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詭異世界摸尸人 > 第九十四章 交談(求訂閱)

第九十四章 交談(求訂閱)

作品:詭異世界摸尸人 作者:愛睡覺懶人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嚴銑難受啊,非常的難受啊。

    剛才方牧說的話,用的語氣非常的正式,好像真是那麼一回事一樣。

    可是听在嚴銑耳朵里卻不像那麼回事,反而有種莫名的心酸感。

    嚴銑很想說,大哥!你才成為玄士多久啊,個把月的時間你想怎樣,想一口氣到歸真境界嗎?

    這天……不聊也罷!

    嚴銑默默將茶杯放下,抽出陌刀細心的擦拭,整個人的注意力全部轉到擦刀上,一點聊天的心思都沒有了。

    就在兩人有一句沒一句的聊著時,門外傳來一陣腳步聲。

    此時已是夜晚,雜貨鋪又地處偏遠的街道,腳步聲顯得異常突兀。

    方牧回頭看去,來人不是別人,正是監天司的吳司長。

    不過此時的吳司長狀態不是很好,右邊的衣服袖子沒有了,和左邊的袖子一比,顯得很不對稱。

    嚴銑看到吳司長的樣子,嘴角抽了抽,強行把頭轉開,眼眶微微顫抖,好像在忍著什麼。

    對于一個強迫癥患者來說,嚴銑表示看到吳司長的樣子很難受,甚至想把吳司長缺失的袖子縫上去。

    方牧的目光卻不在吳司長的袖子上,而是順著吳司長的手,看到了手上拿著的東西——一條淤青的手臂。

    手臂非常粗壯,斷臂處卻沒有鮮血流出,整只手臂仿佛被火烤過一樣,除了淤青就是焦黑的痕跡。

    “喲,五神教解決了?”吳司長一進來就坐到兩人旁邊,隨意的把淤青手臂放在桌子上。

    這條手臂上傳來一股凶戾的氣息,讓方牧眉頭微皺。

    這氣息強大異常,哪怕只是一條手臂,都比方牧之前遇到的任何一個詭異要強。

    嚴銑收回陌刀,疑惑的道:“司長大人,這是……”

    “鬼市主人的手臂。”吳司長給自己倒了一杯茶,緩緩道:“被我給斬了,給它一個教訓。”

    “鬼市主人?”方牧喝了一口茶。

    之前吳司長說有要事去辦,方牧明白了,原來吳司長是奔著鬼市主人去的。

    吳司長笑道:“鬼市這個地方你也去過,感覺怎麼樣?”

    方牧搖頭道:“不怎麼樣。”

    “哦?”吳司長來了興趣,問道:“為什麼這麼說?”

    方牧想了想,道:“我听人說,鬼市主人好像只殺大奸大惡之人,但是我不這麼認為,有些東西听說的不一定是準的,哪怕見過了也不一定是真實的。”

    沒有足夠的了解,方牧也不會輕易的評價。

    吳司長指了指桌子上的手臂,道:“我現在可以告訴你,鬼市主人確實是殺的大奸大惡之人,但是我這次去卻斬了它一條手臂,你一定很疑惑吧。”

    方牧搖頭,直言道:“我不疑惑。”

    “其實很簡單……嗯?”吳司長話說到一半,猛的回頭道:“你說啥?你不疑惑?”

    方牧攤手道:“鬼市與我無關,我有什麼好疑惑的。”

    吳司長表情僵住,嘆了口氣。

    果然如李袞所說,不可以用常人的交流方式和方牧交流。

    “ 嚓!”

    就在兩人聊著時,嚴銑卻把手上的杯子捏碎了,發出 嚓一聲:“屬下,屬下忍不住了!”

    “呼……”

    一陣風吹過,也不知道嚴銑從哪里找來一條毛絨披風,飛快的搭在吳司長背上,擋住了殘缺的衣袖。

    “晚上天氣冷,司長要注意身體。”嚴銑露出滿足的表情,好像所有壓力都沒有了似的。

    “啪!”

    吳司長飛起一腳,直接將嚴銑踹飛,臉色變得僵硬。

    整個監天司,難道就沒有一個正常人了嗎?

    雙神異的天才,卻有這種奇奇怪怪的屬性,我監天司顏面何在?

    遙想監天司草創的時候,他們幾位司長除了些小愛好,那可都是一身正氣的。

    嚴銑爬了起來,雖然被踢飛了,但是臉上很暢快。

    吳司長收回腳,轉頭道:“方牧,你難道就不想知道……為什麼你有食詭獸嗎?”

    方牧轉了轉茶杯,想起了阿白的事。

    記得當初在鬼市的時候,本來他應該獲得一張房契,最後卻莫名其妙的變成了食詭獸。

    這里面有什麼門道方牧不清楚,現在吳司長說了出來,方牧倒是想知道了。

    “有兩個原因。”吳司長道:“一是鬼市里面全是詭異,食詭獸在里面對于鬼市主人來說反而是禍端,別忘了食詭獸是吃什麼的,

    第二則是鬼市主人發現你不簡單,雖然看不出哪里不簡單,但是它想和你結個善緣。”

    方牧面色如常的喝了口茶,道:“鬼市主人還挺聰明。”

    吳司長笑道:“能活了這麼久的人物,怎麼也會謹慎些,可不像那些話本里寫的,每一個反派都囂張自大。”

    “但是還是被你斬了一只手。”方牧放下茶杯道。

    論凡爾賽行為,方牧發現他和吳司長還是有些差距的。

    吳司長擺了擺手道:“其實呢,鬼市一直在監天司的監視中,畢竟這鬼市的主人是個詭異,

    只是鬼市里面涉及的東西太過龐雜,鬼市又沒有做出太過的事,監天司暫時沒有去管,可惜了……”

    茶水漸漸涼了,傳達處負責人很聰明的沒有出來。

    吳司長繼續道:“方牧,你知道我為什麼要斬它一條手臂嗎?”

    方牧搖頭道:“不知道。”

    “因為它太過了。”吳司長並不介意茶水涼了,繼續道:“每一次鬼市開啟,我們都要查,這次我去找它,你猜它和我說了什麼?”

    說到這里,吳司長將手伸進茶杯,用茶水在桌子上畫了一個大圈。

    “這是人間。”

    吳司長繼續畫著,大圈里出現了一個比大圈小上一絲的圓圈。

    “這是監天司。”

    在小圈旁邊,吳司長又用茶水勾勒出兩個小圓點。

    “這是鬼市和詭士組織。”

    做完這一切,吳司長甩了甩手上的水。

    方牧沒有說話,很少見到這樣比喻的形式。

    吳司長將兩個小圓圈抹取,道:“鬼市殺大奸大惡之人,我監天司並未去管,但是我這次去找它,它和我談了一個交易。”

    一股莫名的氣勢從吳司長身上傳來,那是憤怒和不屑。

    “交易,它也配?”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詭異世界摸尸人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