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詭異世界摸尸人 > 第二百一十二章 這里面水太深

第二百一十二章 這里面水太深

作品:詭異世界摸尸人 作者:愛睡覺懶人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陳彬被踢飛出去,那一腳的力道很大,最關鍵的是那五層金光。

    在方牧變大之後,那五層金光竟然被他用來攻擊。

    裹著金光的腳踢在身上,即使陳彬已經兵器化,仍然覺得渾身要散架了。

    眼看著滿天的刀光從天而降,陳彬大吼一身。

    銳利的光澤遍布全身,在陳彬身上閃動著金屬特有的流光。

    “轟!”

    巨響聲鋪天蓋地,滿天的刀光一一落下,仿佛毀天滅地的範圍攻擊,將整個擂台全部覆蓋。

    身處在這樣的攻擊中,陳彬感覺自己好像是風浪中的小船,並不能自主移動,只能隨波逐流。

    稍有不慎,就會淹沒在滔天巨浪中。

    片刻之後,刀光漸漸消失。

    五丈高的方牧宛如一個神明,俯視著下方模樣淒慘的陳彬。

    衣服破破爛爛,身上到處都是焦黑的痕跡,陳彬現在的樣子和之前比起來,簡直是天壤之別。

    “這樣的攻擊,想必消耗很大吧。”陳彬長出了一口氣,艱難的道:“接下來,就看我的了!”

    方牧笑了,五丈高的他發出的笑聲,就像是九天的雷霆般震撼:“你看看這是什麼?”

    隨手又是一刀。

    滿天的刀光再一次出現,又粗又大。

    比起之前,這刀光將整片天空都布滿了。

    如果說剛才是範圍性覆蓋攻擊,現在就是全方位無死角攻擊。

    陳彬呆住了,指著方牧說不出話來:“這……這這……”

    這種恐怖的攻擊,不應該是殺招嗎,怎麼感覺方牧用著很輕松?

    “像這樣的刀光……”方牧雙眼微眯:“我還能揮出上百道!”

    “轟!”

    隨著方牧這句話出口,天空中的火紅色刀光動了,仿佛得到了指令一般,鋪天蓋地的落下。

    陳彬看著天空中的刀光,整個人呆若木雞。

    打?打個屁。

    這刀光又粗又大,還多到令人頭皮發麻。

    防御?拿頭防御?

    擋住第一刀,後面還有千千萬萬刀,一條刀光就有人那麼大,用什麼防御?

    陳彬閉上了眼楮。

    “結果出來了……方牧勝。”

    就在這時,一道聲音響起,是洛司長的聲音。

    伴隨著洛司長的話,滿天的刀光消散得無影無蹤。

    方牧皺了皺眉。

    “你贏了。”陳彬嘆了口氣,有些意興闌珊。

    “記得你的承諾。”方牧變回了正常體型,又從散落在一旁的乾坤袋中找出衣服,穿上之後,道:“三十只,一只都不能少。”

    陳彬苦笑著點了點頭。

    擂台旁,一道漆黑的大門忽然出現。

    “出來吧。”

    洛司長的聲音從門內傳來。

    方牧抬腳走了進去,陳彬也緊隨其後。

    一陣暈眩感傳來,方牧發現自己回到了剛才那個房間。

    房間內,洛司長正帶著笑容。

    一個成熟女人帶著一種慈祥的笑容,方牧覺得哪里都不對。

    剛開始的時候老凶了,現在怎麼突然對他這麼和善了?

    不對勁,這里面有貓膩。

    這麼想著,方牧朝前跨了一步,準備溜溜球。

    不過洛司長反應更快,直接擋在方牧前方。

    “呃……”方牧停了下來,後撤一步,做出防備的姿態。

    “怎麼,看見師母之後,就這麼一副表情嗎?”洛司長眼中帶著那種令人毛骨悚然的慈祥,緩緩道:“不錯,以化龍戰行雲,吳僚的眼光真不錯。”

    師母?

    方牧朝張柳那邊瞥了一眼,意思是這是真的?

    不會吧不會吧,師尊那副猥瑣的樣子,有這樣一個媳婦?

    張柳不知道該怎麼說,先是點了點頭,又搖了搖頭。

    “這是承認還是不承認呢?”方牧暗自思索。

    “來,過來。”洛司長招了招手。

    方牧遲疑片刻,還是走了過去。

    至少目前來看,還真是他師娘。

    既然是師娘,那就一家人好辦事。

    “不錯,小伙子很精神。”洛司長開始家長里短:“多久成親?”

    方牧搖頭道:“我連對象都沒有,感情只會影響我拔劍的速度。”

    洛司長一臉疑惑。

    這個表情被方牧捕捉到了,為什麼會疑惑?

    方牧試探的道:“難不成師娘你認為我有對象?”

    “不對勁吧。”洛司長遲疑道:“不久前,吳僚還來我這里吹噓,說他馬上就有徒媳婦了。”

    方牧:“???”

    這句話說得方牧雲里霧里,不過聯系到最近發生的事,方牧發現了盲點。

    最近除了今天打了一架以外,就只有簽了那篇空白紙張。

    方牧想到這里,氣勢逐漸陰沉。

    殺豬刀出現在手中,方牧倒拖著殺豬刀,朝著一個方向沖了過去。

    空氣中,殘留著一道聲音……

    “師尊,你為老不尊,竟然陰我!!!”

    洛司長看著方牧離去的背影,愕然道:“我是不是說錯了什麼?”

    ……

    監天司,吳司長的房間中。

    “你讓我進去!”

    “少當家,你先冷靜一點,萬事好商量啊!”

    “我很冷靜,你先讓我進去。”

    “那您先把刀放下成不?”

    “我又打不過他,你放心,我進去就是聊聊。”

    “真的?”

    “真的,比真金都真。”

    ……

    听到外面的吵鬧,吳司長縮了縮脖子。

    青衣人推門而入,正準備說話時,被打斷了。

    “公務繁忙。”吳司長假裝咳嗽了一聲:“沒事不要打擾我。”

    青衣人嘴角抽了抽:“老當家,你剛才還高興得喝了兩杯酒。”

    吳司長:“……”

    “哆——”

    震顫的聲音傳來,桌子上插了一把殺豬刀。

    方牧走了進來,將殺豬刀拔出:“師尊,給個說法吧,你這樣屬實有點坑徒弟。”

    吳司長臉色變為嚴肅:“太放肆了,有你這麼和師尊說話的嗎,來,好好坐下說。”

    前半句說得很嚴肅,後面半句就有點心虛了。

    這事兒確實有點坑徒弟,不過當師傅的不坑徒弟,誰來坑?

    “有些東西解釋起來很麻煩。”吳司長心虛的道:“這一行水太深,我怕我說出來,你把持不住。”

    方牧把殺豬刀提起,在另一只手上比劃著:“師尊,你瞅瞅,我這一刀下去,我的手就沒了,你要是不說,你徒弟可就是個殘缺的人了。”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詭異世界摸尸人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