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我在遠東調查克甦魯的那些年 > 第九章 你是警局最帥的

第九章 你是警局最帥的

作品:我在遠東調查克甦魯的那些年 作者:我吃杏子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映射著晶瑩光澤的水滴順著有些微黃的葉睫滴落在濕潤的土壤,氤氳的霧氣在祥和弄的小巷中彌漫,站在樹梢的雀鳥歪著腦袋看著面前拖著疲憊(身shen)軀回家的吳東青,撲閃著翅膀,在昏黃的煤氣燈光下掠過狹長的倒影。

    吳東青最後還是把申請煉金材料的表格,交給了滿臉通紅的沈夢晴。收到審批下來的煉金材料大約需要一周左右的時間。

    辦理完了出院手續的吳東青,最後還是決定回一趟家,主要是換一下衣服,畢竟經過昨晚九死一生的戰斗之後,他(身shen)上原先的襯衣早就已經完全汗濕,最主要的是,他需要回去報聲平安。

    望著面前還掛著一盞煤油燈的小院大門,吳東青又開始想念自己的父母了。

    不論什麼年代,壞父母或許各不相同,但好父母一定都是差不多模樣的。

    吳東青拿出鑰匙,打開了自家小院的大鐵門,雖然已經盡可能小心的不弄出聲音,但屋子里還是很快點亮了燈,隨後傳來了聲響。

    “誰啊?是不是東青回來了啊?”

    “爸,我回來了。”

    吳東青把拿在手上的帽子拍了拍,回應了一句,正準備轉(身shen)關門呢,就見到父(親qin)穿著拖鞋小跑著過來

    “我來關,我來關。”

    不過吳東青已經鎖好了鐵門,沒等父(親qin)發問,就自己說道

    “警局讓大家都留下來,隨時出警巡邏抓那個連環(殺sha)人犯,所以我晚上在警局睡過了,我回來洗個澡換個衣服的。”

    吳東青剛說完,隨後就見到穿著睡衣的母(親qin)也跑了出來,一臉擔心的表情,甚至整張臉都皺著,急急忙忙的跑到了吳東青的邊上,隨後就左看右看了起來。

    “哎呀,警局怎麼搞的嘛,你第一天上班,也讓你抓那個(殺sha)人犯啊?”

    “警局工作忙很正常的,男人當然要先忙事業的。”

    邊上的父(親qin)拍了拍母(親qin),但後者很快又不滿的說道

    “話是這樣說,但這都幾點了啊。”

    吳東青也只能無奈的笑了笑,隨後擺脫掉兩個大有爭論一番架勢的父母,朝著樓上走去

    “爸媽,我先去(洗xi)澡了。”

    吳東青獨自走進自己的房間,拿好了衣服,隨後抬手看到了自己手背上淡淡的印記。

    回想著這一天去警局所(發fa)生的事情,那真的就跟做夢一樣,他又拿出了巴掌大小的詭異之書,還有那個黃(色se)的印記。

    在醫院里面,他並沒有將這兩樣東西跟武道科長或是沈夢晴說,主要是在了解特殊事件調查局的運作,還有職能之後,他很清楚這本詭異之書的能力,還有自己如同讀檔一般復活重生這件事情,已經大大超出了現有人類可以理解的異人範疇。

    誰知道自己說出來的話,會不會立馬就被抓起來做切片呢?還是自己暗地里慢慢調查再說吧,眼下自己最需要做得事情,就是在加入調查局,這樣才能夠在這個世界里有自保的能力。

    吳東青做好了決定,正打算將東西藏起來去(洗xi)澡,卻突然想起來了自己之前僅僅只是找到了詭異之書的圖畫所在的地方,就獲得了獎勵,打死了一只深潛者,會不會也有獎勵啊?

    腦子里靈光一閃,吳東青趕忙打開詭異之書,果然就見到詭異之書後面的書頁上,出現了一個介于魚和魚人之間長相的怪物的圖畫,下面還有文字說明。

    深潛者•混種(未異化)

    混種深潛者,他們保留了少量人類時候的理智,可以在大部分時候都以人類的形態生活在人類之中,不過當他們遭遇到同類,或是承受巨大壓力,或是自覺侍奉他們心中的父神的時候,會暴(露lou)出介于魚類或是青蛙之間容貌,並且隨著時間的推移,這種魚人形態會變得越來越明顯,並且不可逆轉。

    你成功收錄了詭異之物,黃衣的無面之神給予饋贈

    合劑勇士

    合計效果勇猛無比,勇冠三軍

    果然有獎勵!

