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和“柔弱”師弟HE了 > 第 17 章

第 17 章

作品:和“柔弱”師弟HE了 作者:茶查查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分開的湖水隨著沈修瑾收斂劍氣,重新融合在一起。+++最新耽美小說排行:   www.ck101.org

    湖水蕩漾,成群水鳥掠過湖面。

    沈修瑾盤腿坐在湖邊草地上,手中是縮小的白玉宮殿。

    他摩挲把玩著,思考是重新煉制這座飛霞宮,還是拆了,用這些基石自己重建一個。

    天黑得很快,他收了宮殿起身,對忙碌的兩人說道︰“走吧。”

    湖邊太過寬敞,沒有遮蔽,在這里停留,無非是謝孤懸說想看看景。

    現在風景看過了,運氣也算不錯,踫見一座水底宮殿,不過夜里還是退回之前尋的那個山洞為好。

    話一說出口,就看到在火堆旁的兩個人都抬頭看著他。

    謝孤懸和玉凰不是在照看鍋子,就是翻動著浮在火堆上方的魚。

    木柴發出 啪聲響,橘紅(色)火星迸濺。

    “師兄,馬上就好了。”

    被謝孤懸眼巴巴看著,玉凰也猶豫不決,沈修瑾只得點頭。

    他朝那邊走,當視線落在謝孤懸烤的那條魚後,有一瞬的沉默,步子都停了下來。

    早已闢谷,凡人的東西對他來說沒有任何作用,不過偶爾吃一次倒也無妨,畢竟謝孤懸這樣熱切,不好拂了他心意。

    只是看著那條被烤得焦黑的肥魚,任誰都會猶豫起來。

    夜幕不知不覺降臨,火堆在剛擦黑的夜里十分明顯,帶著炙烤的熱意。

    沈修瑾走了過去。

    湖鮮香氣從玉凰鍋中飄出來,夾雜著烤焦的味道。

    他眼中映出地上那堆火,身上臉上明顯感到了那份熱意。

    然而除了這些氣味,還有一股似有若無的香氣,想細查卻再也找不見。

    在謝孤懸和玉凰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一陣凌厲掌風襲來,撲滅了他倆面前的火堆。

    “師兄。”

    謝孤懸反應很快,抬頭見沈修瑾神(色)凝重的模樣,心下就知道不對,不再去管那條魚,四下看了看周圍。

    心神感應,之前隨手布下的防御陣法有一處明顯不同,薄弱許多。

    背後長劍出鞘,雪亮劍身在黑暗中一閃即逝。

    刀劍相撞,在黑暗中踫出兵器冷光。

    謝孤懸見有人來襲,立刻撐起龍骨傘,這兩日的經歷,已經能讓他迅速反應過來,這種情況下能想到防守,免得拖累沈修瑾。

    一旁玉凰也拿出法器,兩人都不敢隨意亂動。

    而下一瞬,以他們三個為中心,周圍一圈亮起陣法光芒。

    被困在陣法里,沈修瑾面沉如水,他飛身接了和那把刀纏斗的長劍,劍氣鼓動肆虐,直接砍飛了那把刀。

    對方是個金丹期修士。

    落在地面上的沈修瑾不敢松懈,注意著周圍的一舉一動,心思轉得極快。

    同樣是金丹期,他根本不懼對方,可一個金丹期即便修為再高,也不可能繞開他神識,悄無聲息破開陣法,要麼,是那人有秘寶護身,要麼,就是那人實力在金丹期之上。

    無論哪種情況,都是不好對付的。

    “走。”

    他想到這一點的同時,就對謝孤懸和玉凰說道。

    陣法亮光還未停歇,沈修瑾衣袍震蕩,束起的墨發在腦後飛揚,帶著身後兩人朝陣法薄弱處攻去。

    “別白費力氣了。”

    一個陰鷙帶笑的聲音從黑暗中傳來。

    沈修瑾不語,也不理會那個人,澎湃靈力從掌中打出,困住他們的陣法一陣不穩。

    “倒是機警,這麼快就發現了。”

    另一個人的聲音響起,帶著惡意的笑,同時出手將陣法穩住。

    一陣香氣襲來,沈修瑾立即屏息,靈力護持之下,將香氣和空中的粉末全都抵擋在外。

    修士到了金丹期,即便閉住呼吸也不會死。

    這種香氣和他剛才在火堆跟前聞到的一樣,看來在他進入湖底的時候,那些木柴就被動過手腳了。

    “可惜了我這極品(銷xiao)魂散。”

    有三個修士的身影在外圍顯現出來,剛才那個聲音說道。

    沈修瑾立刻認出了他們,正是在千眼鬼蓮那里踫到的三個金丹期修士。

    極品(銷xiao)魂散。

    這個名字一出來,沈修瑾心下一沉,烈(性xing)春l藥,即便聞一下都會中招。

    體內靈力運轉越快,藥(性xing)發作也就越快。

    指尖在劍刃上抹過,以血為引,以長劍為媒介,在那三個修士來不及阻攔之時,沈修瑾將手中長劍(插cha)在地上,築起一個結界。

    他向來決然,只要他不死,這個結界就不會破。

    盤腿坐在地上,手上掐訣,他閉了眼楮,當下之急,是將體內那絲藥逼出來。

    他吸入的(銷xiao)魂散不多,只是靈力運轉太快,從反應過來到現在,其實也不過短短一瞬,這藥(性xing)就已經發作了。

    指尖傷口的血不斷往劍身涌去,形成一條細細血線,將他和長劍連接。

    整個人如磐石一般坐在那里,臉上沒有任何表情,冷得像冰。

    只是偶爾皺起的眉泄(露)出一點不平靜。

    “師兄。”

