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天唐錦繡 > 第一千五百三十七章 還有誰!

第一千五百三十七章 還有誰!

作品:天唐錦繡 作者:公子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听了房俊的詰問,張士貴面容不變,淡淡道︰“屁的下馬威,你小子別不識好人心,老子這是給你樹立威望的機會,你小子不僅不感激,反而冤枉人?喊話之人乃是軍中悍將,亦是老夫的女婿何宗憲,有勇冠三軍之能力,若是能夠將之降服,定然使得這些唯強者為尊的兵卒們折服。((( 本書更新最快站點 https://www.ck101.tw )))”

    房俊稍稍一愣,何宗憲?

    這不是演義當中那位學著薛仁貴穿一件白袍,薛仁貴立的種種功勞都被他冒領,後來事情敗露想除掉薛仁貴不成,之後便謀反作亂,最終兵敗被誅的那個?

    當然,演義中的事情純粹胡說八道,實際上何宗憲是絕對沒有干過這些事情的。

    不過張士貴此舉之用意的確能夠快速提升房俊的威望,軍中崇拜強者,不僅僅是折服這麼簡單,因為強者便意味著戰爭的時候多了一份勝算,多了一份活下去的機會。

    當兵吃糧,有幾個人會高尚到為了大唐甘願犧牲自我?

    果然,點將台下的何宗憲大聲喊道︰“素聞房二郎弓馬嫻熟刀棒無雙,末將仰慕已久,不知能否有幸討教一二?”

    台下的兵卒頓時興奮起來,頗有些沸反盈天的架勢。

    軍中最講規矩,上下之間等級森嚴,似何宗憲這等在新任主帥履任的第一天就公然挑戰之舉,絕不常見,此乃軍中大忌!就算何宗憲乃張士貴的女婿,焉能無視軍中規矩?

    房俊目光閃爍,盯著台下被兵卒們簇擁著的何宗憲,喟然一嘆,扭頭對張士貴說道︰“虢國公情深義重,卻教在下何以為報?”

    張士貴呵呵一笑,欣然道︰“房二郎不愧是曾被陛下贊譽有‘宰輔之才’的俊彥,一眼便看出老夫的用意。”

    何宗憲當眾挑戰房俊,無論勝敗,都難以繼續在右屯營待下去,規矩之所以成為規矩,便是因為大家都回去默默的遵守,一旦有誰壞了規矩,那就必然要承受其後果與代價。

    張士貴用斷絕何宗憲在右屯營前程的方式來力捧房俊給他撐腰,這份情誼不可謂不厚重。

    “老夫固然功勛無數,現在卻已日薄西山,未來的大唐,乃是二郎你這一輩的大唐。老夫也無過多奢求,只願二郎能念著今日這番人情,在吾張家子孫有難之時,能夠幫扶一把。當然,老夫非是糊涂之人,這等幫扶是在不作奸犯科的情況下,若是老夫之子孫為非作歹,那麼就算身首異處,亦不需二郎為難出手,如何?”

    房俊苦笑,這世間人情債最大,今日受了張士貴的好處,日後又怎能不竭力相報?

    “虢國公言重了,若是在下這時候拒絕,您是不是要安排您那女婿趁機將咱給干掉?”

    張士貴哈哈大笑︰“就算是你答應了挑戰,說不好也會被何宗憲給干掉,老夫這個女婿若說勇冠三軍那夸張了點兒,可兩膀子神力卻是罕遇敵手,二郎當真要下場較量一番?”

    房俊笑道︰“世人皆喚在下棒槌,虢國公可知其意?”

    張士貴奇道︰“那不是罵你性格暴躁直來直去,是個傻乎乎的棒槌麼?”

    房俊傲然一笑︰“棒槌可不止是傻乎乎那麼一個意思,既是說在下又長又硬可令少女貴婦趨之若鶩,亦是說在下砸起來人可是很疼的!”

    當即將命身後的部曲將身上的甲冑除去,只穿著一身月白色的中衣,大步走下點將台。

    張士貴搖頭失笑,原來“棒槌”這個綽號還有這等用意在里頭?

    既傲氣沖天,又能設下身段自黑,的確是個人物啊……

    校場上的兵卒在何宗憲出言挑戰的時候便群情振奮,此刻見到房俊居然脫去甲冑大步走下點將台,明顯是答應了何宗憲的挑戰,更是激動得振臂高呼。

    反正瞧熱鬧不怕事兒大,誰怕誰呢?

