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詭異世界摸尸人 > 第一百一十九章 摸了個人

第一百一十九章 摸了個人

作品:詭異世界摸尸人 作者:愛睡覺懶人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床上,紅衣新娘坐得筆直,雙手放在兩腿之間,雙腿緊緊並攏,一副含羞帶怯的模樣。

    方牧走了過去,走到紅衣新娘前方。

    沒動靜。

    紅衣新娘非常安靜,只是身體的動作出賣了她。

    全身以一種極高的頻率在顫抖,在方牧眼中,紅衣新娘的動作好像在害怕?

    方牧抬腳放在床沿,被強制性結婚讓他也很無語。

    面前的紅蓋頭將紅衣新娘遮住,看不清模樣。

    方牧捏住蓋頭的一角,將蓋頭揭了起來。

    紅蓋頭落在一旁,紅衣新娘的模樣顯露出來。

    美,很美。

    明眸皓齒、面若凝脂,如果說沉魚落雁不是傳說,方牧覺得用在紅衣新娘身上很合適。

    在蓋頭揭開之後,紅衣新娘雙眼緊閉,牙關也死死咬著。

    “不應該啊。”

    方牧摸了摸下巴,這不對勁。

    一個詭異怎麼會做出這幅含羞帶怯的樣子,不應該很奔放嗎?

    方牧琢磨著是不是詭異的狀態變了,如果變了的話,是不是意味著又可以摸尸了?

    想到這里,方牧伸出手,上上下下又摸了一遍,結果毫無作用。

    紅衣新娘睜開了眼楮,眼中有怒火閃動。

    “耶?”方牧越發有一種感覺,這玩意兒該不會是個人吧?

    就在方牧升起這種感覺時,他在紅衣女鬼的衣領處發現了不同。

    除了紅色嫁衣之外,衣領處還有其他顏色。

    剛才有蓋頭遮著,方牧倒還沒有發現。

    “嗯……”

    方牧想了想,伸手解開紅衣新娘的衣領。

    紅色嫁衣被脫了下來,露出里面的紫色衣服。

    “果然……”方牧暗道:“這里面穿著的才是真的……”

    他越發肯定自己的猜想,這玩意兒可能真的是個人。

    一想到這個,他就想起自己剛才做的動作。

    “我殺了你!”

    在紅色嫁衣被解開的一瞬間,紫衣女子動了,一道紫色的光華閃動,朝著方牧卷了過來。

    方牧眼前出現了不一樣的景色,仿佛置身懸崖。

    “幻術?”

    綠色出現在方牧的瞳孔中,眼前出現無數絲線以及一抹光點。

    方牧伸手觸摸光點,眼前的景色消失不見,接著露出紫衣女子驚愕的臉。

    “啪!”

    巴掌聲響起,紫衣女子被方牧扇倒,整個人都驚呆了。

    方牧抽出殺豬刀,比劃在紫衣女子的脖子上:“姓名,來歷,回答得慢了,我就讓你這山路崎嶇變成一馬平川。”

    說完,方牧的眼神朝下面一瞥,意思很明顯。

    他已經百分百肯定,這玩意兒真的是個人。

    “千秋月,雪嶺幻王門下,叛逃弟子。”千秋月看得清形式,飛快的道。

    和開始的一臉憤怒比起來,此時的千秋月顯得很乖。

    她雖然只是和這個男人打了個照面,但是深知這個男人絕不像其他人一樣,這把刀絕不只是嚇唬人的,因為她能夠感覺到殺意。

    方牧摸了摸下巴,道:“你為什麼會在這里,還有,你應該認識我吧?”

    他殺了那個黃衣女子,在空地那里的動靜可不小。

    千秋月眼神躲閃:“玄詭遺址是大機緣,誰都想來的,我進城之後,看到一套嫁衣,當時不知道著了什麼魔,下意識就套在外面,就變成這樣了。”

    “嗯……”方牧點了點頭:“你還有個問題沒回答。”

    “見過。”千秋月苦笑道:“你殺了我師妹。”

    方牧收回殺豬刀,滿意的道:“不錯,確實是人。”

    千秋月愣住了,她明白過來。

    殺黃衣女子的是方牧,而且是進入玄詭遺址之前,如果認識就證明是玄詭遺址之外的人。

    千秋月楞楞的道:“要是我不知道,或者說我沒看見的話……你……”

    方牧淡淡的道:“殺了你。”

    千秋月沉默。

    方牧坐在床邊,拍了拍:“來,起來說話。”

    千秋月坐了起來,眼中還帶著點怒意。

    “別生氣,剛才我是在以專業的角度摸你。”方牧認真的道。

    “嗯?”千秋月不解。

    “我是個仵作。”方牧道:“我很專業。”

    千秋月整個人都不好了,合著我還佔了便宜,你還吃了虧,是不是我得謝謝你?

    方牧道:“先不說這個了,這里你清楚嗎?”

    其實方牧想直接動手宰了她,不過考慮到規則類詭異的問題,方牧暫時沒有動手。

    畢竟安排了這個女子在這里,那里面肯定有貓膩。

    “轉生!”一提起這個,千秋月嚴肅起來:“雪嶺有關于這個的描寫,以特定的情景,演繹曾經發生的事,那麼就會轉生,

    到時候我們就會被它們佔據,變成它們的一部分。”

    說著說著,千秋月看著紅色嫁衣,嘆了口氣。

    方牧陷入沉吟。

    按照既定的變化演繹,意思就是以前這里結過婚。

    “演繹曾經發生的事。”方牧道:“那我們不演不就得了。”

    不演,就不會產生後面的事。

    千秋月搖頭道:“沒有這麼簡單,不演就會永久停留,除了一種辦法,那就是繼續演下去,這種規則類詭異最好的就是在演繹種找破綻。”

    說到這里,千秋月停了下來。

    方牧哦了一聲,開始脫衣服。

    千秋月一愣:“你干什麼?”

    “洞房啊。”方牧嘆氣道:“我這血氣方剛的男人,你這柔若無骨的女人,那就只有洞房這種演法了,唉,吃虧了。”

    千秋月慌張道:“別,還有其他辦法!”

    “我听不見。”方牧繼續脫衣服。

    千秋月苦笑道:“我錯了。”

    她哪能看不出來,方牧這是在整她。

    方牧停了下來:“要說就說完,我不喜歡磨磨唧唧的。”

    這女人不老實,說話說一半,還要藏著掖著。

    千秋月無奈的道:“要想破局,目前來說最好的辦法,就是演,但是不是真演繹,而是推演,一個一個試,看看這個情景會發生什麼。”

    方牧沉吟道:“照這意思,洞房成功也是一個推演。”

    “別啊,大哥。”千秋月無奈的道:“這是最後的辦法,我們試試推演其他的好不好?我一個女孩……大哥你別用這眼神看著我,就當你吃虧了,你也不能吃這虧啊!”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詭異世界摸尸人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