    但這一次的獎勵卻並沒有給出這個合劑的配方了,不過能有免費的合劑,對于吳東青來說,也是天大的好消息。

    不過對于合劑具體如何使用,有什麼限制和禁忌之類的問題,吳東青都還不太了解。

    雖然先前喝過了“復甦”合劑,但考慮到“復甦”合劑,極有可能只是一次(性xing)復活的效果,這個“勇士”合劑,很明顯不能現在喝。

    吳東青按耐住想要直接喝掉合劑的沖動,將詭異之書和黃(色se)的印記都放到了櫃子里,隨後拿著換洗的衣服去(洗xi)澡去了。

    窗外,破曉的黎明也未能刺破那包裹著城市的濃郁的陰霾……

    ————————

    吳東青穿著有些破損的警察制服,從蒸汽車上走下來,不遠處戴著帽子,斜挎著背包的大概十三四歲的報童,正拿著報紙揮舞,同事大聲的喊道

    “號外!號外!昨晚警局(發fa)生槍戰沖突,兩人死(si)亡!”

    吳東青雖然知道事情的真相,但也很想知道報紙上寫的是什麼,他徑直朝著報童走去。

    “多少錢一份?”

    報童听到(身shen)後吳東青的聲音,滿臉堆著笑的轉過臉來,將手中的報紙撫平,遞了上來

    “一分兩份。”

    不過看了一眼吳東青的警察制服之後,這個報童很快又把手一揮,隨後很自然的將手中的報紙放進了斜挎著的包里,從里面拿出了兩份嶄新的報紙,兩只手一起遞了上來

    “警官您就不用錢了。”

    吳東青有點啞然,不過還是從口袋里掏出了一分遞了上去。

    “不用,我給錢。”

    吳東青做警員一年的收入是70銀圓,等于700銅錢,7000分。

    換成吳東青所熟知的年代,一分錢的報紙,就相當于一份雜志周刊的價格了。

    吳東青將一分(硬ying)幣遞了上去,但對方並沒有收,而是執意的將兩份報紙遞了上來,臉上依然帶著笑

    “真的不用了,警官。”

    吳東青將報紙接過了兩份,同時也將一分(硬ying)幣放在了小男孩的手上。

    “這是報紙的錢。”

    小男孩一愣,顯然沒想到吳東青居然如此堅持要給錢,吳東青拿過了報紙,隨後展開來其中一份看了起來。

    頭版頭條的地方,是第十區大區區長的發言,無外乎要建設美好生活,興建新的一批蒸汽鍋爐工廠等等。

    不過吳東青看的是副版面的內容,上面寫著警局鬧出兩條人命的事件,起因是因為私人恩怨的糾紛等等。

    總之對于怪物,或者是連環(殺sha)人案的事情只字未提。

    調查局的人這麼厲害嗎,才幾個小時時間,就把報社和警局這邊都安排的妥妥當當……

    吳東青心里面正感嘆著,就听到邊上一直沒走的報童開口問道

    “警官,那個連環(殺sha)人案有線索了嗎?”

    吳東青一愣,看向了面前十三歲的小男孩,疑惑問道

    “你問這個(干gan)什麼?”

    “警官您可能不知道,那個死者里面,有一個是我的家人,我每天都來警局附近打听的,警局門衛都認識我,我不是什麼可疑人士。”

    那小孩擺手連忙這麼解釋,說的話頗為熟練。

    吳東青上下打量了一下這個小男孩,看他的表情並不像是說謊,隨後搖了搖頭,說道

    “暫時沒有什麼線索,你也不要瞎打听了。”

    “好的,謝謝您警官。”

    小男孩又(露lou)出了笑容,隨後轉(身shen)離開。

    小男孩灰(色se)襯衣在後背背心的地方,縫了一個紅(色se)的圓形補丁,線腳整齊,除了顏(色se)和灰(色se)的襯衣不同之外,幾乎看不出來明顯縫制的痕跡來,顯然是手工(精jing)心縫上去的。

    吳東青看著小男孩的背影,忍不住喊道

    “死者是你家里什麼人?”

    小男孩回過頭,眼神有點迷茫,而後又習慣(性xing)的堆上了笑容

    “是我的媽媽。”

    小男孩說完之後很快的就轉過(身shen),隨後低下了頭,快步的離開警局的門口。

    吳東青抬起了腳,本來還想上去詢問,但走了兩步還是停了下來。

    他拿著報紙轉過(身shen)打算回警局,但剛一轉(身shen)就看到了穿著警察制服的顧遠洋正站在邊上望著自己。

    “別去問了,他家里還有一個妹妹一個弟弟要養,哭著臉可賣不出去報紙的。他天天都在這附近轉悠,看到警察就問案情怎麼樣了,局里大半人都認識他了,就你新來的不認識。”

    顧遠洋給自己點了一根煙,看著走過來的吳東青,臉(色se)看上去有點不太好的樣子。

    吳東青听到顧遠洋的話,又回頭看了一眼(身shen)後,但已經看不到那個賣報紙的小男孩了,他回過頭來抬了抬手里報紙,問道

    “顧前輩看報紙嗎?”

