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詭異世界摸尸人 > 第六十九章 一封信

第六十九章 一封信

作品:詭異世界摸尸人 作者:愛睡覺懶人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從摸尸術得到的信息很明顯,能夠摸取到真氣和技能,證明與詭異有關。

    方牧摸在女尸肩頭,發現肩頭處有些濕潤。

    拉開女尸肩頭處的衣服後,這才看到女尸的肩膀上有兩個漆黑的手印。

    除此之外,女尸脖子上也有勒痕。

    這勒痕前方平直,到後面也是平直。

    如果死于勒死的話,脖子上的勒痕很有講究。

    兩側靠近耳朵,很可能是上吊而死,但是這種平直的勒痕,極有可能是有人從後面直接將人勒死的。

    捕快也蹲了下來,仔細瞧著上面的手印。

    方牧問了一句:“孫家得罪什麼人了?”

    捕快搖頭道:“沒有,不過最近孫家發生了不少事,昨天他們家的老爺孫常突然失蹤了。”

    失蹤了?

    在發生命案之前就已經失蹤了一個人,這里面有點東西。

    “敢問兩位大人,查出什麼沒有啊?”

    人群中走出一個穿著泛綠絲綢的中年婦人,臉上帶著悲痛之色。

    在中年婦人旁邊是一個青年男子,正在小心翼翼得攙扶著。

    “這兩位是……”方牧看了兩人一眼。

    “趙氏,孫常的妻子,旁邊攙扶著的是她兒子孫威。”捕快解釋了一句,對方牧說道:“方兄弟,有沒有查到什麼有用的信息?”

    方牧攤了攤手道:“除了這肩膀上的兩個黑手印以外就是這勒痕,勒痕的形狀意味著你們也很清楚。”

    “了解。”捕快點了點頭,對周圍的人道:“把他們先帶回縣衙,之後再做處理。”

    一個妙齡女子突然死亡,肩膀上還有個離奇的黑手印,在場的又都是孫家的人,捕快覺得要先把他們押送回縣衙,看看知縣怎麼處理。

    孫家之子孫威突然跪了下來,大喊道:“冤枉啊大人,我們孫家向來良善,又怎麼會去殺一個下人,我家母親身有隱疾,怕是受不了縣衙牢房的苦頭。”

    “暫時不會對你們用刑,听候知縣大人發落。”捕快揮了揮手,差手下的人強行把眾人押解,離開了孫家。

    方牧沒有去管,開始收拾自己的東西,拆了手套放回木箱子中。

    “方兄弟。”捕快讓其他人將這群人先押走之後,這才小聲道:“王知縣讓你隨著一塊去一趟縣衙。”

    “哦?”

    方牧來了興趣,按常規的道理來說,如果線索不明的話,他是會進一步驗尸的。

    但是看這捕快的意思,似乎是來之前就已經準備讓他去一趟縣衙了。

    捕快左右瞟了一眼,發現人都走光了之後,這才道:“其實孫家老爺孫常昨天已經找到了,不過卻已經死了,還是在荒山中找到的,尸體血肉模糊已經看不清模樣,要不是有衙役認識孫老爺的玉佩,還真的發現不了。”

    “這不,知縣剛剛上任就發生這件事,王知縣本來想今天叫孫家的人過來認尸,沒想到發生了這檔子事,唉……”

    方牧將木箱子往後面挪了挪,避免木箱子踫觸到前面的東西,道:“意思是還需要我去驗驗尸?”

    “沒錯。”捕快嘆氣道:“王知縣正在大發雷霆,他要是不處理好這件事,仕途堪憂。”

    “那走吧。”方牧也沒有猶豫,和捕快一起離開了孫家。

    ……

    縣衙,捕快領著方牧走了進去。

    剛一進入縣衙的院落內,方牧就听到里面摔東西的聲音。

    “本縣才就任就出現了這麼大的岔子,仵作呢,趕緊把仵作給本縣找來!”

    聲音之大,讓整個院落都響了起來。

    方牧皺了皺眉,看到一個穿著官服的中年男人從里面走了出來。

    “這就是新任的王知縣。”捕快小聲提了一句。

    方牧點了點頭,比起于有德來說,這個新任的知縣似乎遜色太多,可惜的是于有德走了不歸路。

    “你就是仵作。”王知縣看到了方牧,馬上指著驗房的位置道:“快去給本縣看看,到底是什麼死因。”

    “嗯?”方牧淡淡的瞥了王知縣一眼。

    王知縣如遭雷擊,仿佛被一只猛獸瞧上了一般。

    匍匐在方牧肩膀上的阿白同樣看向王知縣,同時伸出舌頭舔了舔嘴唇,目光閃動。

    本來就如遭雷擊的王知縣瞬間跌倒在地,滿臉呆滯。

    剛才那只貓的眼神,仿佛比老虎還恐怖。

    方牧拍了拍阿白,讓阿白收回目光。

    阿白蹭蹭方牧的脖子,喵的叫了一聲。

    呵呵,連那些強大的詭異見著自家主人都要抖腿,什麼時候輪得到一個普通人來吆五喝六了。

    咱雖然只吃詭異不吃人,但是自家主人又豈是別人能夠呼喝的。

    要不是主人在這里,咱就把你的喉嚨割破了放放血。

    食詭獸以詭異為食,雖然在方牧“從小事做起”的教育下成為了家務小能手,但是性情其實非常的凶暴。

    更何況這王知縣命令它主人,以食詭獸簡單的觀念來說,要不是方牧在這里,它可能會一爪子過去。

    王知縣從地上爬了起來,覺得自己有些失態,整理了下衣服。

    方牧轉向捕快,道:“尸體是在驗房里嗎,我過去看看。”

    說完,方牧自顧自的走了進去。

    王知縣目瞪口呆,這是什麼情況?

    “我說大人啊。”捕快走了過來,替王知縣拍了拍灰,苦笑道:“此人曾經將縣衙的捕快和于知縣全部打過一遍,照樣啥事沒有,您這初上任不明白,最近又發生太多事我來不及和你們說明。”

    王知縣驚愕的看著捕快,心里不知道在想什麼。

    ……

    方牧推開驗房的門,入目之處就是草席上血肉模糊的尸體。

    他皺了皺眉,走上前去,將手套戴上。

    尸體穿著上好的絲綢衣服,腰間掛著一塊玉佩。

    裸露在外面的皮膚到處都是細小的劃痕,上面還有不少草葉子。

    有些草葉子鋒利無比,瓖嵌在翻起的血肉上面。

    方牧心中暗道:“這是在山上滾了一圈?”

    “喵!”

    阿白有所感應,叫了一聲。

    方牧明白和詭異有關,戴著手套的手伸了過去。

    提示音傳了出來……

    【你摸取了無名尸體,獲得一絲真氣。】

    【你摸取了無名尸體,獲得線索一封信。】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詭異世界摸尸人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