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我在遠東調查克甦魯的那些年 > 第二章 這很邪門

第二章 這很邪門

作品:我在遠東調查克甦魯的那些年 作者:我吃杏子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這是什麼意思?讓我去找這座宅子?

    不過說實話,畫面上的宅子絕對符合凶宅的所有要素,不僅如此,這本書剛才古怪的翻頁方式,讓吳東青在大白天都感覺有點毛骨悚然。

    他小心翼翼的將書本從盒子里拿了起來,翻起了後面的書頁,看著空白的一頁頁翻過去的紙張,心中期待著後面的書頁有更多的文字,但又莫名害怕這本“已死之人”送來的書會不會又寫著什麼古怪的內容。

    “哥?媽媽讓你快點下去吃飯了。”

    隔著房門陡然出現的聲音讓吳東青停頓了一下,他只能迅速將這本書大概的翻了一下,隨後將這本巴掌大的《詭異之書》和古怪的印記,都放進了自己上衣的口袋里。

    這才將桌子上拆開的郵政包裝紙揉成了一團扔進垃圾桶里,走到門口打開房門。

    接下來一頓和往常沒什麼太大區別的早飯,吳東青卻吃的有點心不在焉。

    他很快穿上了標著雙頭雄獅圖案的警察制服,在父母的囑托下離開了家門,對著每一個跟自己打招呼的街坊們點頭示意,而後才走出了祥和弄,朝著電車站的方向走去。

    路上就忍不住將那本貼身放的《詭異之書》拿了出來,又仔仔細細的翻了一遍,確定除了先前所看到的之外,整本書里再也沒有其他多余的文字或是東西,心里面那種發毛的感覺才減輕了一些。

    不過吳東青有些奇怪,既認識楊凱教授,又認識自己的人,大概也只有同校的同學了,但印象里不會有人會做出這樣的事情,或許會有人跟自己開玩笑,但沒有人會拿逝者開玩笑的。

    遠東第十區的警局距離吳東青的家有大半個小時的電車車程,足夠吳東青整理思緒,將記憶里的每一個同學回憶一下,但也沒有找到會做出這樣子事情的同學。

    到了警局之後,原定于在今天迎新晨會上發言的總局局長並沒有到場,晨會的流程也簡化了許多,這顯然都與昨天發生的第五起殺人案有關。

    而剛來報到的吳東青,則在一位名叫顧遠洋的前輩的帶領下,開始熟悉起了警局的環境,還有工作的內容。

    “……這里是檔案科,前面是刑偵處,後面那個小平房就是廚房,上午十一點半之後還沒去,就不用去了,因為肯定沒飯了。”

    前面的前輩兩只手拎著腰帶,挺著胸膛,走著康納牌專屬的六親不認步伐,吳東青則跟在後面並未說話,就听顧遠洋繼續說道︰

    “你是我們刑偵處第三大隊的人,以後在警局遇到事情了,就報我顧遠洋的名號,或者我綽號顧萬通也行。我再教你十六字真言,你听好了,眼觀六路耳听八方,裝聾作啞一概不知,我給你詳細解釋一下……”

    吳東青跟在後面,听著前輩的教誨,突然瞥見走過去的一個警察手里拿著一個檔案,那很明顯是一個殺人案件的卷宗,可以看到的那一頁上,有幾張黑白老照片,有死者的照片,但其中一個,拍得是一個印記,就是自己懷里的,那個問號和魚鉤圖案組合起來的印記!

    因為那個印記太過特殊和古怪,吳東青肯定自己沒有認錯,他幾乎是下意識的回頭伸手,將那個要走過去的警察給拉住。

    “干什麼!”

    被拉住的警察皺起了眉頭,眼神不悅的看向了吳東青。

    吳東青趕忙松開手,在前面說話的顧遠洋也停了下來,但吳東青還是硬著頭皮問道︰

    “不好意思前輩,你手里拿著的案卷是什麼案子的啊?我看那個符號有點眼熟的感覺?”

