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詭異世界摸尸人 > 第一百零三章 方牧被騙(為舵主“兀棲”加更!)

第一百零三章 方牧被騙(為舵主“兀棲”加更!)

作品:詭異世界摸尸人 作者:愛睡覺懶人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房間內,燭火閃爍不停。

    方牧听到忘痴的訴說,暗道一聲好家伙。

    按照忘痴的說法,寒虛寺原本非常鼎盛,其中有兩個人天賦最高,這兩人就是上一任主持虛陽和他的師弟虛落。

    兩人感情很好,一起為了振興寒虛寺努力修煉,可是中間卻出了事,事情的原因就在于一個女人。

    其實很多玄士就是隱藏在普通人之中,畢竟玄士也是人,也不能脫離紅塵的生活,比如某個逛青樓的大佬。

    當時寒虛寺香火鼎盛,除了男香客以外,自然也有女香客。

    有一天,一個名叫梅芙的女香客來到寒虛寺上香,接待梅芙的就是虛落。

    梅芙長相絕美,加上性格溫婉,符合了所有男人的幻想,那時候正值血氣方剛的虛落瞬間沉淪。

    兩人也不知道因為什麼原因,竟然以一種極快的速度私下通歡,還將這件事瞞了下來。

    不過紙是包不住火的,天下也沒有不漏風的牆。

    很快這件事就被人知道了,知道的人就是上一任主持,當時同樣是個小僧人的虛陽。

    虛陽知道之後擔心虛落誤入歧途,于是私下瞞著虛落找到梅芙,想要旁梅芙與虛落斷開關系,沒想到就是這一找,虛陽也喜歡上了。

    一開始虛陽還很克制,可是接下來虛落做了一件事,讓虛陽瞬間驚醒。

    虛落找到主持,想要還俗,還願意從此不再動用玄士的能力。

    這讓虛陽驚醒,馬上找到虛落。

    虛落本以為他師兄是來勸他,沒想到他師兄說自己才是最應該還俗的人。

    兩人因此打了一架,最後虛落贏了,離開了寺廟。

    後來虛陽當上了主持,卻更加不爽,私下找虛落比斗,卻都以失敗告終。

    一次兩次之下,虛陽心中的不甘越發深了,最後在不知不覺間墮入詭士。

    方牧摸了摸下巴,明白了。

    這不就是典型的三角戀嗎,只是這三角戀的雙方都很剛。

    忘痴說到這里,停頓了一下。

    方牧皺眉道:“繼續,你怎麼不說了,他們的結局是什麼?”

    忘痴苦笑道:“主持身具詭士的能力,修為與日俱增,自然贏了,虛落最後死了,主持回到了寺廟,可是……”

    “可是什麼?”方牧眉頭微皺。

    忘痴嘆氣道:“沒過幾年,主持也死了,死因不明。”

    方牧用手指敲擊桌面,沒有說話。

    忘痴道:“施主,我已經說完了。”

    方牧看著忘痴,眼中有戲謔的神色。

    忘痴尷尬的道:“施主,你這是……”

    “這些應該是虛陽的秘密。”方牧緩緩道:“你怎麼會知道得這麼清楚?”

    忘痴眼神平靜的道:“因為我是虛陽的弟子。”

    方牧摸了摸下巴,道:“虛陽的弟子,有點意思,那個梅芙後來什麼結果?”

    最關鍵的是那個叫梅芙的女人,梅芙可能是揭開局面的關鍵。

    “不清楚。”忘痴苦笑道:“就好像突然失蹤了一般,什麼都找不到。”

    方牧陷入沉吟,失蹤了就意味著線索斷了,另外的人也已經死了。

    不過還是可以從梅芙入手,只是找尋起來會很慢。

    忘痴道:“施主,該說的貧僧已經說了,這事兒確實與我寒虛寺無關。”

    方牧將腰間的刀鞘拆卸下來,扔給忘痴。

    忘痴飛快的接了過來,面露疑惑。

    “沒事,我讓你看看我的刀鞘漂不漂亮。”方牧又把刀鞘拿了回來,起身道:“你跟我去一趟笙歌縣。”

    刀鞘是李袞給他的,制作的材料是斷惡石。

    第一次見到卿若梧時,卿若梧曾經用斷惡石測試過他,方牧這次也試了試,刀鞘沒有絲毫反應。

    忘痴為難道:“可是我這寒虛寺……”

    “人都沒有,你守著干什麼?”方牧抓住忘痴,直接走了出去。

    忘痴苦笑不疊,可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他只能跟著方牧一起下山。

    ……

    笙歌縣傳達處。

    趙五全驚訝的道:“什麼,他是玄士!”

    方牧眉頭皺了皺:“你們監天司到底是什麼情報網,眼皮子底下的東西竟然不知道?”

    寒虛寺發生過這麼多事,監天司怎麼會不知道,這情報處理能力未免也太差了。

    趙五全盯著忘痴,道:“寒虛寺上一代的恩怨監天司確實知道,也是因為那一次的事,寒虛寺分崩離析,可是這個忘痴監天司測試過,並不是玄士,只是個普通人。”

    忘痴坐在座位上,眼觀鼻,鼻觀心,沒有回答。

    方牧抽出殺豬刀,放在忘痴脖子上,露出個笑容。

    忘痴的平靜被打破,無奈道:“我也才覺醒神異沒多久,這確實與我無關,我只是個逆流境的小玄士啊。”

    方牧回頭看向趙五全,道:“關于寒虛寺的事你知道,卻沒有告訴我。”

    從剛才趙五全說的話里面,方牧听出了一絲不尋常的東西。

    這廝是知道寒虛寺的消息的,可是卻把他蒙在鼓里,還讓他去寒虛寺,有點東西啊。

    趙五全臉上露出不自然的表情,還在琢磨著怎麼說。

    方牧左手成拳,一個火紅色的猙獰虎頭在他身後形成。

    一股嚴肅的氛圍在房間內出現,空氣都快要凝結。

    “仵作,你不要沖動。”趙五全擺了擺手,慌張道。

    方牧冷笑道:“兩種可能,第一,你是幕後之人,第二,監天司有人看我不爽。”

    趙五全放下手,陷入沉默。

    “看你這表情。”方牧站起身來道:“應該是第二種了,因為是第一種的話,你的做法太蠢了。”

    趙五全仍然不說話,冷汗從他的額頭流下。

    “吼!”

    一道吼聲從方牧背後的虎頭上傳出,火紅色的真氣洶涌而出。

    “噗!”

    趙五全吐出一口鮮血,整個人萎靡下去,心中震驚無比。

    看著一步步向他走來的方牧,火紅色的真氣將方牧環繞,在趙五全眼中,方牧好像一個被火焰包圍的恐怖詭異。

    趙五全心中有種難言的感覺,面前這個男人出手太離奇了,好像根本不受世間的教條框住。

    僅僅只是懷疑,只是懷疑,他……他沒有證據,他怎麼敢!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詭異世界摸尸人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