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我在遠東調查克甦魯的那些年 > 第四章 小孩子別去那種地方

第四章 小孩子別去那種地方

作品:我在遠東調查克甦魯的那些年 作者:我吃杏子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空白書頁?她看不到嗎?

    吳東青心中頗為詫異,不過方才這本詭異之書,憑空出現字體的本事是自己親眼所見,如果它還有其他的功能,比如不讓別人看見之類的,也不是不可能

    吳東青正想詢問,但此時鐵柵欄的外面,有兩輛警用的大卡車快速的開了過來,隨後停在了門口,緊跟著就有人從先頭一輛大卡車上的副駕駛位置上氣勢洶洶的跳了下來,指著吳東青和路丁玲所在的方向大聲喊道︰

    “你們兩在這干什麼的!”

    吳東青第一時間認出來從卡車上跳下來的人的身份。

    他就是今天早上,吳東青遇到的,刑偵一隊的隊長王隊長。

    卡車上的顯然都是刑偵一隊的隊員,他們迅速跳下卡車,然後有人開始在房子的周圍拉起了警戒線,還有人拿出了工具,開始破除鐵門上拴著的鐵鎖。

    吳東青站直了身子,看著走過來的王隊長說道︰

    “報告王隊長,我是今天刑警三隊新入職的警員,吳東青!這是我的警員證,今天早上我們在警局見過一面的。”

    王隊長邊上的一個警員上前兩步接過了吳東青遞過來的證件,仔細查看之後,對著王隊長點了點頭。

    王隊長則接過了證件,看向了邊上的路丁玲,皺眉問道︰

    “你是誰?”

    路丁玲臉上帶著從容的微笑,說道︰

    “我是新時代報刊的見習記者路丁玲,不過我的證件在這位警官身上,剛才我在附近取景打算晚上寫文章,但這位警官好像把我當成小偷了。”

    “嗯?你剛才明明看到我就跑。”

    “那是因為這附近發生連環殺人案了,我以為你是壞人,當然跑。”

    路丁玲絲毫不讓的說道,而王隊長則皺起了眉頭,隨後說道︰

    “好了,既然是報社記者,那就是我們的朋友,你的證件我們會還給你的,但下次不要到這麼偏僻的地方來取景了,鄭志平。”

    在王隊長身邊的一位警員很快喊道︰

    “到。”

    “把這位記者朋友和三隊的同事送出去,其余人趕緊封鎖現場。”

    “是。”

    王隊長很快走到了一邊,而鄭志平則領著吳東青和路丁玲走了出去。

    路丁玲一路帶著笑意,連連對著鄭志平感謝,拿了自己的證件之後,就頭也不回的走掉了。

    鄭志平也打算離開,但吳東青喊住了他,問道︰

    “鄭前輩,那個你們封鎖這里做什麼?是不是案子有線索了?”

    “什麼案子?”

    “連環殺人案啊。”

    鄭志平一愣,隨後擺了擺手說道︰

    “別提了,案子一點線索都沒有,還查的我們一隊所有人整晚做噩夢,邪門的很,這次任務是上級指示的,好像是幫一個叫調查局的部門提前封鎖現場,也不知道干什麼。”

    “做噩夢?”

    “也不是什麼大事,對了,下次看到記者,不要查的太嚴,你以為也會需要這方面的朋友,過來人給你的忠告,你回去吧。”

    “謝謝前輩。”

    吳東青看著鄭志平回到廢棄的院子里,最後看了一眼那個正被一隊警員們封鎖起來的宅子,隨後就去找自己的自行車離開了。

    等回到了警局,天已經有些泛黑了,吳東青把戶籍資料交到了戶籍科,這才趕忙回去三隊的辦公廳,靜謐辦公廳里面一個人都沒有,但桌子上的東西都有收拾過,看來大部分人都準點下班走人了。

    吳東青回到自己的座位,點開自己桌子上的煤油燈,將桌子上那些的雜七雜八的文件全都一股腦的推到一邊去,然後把詭異之書放到了燈下,把新出現的配方又仔細的看了一眼。

    【抵達了詭異之地,黃衣的無面之神給予饋贈】

    【合劑︰“騎士”】

    【配方︰淡水100毫升;

    廷達羅斯獵犬的指甲10克;

    水尸鬼的毛發5克;

    深潛魔花的花粉1克。】

    【配方效果︰獲得非凡的“騎士”能力。】

    【合劑副作用︰未知】

    吳東青看著這些文字,每一個字他都認識,但組合起來就有點讓人摸不到頭腦了。

    先不說什麼廷達羅斯獵犬的指甲,水尸鬼的毛發,深潛魔花的花粉這些明顯在菜市場買不到的東西,“騎士”位階,能力,還有副作用?

    如果不是親眼見到這份“饋贈”近乎魔法一般的出現方式,吳東青絕對會以為這是誰的惡作劇。

    “你干什麼呢?在這看著空白筆記本發呆?你要寫什麼東西嗎?”