    那個被拉住的警察並沒有回答吳東青,而是先看向了吳東青身後的顧遠洋,左眼眉毛挑了下,毫不客氣的語氣說道︰

    “顧遠洋,這你們三隊的新人?你沒教他不要管一隊的案子?”

    顧遠洋拉著吳東青的胳膊,臉上陪著笑,說道︰

    “新人正在教呢,王隊長您繼續忙。”

    顧遠洋拉著吳東青就往前走,一邊說道︰

    “你搞什麼?那是刑偵一隊的王隊長,你看不到警餃啊?”

    吳東青也有點發懵,他沒有想到,原本以為是惡作劇的印記,居然出現在了警局的一個案件卷宗里,還是殺人案,這有什麼聯系嗎?

    被顧遠洋拉著的吳東青,還沒有走出幾步,就被身後的王隊長給喊住了︰

    “等一下。”

    顧遠洋停下身子,帶著笑臉回過頭,說道︰

    “王隊長,我這就回去教訓他,他新來的,什麼都不懂。”

    王隊長給了顧遠洋一個眼神,顧遠洋只能悻悻然的退到一邊去,而吳東青則是筆挺的站在原地,就見到王隊長把手上的卷宗抬了起來,手指指了一下上面印記的照片,像是詢問犯人一樣的語氣問道︰

    “你剛才說這個印記你見過?在哪里見得?”

    吳東青看向了卷宗,當他看到了那些死者的照片之後,就立馬產生了些許反胃惡心的沖動。

    那是五個死者的照片,都沒有了臉,看上去滲人的慌。

    他深吸了一口氣,隨後又看向了那個印記的照片,沒錯,就是自己懷里的那個黃色印記,一模一樣!

    “王隊長,這張是昨天那個第五個死者的照片吧?這麼快就洗出來了?”

    站在邊上的顧遠洋看著卷宗,插了一句話,而吳東青也一下子反應過來,這個卷宗是哪個案子了。

    就是這一個月來,在整個遠東第十區第十區鬧得沸沸揚揚的連環殺人案啊!

    吳東青皺起了眉頭,他很想將案件的卷宗翻開來仔細看看,但王隊長已經將卷宗收了回來,又嚴厲的詢問了一聲︰

    “到底有沒有見過?”

    “沒見過。”

    吳東青思慮再三還是搖了搖頭,歉意的說道︰

    “我看錯了,剛才看還以為是魚鉤,想著在哪里見過……”

    “乍一看是挺像魚鉤的。”

    顧遠洋也附和了一句。

    王隊長瞪了吳東青和顧遠洋一眼,隨後頭也不回的轉身離開了。

    顧遠洋舒了一口氣,拍了拍吳東青的胳膊︰

    “小老弟,剛從大學出來這麼有干勁?”

    “下次我注意。”

    吳東青敷衍的點了點頭。

    之所以說自己看錯了,是因為他對這個印記確實不了解,而且這個社會的風氣,從這一個月了解下來,可是一點都不民風淳樸。

    誰知道自己說出來之後,會不會被當做凶手對待啊?或者有人借此做什麼文章呢?

    顧遠洋帶著吳東青回了刑偵處的第三大隊,隨後當著十來個同事的面,開始大吹特吹,剛才是如何在一大隊王隊長面前,保下吳東青這個新來的愣頭青的,其余人也就嗑著瓜子听故事了。

    吳東青則是坐在座位上,滿腦子疑問,想要去看看案件的卷宗,但也知道就方才王隊長的態度,以自己新來的身份,估摸是沒那麼容易能看到這件案子的卷宗。

    顧遠洋還在吹噓著,吳東青卻听到了門口傳來了細微的說話聲︰

    “肖隊長,那就拜托你們了,我們是戶籍科是真的抽不出人手來了。”

    “知道了知道了,這件事情你放心吧。”

    “那謝謝肖隊長了,那我先回去了。”

