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我要與超人約架 > 第24章 真實的世界

第24章 真實的世界

作品:我要與超人約架 作者:辣醬熱干面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午休的時候,雷娜就回寢室了。

    不愧是米國佬,毒抗就是強,昨晚凌晨還差點嗝屁,第二天中午就能跑能跳能罵人了。

    因為蘑菇數量太少,安琪拉等一眾小妹被她狠狠訓斥了一頓。

    已經決定“獨善其身”的哈莉,本不打算管,可最終還是忍不住,懟了雷娜一句︰“現在什麼時候,都十二月份了,萬木蕭蕭,枯山寒徑,狗尾巴草都難得找到一根,哪來的蘑菇?”

    雷娜很生氣,睜圓牛眼瞪哈莉,手上動作不停,拿起一個烘干的蘑菇就往嘴里塞。

    使勁嚼,就像在嚼某人。

    看得哈莉牙酸,“你確定這蘑菇沒問題?”

    “我經常吃,能有什麼問——額啊呃......”雷娜又瞪了她一眼,準備嘲諷兩句,就忽然雙眼翻白,雙手掐著脖子抽搐起來,腥臭的泡沫如噴泉,從嘴巴與鼻孔里冒出,一會兒就濡濕了身下的被單。

    “哎呀,雷娜又飛過頭啦!”安琪拉叫道。

    “shit,不是嗨過頭,她食物中毒!你們到底給她找的什麼蘑菇?”哈莉連忙跑到門口喊嬤嬤。

    “我也不知道啊,這不是第一次了,之前都好好的。”安琪拉茫然道。

    “雷娜吃的太快了,她該先舔一遍,把‘真’蘑菇挑出來。”芭芭拉皺眉道。

    迷幻mushroom有強烈的致幻功效,很容易通過口感從其它蘑菇中分辨出來。

    “這麼說,你們完全認不出‘真’蘑菇?”哈莉齜牙道。

    “你讓我在無字世界地圖上把中國找出來,我都做不到,又如何從種類更復雜的蘑菇里,精準挑選出‘真’蘑菇?

    反正雷娜吃得出來,之前都沒出事,今天純屬意外。”安琪拉理所當然地說。

    哈莉無語。

    很幸運,雷娜剛吃下毒蘑菇就被抬到醫務室,不僅再次保住小命,甚至在兩小時內恢復神智。

    不過短短一天就連續折騰兩次,即便她是傻大粗黑的米國大妞,也扛不住了,必須在病床上掛兩天點滴。

    而就在當天晚上,哈莉也第一次見到“傳說中的”小綠丸。

    帶領她們做完晚禱後,奧多姆神父從口袋里掏出一個小白瓶,在半空晃了晃,嘆道︰“如果誰有焦慮、睡眠障礙等精神上、心理上的困擾,可以來我這兒領幾粒鎮定劑。”

    學生們紛紛舉手,就像向萬聖節“不給糖就搗蛋”的小盆友。

    然後慈祥的神父也像分發大白兔奶糖一樣,給大家伙一人六粒。

    即便看見面前的小白手來自“運動員”哈莉,奧多姆神父也沒皺一下眉頭。

    “神父,能讓我看看藥品說明書嗎?”聞了聞綠色的小粉塊,哈莉抬頭問道。

    奧多姆神父隨意點點頭,就打開一個新的包裝盒,紙盒里有小白瓶與一張卷起來的說明書。

    只看到這兒,哈莉就確定了,這不是禁藥。

    的確不是禁藥,說明書上成份、性狀、功能、生產日期與廠家、產品批號......應有盡有。

    紙盒上甚至還有一位好萊塢女明星的頭像︰“媽媽的小幫手,健康乖寶寶的好盆友,你家值得擁有!”

    哈莉木然。

    “有沒有成癮性?”她問。

    “任何使人愉悅的東西,都有或多或少的成癮性,比如甜點。”奧多姆神父漫不經心地說。

    哈莉想反駁,可事實是,雷娜幾個除外,芭芭拉她們都吃過小綠丸,卻沒顯出強烈的依賴性。

    奧多姆神父離開後,還在醫務室掛點滴的雷娜就得到消息,立即讓歌蒂過來傳話︰如果不想挨揍,所有人都必須上供一半。

    ......

    “她也要了小綠丸?”鐵塔般的男子問。

    “嗯,哪個孩子能拒絕它?”神父輕輕點頭。

    “把房門鑰匙給我。”男子道。

    “這......”神父有些遲疑,“院長特意吩咐過,她是個小名人,還脾氣特別硬,萬一鬧起來......很多人都在關注她,也許明天就有人來將她領走。還是等幾天,等她離開吧。”

    “我知道分寸,不會對她出手的。”男子沉聲道。

    神父神情掙扎,“院長——”

    “奧多姆,你要搞清楚,那老太婆只是這座莊園的管理員,我才是聖臨十字軍在紐約州的負責人!”男人冷冷道。

    “遵命,火焰騎士大人。”神父嘆口氣,恭敬地把鑰匙遞了過去。

    “火之舌萬歲。”男子的獨眼里閃過一抹火光。

    “火之舌萬歲!”神父虔誠地在胸前畫十字。

    ......

