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我要與超人約架 > 第二十三章 萬物皆可嗨的米國佬

第二十三章 萬物皆可嗨的米國佬

作品:我要與超人約架 作者:辣醬熱干面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安琪拉的話還是對哈莉產生了一定影響。

    癮君子、藥房......

    雷娜八成在做違法亂紀的事,她甚至有些猜到她們在做什麼。

    那麼,她要不要去阻止她們?

    她為什麼要阻止她們?

    她能阻止嗎?

    就像安琪拉說的,雷娜會在這住到十八歲,她卻可能在一周內離開。

    今天能阻止,那一周之後呢?

    “唉,還是去看看吧。先做好眼前的事,明天的事交給明天!”

    揪了會兒頭發,哈莉一咬牙,心里做出決定。

    聖約翰的主體建築,是“口”字形的七棟樓,除了正面為整體一棟大教堂,另外三邊皆為兩棟樓,中間留一條寬敞的石道。

    副五棟,就在主樓正後方。

    院子里經常有學生與教師、修士往來,哈莉估計雷娜不敢從正面偷入藥房。

    于是,她也繞了半圈,準備去後面看看。

    生活總是充滿意外.....

    哈莉東張西望,躡手躡腳靠轉過副5棟拐角,就與獨眼警衛隊長來了個對視。

    “你——”他的獨眼里閃過遲疑。

    “我沒有,不是我。”哈莉也被這意料之外的變故嚇了一跳,慌里慌張,表現大失水準。

    不過她到底不是一般人,只慌了一句話,很快就鎮定下來。

    同時她也在心里暗驚,這位警衛隊長警覺性好強。

    他能正好與過了轉角的她對視,只因為她剛靠近拐角時,他就有所察覺。

    也許是腳步聲......

    “海格力斯隊長,無論她們做過什麼,我都和她們不是一伙的。同學們告訴我,芭芭拉被雷娜叫走了,眼看就要拜聖體,我就四處逛逛,來尋她們。”

    此地不止海格力斯一人,他的獵犬、芭芭拉與雷娜幾女都在。

    瘦瘦小小的芭芭拉站在獨眼隊長身前,抵著腦袋,似乎在挨訓,雷娜與另外兩個女生梗著脖子,雙手抱頭,跪在幾米外的牆根下。

    除此之外,警衛隊長黑色的皮手套里,還握著幾個白色的藥瓶。

    只看一眼,哈莉就明白,這是人贓並獲,被逮了個正著。

    所以,她才慌里慌張撇清關系。

    獨眼警衛輕瞥哈莉一眼,把手里的藥瓶塞進皮夾克口袋,“這次就算了,下次別再犯。”

    留下這一句,他就牽著狗從另一邊離開了。

    “這麼簡單就過關了?”哈莉有些難以置信。

    三個跪在地上的米國大妞站起來,其中名叫歌蒂的金發白人妞,把指關節捏得  響,不懷好意地看向哈莉。

    “這小濺人壞了我們的事,要不要教訓她一頓?”她說。

    “what?”哈莉不明其意,“我救了你們吧?壞什麼事兒了?”

    大姐大雷娜毛毛蟲一樣的眉毛扭曲幾下,看著她問︰“你來這做什麼的?“

    哈莉用大拇指點了點自己,“芭芭拉由我罩著,你把我小妹帶走,還問我來做什麼?”

    這一瞬間,雷娜黑臉上的表情非常復雜,“你為了她?”

    她的語氣有些難以置信,表情...似乎有敬佩,也有譏諷。

    實在是,雷娜臉太黑,無論做什麼表情——除非咧嘴齜牙,都不太容易分辨出來。

    “雷娜,她昨天捶了你幾拳頭,今天正好我和歌蒂在,我們三個合力草翻她?”蒜頭鼻米蘭達躍躍欲試。

    “算了吧,今天的破事兒夠多了。”雷娜搖搖頭,拉著兩個好姬友走遠了。

    這會兒哈莉才把注意力投向瘦瘦小小的芭芭拉,“你沒事吧?”

