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詭異世界摸尸人 > 第三十六章 噩夢與線索

第三十六章 噩夢與線索

作品:詭異世界摸尸人 作者:愛睡覺懶人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證明他仵作身份的東西?他沒有,走得這麼匆忙,就算有也沒帶上。

    不過除了仵作以外,也沒有誰會閑著無聊帶這麼專業的工具。

    為了讓衙役少問一點,方牧甚至帶上了威脅的口氣,將耽誤的罪全部推在衙役的腦袋上。

    兩個衙役對視一眼,听著方牧說的嚴重,其中一個衙役進了縣衙。

    不到片刻時間,衙役走了出來,道:“你跟我進來吧,張知縣在等著你。”

    方牧點了點頭,跟著走了進去。

    進了縣衙之後,孟縣的知縣已經在堂內等著了。

    “你是方牧?”張知縣不等方牧開口,率先說出了他的名字:“于知縣很早以前來孟縣公干,曾經提起過你,說你是井龍縣唯一的仵作,可是寶貝得很。”

    方牧客氣道:“哪里比得上孟縣,井龍縣只有我一個仵作,實在是忙碌得很。”

    張知縣嘆了口氣,道:“仵作多也並不是好事,對了,你說有命案與孟縣有關?”

    “對。”方牧道:“張知縣,最近是不是有人搬出過孟縣。”

    從小女孩尸體上獲得了孟縣樹皮,方牧覺得應該和孟縣有關。

    那一家三口面生得很,估計是從孟縣過來的。

    一提起這個,張知縣沉默不語。

    方牧看到這個表情,已經明白過來。

    這里面有事啊!

    “事關人命。”方牧敲了敲椅子的把手,道:“張知縣如果隱瞞不報,怕是對仕途有所影響啊。”

    張知縣眼中帶著憂慮,喝了一口茶,眼中露出掙扎的神色,對旁邊的人使了個眼色。

    衙役們對視一眼,紛紛離開了。

    等到衙役們走完,張知縣還在糾結。

    方牧搖頭道:“只有你我二人,我這人口風很嚴,你大可放心,而且這里沒別人,你說了到時候也可以否認。”

    張知縣咬了咬牙,問了一句:“你相不相信……這個世界上有鬼?”

    方牧:“……”

    有什麼不相信的,那你信不信我不是這個世界的人?

    當然,這話他沒說出來。

    張知縣繼續道:“前幾年,孟縣無端端的死了好幾口子人,誰也找不到原因,我就往上報了,國都那邊派了一個道士過來解決了。”

    “當時那個道士說,不是人為的,也讓我不要深究,我本以為恢復正常,可是最近又出現了問題……”

    說到這里,張知縣愁眉不展,唉聲嘆氣。

    方牧問道:“發生了什麼?”

    “噩夢!”張知縣道:“有好幾戶人都出現了噩夢,我已經聯系了上面,也來了人,可是來人之後,噩夢又突然消失了,什麼也查不出,等人走之後又出現。”

    噩夢?

    方牧摸了摸下巴,如果是噩夢的話,確實有些離奇。

    “說來也巧,就在昨晚上,有幾個被噩夢困擾的百姓也沒有繼續做噩夢了。”

    “消失了?”

    “對,以前上面派下來的人來過幾次,都是無功而返,離開後又重新開始,可是昨天晚上竟然不再出現。”

    張知縣喝了一口茶,道:“所以……你就算來找也找不到什麼,因為根本沒有發生過命案,也沒有尸體。”

    來了人噩夢就沒有了,人一走就又出現,看來是故意躲著。

    方牧問道:“做的是什麼噩夢?”

    “饑荒!”張知縣語氣鄭重的道:“那些人都夢見了饑荒,然後有個神秘的人給他們吃樹皮,吃了之後讓他們恍恍惚惚,醒來又發現是個夢。”

    樹皮?

    方牧將手伸進懷里,掩蓋住從腦海中拿出來的效果,假裝從懷里掏出:“這種樹皮?”

    張知縣一驚,接過去仔細查看起來,過了片刻之後點頭道:“不錯,孟縣特產火鳳果的樹皮。”

    方牧沉吟道:“關于噩夢,有沒有其他線索?”

    光是一個噩夢,線索少的很。

    張知縣搖頭道:“你可以去做噩夢那些人那里證實,只是噩夢,再也沒有其他的了,搬離孟縣的百姓,就是因為聯想到以前的命案,所以害怕之下離開了。”

    方牧嗯了一聲,將樹皮拿了回來。

    噩夢的事暫時放一邊,還有更重要的。

    方牧問道:“幾年前出現命案的時候,有沒有無頭的尸體?”

    無頭鬼害了小女孩一家人,小女孩一家人又是孟縣的,無頭鬼是否和孟縣有關。

    說起這個,張知縣臉色變得嚴肅起來,看向方牧的目光有些懷疑。

    兩年前的無頭尸體,他為什麼會知道?

    方牧看出了張知縣的疑惑,解釋道:“很簡單,我和那幾個死者生前接觸過,天下沒有不漏風的牆,他們和我說的。”

    張知縣疑惑稍減,猶豫道:“確實有,是個小男孩,只有個爹撫養長大,孩子死了就瘋了。”

    “瘋了,還活著?”

    “還活著,縣衙里面一直在派人照顧著,畢竟我身為知縣,于心有愧。”

    “那麼他在哪里?”方牧想了想,問道。

    也許……事情的突破口就在這個人身上。

    張知縣苦笑道:“人都瘋了,我們當時也問過,沒有效果。”

    “張大人。”方牧站了起來,鄭重的道:“凡是有一線生機,都不可放過,既然我來了,你也就不要質疑了。”

    張知縣愣了愣,隨後叫了一聲。

    衙役走了進來,靜候吩咐。

    張知縣吩咐道:“領著這位小兄弟,去陳家看一看,就是那個陳家。”

    衙役驚訝的看了方牧一眼,不過知縣吩咐,他也沒有多說,點頭應是,又轉向方牧,道:“小兄弟請跟我來。”

    方牧將木箱子垮好,跟著衙役離開了縣衙……

    兩人繞過彎彎曲曲的街道,最後來到了一處略微偏僻的地方。

    在方牧眼前是一個木屋,從表面看很舊,前面有個不大的院子,院子上架著幾根晾曬衣服的桿子。

    木屋的院子里,正有一個婦人在晾曬衣服。

    婦人年約四十,體態微胖。

    “這是縣衙花錢請的人,負責照顧他。”衙役解釋了一聲,領著方牧走了過去:“王嫂子,我們過來有事。”

    婦人听到聲音,見到兩人過來,她認得衙役,馬上擦了擦手走到前面。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詭異世界摸尸人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