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天唐錦繡 > 第一千九百三十三章 毀了一樁婚

第一千九百三十三章 毀了一樁婚

作品:天唐錦繡 作者:公子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本站點qs本站點qsw 最快更新天唐錦繡最新章節!    錢九隴抽抽著臉皮,道︰“老臣奉公守法,豈敢因私憤而敗壞法紀?使得陛下不忍處罰老臣因為左右為難,則是老臣之罪過矣。”

    魏王李泰呆了一呆,差點以為自己听錯了。

    你跟房俊打起來,父皇居然會因為不忍處罰你而為難?

    到底是心里沒點比數,還是實在不要比臉?

    再瞅瞅許敬宗,果然是一丘之貉啊……

    許敬宗見到三位殿下眼神不斷在自己身上游弋,心有些發虛,畢竟他固然能將索取彩禮這件事說得理直氣壯,到底也是知道拿不上台面,便鞠躬施禮,道︰“微臣不敢叨擾三位殿下飲宴,先行告辭。”

    李承乾還禮︰“許舍人慢走,恕孤不能遠送。”

    許敬宗忙道︰“不敢,不敢,殿下留步。”

    轉身拽了拽錢九隴的衣袖,錢九隴也告辭,兩人就待離去。

    許氏姊妹無奈,先是望了一眼房俊,目光之滿是乞憐,不過亦知道房俊無法插手許氏家事,就算有心襄助她們姊妹,亦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只得淺淺的向三位殿下萬福施禮,戴上斗笠,跟在許敬宗身後,神情淒楚無助,滿是對未來的愴然迷惘……

    房俊嘆了口氣,心那份執念愈來愈烈。

    難不成,原主這位大唐綠帽王,居然一直暗戀這一對兒兒時的玩伴?否則何以自己穿越這麼久,那份執念亦是未曾衰減,一經見到正主兒,一顆心立即撲騰撲騰跳個不休。

    罷了罷了,且不說原主那份執念自己有義務打一把援手,且只說這兩個秀美溫柔的少女,怎忍心眼看著一生就這樣毀掉?

    嫁給馮盎之子尚且好說,固然時下皆將馮盎視為蠻夷,但在房俊看來神州大地皆是一家,五十六個民族都能夠和平共處不分彼此,區區百越嶺南那幾個少數部族,遲早是一家人。

    但是嫁給這個七老八十的錢九隴,那就過分了……

    故而,就在許敬宗等人轉身之際,房俊對李承乾一揖及地,大聲道︰“殿下明鑒,許舍人早年便曾身入秦王府,為陛下掌管書典冊,功勛卓著。固然後來犯錯,貶黜地方,卻不應禍及子孫……其女許蓉娘、許薇娘端莊賢淑、溫婉明秀,還望殿下能夠感念許舍人昔日之功勛,覲見陛下,予以賜婚,既能使得功臣感懷陛下之恩德,亦能使得天下人多處一段佳話,實乃兩全其美也……”

    許蓉娘、許薇娘嬌軀一顫,豁然回頭,不可思議的看著房俊,而後,又齊齊看向太子李承乾。

    只要太子點頭允可,此事必然會促成,皇帝豈能在這等小事之上駁斥太子的諫言呢?

    皇帝賜婚,自然會尋一些門當戶對的世家子弟……

    兩姐妹相互握著手,緊張得手心冒汗。

    李承乾微微揚眉,此時許敬宗的兩個女兒尚未出嫁,他哪里知道這人有賣女兒的毛病?

    不過房俊的請求,就算千難萬難,他亦不會拒絕。

    更何況只是區區賜婚這等小事?

    再說,許敬宗縱然犯錯不少,以其功勛、資歷來說,皇帝賜婚,也算夠格……他的確厭煩許敬宗,但是觀之許氏姊妹秀麗溫婉,卻是難得的好女子,又有房俊開口,這等成人之美的事情,怎會拒絕?

    便欣然道︰“二郎此言正是,許舍人勞苦功高,乃是父皇昔年潛邸之功臣,現在有女當嫁,皇家自然要示以優隆,許舍人不必推辭,孤明日便進宮覲見父皇,為令嬡擇取門當戶對之世家子弟予以賜婚,且先回府,靜候佳音便是。”

    許敬宗一听,臉都綠了!

    他堂堂秦王府十八學士之一,縱然名聲不好听,可到底身份資歷放在這里,若是求一個門當戶對的親事,怎麼可能求不到?

    可既然是門當戶對,那就是肩膀一邊齊,一切都只能按照規矩來辦,他要如何索取天價的彩禮?