    聲音剛落,有人就推門走了進來,是一個年紀在三十多歲的模樣,臉上干干淨淨的男人。

    原本還在吹噓的顧遠洋趕忙停下嘴來,跟著其他人一起站起身來,紛紛喊道︰

    “肖隊長。”

    “肖隊長早。”

    “肖隊長來了。”

    吳東青也趕忙站了起來,跟著糊弄的說了一句。

    肖隊長脫下帽子上下擺了擺,隨後說道︰

    “都收拾收拾準備上街巡邏,對了,戶籍科那邊要借個人,是配合一隊那邊,去工業區那邊查戶口和外來人員,你們誰去?”

    肖隊長才說完,立馬就有一個本地口音很重的人開口說道︰

    “隊長,這不能讓我們刑偵三隊的人去吧,這是他們戶籍科的事啊。”

    “隊長,汪明遠說的很對,這明顯是戶籍科不想干的活,推到我們三隊來的,誰都知道,去工業區查戶口的,那肯定是跟連環殺人案有關的,查那個案子的,那都沒有好果子吃,一隊那個查案子查瘋掉的,現在都還在醫院里面呢。”

    顧遠洋也馬上跟著說道。

    但肖隊長抬起手,示意他們都停下來,隨後不耐煩的說道︰

    “讓你們抽個人去,你們就去,哪那麼多廢話呢?那瘋掉的是查這個案子查瘋的?他是自己有病!那王隊長怎麼沒見瘋啊?我看顧遠洋你好像挺積極,要不你去。”

    顧遠洋張大了嘴巴趕忙擺手,其他人都有點幸災樂禍的偷笑了起來。

    肖隊長似乎並不打算勉強顧遠洋的樣子,他將手中帽子的帽檐抵在了自己的太陽穴上,隨後看到了吳東青,略微思索一陣後,說道︰

    “你叫吳東青,對吧?正好你是新來的,各個部門的工作都應該熟悉一下,借著這個機會去戶籍科幫忙,他們科長姓朱,說刑偵三隊的人就行了。”

    這是上司的命令,自然不好拒絕,吳東青站著說道︰

    “是。”

    肖隊長快步走向了自己的辦公室,當肖隊長關上門的時候,整個三隊的大廳里再一次的熱鬧了起來。

    先前說話的汪明遠雙手交叉放在腦後,靠在椅背上笑著對著顧遠洋說道︰

    “還不趕緊謝謝新來的,替你擋災了。”

    顧遠洋則是很快回擊說道︰

    “說什麼呢?”

    兩人在那邊斗著嘴,吳東青則是小聲的對著顧遠洋問道︰

    “前輩,這案子有這麼邪門嗎?”

    “邪門的很,剛才不都說了嗎,都有人查案子查瘋掉了。”

    “就剛才那個卷宗的案子?我看了一下,死者除了死狀比較慘之外,好像跟其他命案一樣吧?”

    “你懂什麼?那你是沒看完卷宗……”

    顧遠洋說到這里突然停住,隨後揮手回了一句︰

    “都跟你說了不要多管閑事,這是人家一隊的案子。”

    “那個前輩……”

    吳東青的好奇心可以說是被徹底吊起來了,更何況那案子里還出現了那個印記,這讓吳東青越發的好奇,他壓低了聲音,問道︰

    “前輩你看過卷宗嗎?”

    顧遠洋一愣,隨後將吳東青上上下下打量了一遍,奇怪的問道︰

    “你關心這個案子干什麼啊?”

    “我剛到警局,各方面都不熟悉,這案子是現在最受關注的,所以這案子肯定是辦的非常細的,我想看看卷宗,學習學習,那個前輩能不能幫個忙?”

    顧遠洋猶豫了一陣,擺了擺手說道︰

    “行吧,我找一隊熟人說一聲,不過我打聲招呼,一隊那邊都說這案子邪門的很,你頭鐵萬一出了事情別賴我。”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我在遠東調查克甦魯的那些年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