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詭異世界摸尸人 > 第一百零四章 成年人充滿欺騙(為舵主“小小小書蟲一枚”加更!)

第一百零四章 成年人充滿欺騙(為舵主“小小小書蟲一枚”加更!)

作品:詭異世界摸尸人 作者:愛睡覺懶人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火紅色的真氣圍繞著方牧,方牧身後的猙獰虎頭目露凶光,直直的盯著趙五全,好像要將趙五全撕碎。

    方牧來到趙五全身邊,蹲了下來,拍了拍趙五全的臉,戲謔道:“是誰呢,究竟是誰讓你來整我,我可真是好奇啊。”

    趙五全嘴角掛著鮮血,苦笑道:“我真的只是忘了說,並沒有人要整你,你沒有證據就不要亂懷疑,我……啊!”

    他的話沒有說完,左手不翼而飛,鮮血大量噴涌出來。

    方牧目光幽冷,仿佛一個沒有感情的野獸:“下一次,砍你的右手,再下一次,砍左腿、右腿,最後就是你的項上人頭,你的機會還是有幾次的。”

    “你!你!”趙五全疼痛難忍,這一刻他明白了,方牧真的會殺了他。

    “你真的很蠢。”方牧不屑的道:“這兩天我在看一本書,關于監天司的標準我也很清楚,五大階層之外原來還有個傳達處,

    只是你們傳達處的人都是落選的,你知道這意味著什麼嗎?”

    趙五全不明白,他根本不明白方牧為什麼要和他說這個,他現在只有恐懼,內心深處最深的恐懼。

    方牧冷笑道:“一個臨時的替正式的做事,最後卻還要背鍋,你認為背完鍋之後,你會成為什麼,棋子?不不不,應該是棄子。”

    趙五全沉默,仿佛忘記了疼痛。

    他突然覺得方牧說的挺對的。

    方牧繼續道:“我是什麼身份你明白的,如果我殺了你,現在又沒有人,我隨時可以給你安排個罪名,你懂嗎?”

    趙五全點了點頭,臉上露出掙扎的表情,咬牙道:“是張柳,監天司巡長張柳,他嫉妒你,嫉妒你被吳司長收為徒弟。”

    “目的呢?”方牧皺眉道:“他讓你這麼做的目的是什麼?”

    趙五全額頭汗水淋灕,顯然為了忍受疼痛已經到了極限:“你剛剛成為吳司長徒弟,如果這次任務馬上失敗,這就相當于打了吳司長的臉。”

    听到趙五全的說法,方牧已經完全明白了。

    嫉妒可以讓人面目全非,這個叫張柳的還是個巡長。

    趙五全看著自己空空的左臂,苦笑道:“我已經說了,你可不可以讓我先治治傷,這血再這麼流下去,我可能會死的,你……你干什麼!”

    方牧舉起殺豬刀,平淡的道:“不干什麼,殺了你啊。”

    “你說過的,你會放了我。”趙五全恐慌的道:“說話怎麼能言而無信,而且我只是謊報了情報。”

    這人,怎麼說話不算話呢?

    “大家都不是三歲小孩子了。”方牧的眼神轉為戲謔,道:“成年人的世界充滿了欺騙,你難道不懂這句話嗎,

    哦,對了,差點忘了給你安排罪名,你偷襲司長之徒,被司長之徒反殺,沒毛病。”

    既然站錯了位置,那就去死吧,下輩子記得找對人,那就沒這麼慘了。

    殺豬刀劃過,在趙五全驚恐的眼神中,趙五全的人頭飛起,滾落在一旁。

    方牧轉過身,看向身後的忘痴,淡淡的道:“現在我們再來談談。”

    忘痴雙手合十道:“施主,能不能等我找個延續寒虛寺的傳人,你再殺我。”

    剛才這一幕忘痴看在眼里,只覺得方牧是個狠人。

    方牧笑道:“我不會殺你的,你只要幫我找到梅芙,我就會放了你。”

    忘痴嘴角抽了抽:“可是你剛才說的,成年人的世界充滿了欺騙。”

    方牧拍了拍忘痴的肩膀,道:“沒事的,我是成年人里唯一不會騙人的。”

    忘痴:“……”

    我信你個鬼,你壞得很。

    ……

    殺了趙五全就像是一件小事,方牧很快把重心放在了尋找梅芙上面。

    要說哪個地方的資料最全,就要屬監天司了。

    沒吃過豬肉,還沒見過豬跑嗎?

    上次見過東豐郡傳達處負責人找資料,方牧熟門熟路的來到內屋。

    找了一會兒後,方牧找到了一大排書架。

    看著密密麻麻的書架,方牧頗為頭疼。

    找吧,還能怎麼辦。

    方牧、忘痴,包括阿白都加入了找資料的行列中。

    阿白不識字也沒問題,方牧專門找了“梅芙”兩個字,讓阿白找有關的東西。

    整個過程阿白是懵逼的,我只是一個吃飽了睡的食詭獸,為什麼還要學文化?

    忘痴找的內容和阿白差不多,方牧卻是找的其他內容。

    他找的並不是關于梅芙的資料,而是和虛陽虛落有關的。

    光听忘痴的訴說不全面,既然從趙五全嘴里知道了監天司有資料,那麼從傳達處這里再看一遍,也許能發現不同的東西。

    時間不知不覺的溜走,轉眼間已經到了白天。

    一聲雞叫傳來,伴隨著這聲雞叫,房間內傳來方牧的聲音:“找到了。”

    忘痴听到聲音,走了過來。

    方牧看著上面的內容,眉頭微皺。

    【虛陽與虛落于懸崖一戰,虛落殞命。】

    【虛陽欲將梅芙帶回寒虛寺,梅芙不從,以手上的匕首將虛陽刺傷,跳下懸崖不知所蹤。】

    【虛陽回到寒虛寺,數月之後無疾而終。】

    方牧將資料放下,仔細咀嚼上面的內容。

    這個叫梅芙的女人,不簡單!

    虛陽是什麼,不僅是玄士,更是以玄士入的詭士,可是梅芙卻能將虛陽刺傷,普通人怎麼能做到這個手段?

    聯想到從詭異身上摸到的手帕,方牧得出一個結論,梅芙可能是玄士,或者詭士。

    不過這里面還有個問題,那就是為什麼會出現兩個詭異。

    第一個是那個老婦人,第二個則是謀害了更夫的詭異。

    從兩個詭異身上各自摸出了不同的東西,一個是佛經,一個是手帕。

    如果往大了猜想,這兩個詭異萬一是兩個不同的詭士操控的呢?

    方牧覺得不無可能。

    “果然是她。”忘痴嘆氣道:“我就說師尊當時回來時胸口的傷不對,原來真是梅芙下的手。”

    方牧沒有搭理,問道:“空白的佛經是什麼意思?”

    他開始忘記了空白佛經的用途,現在陡然想起,問了出來。

    忘痴一愣,隨後將空白佛經的原因說出……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詭異世界摸尸人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