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天唐錦繡 > 第一千七百九十章密謀奪權

第一千七百九十章密謀奪權

作品:天唐錦繡 作者:公子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皇極天皇俏臉清冷,看向阿倍內麻呂,問道︰“左大臣以為如何?”

    阿倍內麻呂老眼昏花,似乎隨時都能睡過去,嘟囔著道︰“葛城皇子天資聰慧,魄力非凡,定能不辱使命。”

    高向玄理臉色都變了,爭辯道︰“兩軍交戰,何以將皇子派去斡旋?此舉著實太過危險,還請陛下三思。”

    甦我入鹿插言道︰“唐人勢大,葛城皇子前去正好可以宣示天皇之重視,必能事半功倍。”

    高向玄理還(欲yu)再說,皇極天皇輕輕拂了拂衣袖,鳳目微垂,淡然道︰“既然內大臣與左大臣盡皆認為葛城皇子合適,那就宣召讓葛城皇子前去吧……皇子乃是天皇血脈,守衛天皇之國土乃其職責,縱然有些凶險,又怎可知難而退呢?此事就此決定,諸位暫且退下吧。”

    “是!”

    高向玄理無奈,只得站起(身shen)匆匆離去,前去尋找南淵請安等人,商議如何才能保全葛城皇子之法……

    飛鳥川東麓,檜隈寺。

    此處地勢平緩,依山傍水,緊扼飛鳥京之南面門戶,乃是“渡來人”除去南淵之外最大的聚居之地。

    臨近黃昏,雨仍未停。

    淅淅瀝瀝的雨水打濕了山坡上青黃相間的草木,然後束聚成流,匯入溪河,注滿了一條條河流。

    寺內遍植松柏,縱然已經入秋,雨水洗去塵埃,入目一片青翠。

    一間白牆黛瓦的禪室之內,南淵請安、僧F、葛城皇子等人俱皆在座……

    禪室內光線有些昏暗,窗戶緊閉,燃了檀香。

    地席上主人團團圍坐,葛城皇子咬牙切齒道︰“甦我(奸jian)賊(欲yu)致我于死地,誓與其不共戴天!”

    南淵請安依舊一連威儀,紫膛臉上滿是鄭重之色,沉聲道︰“甦我氏之野心已經昭然若揭,此番皇子北上佐渡島,必定艱險重重。雖然陛下已然下詔,不得不去,卻也要做好預防,萬萬不可大意。”

    葛城皇子道︰“老師放心,學生此行叫帶上府內死士侍衛,沿途多加警惕,量那甦我入鹿亦不敢大張旗鼓行事,還請不必擔憂。”

    南淵請安略微點頭,卻依舊憂心忡忡。

    高向玄理道︰“縱然今次無恙,可甦我入鹿之決心必然難改,所謂明槍易躲暗箭難防,誰知下一次他又弄出何等詭計,謀害皇子(殿dian)下?依我看,不若先下手為強,將甦我氏連根拔除,方是上策!”

    此言一出,在座諸人皆是一驚。

    僧F雪白的美貌蹙起,謹慎道︰“此事萬不可大意,還應從長計議為好,若無萬全之策,切不可輕舉妄動。”

    甦我氏掌握著倭國最多的軍隊、最多的部民,財雄勢大實力強橫,萬一未能將其鏟除,必然後患無窮……

    眾人深以為然。

    高向玄理急道︰“世間哪里來的萬全之策?形勢緊急,若被那甦我入鹿佔得先機,一旦皇子有損,吾等悔之晚矣!被此獠扶持古人大兄皇子登基,倭**政大權將盡皆落入其手,吾等怕是難得善終!”

    南淵請安略作沉吟,也道︰“此言有理,有心算無心,未必便不能誅殺甦我入鹿。只要此獠(身shen)死,其父甦我蝦夷已然垂垂老矣,縱然甦我氏兵強馬壯,怕是亦會當即潰散。”

    旁邊另有一人獻策道︰“三(日ri)之後,便是高句麗、百濟、新羅三國使節前來飛鳥京入宮朝貢之(日ri),吾等何不事先在宮中埋伏重兵,等到甦我入鹿上(殿dian)之時一舉殺之?”

    這人三十歲許,尖嘴猴腮,模樣甚是丑陋。

    乃是宮廷(禁jin)衛首領海犬養勝麻呂。

    倭人的名字很多後邊都帶有“麻呂”二字,這兩個字主要出現在男(性xing)名字里,亦可表示這是一位官員,其實並沒有什麼具體的含義……

    葛城皇子震驚道︰“豈可如此?那甦我入鹿力大無窮勇冠三軍,可生裂虎豹力能扛鼎,想要在大極(殿dian)上將其襲殺,談何容易?”

    放眼倭國,沒人敢忽視甦我入鹿的武力,此人天生神力勇悍無比,且(性xing)(情qing)乖張暴戾,一旦襲殺失敗,此人必然發飆,搞不好便是血濺大極(殿dian)的悲劇……

    海犬養勝麻呂道︰“屆時我把守宮門,可讓其解下佩刀,就算此獠再是勇武,手無寸鐵又怎是吾等的敵手?到時候我與幾名刺客死士埋伏在兩側偏(殿dian),一起發力沖出去將其斬殺,大事可成!”