    長長的黑發遮住芭芭拉大半臉蛋,但她輕輕搖頭的動作,哈莉還是能看見。

    “她們讓你做什麼?”哈莉又問。

    芭芭拉似乎透過眼前的黑發瞥了她一眼,指著後牆上的通風口,道︰“我個頭小,可以直接爬進二樓藥房。”

    芭芭拉的外套上的確有很多灰塵,尤其是在膝蓋與肩膀處。

    “偷什麼藥?”

    芭芭拉低下頭,長發完全遮擋她眼里的莫名神色,低低道︰“小綠丸。”

    到最後,她也沒解釋清楚是什麼小綠丸,只說如果有人生病,或者睡不著覺,經過醫療室凱蒂嬤嬤檢查後,能得到幾粒小綠丸。

    幾乎孤兒院所有孩子都吃過小綠丸。

    有些人吃得次數多,過于頻繁,比如雷娜,就會出現一天不吃心里慌的上癮狀態。

    “難道是du品?這太瘋狂了。”哈莉震驚道。

    “肯定不是杜平,盒子上的商標寫著‘韋恩制藥’,還經過米國衛生局藥監,無毒無害。”芭芭拉道。

    哈莉皺眉道︰“你再說一遍,那是什麼藥?”

    “苯二氮什麼的。”

    吃過晚飯,做晚禱的時候,雷娜主動坐到哈莉邊上,低聲道︰“哈莉,你是個好人。”

    “what?”哈莉差點被口水嗆到。

    這是在發好人卡?!

    她努力回想,自己到底做了什麼,讓這黑妹產生如此恐怖的誤會......

    “如果你是我這樣的‘壞蛋’,倒可以和芭芭拉攪合在一起。你不是,所以你最好離她遠點,永遠別干涉她的任何事。”

    哈莉松了一口氣,“你在挑撥離間?”

    “你蠢到以為我在挑撥離間?”雷娜反問。

    哈莉當然不蠢,一開始就听出雷娜在暗示一件事︰芭芭拉不單純,至少她涉及的事兒非常麻煩。

    “唉,明明是個五大三粗的黑妞,說話這麼不爽利。”哈莉嘆口氣,直接問︰“這座修道院到底有什麼秘密?”

    “這里不是你久待的地方,你不需要了解這里的生存規則,知道的太多對你反而沒好處。”

    頓了頓,雷娜悶聲道︰“你有沒有想過,為何之前在後院,米蘭達與歌蒂說你壞了我們好事,還想揍你?

    我可以明確告訴你,如果你不來,我們會和往常一樣,付出一定代價,拿到那些小綠丸。

    你活得像個小女王,修道院卻不是你的城堡,就像哥譚不是你的王國。”

    哈莉皺起眉頭,沉默下來。

    她不傻,雷娜暗示的非常明顯了,她眼中的聖約翰修道院絕非它的真面目。

    但這里所有人,孤兒、教師與修士修女,都知道她只是這里的過客。幾個星期,一個月,她鐵定會被一戶經濟條件優良的人家領走。

    所以,他們既不準備干涉她的人生,也沒想過把她接納入真實的教會孤兒院。

    那哈莉該如何選擇呢?

    輕輕嘆口氣,她不再詢問雷娜任何問題。

    她選擇了妥協,選擇了明哲保身。

    ——她能對付雷娜和她幾個狐朋狗友,卻無法對抗聖約翰修道院這個小社會。

    ......

