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我要與超人約架 > 第二十一章 小修女的一天

第二十一章 小修女的一天

作品:我要與超人約架 作者:辣醬熱干面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哈嘍,大家好,我是哈莉,哈莉•奎茵!”哈莉笑盈盈向新室友們打招呼。

    這是一間與哥譚高中練舞室一樣大的房間,超過150平米,長方形。

    仿瓷牆面從底部,貼了一人高的天藍色小瓷磚。

    靠近走道的那面牆沒有窗戶,外面是院子的牆壁有一五扇老式的百葉窗。

    20張床鋪,分成兩排,一排十張床,單人床,間隔一米左右,床頭有個小木櫃。

    此時已經吃過午飯,大概下午一點左右,在嬤嬤們的監管下,女孩子們都回到寢室午休。

    算上哈莉也才14個女孩,剩下六張床空著。

    女孩幾乎全為白人,只一個大黑妹,亞裔與棕皮一個也無。

    年齡從十歲到......哈莉覺得有兩個健壯的女生像過了二十?

    很顯然,這不可能。

    十八歲就能離開孤兒院了。

    那麼,只剩一個可能,米國大妞們看著都顯老。

    “嗨,哈莉,我是瑞雯,95年的。”

    “我是安琪拉,15歲。”

    “我是......”

    在修女嬤嬤的瞪視下,女孩們一個個有氣無力地和新人打招呼。

    這些女孩長得都沒啥特色(沒有讓哈莉驚艷的長相),只有一名13歲黑發女孩給哈莉留下印象。

    她長得也算可愛,有一種嬌弱羞怯、讓人憐愛的氣質,但這些都不是重點。

    她叫“芭芭拉”,也是92年出生,也嬌弱羞怯......哈莉想起自己的好友,小黑妹芭芭拉。

    簡單打過招呼,其他女孩們就躺會床上睡午覺,哈莉則來到自己鋪位,輕手輕腳地整理行禮。

    大多數物品都被管理員收走,寄存起來,等她成年後再還給她。

    不過哈莉也在修道院領到新的衣服與生活用品,比如,兩套小白服(祈禱用的白袍),嶄新的羊毛衫,黑色的棉絨外套,一個金屬十字架......

    棉被已經鋪好,哈莉把自己的物什放進箱子,便也躺了上去。

    看著灰色的水泥天花板,她睡不著。

    她轉過頭,發現有幾個女孩也在睡不著,在偷瞄她。

    她向她們笑了笑。

    她們也笑。

    哈莉忽然感覺到疲憊,有了些睡意......

    12點午飯,下午一點午休,兩點半開始上課。

    課程簡單到令人發指。

    教會孤兒院的目的不是幫人成才,而是讓孤兒們擺脫文盲身份。

    哈莉得到特許,不用上基礎文化課,她可以去操場上跑步踢球,也可以到健身室擼鐵、去舞蹈室擼自己,但沒有專業的體操或乒乓老師教導她。

    修道院有體育老師,但他們只是普通老師。

    哈莉一個人對著訓練牆,打了一下午網球。

    聖約翰修道院的確古老,但佔地廣大,各類體育設施都不缺,甚至有弓箭射擊、古典劍術、皮劃艇等課程的專門訓練場。

    出了一身汗,發泄了多余的精力與這些天積累的郁結,哈莉心情舒暢了很多。

    下午五點,課程結束的鈴聲響起,哈莉趕忙跑去公共浴室。

    沖了個熱水澡,套上一件寬大的修女服,她小跑著來到大聖堂。

    五點二十,全體師生一齊拜聖體。

    算上園丁、門衛之類的勤雜工,大概八十多位老師,學生有三百出頭。

    在特蕾莎修女的帶領下,所有師生都在受難基督銅像前跪下。

    拜聖體嘛,當然得下跪。

    “親愛的主,耶穌,我們感謝你,讓我們每天晚上來到你至尊台前,陪你度過這半小時。

    主啊!我們平時太忙于世俗,甚至連祈禱的時候,都分心在家庭事務上。

    現在讓我們收斂心神,靜下心來,聆听你的教誨。

    主啊!你就在聖龕中,就在我們的眼前,讓我們虔誠的敬拜你,用歌聲贊美你,讓我們歌唱《敬拜主在黃昏的時候》。”

    很尷尬,哈莉穿越十多年,也入鄉隨俗,當了十多年的基督徒,卻不太記得清楚《敬拜主》的歌詞。

    實在是,拜聖體並不止一首歌。

    她只能神色肅穆,嘴巴開闔,耳朵張開,一邊濫竽充數,一邊努力記下別人唱出來的歌詞。

    “敬拜你,敬拜你在黃昏的時候,敬拜你,在清晨的時候,敬拜你,在夜更里的時候,敬拜你,在無人的時候......我要贊美,我要敬拜,敬拜使我喜洋洋,敬拜讓我心歡暢,敬拜......”

