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詭異世界摸尸人 > 第七十二章 線索暫明

第七十二章 線索暫明

作品:詭異世界摸尸人 作者:愛睡覺懶人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你叫什麼名字?”方牧上下打量了一下青年,問道。

    青年穿著破舊的布衣,身上還有細小的補丁。

    院落里雖然干淨,干淨之余卻仍然顯得破舊不堪,包括中年人躺著的躺椅,上面的漆都被抹平了不少,整戶人家給人一種極其貧窮的感覺。

    “大人,大人明查。”青年突然跪在地上,臉上帶著悲憤,大喊起來:“小人的爹絕非突然得了失心瘋,他必然是遭到奸人所害!”

    方牧看著跪在地上的青年,沉吟道:“你叫什麼名字?他是你爹,你說你爹是遭到奸人所害?細說。”

    這倒是出乎方牧的預料,方牧本以為會費一些功夫,甚至連用暴力讓青年如實招來的想法都有。

    沒想到他一來,青年好像是找到了申冤的主兒,就差沒有哭得涕泗橫流了。

    “小人名叫段根。”青年頭也不抬的道:“這是小人的父親段偉,害小人父親之人,定然是井龍縣的趙梅!”

    “井龍縣?趙梅?”方牧皺眉道:“你先起來,將你知道的如實說明,你口中的趙梅是什麼人?”

    “是!”段根答了一聲,從地上爬起來,悲憤的道:“大人,這趙梅是井龍縣富家孫家老爺之婦。”

    這麼一說方牧明白了,段根口中所說的趙梅,應該就是孫家趙氏,那個已經被挖眼斷舌斷手的婦人。

    段根咬牙繼續道:“這趙梅本是和我爹本是青梅竹馬,卻因為她年邁的爹需要治療,于是重病嫁給了來東豐郡采購的孫常,

    大人,我爹都已經成了這樣,有些陳年往事我也該說了!”

    “說。”方牧抬手示意道。

    段根臉上露出憤怒的表情道:“那趙梅在嫁給孫常前,其實腹中已經有了我爹的種,當時我爹並沒有說出來,還是我爹說漏嘴了我才知道的。”

    方牧皺眉道:“依你之見,是什麼原因?”

    “趙梅干的!”段根咬牙道:“孫威便是我爹的種,前段時間我爹病了我去找他們借錢,和他們大吵了一架,

    不料被孫家老爺看到,他們害怕敗露,想殺人滅口,于是先從我爹開始,接下來一定是我!”

    方牧圍著段根走了一圈,笑道:“證據呢?”

    段根愣住了,這個問題他不知道怎麼回答。

    凡事都得講個證據,空口白牙的話誰又信呢?

    根據方牧現在了解的,詭異是這件事的源頭,卻牽扯出了這樣一件事。

    段根臉上露出糾結的神色,從懷里掏出一封信:“這趙梅春心蕩漾,見我娘病逝,便與我爹私通書信,這就是證據。”

    方牧接了過來,翻開書信之後不由得叫了一聲好家伙。

    這信里面的內容簡直可以用少兒不宜來形容,除了基本的相思之情外,還有極為露骨的語言。

    如果把這些語言放出來,估計還得打上馬賽克。

    舉個例子,比如什麼曲直通幽啊,什麼九曲連環啊,還有什麼過剛易折啊之類的,描寫得林林總總洋洋灑灑,詳細得不得了。

    方牧將信扔了回去,緩緩道:“趙氏被人害了,現在的狀態很慘,按照你的說法,是不是就只剩下孫威了?”

    孫威是孫家之子,也就是趙梅和痴傻中年人段偉珠胎暗結後的結果。

    段根愣住了,詫異道:“被人害了?被誰害了?”

    方牧摸了摸下巴,沒有回答他,而是看向已經痴傻的中年人段偉。

    段偉痴傻的坐在躺椅上,雙目望天,表情呆滯。

    這幅模樣很真實,方牧並沒有看出有什麼破綻。

    “大人,求大人為我做主!”段根看到這一幕,又重新跪了下來,大喊道:“按照古越國例律,殺人要償命,我爹現在的樣子,和被人殺害沒有差別!”

    可是接下來時間仿佛靜止了一般,並沒有再傳來方牧的聲音。

    段根抬起頭,發現院子里空空蕩蕩,哪里還有什麼人。

    ……

    直接離開了段家,原先僻靜的街道處,方牧又找上了開始的商販。

    “兄弟,你這是……出來了?”商販疑惑的道。

    方牧點了點頭,又拿出一枚銅錢道:“那個段偉是不是有個兒子叫段根。”

    “是啊。”商販接了過來,更疑惑了:“自從段偉瘋了之後,就一直是他兒子在照顧他,他兒子連攤位都不擺了,其實挺孝順的,兄弟,你這是……”

    商販有些懷疑,眼前這人說他是行商,可是這不是行商該干的事。

    “沒什麼,就是問一下。”

    方牧離開了街道,又朝著井龍縣趕去。

    如果就目前搜集到的東西來看,這一切似乎把矛頭指向了孫威。

    且不論這里面的那些風流事兒,方牧想的是那個驅使詭異的詭士。

    現在先回井龍縣,直接去找孫威,看看孫威有沒有什麼要說。

    ……

    天色大亮,回去的路上有一條條崎嶇的山路。

    方牧施展著土行術,以最快的速度在其中穿行。

    “嗯?”

    兩旁都是密密麻麻的樹林,當方牧走到一半的路程時停了下來,皺著眉頭看向四周。

    從遠方密林的空隙處,有些不一樣的東西出現——白霧!

    濃郁的白霧好像是憑空出現,轉眼間已經在密林中不斷地蔓延,直到將方牧團團包裹。

    不到片刻時間,已經到了伸手不見五指的地步。

    現在大白天的,林間也許會出現白霧,可是這白霧來得太快,也來得太濃。

    方牧皺了皺眉,將手按在殺豬刀的刀把上。

    蹲在肩膀上的阿白站了起來,發出威脅般的低吼聲。

    “嗒……嗒……嗒……”

    就在這時,怪異的腳步聲響了起來,這聲音不知來源,仿佛從四面八方響起。

    腳步聲就好像踩在人的心髒上一樣,心髒每跳動一下,腳步聲就會響動一聲,給人一種極其恐怖的壓迫感。

    方牧還沒有動作,腳步聲突然停了下來,接著他另一邊空余的肩膀突然一沉,好像被人按住了一樣。

    冰冷的感覺從肩頭一直蔓延到全身上下,這感覺突兀而又迅速。

    與此同時,一道冰冷的聲音傳入方牧耳朵。

    “相公……你轉過頭來,娘子為你化了新妝,你看看娘子漂不漂亮……”

    在肩膀被搭上的一瞬間,方牧想到了一個流傳在民間的傳說。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詭異世界摸尸人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