    無月之夜,黑暗濃郁得幾乎能刮下一層鍋底灰。

    哈莉迷迷糊糊醒來,使勁掙開被酸澀的眼楮,除了黑,什麼也沒看見。

    但粗重的喘氣聲,帶著哭腔的低低呻、吟,床榻“吱呀吱呀”的晃動,都不是夢中的幻听。

    “誰,誰在那?”怔楞半響,哈莉才從不和諧的聲音中明白到底發生了什麼。

    一瞬間,她頭皮發麻,汗毛倒豎。

    啪啪啪的撞擊聲,床榻的吱呀吱呀,粗重的喘氣,微弱的呻、吟,一瞬間都停了下來。

    午夜的寢室里,她的聲音似乎格外空曠。

    就好似偌大的房間,只剩她自己,和對面床榻上的兩人。

    對面床榻!?

    哈莉猛然驚醒,那不是芭芭拉嗎?

    她豁然坐起身,扯開嗓子大喊︰“來人啊,有匪徒潛入女生宿舍,他在強健——嗚嗚——”

    喊了一半,哈莉忽然被人撲倒在床上,嘴巴也被捂住。

    “別喊!”

    是安琪拉!

    “別多事,別惹事!”她低聲道。

    聲音里帶著顫音。

    只有一瞬間,哈莉想到了退縮,想到了事不關己高高掛起。

    可下一瞬,她滿臉通紅,心里好似被塞了一把火炭,羞愧、懊惱、憤怒,這三種復雜情緒像火柴點燃汽油那樣,一下子點燃她的血液。

    她的全身在發燙。

    ——這種事,怎麼能視而不見!!

    “哎呦——”胖妹安琪拉像樹葉子一樣被哈莉掀飛。

    可還不等哈莉大聲呵斥強、奸犯,對面床榻上的男人就首先出聲威脅︰“小婊砸,不想死就給我閉嘴!”

    聲音冷酷,充滿一種幾乎凝為實質的殺氣。

    他殺過人,還殺了不少。

    哈莉恥辱地瑟縮了一下。

    而且她听出來了,是警衛隊長,獨眼壯漢海格力斯!

    她回想起來,第一次見面時,她的感覺沒有錯,他曾用帶著極度惡意的淫猥眼神窺視過她。

    她再次想到雷娜的話......

    “我要報告院長嬤嬤!”剛說完這句話,哈莉就恨不得抽自己幾耳光。

    她在示弱,她表現得很虛弱。

    這不是她喜歡的自己。

    哈莉雙手四處摸索......沒找到任何可以做武器的東西。

    然後,她把雙手放在小床頭櫃上。

    她怒火中燒,想要舉起它,向那個禽獸砸過去。

    床對面的獨眼警衛卻想不到,那個少女在短短時間內發生這麼復雜的心理變化,他正在得意,他從她之前那句話中听到了軟弱。

    “與之前那些欠調教的小婊砸一樣。”他得意地想,得意地從柔軟小女孩身上爬起來——之前一打岔,他也在刺、激中繳了械。

    “也許......”提褲子的時候,他向對面看了一眼。

    黑洞洞,像是在凝視深淵,除了黑暗,什麼也沒看見。

    不過他還是心里一熱,在短暫的幻想中,產生一種強烈到爆炸的刺、激感。

    “也許,可以試試,這里是我的地盤,一切都在我的掌控中!”他無聲淫笑,大搖大擺向門口走去。

    哈莉沒把箱子砸過去,只因為她忽然听到芭芭拉壓抑的哭泣聲——天太黑,她看不見,可能會砸到她。

    然後,就在她摸索鉛筆、牙刷之類的尖銳物品時,寢室門吱呀打開。

    她醒過神來。

    在她上頭的短短幾秒鐘,那混蛋已經“逃跑”。

    “哈莉,听我的,別追,你不是他的對手,你改變不了這一切。”安琪拉又一次拉住了她。

    “我去找神父,找雷蒙德教師,找院長嬤嬤。”哈莉道。

    黑暗中,另一邊的床鋪上傳來噗嗤譏笑,“小女王還在睡夢中呢!”

    “哈莉,歡迎來到神聖高貴的聖約翰修道院,真實的修道院。”

    “瞎折騰什麼勁兒,大呼小叫,耽擱我們睡覺。”

    有人幸災樂禍,有人埋怨,有人麻木不言......

    但她們都習以為常。

    哈莉的心像是墜入冰窟。

    “喀嚓——”黑暗中亮起一道光柱。

    哈莉轉過頭,卻發現是安琪拉,不知從哪摸出個拇指粗的小手電筒。

    “唉,先看看芭芭拉吧。”胖妞嘆道。

    芭芭拉就像一只被剝了皮的青蛙,雙腿夸張地張開,小褲衩掛在腳腕,下身......好似雨後的濕潤泥地,拔出一個白蘿卜。

    一片狼藉!

    “芭芭拉,你還好嗎?”哈莉關切地問。

    “她的好事被打斷了,當然很不好。”有女生竊笑道。

    哈莉眼神凌厲,瞪視過去,手電筒的燈光灑在她臉上,看著還真有點猙獰。

    “瑞雯,你找抽?”

    她的聲音里帶著些恨意。

    瑞雯與芭芭拉差不多年紀,不同仇敵愾相互安慰,反而在這種時候大肆嘲諷......

    瑞雯被哈莉的“鬼臉”嚇了一大跳,又想起她捶打雷娜的戰績,不由心生畏懼,弱弱地說︰“我沒說錯,這又不是第一次,要傷早就傷了。

    而且,我被歌蒂要走全部小綠丸,醒得比你還早,芭芭拉的聲音明顯不那麼痛苦。”

    “你就是矯情!多在這住兩個月,早晚會听而不聞。”瑞雯的好姬友甘薇不耐煩道。

    哈莉想呵罵,卻看到芭芭拉的臉,雖然淚流滿面,卻也紅撲撲的......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我要與超人約架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