    謝孤懸呼吸有些亂了,他看著沈修瑾背影,撐著龍骨傘的手在發顫,最終沒有忍住,朝那邊走了過去。

    玉凰眼中同樣出現了迷離之(色),只是在她想要接近沈修瑾的時候,卻被赤紅著眼楮的謝孤懸看了過來。

    火光閃動,謝孤懸祭出了玄火旗。

    可他只有煉氣期修為,玉凰築基期比他高一階。

    兩人在結界中打了起來。

    然而很快,結界被擊,發出一聲震耳欲聾的響聲。

    神智昏沉的兩人瞬間清醒,他倆看著結界外靠近的那三個修士。

    沈修瑾依然閉著眼楮,這烈藥極為難纏,結界猛然受擊,他口中溢出血來,睜眼看向對面。

    中間那個修士修為最高,之前以為是金丹巔峰,所以氣息厚重渾圓,不過現在他確定了,對方是元嬰期修士,應該是用了秘術壓制修為。

    這是最壞的情況。

    如果對方修為和他相平,就算身懷秘寶倒也能拼上一拼。

    “想活命的話,將你身後那個小子交出來,不然……”

    個子偏愛又(干gan)瘦的修士說著就笑起來,笑意全是惡意,他看著謝孤懸眼中冒出邪光。

    其他兩人也是,上下打量著謝孤懸,甚至不止如此,看完謝孤懸後,也看向了玉凰。

    “還有她,交出他倆,你就可以走了。”

    中間的元嬰期修士說道。

    謝孤懸勉(強qiang)讓自己清醒,他視線在那三人身上轉動,沒有任何門派標志。

    听到他們的話後,他心中泛起惡心。

    “你,你們知道我師父是誰嗎?”

    他打起精神,試圖用身份來壓,只是很快,(身shen)體里的反應如潮一樣涌上來。

    那個矮瘦修士怪笑一聲,說︰“雲嵐宗宗主愛徒,誰人不知?這折辱雲嵐宗第一美人,能讓整個雲嵐宗顏面掃地,就算死了又如何。”

    沈修瑾一直沒說話,他擦掉嘴邊血跡,繼續維持著結界,準備耗下去。

    只要他們在小飛仙境,那個元嬰期修士不敢(露)出真實修為,不然會立即被送出去,所以只要他撐住結界,就算對方攻擊再(強qiang),他不死,這結界就不會破。

    他們出不去,對面三人進不來,僵持下去暫時對他們有利。

    但也不能拖太久,那個元嬰期修士的攻擊讓他受重傷的話,就會被秘境送出去,到時候就只剩謝孤懸和玉凰了,除非在他離開之前,自己打傷謝孤懸和玉凰,以免他二人受欺辱。

    只是這個念頭剛起,對面那三人就說話了。

    “再不將人交出來,你的好師弟還有你那姘頭,可就要爆體而亡了。”

    矮瘦修士陰陽怪氣地說道。

    沈修瑾沒有回頭,用神識看著呼吸亂了的謝孤懸,他神(色)(迷mi)亂,赤紅著雙眼,扯開領口,(露)出縴弱精致的鎖骨和一點白皙(胸xiong)膛。

    “師兄,好熱。”

    謝孤懸聲音從身後傳來,腳步聲在接近這邊。

    沈修瑾面無表情,可眼楮卻漸漸紅了,他體內的烈(性xing)春l藥,其實早就發作了。

    “恩公。”

    玉凰修為高些,她竟比謝孤懸還要快,直接靠近了沈修瑾。

    女修身上幽香彌漫,她神(色)淒惶,說道︰“恩公救我。”

    察覺到她身上靈力外泄,已經不受控制,爆體前的征兆。

    而同樣跌跌撞撞到了他跟前的謝孤懸也是如此,再不救人的話,他倆會有(性xing)命之憂。

    在那三個修士攻擊結界,擾亂他心神的時候,沈修瑾一把攥住面前劍身,攥緊的手掌里流出更多的血。

    手上疼痛讓他清醒,血維持著結界。

    “得罪了。”

    他一掌拍向玉凰肩膀,在她猛地吐出一口血後,手上蔓延出一層冰,直接將人凍在了原地。

    而也是在他對付玉凰之時,謝孤懸伸出胳膊,從身後攀住了他,摟了過來。

    他沒有理會,也怕傷了謝孤懸而收斂周身劍氣。

    可身後的謝孤懸卻忽然,指尖探進他前襟,同時整張臉都湊了過來,呼吸就在咫尺。

    哪怕只是指尖,那個極熱的體溫幾乎讓沈修瑾心神大亂,動作停了一瞬。

    就在這個停頓忍耐的空隙,謝孤懸察覺到冰冷好聞的氣息,他像是被蠱惑了一般,朝那張(薄bao)唇親去。

    外有元嬰期修士攻擊結界,內有玉凰和謝孤懸同時擾亂他心神,沈修瑾終于有了動作,立刻別過臉。

    唇角和臉頰被一個柔軟擦過。

    貼著他後背的(胸xiong)膛滾燙不已。

    沈修瑾愣了一瞬後反應過來,(薄bao)唇抿得更緊,眼中怒火幾乎化為實質。

    不(殺sha)了這三人,難消恨意!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和“柔弱”師弟HE了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