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天唐錦繡 > 第一千三百六十八章 各有算計

第一千三百六十八章 各有算計

作品:天唐錦繡 作者:公子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另邊廂,高履行與丘神績領著族人出了京兆府大門,丘神績便憤憤然罵不絕聲。---完本耽美、港台言情 www.hjw.tw)))高履行想了想,吩咐兩人隨行的親信將贖回來的人領回家去,而後拉著丘神績上了自己馬車。

    “不過是一時之氣,神績何以這等暴躁?”

    車上用棉布緊裹著的茶壺里茶水尚溫熱,高履行從車廂壁上一個格子里取出兩個茶杯,給丘神績倒了一杯,溫言勸慰。

    丘神績憤憤然道︰“此子可惡,居然如此折辱于我,定不與其善罷甘休!”

    說著,拿起茶杯一飲而盡,剛剛在京兆府大堂里好一頓蹦,又是撕扯又是大喊大叫,這會兒渴得厲害,嗓子都冒煙兒了,溫熱的茶水入喉,頓時舒爽得全身一松。

    高履行又給他斟了一杯茶,說道︰“只是房俊眼下極是受寵,若是招惹了他,怕是陛下遷怒于你。”

    丘神績不傻,只是比較諢,知道高履行說得在理,更是為他好,只得說道︰“那就等著,君子報仇十年不晚,這筆賬遲早跟他連本帶利的算清楚!娘咧!老子長這麼大,誰敢這般掀我面皮?恨不能手刃此獠,以解吾心頭之恨!”

    高履行坐姿端正,耷拉著眼皮飲著茶水,慢悠悠說道︰“話是沒錯,只是……房俊與太子關系更好。”

    你想跟房俊硬懟?

    省省吧,現在有陛下護著他,以後更有太子將其視為肱骨,他房俊不找你麻煩就算你家祖上燒了高香了,你還去找他解恨?

    丘神績愣了愣,忽然發怒,狠狠的一拍車廂壁,咬牙氣道︰“那廝倒是好運道,可憑什麼?!莫非還就奈何不了他不成?這口氣若是吐不出去,怕不是得嘔死我!”

    都說風水輪流轉,可房玄齡簡在帝心這麼多年,往後房俊甚至比他老子還要更得聖眷,而且是兩代帝王的聖眷,那還有天理麼?

    高履行抿著茶水,目光幽深,輕聲道︰“那倒也未必……”

    丘神績連忙問道︰“此話怎講?”

    高履行卻是再不說了,只是招呼著丘神績喝水,給他講最近京中又開業了何等好玩的去處,哪一個當年愛慕的大家閨秀嫁給了哪家的敗家子,誰誰誰偷了父親的小妾,誰誰誰又鑽進了小叔子的被窩……

    反正那麼沒頭沒腦的半句話,淺嘗輒止,任憑丘神績再是如何追問,卻是再也不提。

    丘神績是個急性子,此刻面色陰郁,盯著高履行,問道︰“咱兩家是通家之好,然否?”

    高履行點頭。

    大業九年,大隋兵部尚書斛斯政逃奔高句麗。高士廉因與斛斯政有交往,受到牽連,被貶為朱鳶縣主簿。當時天下大亂,朝廷詔令難以到達嶺南,高士廉孤身赴任,極為艱辛,更受到打擊排擠。

    時任交趾太守丘和便委任高士廉為司法書佐,算是解了高士廉困境。武德元年,欽州俚帥寧長真率軍進攻交趾。丘和打算開城投降,高士廉勸道:“寧長真兵馬雖多,但孤軍深入,肯定堅持不了多久。再說城中兵力足以抵御敵軍,為什麼要投降他呢?“丘和于是任命他為行軍司馬,讓他迎擊寧長真。

    寧長真大敗,只身逃脫,軍隊全部投降。

    自此,丘和愈發看重高士廉,而高士廉記著這段恩情,也一直投桃報李,兩家遂成通家之好。

    丘神績又問︰“咱倆不似親兄弟,卻勝似親兄弟,高兄以為然否?”

    高履行再次點頭。

    兩家交情好,兩個人大小便玩在一處。高履行學文,帶著丘神績在長安頂級紈褲的圈子里結交朋友,丘神績習武,但凡有誰惹了高履行,必然第一個沖上去一頓胖揍。

    鐵得不能再鐵。

    丘神績便佯怒道︰“既然如此,高兄何以話說半句,不肯直接點明?高兄知道兄弟的性子,最是霹靂火爆,那是半點氣也受不住的,你若是沒有收拾那房俊的法子也就罷了,可是心中已有計較卻不肯說,這又是何道理?”