    突然在身後出現的顧遠洋的聲音把吳東青嚇得不輕,他趕忙站起來,一邊將詭異之書收了起來。

    就見到穿著警察制服的顧遠洋,兩只手背在身後,狐疑的看著慌張的吳東青,他顯然也看不到詭異之書的內容,不然就顧遠洋站的這個位置,是可以很清楚看得到文字和圖畫的。

    “顧前輩,我在想著要不要寫心得呢,今天在戶籍科學到了很多。”

    顧遠洋一听吳東青這麼說,嘴上笑了笑,把一直背在身後的手拿了出來,隨後拿出了一份卷宗來丟在桌子上,說道︰

    “趕緊看,一隊的人出去執行任務了,留守的跟我是好哥們,剛給你借來的,看完我給還回去。”

    “謝謝前輩!”

    吳東青點頭寫過,趕忙拿過了卷宗,隨後開始翻了起來,這個卷宗跟今天早上看到王隊長手上拿的不一樣,顯然是整理過之後的卷宗。

    內容精簡了許多,首先就是五個死者的身份,都是工業區的女工,其中一個兼職失足婦女這樣的訊息,也有記載在里面。

    死亡時間從上午到半夜的都有,並沒有什麼特殊的規律可循。

    而之所以判斷她們被同一人或團伙殺害,因為她們的死亡原因都是差不多——因面部被啃食導致失血過多而死。

    吳東青看著卷宗的時候,顧遠洋也在邊上伸頭撇著,這個時候撇了撇嘴說道︰

    “我听一隊那邊朋友說,這五個人肯定都是被凶手用某種方法控制住,然後把臉給啃光了,最後失血過多死掉的,關鍵是她們身上除了臉,其他地方都沒有打斗和外力留下的傷痕,你想想,就好像一個人讓人把臉啃掉了,還不反抗一動不動的,這什麼概念?嘖,反正老邪乎了。”

    “是啊。”

    吳東青隨口說了一聲,然後很快就繼續翻起了卷宗,後面都是記載和羅列她們的一些共同點。

    比如她們身旁的人都曾經听她們自言自語過一些古怪的東西,什麼“永恆全能的舊神”“不可提及姓名者”……就好像是一個被重度洗腦的瘋子,陷入了癲狂狀態下一樣。

    案卷的卷宗雖然整理的已經足夠有條理,但看下來之後,吳東青還是滿腦子混亂,起碼就卷宗里而言,這五起案件,凶手沒有留下任何的痕跡,五個女工之間的交集也是近乎沒有。

    共同點雖然明顯,但也是毫無緣由的,讓人覺得有點瘋癲。

    卷宗里寫著,調查人員們也想過,會不會這五個人是著了什麼邪教了,但調查之後發現她們每天的工作時間,還有跟家人在一起的時間,除去之後根本就不可能有時間參加什麼邪教活動,除非她們在夢里參加類似活動。

    夢里?

    “對了,前輩,我听一隊的前輩說,他們查這個案子,查到所有人晚上都做噩夢了?”

    吳東青一邊繼續看著讓人毫無頭緒的案件卷宗,一邊隨口問道。

    顧遠洋的屁股半坐在桌面上,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在抽著一根煙了,听到吳東青的問題,他兩根手指叼著煙,吐了一團白色煙霧後說道︰

    “好像是夢里被什麼東西追,他們也記不清了,但都是被追,不過也不是天天吧,也就個把回,起碼我好兄弟很長時間沒做這個夢了。”

    “額,他是不是沒管這個案子了?”

    顧遠洋一愣,隨後點了點頭︰

    “好像還真的啊,這案子現在只有一隊王隊長和個別幾個一隊的人在具體調查,還听人說要移到別的單位去了。”

    “別的單位?”

    “不清楚,但你說這種刑事案件,還能交到什麼部門去呢?”

    “不知道……”

    吳東青搖了搖頭,但心里面想到了傍晚時候,鄭志平提到的“調查局”,該不會是移交給他們了吧?

    如果真的是這樣,那麼說,那棟房子跟這個連環殺人案有關系?路丁玲知道些什麼,所以才翻牆進去的?

    吳東青滿腦子疑惑,根本就跟亂麻一樣理不清楚,他繼續看向了卷宗,隨後眼楮就跟釘死在了卷宗上一樣。

    【所有的死者,都曾經想要去購買同樣一個東西——深潛魔花的花粉。

    而她們所提到的購買地址,都是遠東第十區的鳳凰路23號,但問題是,第十區的鳳凰路,沒有23號】

    吳東青心緒徹底混亂起來,因為就在剛才,他也很想去問問這玩意哪里有賣。

    就在吳東青思緒混亂的時候,邊上原本正在抽煙的顧遠洋,突然蹦出了一句︰

    “瞎扯淡,一看就不是我們上瀘土著寫的,咱老土著都知道啊!”

    “啊?有23號嗎?”

    吳東青愣了一下,因為他印象里,也是沒有的。

    但顧遠洋一只手環抱在身前,另外一只手的胳膊肘撐在胸口,一邊叼著煙一邊摸著嘴唇,干咳著說道︰

    “咳,小孩子別去那種地方比較好。”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我在遠東調查克甦魯的那些年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