    與雷娜一番交談後,哈莉消沉了很多,笑容少了,與其他人的交談也興趣寥寥。

    晚上熄燈後的臥談會,她也沒參加。

    十點半左右,發現雷娜披上衣服,悄悄溜出寢室,她也沒多嘴問一句。

    芭芭拉還擔憂地問她,是不是身體不舒服。

    哈莉也只推脫下午打球太累,想早點睡覺。

    到了後半夜時,哈莉被一陣驚叫吵醒。

    “救命啊,嬤嬤,修士,救命啊,雷娜不行了~~~”

    宿舍外的過道里,傳出宛若女鬼夜泣的嚎叫。

    是雷娜的好姬友,“修道院三粗”之一的歌蒂。

    呃,三粗,是哈莉給那三個粗壯大妞取的外號。

    人命關天,哈莉“睡死病中驚坐起”,立即趿上拖鞋,在其他女生反應過來前,率先跑了出去。

    走道昏暗幽深,兩邊牆體上的燈泡發出渾黃燭光,好似一條通往地獄的“康莊大道”。

    歌蒂與米蘭達也不止叫了一聲,這會兒已有其他學士與修士,迷迷糊糊從寢室走了出來。

    在過道的盡頭,最里間的儲物室,哈莉見到了口吐白沫、全身抽搐的雷娜。

    呃,不是白沫,是淡藍色的泡泡。

    有幾個泡泡隨著喘息,從鼻孔里飛了出來,在半空飄呀飄......

    “她吃洗衣粉了?”哈莉左右看看,竟真的在角落發現一瓶歪倒在地的清潔劑,而不遠處被撕開的箱子,露出一瓶瓶同款清潔劑。

    “shit,雷娜喝清潔劑,要自、殺?!”她瞪圓雙眼,滿臉難以置信。

    這大黑妞神經那麼粗壯,沒道理會想不開呀!

    “不是自、殺!”米蘭達瞪了她一眼,指著清潔劑道︰“你看清楚了,這是通樂牌!”

    哈莉瞥了眼,清潔劑標簽上的確有“通樂”的大商標,但她還是不明所以。

    “然後呢?”

    “散開,都散開,全都回去睡覺,雷娜由我們照顧。”嬤嬤黑著臉,拍拍巴掌大喊道。

    “哈莉你什麼都不懂呀......”回到宿舍,安琪拉語氣復雜地嘀咕道。

    “通樂牌清潔劑有什麼特殊的?”哈莉虛心求教。

    安琪拉的床鋪就在她邊上,听了她的話,胖妹使勁伸出腦袋,幾乎要夠到哈莉的枕頭。

    “吸入那清潔劑,可以嗨飛!年青人都知道。”她低聲說。

    “你確定?”哈莉震驚道。

    連清潔劑都可以用來當杜萍,這到底是個什麼鬼國家?

    胖妹點點頭,“那玩意兒嗨多了對身體有害,如果有其它選擇,沒人願意踫它。

    雷娜就是嗨過了頭,能不能撿回一條小命,明天早晨才知道。”

    雷娜不愧是修道院“三粗”之一,皮糙肉厚,早飯時,她們就听說雷娜已經醒來,甚至能下床走動了。

    ......

    修道院七棟建築後邊,有一座海拔百十米的小山丘,上面有一片原生態的樹林。

    有時候甚至能在里面看到小鹿。

    上午沒哈莉的課,她就林中小道做有氧運動,也就是節奏穩定的慢跑,結果踫到芭芭拉、安琪拉幾個女孩提著籃子,在林子里瞎逛。

    “你們在做什麼?”哈莉保持原地跑的姿勢。

    “看不見嗎,我們在采蘑菇?”安琪拉晃了晃籃子說道。

    “怎麼只有你們幾個?”哈莉問。

    “你以為是嬤嬤讓我們采蘑菇,做蘑菇湯?”安琪拉譏笑道。

    “難道不是?”哈莉更好奇了。

    “雷娜說,清潔劑少量不夠勁兒,量多要人命兒,然後她就讓我們來幫她采蘑菇。”芭芭拉道。

    這下哈莉懂了。

    清潔劑相對來說比較偏門,有錢人都不會吸那玩意兒,但蘑菇......

    蘑菇在米國可是暢銷貨,在哥譚高中,參加同學們的趴體時,草與蘑菇都出現過。

    哈莉從來不踫,甚至避如蛇蠍,但“萬毒坑”的米國,卻早已對它們習以為常。

    “唉,這就是燈塔國,我該習慣了的......”哈莉搖搖頭,跑開了。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我要與超人約架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