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沉*******死 > 1. 千年後

1. 千年後

作品:沉*******死 作者:果*******汁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盛夏三伏天,太陽毒的要命。+++最新耽美小說排行:   www.ck101.org

    唯有a市郊外一處盆地,非但不見半點光,甚至幾十里荒地上空都布滿厚重烏雲,整片空氣都被壓得死氣沉沉。

    聞然吹了一路風,才終于在盆地上方看見一塊木牌。

    木牌約莫半人高,正孤零零的豎立這片幾十里地都見不著半個人影的荒地之中,也不知道風吹雨淋了多久,板上都是毛刺不說,聞然只是抬手輕輕踫了下,這木牌居然就向後折了幾分,風一刮,又開始咯吱響個沒完。

    配著周遭的死氣沉沉,怎麼听怎麼毛骨悚然。

    聞然收了手,眯著眼盯著木牌上糊作一團的白(色)顏料看了好一會兒,才終于認出這坨神鬼不知的玩意居然是字。

    “……重地,嚴禁入內,違者……”

    ——“違者一旦被抓,報警處理!”

    聞然還沒看清後半段寫了什麼,就听遠處突然響起一道中氣十足的男聲。

    他視力向來不怎麼樣,基本五十米開外就人畜不分,這會兒周遭還黑壓壓一片,聞然眯著眼順著聲源望了好一會兒,才終于找到說話的人在哪兒。

    不算太遠,就正後方靠上點兒的位置,邊上還有個跟他面前差不多的木牌——從形狀和風吹時候的聲音來判斷,應該要比他面前這個堅(強qiang)不少。

    果不其然,聞然剛走過去,就听木牌被人“砰!”的拍了一巴掌。

    “你們是沒長眼楮還是不識字,這麼大個警示牌在這,都看不見?”說話的是位脊背都下彎了的老頭,又瘦又矮,風一吹仿佛就能把他整個人卷到天上去。

    ——但也就是仿佛。

    只見他背著手,皺著眉,眼里透著幾分精光,正死死地瞪著面前三個站成一排的人,邊把木牌砸的砰砰作響,邊吼道︰

    “還趁著我沒看見偷偷鑽狗洞進來,給你們能耐的——知道這是什麼地方嗎?要是不想死就給我滾遠一點!”

    “給我滾遠一點——”

    “遠一點——”

    “點——”

    ……

    這地方太空曠,吼聲足足回音了好一會兒才消失,配著周身一道道涼風,屬實是夏日解暑神器。

    隔著段距離,聞然都看見挨訓的三人里有位(身shen)體抖了下。

    站中間那位大概膽子比較大,等回音結束後,居然抬起頭反駁道︰“我們沒想死,我們是除魔師,來這兒是因為接到了委托……”

    老頭冷哼一聲,大手一指警示牌,一字一頓念道︰“警示牌第一條︰嚴禁任何人入內,包括除魔師在內!”

    他停了停,手指往下一挪,指著一行小字︰“尤其是自稱是除魔師者,一律罰款一百元!”

    一百元?

    聞然挑了下眉,還有些迷糊這三個字是什麼意思,只是下意識(摸Mo)了(摸Mo)自己的兜。

    ……然後不負眾望,(摸Mo)了個空。

    中間那人明顯不太服氣︰“可是……”

    “可是什麼可是,”老頭皺眉打斷道,“再不滾我就真的報警了。”

    “……可是憑什麼我們不能進,那個人就可以?”

    中間那人邊說,邊抬手指向不遠處正準備轉頭離開的聞然︰“難道除魔師進不了,奇裝異服打扮成鬼就能進嗎?”

    奇裝異服的鬼聞然︰“?”