    眾人琢磨一番,覺得固然凶險,但成事的幾率不小。

    正如高向玄理所言那般,世間何事沒有風險呢?與巨大的收益獲利相比,區區風險可以為之一搏……

    葛城皇子信心大振,忍不住磨拳擦掌,不過想起一事,問道︰“就算甦我(奸jian)賊授首,可是其家中部民死士僧兵數千,這些人一點收到甦我(奸jian)賊死訊,想必定然會集結沖擊皇宮,屆時京中必然大亂,為之奈何?”

    甦我氏經營十數代,底蘊深厚實力強橫,其位于甘僨鸕惱 ”閌且蛔匠牽 郎蕉  譚欠玻 資嗇壓ャI杏形揮詵贍袼碌氖   焓迸 吮 瘴胰 垢闖穡 贍窬┌亟 饈艽舐遙 擋歡ㄉ雜脅簧鞅慊岊還Ь牖使  強刪捅 緦恕 br />
    南淵請安沉聲道︰“此事勿用擔心,大家只需將甦我入鹿斬殺與大極(殿dian),那邊是大功告成,至于甦我氏的部民僧兵,交由我來解決。”

    眾人雖然不知他用什麼方法去解決甦我氏忠心耿耿的部民僧兵,但是南淵請安素來穩重多智,若無把握,斷然不敢說出這般肯定之話語。故而盡皆點頭,一片振奮!

    高向玄理道︰“陛下雖然頒詔,命皇子北上佐渡與唐人斡旋,但此時不宜離京,暫且躲一躲,待到三(日ri)之後大勢已定,在另行商議如何應付唐人也不遲。”

    諸人一頭。

    這等時候,葛城皇子是萬萬不能離開飛鳥京的……

    葛城皇子道︰“那我就在這檜隈寺中躲避兩(日ri),待到三(日ri)之後,吾等一起入宮,布下天羅地網,誅除甦我(奸jian)賊,匡扶天皇血脈,振興大和!”

    “振興大和!”

    “振興大和!”

    一陣壓抑的呼喝在禪室內響起,振聾發聵,卻被屋外淅瀝的雨水隔阻,不虞傳揚出去被人听到……

    在座之人皆是倭國有識之士,匯聚了皇族、大臣、學者、武將,誓要推翻甦我氏的強橫統治,將至高無上之皇權納入天皇之掌控,並且推動改革,取締以往腐朽之制度,一切向大唐學習。

    這些人都相信,一旦將權利攫取在手,必將率領倭國走向一條富強的康莊大道,假以時(日ri),定能夠與強橫之大唐爭一(日ri)之短長!

    就在飛鳥京的秋雨淅淅瀝瀝,一眾野心勃勃之輩充滿野望試圖攫取倭國之至高權力之時,遠在本州島最北端的陸奧國,也被連綿的(陰yin)雨所籠罩。

    天上烏雲密布,漫長的海岸線上風急浪涌,無數破舊的船只乘風破浪,抵達平緩的海灘……

    等到船只擱淺,船舷兩側立即涌出無數(身shen)著皮具革甲的兵卒,他們士氣高昂的跳進齊腰深的海水里,揮舞著手里雪亮的兵刃,咬著牙發足力,向著岸上爭先恐後的沖去。

    他們知道岸上不遠的八幡神宮里駐扎著精銳的倭兵,可他們無所畏懼!

    因為他們更知道就在八幡神宮的後面,便是一望無際的田野,肥沃的土壤充沛的河流,孕育著無數的糧食,曾經養活了一代又一代的蝦夷人!然而貪婪而殘暴的倭人卻將他們從祖祖輩輩生活的家園上驅趕出去,不得不在冰天雪地的蝦夷島上苟延殘喘……

    現在他們回來了!

    他們有了最好的甲具,有了最鋒利的兵刃,他們是天生的獵人,骨子里流淌著祖祖輩輩與猛虎豺狼搏命的勇氣,哪怕部族中青壯的人數已然沒有以往的十分之一,可他們依然相信自己的力量在強大的武器裝備之後,足以將所有的倭人碾成碎片!

    “殺!”

    沖在最前的一個青年武士手里的橫刀高高舉起,雪亮的刀尖所向,正是山丘之上的八幡神宮!

    “殺!”

    無數蝦夷人青壯紅著眼楮,撒開腿向著山丘沖去!

    這里是已然離開百年的故土,一代又一代的蝦夷人隔海遠眺(熱re)淚盈眶,無時無刻不在夢想著有朝一(日ri)能夠重返故土!

    這里是蝦夷人的家園,長草掩蓋了祖先的墳冢,曾經肥沃的土地已經荒蕪,需要無數鮮血去灌溉河流,去洗刷屈辱!

    不是倭人的血,就是蝦夷人的血!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天唐錦繡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