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其他類型 > 一如清雨入微泥 > 第十七章 他的羞辱

第十七章 他的羞辱

作品:一如清雨入微泥 作者:憶秋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div class="content" id="content">

    “嗯,我給你。”

    楚千千躺在茶幾上,一副視死如歸的樣子。

    躺在那里,似乎是完成任務一樣等著霍司承來上了她,然後離開。

    她以為這是最糟糕的發展,卻沒有想到,這是最理想的想法。

    “楚千千,9月6號那一天,你去找我,應該就想到這些了吧,所有的事情,都是你自己的選擇。”

    霍司承居高臨下的看著她,黑眸冷的可怕。

    “嗯,你說的沒錯,我想的到,我也做好準備了。”

    其實楚千千根本就沒有做好準備,可她別無選擇。

    “給我(脫tuo)衣服。”

    男人壓著她,命令。

    楚千千愣了愣,但很快知道男人的意思,乖乖去給男人(脫tuo)衣服。

    她的手很軟,縴細的手指伸進男人衣服的兩側,將衣服從下往上撩起,到了一半,霍司承起(身shen),順勢將她也拉了起來,讓她坐在他的腿上。

    楚千千不敢吭聲,而是小心翼翼的為男人脫上衣。

    還好,t恤比較寬松,她很輕松就幫他脫了下來。

    t恤被脫掉,(露)出男人精壯的肌(肉rou),結實的腹肌,帶著無限的惑,完美展現了什麼叫︰穿衣顯瘦,(脫tuo)衣有(肉rou)。

    楚千千就這麼看著,居然起了那麼一點點小(色se)心,想去(摸mo)一(摸mo)。

    可,就在她把自己的心思壓下去時,男人的命令跟來,“取悅我。”

    “什麼?”

    楚千千蹙眉。

    “我說的夠清楚了。”

    霍司承抱著女人,坐到沙發上,後背靠在沙發上,將楚千千禁錮在自己的懷里,不讓她逃脫。

    楚千千其實從來沒有做過這樣的事情,她覺得自己可能真的有點(性xing)/冷/淡,和沈昊的夫/妻/生/活才次數也是少的可憐,因為在整個過程中,她幾乎找不到任何書籍甚至是影片中形容的那種感覺。

    有的,不過是疼。

    所以她一直不太了解,讓這些人流連,著迷的到底是什麼。

    每一次沈昊做的時候,她祈求的都是快快結束,好在,沈昊確實很快。

    想到這個,她又不由聯想到賀雅說沈昊“器大活好”是怎麼來的。

    “你居然還有空走神?怎麼?在我(身shen)上,想你前夫?”

    霍司承一只手捏住她的臉,表情冷的可怕。

    這個女人剛才目光無焦點出神的樣子,他一看就知道,她是在想別人。

    這讓他(身shen)為一個男人的自尊心更加受到了挑戰。

    “對,對不起。”

    可是她真的不擅長這些事情,兩只手不知所措,十分笨拙。

    對,是笨拙。

    可,明明就是這笨拙,沒有任何技巧的動作,卻讓霍司承變得更加有沖動。

    那縴細柔軟的指肚,每一次觸踫都是輕輕巧巧,完全沒有任何力道可言。

    “你就是這麼取悅你老公的?”

    听見這個,楚千千苦笑,“如果我會取悅我老公,她恐怕也不至于出軌。”

    她也覺得,自己在這方面太笨了。

    “但你今天開始,要學會取悅我。”

    “可……可我不了解。”

    楚千千臉通紅,(身shen)為一個已婚女人,說自己不會取悅男人,不了解如何取悅?真的是太矯情了。

    “不了解?”

    “對不起,其實,我這個人可能是(性xing)/冷/淡,所以……”

    楚千千真的不知道自己下一步要做什麼,所以(干gan)脆攤牌。

    以前都是沈昊直接過來上,她負責躺平就好。

    “(性xing)/冷/淡?那是你還沒被開發,今天,就讓我好好開發一下你。”霍司承一個翻(身shen),將女人按倒在沙發上,將她壓在(身shen)下,去探索她,“可能你的屬(性xing)是/D,不過自己不知道罷了。”

    只是,這一刻趕到驚異的不止是楚千千,還有霍司承。

    因為她的青澀完全不像是一個結婚三年的女人了,這,讓霍司承很興奮了起來。

    “你這叫(性xing)/冷/淡?”

    楚千千咬緊嘴唇,不敢出聲,剛才霍司承的行為確實讓她體會到里從沒有過的感覺。

    只是輕輕幾下,楚千千就覺得自己的感官已經被他牽著鼻子走了。

    霍司承在這方面,真是絕對的高手。

    “我只是在配合你。”

    楚千千咬著嘴唇,不敢妥協,她怕她一妥協,真的會讓自己的底線崩塌。

    “那你就繼續配合。”

    楚千千臉憋得通紅,咬緊牙關。“不要,求求你不要了。”

    她求饒,甚至有些害怕。

    現在的感覺一切都太陌生了,她甚至完全不知道接下來會(發fa)生什麼。

    她越是這樣,霍司承越是生氣,“我花了五百萬,不是在這里看尸體的。”

    他很想讓她承認,承認自己在他那里得到了前夫沒有給她的感覺

    霍司承,一向是高高在上,要風得風,要雨得雨。

    卻在楚千千這里栽了跟頭,他不甘心,總是希望楚千千口承認,自己當年的選擇是錯誤的。

    也許,他的內心底部,是希望楚千千認可她這一次的選擇,認為回到他(身shen)邊是正確的選擇。

    “我本來就是這樣……”

    楚千千的小臉通紅,如絲媚眼藏也藏不住

    “你本來就是哪樣?”霍司承從頭到尾都沒有俯(身shen),一直看著楚千千表情的變化,“你剛才的表情很人,我很滿意,可我花了錢,只看這個,天下哪有這麼好賺的錢?”

    楚千千不就是要錢嘛?他都給了,自然應該得到應得的。

    至少他是這麼認為。

    “是,我拿了你的錢,請你想做什麼就做什麼。”

    霍司承一再提錢,她是他花錢買的。

    也是,五百萬,買別人恐怕都可以買十年了。

    這讓楚千千再一次認清現實,也許霍司承來這,真的是以為她在勾/引他,而他又樂意上鉤。

    “想做什麼就做什麼?那我讓你給我口,你口嗎?”

    雖然很多年不見,可霍司承了解楚千千,她最倔(強qiang),口這種事情,肯定是不會做的。

    “嗯,我有拒絕的權利嗎?你可花了五百萬呢。”

    這回,楚千千把他要說的話說了出來,不等他再羞辱自己。

    男人直起(身shen)子,她跪在地上,心里說不上的難過。

    她的生活,怎麼就變的這麼一團糟了?

    看著眼前的東西,本來晴明的眸子,變得有些氤氳……

    ..(《一如清雨入微泥》第十七章 他的羞辱全文在線閱讀結束)..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一如清雨入微泥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