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詭異世界摸尸人 > 第一百零二章 寒虛寺(為舵主“無能度”加更!)

第一百零二章 寒虛寺(為舵主“無能度”加更!)

作品:詭異世界摸尸人 作者:愛睡覺懶人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獨輪山。

    方牧來到山腳,看著面前的荒山,眼楮微微眯起。

    獨輪山只是一座名不見經傳的小山頭,荒山野嶺的加上夜晚的原因,這里也沒有什麼人。

    從山腳下往上看,看不到什麼東西。

    方牧抬起腳,朝著山頂走去。

    獨輪山罕有人至,山路雖然崎嶇,在方牧的雙影遁之下卻猶如平地。

    走了半柱香的路程之後,方牧停了下來。

    半山腰上有一座古樸的寺廟正立在林間,寺廟內燈火點點,寺廟外密林深深,兩相襯托之下,給寺廟增添了一絲神秘感。

    “咚咚咚……”

    空曠無人的樹林中,沉悶的敲擊聲回蕩不絕。

    “木魚?”

    方牧朝寺廟走了過去。

    來到寺廟門前,他沒有選擇敲門,身形如同一只老鷹般越過,從低矮的院牆躍了過去。

    寺廟內的小院子干淨倒是干淨,只是略顯陳舊,到處都是歲月磨過的痕跡。

    院落的主屋內燈火通明,油燈的照耀下,一個身披灰色僧衣的僧人背對著方牧,肩膀不住的抖動。

    咚咚咚的聲音正是從主屋內傳來。

    方牧走了進去,一直來到僧人面前,這才看到僧人的模樣。

    從樣子上看大概三十多歲的年紀,相貌普通。

    在僧人正前方沒有佛像,是一個布滿刀削斧刻痕跡的供桌。

    供桌前面的破爛牆上,掛著一副畫,畫上面是一個佛陀。

    方牧笑道:“沒有佛像,卻對著畫中佛陀誦經念佛,你倒是誠心。”

    “咚咚咚……咚……”

    木魚的聲音漸漸變小,僧人敲擊木魚的動作慢慢停了下來。

    “寒虛寺主持忘痴,見過施主。”僧人行了一禮,答道:“佛不看表象,心誠則靈,貧僧也想給佛像弄上金裝,奈何財力不夠。”

    方牧上下掃視了忘痴一眼,道:“我听聞主持大多是穿黃色僧衣,著紅色袈裟,怎麼到你這里卻穿灰色僧衣?”

    忘痴找了個蒲團,小心翼翼的鋪在地上,示意方牧坐坐。

    方牧搖了搖頭,沒有坐在蒲團上。

    忘痴嘆了口氣道:“因為窮啊,貧僧也想穿黃色僧衣。”

    方牧沒有說話,而是拔出了殺豬刀,一刀朝忘痴身上劈了過去。

    深山老林的,已經夜半時分還敲木魚,對自己到來也是波瀾不驚,這叫忘痴的僧人有問題。

    “佛法無邊。”忘痴雙手合十,一道金光在身上閃動著,將方牧的殺豬刀阻擋在外:“施主,佛前請勿動刀兵。”

    “轟!”

    火紅色的刀網將忘痴籠罩,在火紅色的刀網攻擊之下,忘痴身上的金光如同冰遇上火,剎那間消融。

    殺豬刀架在忘痴的脖子上,忘痴的臉色變得蒼白。

    一招,他敗了。

    方牧一腳將忘痴撂倒,道:“我是個粗人,不懂你這些咬文嚼字的行當,告訴我,笙歌縣的命案和你有沒有關系?”

    這僧人在和他打玄機,可是他听不懂,听不懂怎麼辦呢,那就按照他方牧的想法來辦。

    忘痴一愣:“命案?”

    方牧掏出佛經甩在地上,冷道:“這個和你們寒虛寺有沒有關系?”

    忘痴感受到脖子上殺豬刀的寒氣,苦笑道:“施主,能不能先把這個刀給弄掉。”

    方牧點了點頭,將殺豬刀挪開。

    忘痴起身拿起地上的空白佛經,仔細翻看之下,忍不住嘆了口氣,從兜里掏出一樣東西。

    方牧定楮一看,眉頭微微皺起。

    這也是一本佛經,在忘痴的翻動間,方牧看到這本佛經也是空白的。

    兩本一模一樣的空白佛經,這里面有點東西。

    “施主。”忘痴將佛經放下,苦笑道:“這事確實和我寒虛寺有關,施主可否听我細說。”

    方牧點了點頭。

    忘痴站了起來,朝內屋走去。

    方牧沒有阻攔,跟著忘痴走了進去。

    內屋與主屋相連,同樣的破落異常。

    跨過內屋和主屋的交界線之後,方牧看到了里面的場景。

    房間里設施陳舊簡陋,在最前方掛著一張畫像——女人的畫像。

    畫像上的女人穿著白衣,長相極為美麗,吸引方牧目光的卻是女人白衣的下擺位置。

    在白衣的下擺位置有一個小小的字——梅。

    一看見這個梅字,方牧馬上想到了那張繡得有“梅”字的潔白手帕。

    “想不到一座六塵不染的寺廟內,竟然掛著女子的佛像。”方牧若有所指的道:“忘痴,你這怕不是個歡喜廟。”

    忘痴雙手合十道:“施主切莫玩笑,此女子其實與我寒虛寺上一任主持有關。”

    “哦?”方牧盯著牆上的畫像道:“細說。”

    沒想到一來就是上一任主持,這讓方牧起了興趣。

    忘痴答非所問:“施主是玄士,可曾听過詭士?”

    方牧眼楮微眯:“听過。”

    忘痴深深吸了一口氣,道:“我寒虛寺上一任主持就是詭士。”

    “詭士?”方牧將目光從牆上的畫像上撤離,道:“你的意思是說,這事兒是你們寒虛寺主持做的?”

    如果寒虛寺上一任主持是詭士,那這一切就指向了寒虛寺主持。

    只是這牆上的畫像又是怎麼回事?忘痴似乎還有很多東西沒有說出來。

    方牧緩緩道:“我想你還有話沒說,現在將你知道的都說出來吧,我時間有限,耐心也有限。”

    忘痴直直的看著方牧,道:“施主,此事與我寒虛寺無關,只是上一任主持所做,其實這里面錯綜復雜,與上一代的恩怨有關,施主听我慢慢道來。”

    方牧點了點頭,這僧人也是個聰明人。

    知道自己打不過他,就干脆如實道來,倒也省了方牧不少事。

    忘痴看著牆上的畫像,緩緩道:“上一任主持是玄士入的詭士,在成為詭士前,他本是寒虛寺第二個具有天賦的人,當時的寒虛寺也是鼎盛非常。”

    “第二個?”方牧皺眉道:“你的意思是還有第一個?”

    忘痴雙手合十,嘆道:“第一個就是主持的師弟,他倆從小在寒虛寺長大,主持叫虛陽,他師弟叫虛落,兩人感情很好,本應為寒虛寺的中流砥柱,世事難料之下,他們反目成仇。”

    “這一切,和一個女人有關。”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詭異世界摸尸人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