    難怪每次拜聖體得半個小時,一個完整的過程有九個步驟,差不多都是一段經文、一首歌。

    《敬拜主在黃昏的時候》只是第一首,第二首是《瀑布巨聲下》,第三首是《我的靈魂渴慕你》。

    第四個環節,吟唱聖詠,沒有固定歌曲。

    第五步,听老嬤嬤誦念福音書。

    第六步,默想自己的這一天到這一刻,大概類似“君子三省吾身”。

    不過這境界對個人“慧根”要求太高,大部分人都在發呆。

    第七步,向主說出懇求的心聲,屬于個人的祈禱環節。

    第八步,懺悔,不管有罪沒罪,先說“耶穌,對不起,我有罪”,巴拉巴拉,然後唱《感恩的淚》。

    最後,告訴主,我們今天的祈禱快結束啦,然後再敬頌主一番,以《如此偉大》這首歌結尾。

    嗯,基本都在唱歌。

    隨著一聲整齊劃一的“阿門”,今天的拜聖體活動結束了。

    哈莉驚訝發現,不多不少,正好五點五十分,半小時。

    六點開始晚飯,七點又小規模聚在一起,做彌撒、做晚禱。

    九點半,大家上、床睡覺。

    “小芭,小芭!”熄燈後,哈莉像一條小泥鰍,在被窩里掉了個頭,毛絨絨的小腦袋鑽到床尾,向對面的床鋪輕聲叫喚。

    “哈莉?”對面傳來弱弱的聲音,驚疑不定,怯怯弱弱。

    接著又是一陣“”,一顆小黑腦袋與哈莉“隔河相望”。

    是芭芭拉。

    她撥開黑卷發,露出白皙小巧的臉蛋,疑惑道︰“有什麼事?”

    只半天時間,哈莉就和她混熟了。

    哈莉活潑開朗,愛笑,長得好看,又擁有成為米國明星學生的眾多技能,很容易就能周圍人打成一片。

    除了芭芭拉,寢室另外12個女生,她都混了個臉熟,甚至連其他幾個寢室的男男女女,都知道修道院來了她這麼一號人,也都與她打過招呼。

    “沒事,就是睡不著,想找你打听下這座修道院的情況。”哈莉道。

    事實上,修女嬤嬤剛離開,寢室里的臥談會就開始了,哈莉一點也不顯得突兀。

    芭芭拉沒說話,似乎默認了。

    哈莉問︰“每天都要拜聖體、做晚禱嗎?”

    “這里是教會孤兒院,你以為呢?”這不是芭芭拉,而是寢室唯一黑妹,與哈莉隔三個床鋪的雷娜。

    哈莉繼續問芭芭拉,“你來這兒幾年了?”

    “唉,快八年了,我九歲就來了,再過一年,我就能出去了。”黑妹雷娜嘆道。

    哈莉無語。

    “小芭,你呢?”她又問。

    “她來沒多久。”雷娜又道。

    這下芭芭拉說話了,“很久,快七個月了。”

    “哼——”大黑妹雷娜冷哼一聲,心里十分不爽,“哈莉,你想了解這個臭茅坑,還得問我,我比這里好多教師都資格老。”

    黑暗中,哈莉眉頭微皺。

    她不喜歡這個黑妹,並非她黑——雖然她的確比其他黑妹更黑,閉上眼楮嘴巴,大白天看不清五官的那種——首先,雷娜的樣貌不討喜,牛高馬大,快一米九了,又粗又壯,還一張猩猩臉,大齙牙。

    哈莉一直不否認自己是個顏控。

    除了顏值不佳,雷娜性格也不好。

    哈莉來這還沒一天,就見她欺負小孤兒好幾次。

    比如,晚上在浴室洗澡,雷娜懶洋洋地蹲坐在椅子上,芭芭拉與另一個小姑涼安琪拉憋紅了臉幫忙搓背,安琪拉抱怨了一句“手好酸”,就被她一巴掌拍在腦袋上。

    哈莉看不過去,說了兩句。

    然後名為“雷娜”的火藥桶被點燃,當場就要與哈莉來一場赤果果的拳擊比賽。

    結果可想而知,大個子雷娜三兩下就被哈莉放倒,兩拳擂在小腹,痛得她嗷嗷叫。

    本來哈莉以為她會從此避開自己,卻不想才過去幾小時,這二臉皮就主動與她搭訕......

    見哈莉不答話,雷娜自顧自換了話題,“我知道你,哈莉。在橄欖球雜志上讀過你的新聞,因為你笑得很好看,因為你經常贏,連奧運選手也能贏,他們叫你smile queen。”

    “嗯。”哈莉隨便知應一聲。

    “哈莉,我敢打賭,你在這待不了一個月。”不看臉上的表情,單單語氣,就能听出雷娜的羨慕。

    “為什麼?”哈莉奇道。

    “所有準備收養孩子的家庭,都會第一個來看你。你是超級優等品,與你相比,我們沒半點競爭力。”雷娜酸酸地說。

    “經常有人來嗎?上一次孩子被選走,是什麼時候?”哈莉問。

    “平均一個星期兩三次,就在三天前,一對州北過來大學教授挑走了漢斯。”

    說到這兒,雷娜冷笑一聲,朝著芭芭拉的床位譏諷道︰“本來這個好機會是老妖婆留給這小碧池的,結果人家嫌她長得不夠快樂,反而看上了在球場上打籃球的‘快樂’漢斯。”

    “你在說誰?”哈莉皺眉道。

    “你覺得呢?”雷娜反問。

    老妖婆難道是指院長特蕾莎修女?

    小碧池......

    看來雷娜長得五大三粗,其實心思還算精細。

    她若敢直接說院長嬤嬤是老妖婆,很可能會被打小報告;如果敢當著哈莉的面罵芭芭拉碧池,估計得挨揍,這黑碧池......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我要與超人約架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