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詭異世界摸尸人 > 第一百九十七章 兩個工具人的踫面

第一百九十七章 兩個工具人的踫面

作品:詭異世界摸尸人 作者:愛睡覺懶人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好想睡覺。”婦女晃了晃腦袋,覺得非常的疲憊。

    不僅僅是婦女,就連其他人也都一樣,全都是一副昏昏欲睡的模樣。

    守夜之後有疲憊很正常,可是這麼累的感覺,婦女只有在經歷了某種運動之後才會有。

    “等等,守夜?”婦女眉頭皺起:“怎麼回事,我怎麼會守夜呢?”

    守夜的一般都是親戚,她只是個鄰居,為什麼會突然留下來守夜了?

    婦女心下疑惑,看了周圍一眼。

    那些昏昏欲睡的人很正常,除了手腕。

    他們手腕上,也有淤青,就像是被繩子勒出來的。

    婦女心中泛起疑惑,抬起手看了一眼。

    淤青……她也有!

    正在思忖之時,一道聲音卻傳了出來。

    婦女聞言,看了過去。

    只見院子外,正有一支隊伍路過。

    這支隊伍穿著白色的粗布衣服,在頭上、手臂上各自綁著白布。

    “出殯?”婦女想道:“又有人死了?”

    敲鑼打鼓的聲音由遠及近,再由近及遠。

    在人群中,婦女看到一個人。

    這是個中年男人,正在隊伍的最前方,手中抱著一個靈位。

    “相公?”

    這個人婦女認識,正是她的相公。

    靈位上面的名字她也認識,那是她自己的名字。

    這支隊伍好像看不到她,自顧自的走遠了。

    煙霧在這支隊伍腳下出現,接著這支隊伍怪異的消失。

    婦女只覺得渾身發麻,一幕幕畫面在她眼前掠過。

    “詭異,吃嚴某人一刀!”

    一道聲音傳來,凌冽的刀光乍現。

    在刀光中,婦女化作碎片消失。

    不僅是婦女,就連周圍的景色的支離破碎。

    哪里還有什麼靈堂,這里是一片荒廢的屋子。

    嚴銑收刀歸鞘,臉上露出凝重:“死了?”

    在嚴銑身後,一個中年男人出站。

    “沒有死,大人。”中年男人恭敬的道:“她只是短暫消失,過段時間又會出現。”

    中年男人是雲龍城的傳達處負責人,他眼中帶著憂慮。

    “這已經是第三處了。”嚴銑皺眉道:“到底是什麼原因?”

    這樣的怪異事件,嚴銑已經處理了三次。

    每一次都是這樣,殺不死它們,過段時間又會出現。

    最主要的是,如果普通人恰巧路過,就會被卷進來,相當危險。

    “對了。”嚴銑問道:“有沒有資料,找不找得到?”

    “我有印象。”中年男人低聲道:“回去查查卷宗。”

    嚴銑點了點頭。

    ……

    傳達處。

    中年男人抱著一捆卷宗走了出來:“大人,那個靈堂的事找到了。”

    說完,中年男人翻出一張,遞了過去。

    嚴銑接了過來,仔細查閱卷宗的內容。

    片刻後,嚴銑放下卷宗,滿臉凝重。

    那個婦女……死有余辜!

    卷宗上有言,婦女名為錢麗,是雲龍城的人。

    錢麗的脾氣很不好,導致與她相公的關系很差。

    每天都會吵一架,甚至隔三差五還會打架。

    這樣鬧騰,自然驚動了鄰居。

    隔壁孫家的兩口子恰恰相反,他們舉案齊眉,相敬如賓。

    听到錢麗這邊吵架,他們就經常過來勸架,久而久之,兩家人倒是熟了。

    可是在某一天,意外發生了。

    錢麗看著相敬如賓的孫家兩口子,嫉妒之心漸漸起來。

    于是乎,她殺了孫家兩人,並用了極其惡毒的方式將他們的手綁著,讓他們生生世世受到痛苦。

    錢麗的做法很完美,衙門沒有發現問題,判定為自殺。

    可是萬萬沒想到,孫家的兒子竟然想繼續查。

    錢麗起了歹心,在飯菜里下毒,毒死了所有人。

    她為了逃避嫌疑,甚至自己服用了微量的毒,企圖蒙混過關。

    不料這毒藥並不能與某樣菜混合,混合之下毒性翻倍,錢麗也死了。

    卷宗上大致就是記錄了這些。

    嚴銑又翻看了另外兩起事件,發現都差不多。

    他們都有一個共同點,那就是殺過人,死後化作的詭異也完美的呈現出案發場景。

    而且還有一點,嚴銑通過對比,發現這些詭異並不知道自己是詭異,每隔一段時間就會重復。

    如果沒有人經過,它們也不會害人,只有有人經過時,才會被扯進去。

    更主要的是殺不死它們,它們就像是規則類的詭異一樣,又有不同的地方。

    規則類的不僅殺不死,而且還能反殺對手。

    這里的詭異很奇怪,殺不死,卻也能殺。

    嚴銑的刀光過去,它們就會支離破碎,只是過段時間又會出現。

    “頭疼!太頭疼了!”

    作為一名刀客,嚴銑覺得動腦子的事不適合他。

    “咳咳。”中年男人假裝咳嗽一下,轉頭看天,表示沒看到這一幕。

    身處在傳達處負責人這個位置,實在是太難了。

    每一位正式成員都是頂頭上司,有些東西看多了,怕是會引起別人的不滿。

    嚴銑沒有注意到這些,還在苦惱著。

    就在這時,他突然發現店鋪外面有動靜。

    一道身影正在外面偷偷摸摸的瞅著,似乎知道店鋪內發生了什麼。

    嚴銑看了一眼,當他看到是誰時,先是一愣,接著露出驚訝的表情:“這個時候出現個人,未免有些離奇。”

    中年男人也看了過去,當他看到來人時,不由得露出奇怪的表情。

    只見外面的街道上,正有一個道人在觀望。

    道人年紀不大,穿著一身樸素的道袍,手上拿下一桿長幡,上面寫著“鐵口直斷”四個字。

    似乎看到了店鋪內的目光,道人伸出右手,非常猥瑣的招了招手。

    明明長得清秀,又非常年輕的道人,在做這個動作時,說不出的猥瑣。

    嚴銑嘴角抽了抽,走了出去,還不等道人說話,他就開口了:“能不能……拿兩桿長幡,看著難受,不對稱。”

    道人一愣,腦回路沒跟上。

    “咳咳。”嚴銑假裝咳嗽一聲道:“你是何人,找我有何事?”

    說話的時候,他時不時瞥了一眼長幡,壓抑住把長幡打斷的沖動。

    “我叫鐵算仙。”道人自我介紹了一下:“這次過來,是有重要的事要做。”

    “嗯……嗯?”嚴銑一愣:“工具人?”

    鐵算仙同樣一愣:“你怎麼知道這個詞?”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詭異世界摸尸人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