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詭異世界摸尸人 > 第一百二十九章 並非如此

第一百二十九章 並非如此

作品:詭異世界摸尸人 作者:愛睡覺懶人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在前世那個喧囂的世界,自己事業有成,轉瞬間卻掉到大荒村,那種無法言說的悲好像被無限放大。

    這種感覺就好像陷入泥潭,方牧根本就無法擺脫。

    情勢一下子變得危險起來,方牧知道自己的處境,可是卻並不能擺脫,反而……很享受這種悲傷。

    仿佛只有身處在悲傷中,自己才是真正的自己,才是前世中的那個自己。

    不過……方牧很疑惑,疑惑之處就在于悲傷。

    這種悲傷還能抵抗,他也只是沉浸在悲傷中,卻沒有給他帶來實打實的傷害。

    “只是這樣嗎?”方牧心中暗道。

    就在方牧這樣想著時,心中的情緒變了。

    悲傷如同潮水般退去,失去了悲傷的束縛之後,方牧剛想睜開眼楮時,突兀的傳來另一種情緒。

    孤獨!

    與悲傷不同,這次傳來的是深入骨髓的孤獨。

    在一張一弛之下,孤獨感更加強烈,仿佛嵌入木頭的釘子,無論如何也拔不出來。

    方牧驀然睜開雙眼,發現自己已經不再處于蒼雲城內,而是來到了一處極其黑暗的地方。

    周圍都是黑色的霧氣,已經達到了伸手不見五指的地步。

    方牧抬腳想要往前走,周圍的霧氣突然變了。

    濃郁的黑霧仿佛見到了目標,朝著方牧聚攏過來。

    方牧只覺得眼前一黑,已經分不清自己身處何方。

    他想要行動,可是沒有辦法行動,就連動一根手指都無法做到。

    處于黑暗的空間中,方牧甚至連時間都感覺不到。

    一種難以言說的孤獨感傳來,充斥在心間。

    方牧只覺得處在這種空間中,讓他孤獨得想要發瘋。

    人處在一個感知不到時間的地方之後,就會變得異常脆弱,稍有風吹草動就會引起各種各樣的猜想。

    方牧此時就是這樣的感覺,在這種孤獨中,他好像被無形的鎖鏈束縛住,想了很多以前都不會想的東西。

    孤獨嗎?有一點點。

    從來到這個世界起,方牧就覺得與這個世界格格不入。

    雖然努力適應,努力的學習驗尸,想要在這個世界上扎根下來,但是終究是不適應。

    這就好像一個在異國他鄉事業有成的人,當他功成名就時,他也是個異國之人,那種與生俱來的孤獨感是無法言說的。

    孤獨好像蝕骨的寒冷,正在一點點的磨平方牧的心頭的意志。

    ……

    外界,鬼一撫著琴,看著面前四個人的模樣,嘆了口氣。

    面具女人看不清有什麼表情,雙手死死握住拳頭,原本白皙的手背上血管縴毫畢現。

    張柳拔出了雁翎刀,口中不斷的自語:“我是司長一輩子的追隨者,要為了司長披荊斬棘,殺!殺!殺!”

    鐵算仙則是抱著銅質羅盤,眼中有淚水劃過。

    琴聲之下,眾生有百態,顯露無疑。

    鬼一搖了搖頭,看向方牧的位置,暗道:“可惜了,驚才絕艷之人,卻要殞命在蒼雲城。”

    只見另一邊,方牧拔出了殺豬刀,正一點一點的朝著自己脖子移動。

    雖然動作很緩慢,但是卻異常堅定,如果殺豬刀落在脖子上,方牧肯定會一命嗚呼。

    就在殺豬刀越來越近時,一道白影閃過,落在方牧手上。

    與此同時,傳來一聲貓叫。

    只見阿白掛在方牧手上,激動的叫了起來。

    整場比試中,唯獨阿白沒有參與。

    它見著自家主子做出這種動作,馬上急了起來。

    一道道黑氣從阿白身體內涌出,伴隨著阿白的叫聲,黑氣以一種不規律的頻率震動著。

    黑氣越是震動,阿白就叫得越是大聲,到最後已經不是貓叫,而是恐怖的嘶吼。

    ……

    方牧所處的黑暗中,本來已經在孤獨中隨波逐流的他突然停了下來。

    “喵……喵……”

    輕微的貓叫聲傳來,周圍的黑霧都仿佛慢上一拍。

    “這是……貓叫?阿白?”

    只是轉瞬之間,貓叫再一次被黑霧掩蓋,又將方牧席卷,再一次恢復到那種不知時間的感覺。

    孤獨感再次襲來,方牧身處孤獨之中,卻發現這排山倒海的孤獨有了破綻,就連眼前的黑霧也出現了一絲光明。

    在這絲光明中,一種明悟從方牧心底生出,原本處于孤獨風浪中的船變得穩健起來,方牧身處孤獨中心卻絲毫不動。

    方牧笑了,放聲大笑:“我並不孤獨!”

    在一瞬間,阿白提醒了方牧。

    所謂孤獨,其實也是一種逃避,逃避他現在所遭遇的一切。

    也是一種借口,讓自己與世隔絕的借口。

    但是……他方牧需要逃避嗎?需要借口嗎?

    他不需要!他並不是一個人,他還有貓,雖然只是一只貓。

    眼前的光越來越亮,黑霧被光沖擊成了粉末。

    ……

    外界,方牧猛的睜開眼楮。

    阿白仍然掛在他手上,還在不知疲倦的叫著。

    方牧伸出手,拂過阿白的頭:“多謝。”

    本來渾身黑氣的阿白看到自家主子清醒後,松了一口氣,重新跳到方牧肩膀上,一副我是有功之臣的模樣。

    方牧笑著搖了搖頭,將視線看向鬼一,目光冷峻。

    鬼一撫著琴,道:“恭喜,先生通關了。”

    不管如何,規則承認了,方牧就是通關了。

    方牧轉頭看去,發現還有一個人也甦醒了。

    一道收刀的聲音傳來,張柳睜開了眼楮。

    “不過如此。”張柳看著鬼一,陰沉道:“你也就這點手段了,真是太下作了。”

    方牧摸了摸下巴,他越發覺得這個叫柳虛的家伙不簡單。

    以前遇到的監天司成員大多是個掛件,這柳虛是真的很強啊。

    每一關都是柳虛自己過的,而且毫無阻攔,方牧對柳虛的身份更加懷疑了。

    另一邊,又有一個人甦醒了,這人正是鐵算仙。

    “我會活下去的,你放心,我一定會的。”鐵算仙睜開眼,自語道:“帶著你那份活下去。”

    片刻之後,鐵算仙閉上了嘴,擦了擦臉上的淚痕。

    方牧搖了搖頭,鐵算仙的這句話好像也有點東西,他覺得或許每個人都有那麼一絲不願提及的過去吧。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詭異世界摸尸人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