    高履行依舊搖頭,說道︰“非是愚兄不肯講,而是事關重大,唯恐賢弟不能保守秘密,則禍事將至!”

    丘神績一听這話,頓時來了精神,急切問道︰“兄弟為人你還不知?最是講義氣,為了兄弟兩肋插刀赴湯蹈火眼皮都不眨一下!你且說與我听,無論如何,死也不說出去便是。”

    高履行這才俯身上去,壓低聲音道︰“陛下,可不僅僅只有太子一個嫡子……”說到後來,聲音愈發輕微,幾不可聞。

    丘神績卻是越听眼楮越亮!

    *****

    京兆府衙門。

    諸事妥當,收尾的事情自有書吏下屬去做,房俊叫上剛剛王玄策,打算一起去酒樓里坐一坐吃點東西,順便問問王玄策對于以後有何打算。他調離了京兆府,自然要為手底下的人謀劃好前程,這是上位者的基本素質,不如此,誰願意死心塌地的跟著你?

    王玄策一大早便被房俊打發去清點東市那邊因為昨夜打砸之時所遭受的損失,這時候剛剛回到衙門,聞言自是欣喜,且不論自己將來要到那個衙門辦差,這代表著房俊對他的重視。

    有領導照顧,自身又有能力,何愁前程?

    房俊將官袍脫掉,換了一身藏青色直綴,與王玄策正欲離開,忽聞大堂里核對賬目的書吏“咦”了一聲,房俊信口問道︰“何時驚呼?”

    那書吏連忙站起,先是躬身施禮,此刻房俊在京兆府上下官吏心目中的地位無與倫比,威望攀升至最頂點,誰敢失禮?

    繼而才惶恐說道︰“卑職剛剛查點賬冊,發現尚有一戶人家未曾前來贖人,亦不知是確實沒來贖人,亦或是卑職失職,忘記入賬……”

    房俊蹙了蹙眉︰“那就趕緊核對,現查查這家是否交錢,再查查這家是否將人贖走,仔細一點,切莫出了差錯。對了,這是誰家啊?”

    那書吏一腦門兒汗,回道︰“乃是故應國公武家……”

    這家雖然被抓的人數不算多,只有八人,可那也是八萬貫啊!除去那些綿延幾百年的頂級門閥,誰家能對八萬貫輕而視之?這萬一被自己給弄差了,麻煩大了!

    可是說到“武家”,這書里愣了愣,心說這不就是府尹小妾武娘子的娘家麼?

    難不成是府尹吩咐了誰沒有收武家的錢偷偷將人放走了?

    哎呦壞了,那自己還巴巴的將這事兒捅出來,這不是掀房俊的面皮麼?

    嚇得汗更多了,連忙道︰“這個……大抵是卑職弄錯了,這就再好生的核對一番,府尹您有事?那您先忙,放心,卑職一定將事情辦好。”

    房俊在听到武家的時候也是一愣,心說好哇,吳元慶武元爽這兩個兔崽子,別人坑我也就罷了,你倆也跟著起哄?

    正欲說話,便見到門子進來通報,武氏兄弟求見……

    房俊冷笑一聲,“讓他們進來。”

    娘咧!

    這兩個王八蛋剛才不來,這會兒等人都走完了才來?

    這點兒算計,房俊自然一目了然。

    不一會兒,武氏兄弟便被門子帶進來,見到房俊負手站在京兆府的大堂正中,雖然身形並不是特別的魁梧健碩,亦沒有穿著官袍,但只是站在那里,便自有一股淵s岳峙一般的氣度威儀。

    兄弟兩個心里一緊……

    兩人對視一眼,皆看到對方心底的忐忑,武元爽一咬牙,腆著笑臉上前,親熱道︰“妹夫這是打算下值了?哎呦呦,這可不到了飯點兒麼,要不這樣,吾兄弟倆請妹夫吃頓便飯如何?”

    瞅著面前這張虛偽的臉,房俊心里一陣膩歪,差點就想飛起一腳踹飛了他,然後讓他臉先著地!

    不過見到這兩貨,房俊又想起上一次武媚娘綢繆給這兩人挖坑的事兒,最近一直未曾听到動靜,想來武媚娘認為尚未到火候。不過現在有了這碼子事,房俊覺得自己倒是可以推一把……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天唐錦繡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