    他低頭看了看自己身上的黑(色)長衫,以及沒有發繩、此時正垂落在身後隨風而動的黑(色)長發,又看看不遠處那幾人一身傷風敗俗的(露)胳膊(露)腿裝,終于不走了,而是轉頭直接對上中間那人的眼楮。

    旋即微微彎起眼楮,半笑不笑地說——

    “是啊,奇裝異服能進,你要不(脫tuo)了衣服裸著試試,保不齊也讓你進了呢。”

    那人︰“……”

    •

    五分鐘後,老頭面前的挨訓隊伍順利從三人擴列到了四人。

    聞然瞪著那木牌看了半晌,也沒想明白自己為什麼會站在這兒。

    或者說為什麼還活著站在這兒。

    “老實交代,你到底什麼時候偷偷進來的?”

    聞然回過神,嘆氣道︰“我沒有偷偷進來。”

    老頭冷哼一聲︰“沒有偷偷?那你還能是光明正大的進來?”

    聞然心說那可不就是嗎。

    他不僅是光明正大進來的,還是光明正大被人抬進來的——雖然是躺在棺材里的那種。

    但這話他顯然不能說,不然面前這幾人恐怕能直接被他嚇得就地入土了。

    老頭見聞然不說話,以為他是心虛了,于是又重重哼了聲,抬手沖著木牌又重拍了一下,吼說︰

    “年紀輕輕,(干gan)點什麼不好,非當什麼除魔師,還不怕死的往這種地方鑽——里頭埋了什麼你們知不知道!?”

    剛才憑借一己之力成功把聞然坑進挨訓隊伍的寸頭道︰“不就是個妖怪嗎?”

    “不就是?”老頭眉毛一豎,沉聲道︰“你以為普普通通的妖怪,能把這片盆地震懾的千年來都寸草不生?”

    寸頭道︰“你都說千年了,書上都說正常妖怪能復活最多也就百年之內,它這要是個厲鬼,這會兒也早該魂飛魄散……”

    聞然不動聲(色)地瞥了他一眼。

    “早該魂飛魄散?你可真是想得美,”

    老頭搖頭感嘆了一番,繼而嚴肅道︰“里頭埋得可是千年前的妖王,天下除魔師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將他(殺sha)死埋在這兒的,區區厲鬼怎麼可能跟他比擬?”

    “千年前?”寸頭突然問道︰“原來那個都市傳說都是真的?”

    老頭奇怪地看他︰“什麼都市傳說?”

    三人里一位個頭最矮的接話道︰

    “就是您剛剛說的妖王,傳說他千年前是個狐妖,有九條尾巴,每條尾巴都擁有巨大的靈力,動動手指就能滅了一個村落。”

    “對對對,”說起這個,寸頭登時如數家珍般,張口就來︰“晃一下尾巴能滅一個國,吼一聲就能(殺sha)死一群除魔師。”

    “(性xing)格狡猾,陰晴不定,說一不二,殘忍至極!”

    另外一個也說︰“還能夠隨意切換狐妖本體和人類形態,本體有十層樓高!”

    “人類形態時有三個腦袋,六條胳膊,足足三米高!”

    “長的尖嘴猴腮,滿嘴利牙,說話的時候還會流口水……”

    三人越說越起勁,全然沒注意到邊上的聞然臉(色)愈發詭異。

    他忍了半天,在听見流口水的時候,忍不住打斷︰“誰說話流口水了?”

    “千年前的大妖王啊!傳說他好像就埋在這里面,並且因為是被除魔師(殺sha)死,心懷怨恨,所以這個盆地才一直都寸草不生,連陽光都照不進來。”

    寸頭說完,又奇怪地看著聞然︰“你跑這地方來,結果連這麼出名的事都不知道?”

    聞然︰“?”

    就這栽贓污蔑,居然還出了名?

    聞然正欲再說,對面的老頭驟然開口︰“看來你們知道的還挺清楚的——沒錯,里頭埋得就是這麼一頭妖怪。”

    聞然︰“??”