    就是要與馮盎那樣的蠻子、錢九隴這樣的糟老頭子結親,才能獅子大開口哇!

    自己的兒子都能夠趕出長安任其自生自滅,何況遲早成為外姓人的女兒?

    皇帝金口御言,自己指望著女兒賺取彩禮的路算是徹底斷絕……

    可是拒絕太子,他也不敢。

    只能恨恨的瞪著出餿主意的房俊,怒哼一聲,轉身便走。

    錢九隴則臉色黑如鍋底,怒視房俊,叱道︰“此乃許家家事,汝非要插手其,欺人太甚!”

    許氏姊妹各個水嫩貌美,又是出身書香門第,氣質絕佳,他不惜重金作為彩禮,豈能願意讓房俊給壞了這婚事?

    房俊奇道︰“某剛剛說的,乃是念及許舍人之功績,太子仁厚應當覲見陛下為其子女賜婚,以彰顯榮耀,此乃國事,與家事何干?巢國公莫非連國事家事都分不清?听某一句勸,年紀大了就呆在家里,種種花,看看書,吃點好吃的,等死就好了,到處蹦禍害小姑娘,當心遭報應……”

    錢九隴胡子翹的老高,差點氣死。

    年紀大了,就得混吃等死?

    年紀大了,就不能喜歡小姑娘?

    娘咧!

    那房玄齡溫潤君子,循規蹈矩,怎地生出這麼一個棒槌玩意兒?

    他指了指房俊,氣得連一句狠話都撂不出,嘴皮子哆嗦半天,轉身拂袖而去,連跟三位殿下告辭的禮儀都給忘了……

    許氏姊妹已經激動得差點哭出來。

    兩女齊齊拜倒,聲音帶著顫抖︰“臣女恭謝殿下,殿下千秋!”

    李承乾展顏一笑,溫言道︰“應當謝謝二郎才是,若非他提醒,孤亦不曾想到這一點,難免慢待了忠臣啊。”

    兩女便看向房俊,溫柔施禮,道︰“多謝二郎……”

    房俊忙道︰“不過舉手之勞而已,毋須在意,速速隨令尊回府去吧,吾等少小為伴,這份情誼卻是到了任何時候都無法抹煞,日後若有為難之處,直言即可,只要某力所能及,斷然不會推脫。”

    兩女欣喜萬分。

    誰不知眼下房俊風生水起,乃是皇帝身邊一等一的紅人?

    更別說這位與太子關系甚好,日後太子登基,幾乎預定了一個宰輔的位置,必然是朝有數的大佬之一,若是房俊能夠念著幼時的交情,時不時的予以關照,對于兩個不受家族待見的女子來說,不啻于一道護身符。

    看著房俊英姿勃發的樣子,不僅春心萌動,若非父親不堪,以當年許家與房家的交情,或許今日,兩姊妹之已然有一個,成為了房俊的夫人……

    *****

    看著兩女千恩萬謝離去的身影,李承乾搖了搖頭,嘆道︰“許延族品行低劣,卻生出兩個這般明媚秀麗的女兒……”

    李恪接口道︰“歹竹出好筍。”

    這位殿下在江南數年,倒是學會了這麼一句俏皮話。

    李承乾啞然失笑︰“走吧,咱們去飲酒。”

    三人便進了涼亭。

    早有侍女自保溫的食盒之取出佳肴放置在石桌上,點燃了一個小巧精致的紅泥火爐,將一甕黃酒拍開,將一個銀壺倒了半壺,放在淡藍色的火焰之上,然後將姜絲、梅子等切絲投入壺,沒一會兒,便酒香四溢。

    李泰親自執壺斟酒,一邊給太子先行斟滿,一邊瞥了房俊一眼,揶揄道︰“二郎若是相了許氏姊妹,大不了舍去一些錢財,想必許敬宗必然不會拒絕,即便是兩女一同收入房,也未嘗不可能。”

    李承乾也看向房俊,笑道︰“不若明日孤入宮,向父皇諫言,請他將許氏姊妹盡皆賜予你為妾?你家財無數,多多施舍許敬宗一些,那老兒必然眉開眼笑,那一對姊妹對你顯然深有好感,結成連理,豈不是皆大歡喜?”

    房俊苦笑道︰“就算我真的想,你那妹妹豈肯善罷甘休?非得鬧得家宅不寧不可,家父家母對她寵溺得不得了,說不得狠狠的揍我一頓……”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天唐錦繡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