    “不了。”

    顧遠洋擺了擺手,隨後補了一句

    “死的是我在一隊的朋友。”

    “啊?”

    吳東青沒想到能這麼巧合,只能低聲說了一句

    “顧前輩節哀。”

    “沒事。”

    顧遠洋雖然口頭上這麼說,但也能看得出來他的心情確實不太好。

    一路上都沒說什麼話,吳東青跟著顧遠洋(身shen)後回到了三隊的辦公廳。

    同事們毫無例外的都在討論著報紙上的事情,昨天晚上警局里(發fa)生的槍擊案,尤其是槍擊案就(發fa)生在三隊所在的樓層,甚至連三隊的牆壁上,都有彈孔。

    幾個人圍著彈孔在那邊小聲的分析著,顧遠洋倒是沒跟著湊合說什麼了,一個人坐在位置上發著呆。

    就在這個時候,大廳的門被推開,就見到肖隊長走了進來,大家頓時都開始對肖隊長打起了招呼

    “肖隊長早。”

    “肖隊長您來了?”

    “嗯。”

    肖隊長背著手應了一聲,隨後掃視了一眼,目光落到了吳東青的(身shen)上,說道

    “吳東青。”

    “在。”

    吳東青站了起來,隨後听到肖隊長繼續說道

    “一隊出了事情,少了兩個人,現在調查連環(殺sha)人案缺人,王隊長跟我借你過去幫忙,你去吧。”

    “王隊長借我?”

    “是啊,快點去一隊吧。”

    肖隊長並沒有說太多,吳東青也沒有去問了,只是不太清楚一隊借自己過去(干gan)什麼,案子不是移交給調查局了嗎?

    吳東青帶著疑惑,收拾了東西又跑去了一隊報到去了。

    一路走到了一隊的門口,就見到周圍路過的警員都用一種古怪的眼神看著一隊的辦公室大門。

    同時還听到竊竊私語的聲音

    “一隊這次不是人發瘋,是死人了,還直接死兩個。”

    “是啊,那案子真邪門啊。”

    “一隊自己人都不敢查了。”

    吳東青沒有管(身shen)後的竊竊私語,而是敲了敲門。

    “進來。”

    門後面傳來了沉悶的聲音,聲音還有點耳熟。

    吳東青推開了門,就見到一隊的警員們一個個的制服整齊,筆挺著站姿,站成隊列在屋子里。

    就連王隊長也站在邊上,而在這些警員們的面前,一個穿著咖啡(色se)外套,白(色se)的襯衣搭配著黑(色se)的小馬甲,還有一條方格領帶,皮鞋也擦的油亮。

    但與這一副(精jing)致打扮大相徑庭的,卻是好像沒睡醒一樣,讓人看著也覺得犯困的一張臉。

    特殊事件調查局行動科科長,武道。

    王隊長見到吳東青進來,走到了武道的邊上小聲說道

    “領導,這位就是三隊的吳東青。”

    “嗯,很好,看上去就一表人才,長相帥氣,很受女孩子歡迎,局長跟我說新來了一個帥哥,看來是真的。”

    武道就好像不認識吳東青一樣的說著,吳東青當然知道,他是裝出來的。

    不過武道這一番夸贊的話,倒是讓吳東青有點迷惑了起來,這架勢要(干gan)什麼啊?

    “都準備好了吧?”

    武道拍了拍手

    “準備好了就出發吧,對了,路上把吳東青好好打扮打扮,搞帥一點。”

    “是。”

    王隊長低頭應道,隨後帶著人跟著武道(身shen)後一起離開了。

    吳東青滿腦子迷糊,跟在隊伍的最後面,看了看周圍,唯一能說得了話的,也就只有之前說過話的鄭志平而已。

    “鄭前輩,我們這是去哪里啊?什麼任務啊?”

    鄭志平微微回過頭,說道

    “別多問,這是上面調查局來的領導,查連環(殺sha)人案的,我們就負責配合做做外圍工作就好了。”

    “哦這樣。”

    吳東青應了一聲,心里想著凌晨時候武道所說的,今天就能見到面,而且還要訓練自己,看來對方是早有安排了,就是不知道怎麼訓練了,吳東青又對著鄭志平問道

    “那為什麼要給我打扮打扮啊?”

    鄭志平微微停下了腳步,對著吳東青翻了翻白眼

    “領導要我們警局長得最帥的。”

    吳東青語塞了一下,不知道為什麼,在鄭志平的語氣里充滿了不服氣,思來想去還是不要繼續問鄭志平了。

    他跟著隊伍上了小巴一樣的警用巡邏車,隨後有人拿來了西服還有一些定型水一類的東西,坐在副駕駛的武道則對著駕駛員說了一聲

    “走,去鳳凰街附近找地方停。”

    吳東青听到這話,心里頓了一下。

    鳳凰街?鳳凰街23號!?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我在遠東調查克甦魯的那些年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