    老頭突然往邊上挪了兩步,(露)出方才一直被擋住的部分木牌,只見那塊地方雕刻了一副畫——說它是畫實在有些高攀了。

    因為這玩意兒線條凌亂,仿佛是人用刀子隨便刮出來似得,足足佔了木牌四分之一的位置,全靠顏(色)才勉(強qiang)辨認出各個部位。

    聞然本來只是一瞥,沒想到眼楮就收不回來了。

    只見畫上的玩意長了三個狐狸腦袋,個個嘴巴大張,利齒外(露),舌頭被涂的血紅,身上卻長著六條人類手臂,胳膊格外粗壯。

    而他的背後,甩著九條足足有兩個身量長的尾巴。

    畫的正下方則端端正正地寫了兩個字︰

    ——聞然。

    “這誰畫的狗屁圖?”聞然眯眼道︰“半點也不像。”

    寸頭道︰“怎麼不像,明明跟都市傳聞里的一模一樣!”

    聞然嗤笑一聲︰“哪個文盲胡亂杜撰的野史,狗屁不通。”

    他停了停,抬手一指那畫,又說︰“真正的聞然在當時可是遠近聞名的絕世美男子,愛慕他的人這一個盆地都裝不下,當朝皇子公主向他求親他都不稀罕。”

    寸頭噫了聲,說︰“你怎麼知道?你又沒見過他。”

    聞然心說那何止見過,那簡直是天天見。

    因為他就是面前這副狗屁妖怪圖、據說已經死了千年的九尾狐妖本人——所謂妖王,聞然。

    就在一個鐘前,他莫名其妙地在棺材里睜開了眼。

    四肢健全,皮(肉rou)完好,沒有半點腐爛和該有的死相不說,就連記憶里讓他死掉的刀傷也消失不見。

    除了棺材和陌生的外界,活像他只是(睡Shui)了一覺,做了場“被(殺sha)死”的夢。

    夢醒時分,他還完好無損的活著。

    ……

    簡直堪稱妖生最悲痛時刻,沒有之一。

    但聞然萬萬沒想到,比這還悲痛的是,千年過去了,他曾經在世間除了實力以外,最受人矚目的臉,居然被人污蔑成這副人不人妖不妖的鬼樣子。

    簡直士可(殺sha)不可辱。

    偏偏他還不能發作。

    畢竟就這不知是哪路子胡亂杜撰的野史,真較真,反而是在污蔑自己。

    “總而言之,我就是知道,這幅畫就是假的。”

    聞然說完,那寸頭似乎還想再繼續逼逼兩句,結果還沒來得及開口,就被老頭打斷道︰“管他長什麼樣,反正,你們再不趕緊走,我這就報警抓你們了。”

    說到這里,老頭又特意看了看聞然,顯然對他方才“偷溜”進去的行徑還頗為警惕。

    話都這麼說了,三人再不甘心也沒轍,只得放棄。

    聞然越過木牌,眯著眼深深看了眼頗為陰森的盆地,剛轉身,就听老頭突然又道︰“等等,你們剛剛說你們是除魔師,對吧?”

    三人聞言下意識點了點頭。

    只听老頭道︰“除魔師擅闖入內每人罰款一百元。”說著,他從兜里掏出一個二維碼,又說,“掃碼現金都可以。”

    三人︰“……”

    等三人垂頭喪氣的交完罰款後,寸頭就跟聞然結上仇似得,突然又指著他說︰“那他不用交嗎?”

    “我?”聞然想了想自己(干gan)癟癟的兜,說︰“我又不是除魔師,交什麼交。”

    誰知老頭一听,眉頭皺得更緊了︰“你不是除魔師?”

    聞然篤定道︰“對,不是。”

    “普通人還敢來這地方,還偷偷溜進去,膽子也太肥了。”

    老頭一拍身後的木牌,高聲道︰“警示牌第五條︰未經允許擅自入內游逛,且非除魔師者,罰款翻倍!”

    聞然︰“……?”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沉*******死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