    每一個群體都天然有一種排外的情緒,對于忽如起來加入其中的個體,總會表現出排斥的態度。

    右屯營固然在十六衛當中算不得一等一的精銳,但是由于張士貴深得陛下信任,整支部隊更駐守玄武門外宿衛宮城,所以右屯營中哪怕一個伙頭兵都深感自豪,自覺比旁的部隊高了一頭。

    現在張士貴離任,皇帝卻弄了房俊這麼一個毛頭小子來擔任大帥,這讓一幫子眼高于頂的驕兵悍將如何能服?就算房俊的傳奇色彩早已傳遍大街小巷,就算房俊在西域以及南海的戰績並不比那些成名已久的名將遜色多少,但畢竟年紀以及一個紈褲的名聲放在這里,是很難服眾的。

    在軍中,若是主帥不能使得兵卒們心服口服,是很難待得長久的,哪怕你的背景再是硬扎……

    不過房俊此刻毫不猶豫答允何宗憲挑戰的做派,倒是令大部分人覺得這個紈褲起碼還算是條好漢,輸贏很重要,但是敢不敢直面挑戰,顯然更重要!

    房俊大步流星來到何宗憲面前,一拱手,道︰“放眼長安,已經很久沒人敢在某面前這般囂張了,不論勝負如何,某佩服你的勇氣,放馬過來吧,讓某見識見識右屯營中的好漢到底是一條只會胡吹大氣的蛄,亦或是貨真價實的猛虎!”

    此言一出,引起叫聲一片!

    “ !真是囂張啊,不愧是長安第一大棒槌!”

    “豈有此理,右屯營幾萬勇士在他眼中就是蛄一般的存在嗎?”

    “何校尉,放倒他!”

    “對,將這廝干趴下,看他還敢不敢在右屯營這般囂張!”

    “房二郎,還是乖乖的去平康坊找家青樓喝酒听曲兒吧,右屯營不是你撒野的地方!”

    ……

    亂糟糟一片,房俊也不以為杵,軍中的漢子你就別指望他們嘴里干淨,休說這等侮辱的言辭,沒張嘴罵娘都算是給他面子了……

    嘴炮再響也沒用,說到底,只有將他們徹徹底底的打服了,那才會閉嘴!

    何宗憲怒氣而笑,點點頭亮開架勢,道︰“嘴硬是沒用的,待會兒趴在地上的時候,別哭鼻子就好!”

    他是應了岳父的要求,這才有當眾挑戰的舉動,幫助房俊快速建立威望,代價便是以後何宗憲無法在右屯營立足,將會跟隨岳父張士貴擔任玄武門的禁衛。

    說實話,何宗憲不願意!

    任何一個男兒既然立身軍伍,都有開疆拓土封妻蔭子的夢想,更何況是何宗憲這等勇武之輩?然而岳父的命令,他不能違抗,雖然岳父所謀取的來自于房俊的人情大抵可保張氏子孫幾十年的平安……

    但是,不違抗,不代表沒情緒!

    何宗憲決定給房俊來一個下馬威,讓這個平素恣意妄為的紈褲見識見識自己真正的本事,大不了最後時刻輸給他便是……

    兩人相對而立,各自擺好架勢,虎視眈眈的盯著對方,兵卒們則圍成一圈兒,紛紛給何宗憲大氣助威,他們才不管房俊是不是即將成為他們統帥的人物,若是真有本事,以後整治大家也心服口服,若是沒那個本事,就不信他房俊有臉算今天的帳!

    張士貴站在點將台上看著場中形勢,微微蹙眉,不過旋即便舒展眉毛,微微含笑。

    固然女婿所表現出來的舉措顯然是對自己的命令有抵觸,但張士貴覺得也算不得什麼,都是血氣方剛心高氣傲的年青俊彥,誰又甘心為了襯托別人而貶低自己呢?

    場中,何宗憲在周圍兵卒鼓噪助威聲中,左腳狠狠在地上一頓,一個箭步標前,右手緊握成拳,狠狠一拳照著房俊的面門就砸了過去!

    房俊緊盯著何宗憲的腳步,待到何宗憲的鐵拳距離自己的面門只有幾寸距離,這才猛地扭頭側身跨步,避開這一拳的同時,腳下箭步突前,身體微微側過,欺入何宗憲空門大開的中路,肩胯同時發力,狠狠的裝在何宗憲的胸前。

    “砰”的一聲悶響,何宗憲只來得及悶哼一聲,身體便仿佛被一頭全力奔跑的野牛撞上來一般,一股無可抵御的大力涌來,身體騰雲駕霧一般倒飛出去六七尺,重重跌落在地上,一時間爬不起來。

    房俊一個照面將何宗憲撞飛,環視周遭兵卒,大聲道︰“還有誰?!”

    兵卒們一個個目定口呆……

    要不要這麼夸張?

    這可是軍中勇力剽悍的何宗憲啊,居然只是一個照面連拳頭都沒踫到人就給放倒了?

    話說,你倆人不是在這演戲呢吧……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天唐錦繡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