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詭異世界摸尸人 > 第二百一十四章 吳司長的社死

第二百一十四章 吳司長的社死

作品:詭異世界摸尸人 作者:愛睡覺懶人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方牧並不知道他師尊正在冰與火之間煎熬,離開他師尊那里之後,獨自回了房間。

    關于他師尊說的秘密,方牧其實很好奇。

    奈何他師尊又不說,他也不清楚。

    至于像之前的苦肉計,用一次是好的,用第二次就只會招人煩了。

    帶著這樣的疑惑,方牧沉沉睡去……

    ……

    翌日。

    今天的監天司格外的熱鬧,原因在于洛司長那里。

    有兩個不對付的監天司成員跑到洛司長那里,想要通過挑戰解決矛盾。

    不料他倆剛剛到,就看到了一出好戲。

    司長這個位置站在監天司的頂端,可以說跺跺腳整個世界都會震顫。

    可是這倆監天司成員甚至懷疑他們看錯了。

    他們看到了什麼?

    堂堂監天司吳司長,竟然狼狽的從洛司長的地方走出來。

    用狼狽這個詞很貼切,因為吳司長是一邊走一邊穿衣服,甚至還罵罵咧咧的。

    “看什麼看!”吳司長眼楮一瞪︰“這事兒你們敢說出去,我讓你們知道什麼是殘忍!”

    兩個監天司成員唯唯諾諾的,連連表示自己什麼也沒看到。

    吳司長離開了,離開之前還在低語︰“徒弟啊,我這是為你付出了太大得代價了,你可千萬不能辜負我得好心啊。”

    ……

    方牧起得很早,起來之後正準備出門時,就看到青衣人正站在一旁。

    “喲,這麼早?”方牧招了招手,打了個招呼。

    青衣人笑道︰“少當家的,老當家讓你馬上過去一趟。”

    “是那事兒?”方牧意有所指的道。

    青衣人搖了搖頭︰“我也不知道,只是說讓你過去一趟,嘿嘿嘿,少當家的,等會兒說話可要小心一點,老當家狀態可不好。”

    方牧疑惑的道︰“什麼情況?”

    青衣人面色有些尷尬,做出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

    雖然是欲言又止,但是方牧能夠看出來,這貨好像有一種奇怪的屬性。

    方牧想了想,假意道︰“既然不好說,那就不說了吧。”

    說完,方牧抬腳準備離開。

    青衣人一把拉住方牧,咳嗽了一下,唉聲嘆氣的,做出一副非常為難的樣子︰“本來是不能說的,可是你是少當家的,知道了也無妨。”

    方牧︰“……”

    果然,被他猜對了。

    這貨也不正常,他絕對是有那種百分百找人說秘密的屬性。

    一旦不說出來,就會很難受。

    這種俗稱八卦,還有一種說法叫長舌。

    青衣人一邊表示很為難,另一邊卻說得非常的快。

    當他說完之後,整個人都處于一種極其放松的狀態。

    方牧听完,呆若木雞。

    什麼鬼?春宵一度?

    听青衣人話里的意思,自己的師尊好像還吃虧了似的。

    師娘看著三十多,可是卻非常非常的漂亮,怎麼師尊他反而覺得自己吃虧了?

    方牧懷疑的道︰“難不成師尊他……不太行?”

    都說三十如狼四十如虎,難不成自己師尊……怕了?

    方牧覺得要是真的的話,他這里有一個古方,到時候可以解決解決問題。

    別問玄士怎麼可能不行,就目前來說,方牧遇到的監天司玄士,大多數都像個普通人。

    甚至擁有比普通人更加怪異的愛好。

    青衣人搖頭道︰“這應該不是,具體原因老當家也不說啊,洛司長人家又漂亮,也不知道老當家怎麼想的。”

    “要不打听打听?”方牧的八卦之心同樣被點燃了。

    青衣人眼中也露出火熱,可是馬上熄滅了。

    作死之心不能漲,漲了要出大問題。

    “對了,我現在就過去嗎?”畫風有些歪了,方牧又拉回正題。

    青衣人也覺得有些不對︰“沒錯,現在就去,老當家已經等著了。”

    方牧點了點頭,馬上準備離開。

    才走出兩步,青衣人補充了一句︰“對了少當家,這事兒誰也不能說啊,我只告訴你一個人。”

    這事是什麼,自然是今天吳司長和洛司長的事。

    方牧嘴角抽了抽,揮手走遠了。

    這還真是……非常的貼合長舌屬性呢。

    ……

    吳司長的房間中。

    來到門口之後,方牧先是敲了敲門。

    “進來吧,你小子怎麼這麼客氣了?”吳司長的聲音響了起來。

    方牧推門而入,剛好看到吳司長正坐在位置上。

    在前方的桌子上,是三個折子。

    方牧走了過去,咧了咧嘴,有點想笑。

    吳司長奇怪的道︰“怎麼了,你這表情有些怪異。”

    方牧假裝咳嗽了一下,指了指脖子位置︰“師尊,你這收尾工作沒做好啊。”

    只見吳司長的脖子上,有一個“洛”字。

    這個字用胭脂書寫上去的,看著非常怪異。

    吳司長一愣,拿了一面銅鏡。

    當他看到脖子上的東西時,整個人如同雕像般停滯。

    “怪不得,怪不得我說這一路怎麼回事……”吳司長整個人都不好了。

    這一路上,那些監天司成員看他的眼神太怪了,起初他還不知道,現在看來,自己的事似乎暴露了。

    這一刻,他甚至想連夜離開監天司總部。

    “師尊啊。”方牧一臉八卦︰“我其實挺好奇的,為什麼你會這麼避諱師娘呢?”

    吳司長恢復過來,嘆氣道︰“你懂什麼,男人志在四方,怎麼可能被感情束縛,外面的世界多好。”

    “哦?”方牧不信道︰“真是這樣?”

    吳司長嘆了口氣︰“好吧,我承認,這沒什麼不好的,我打不過她,我不想和她在一起。”

    對于自己的徒弟,吳司長覺得沒什麼好隱瞞的。

    方牧疑惑的道︰“就這?這也是理由?”

    吳司長一拍桌子︰“廢話,要是連自己的女人都打不過,我吳僚不就成吃軟飯的了嗎,那肯定不行。”

    方牧咧了咧嘴。

    好家伙,原來是好面子啊。

    不過吳司長算他的長輩,這事兒他也不好評論。

    “好了,說正事吧。”吳司長岔開話題,將三份折子遞了過來︰“你看看這個,我用了很大得勁,才幫你搞到的。”

    方牧接了過來,當他打開折子之後,不由得一愣︰“監察使?這是什麼東西?”

    只見折子的最開頭,寫著“監察使”三個字。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詭異世界摸尸人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