿已經破敗,靈氣全無,唯剩一點護持陣法,阻擋湖底泥沙涌進去。

    “師兄。”

    謝孤懸的聲音從頭頂傳來,沈修瑾抬頭去看。

    “師兄,你沒事吧。”

    他站在湖邊往下看,一臉擔憂,旁邊站著玉凰,憂心忡忡喊恩公。

    “我沒事。”

    沈修瑾說完,神識在這座不算很大的宮殿中探查一番,里面什麼都沒有,空蕩蕩的,比起遭遇不測,更像是被廢棄掉的地方,東西都轉走了。

    “師兄,這是湖底水晶宮嗎?”

    謝孤懸好奇心十分重,見湖底沒有什麼危險,也搖搖晃晃飛下來,站在飛霞宮前一陣打量。

    “不是。”沈修瑾否認,他雙手微抬,捏訣結印,靈力籠罩住飛霞宮。

    見他要收服這座宮殿,謝孤懸後退幾步,以免打亂他結印。

    像這樣跑到湖底來還是第一次,剛才在上面的時候,他就看到分開的兩邊湖水中的魚兒游動,其實比起仙宮,湖底的景(色)才是讓他更好奇的。

    這會兒沒他的事了,就站在水壁前,看著從面前竄過的魚兒,沒忍住把手伸了進去。

    玉凰也跟著下來了,她站在另一旁,和謝孤懸一樣,把手伸進水里玩。

    湖底一陣搖晃,兩人都朝仙宮看去,沈修瑾正在封印這座仙宮,好變小了帶回去。

    “呀,火還未熄。”

    玉凰想起岸上的魚湯,還有謝孤懸的烤魚,她說了句就急匆匆上去了。

    沈修瑾修為高深,又是個冷冰冰不近女(色)的劍修,跟著他絕對比跟著其他人好,她做這些,也無非是想討幾分歡心,換個庇佑,自然不想耽誤了那鍋魚湯。

    至于沈修瑾手里那顆元嬰果,玉凰落到地面,周身重壓褪去。

    她看著還沒滾開的水,心思明顯不在這上面。

    比起謝孤懸,她築基期的修為還算可以,結丹也不是問題,而金丹後面的結嬰,最好是有元嬰果相助。

    湖底又是一陣搖晃,玉凰回過神來,也罷,只能再等機會,現在她和沈修瑾除了救命之恩以外,再無其他(關guan)系,元嬰果豈是那麼容易拿到手的。

    壓下心思,她轉身準備將木桌上的鮮魚雜蝦,還有方才在林中找到的幾株低階靈植,當做靈蔬放入鍋中。

    拿起玉碟的手一頓,她看著碟中的靈植,自己采下的,自己當然知道有什麼。

    只是從靈植上面,傳來一點極淡的香氣,要說忽略也就略過了。

    沈修瑾于她有用,自然不會加害于他,更何況對方修為比她高,做不入流的手腳,只會讓自己倒霉,玉凰清楚這一點。

    她仔細看了看這些靈植,有細微的粉末沾在上面,不多,若不是聞到味道不同,壓根不會注意到。

    一道黑影出現在她身後,竟是無聲息破了沈修瑾在周圍的陣法。

    湖底再沒有動靜,沈修瑾帶著謝孤懸飛上來。

    而在他們上來之前,短暫出現的黑影消失,玉凰手里的靈植也放了進去。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和“柔弱”師弟HE了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