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科幻小說 > 咸魚翻身的正確姿勢 > 1505 倒數第二個故事(二十五)

1505 倒數第二個故事(二十五)

作品:咸魚翻身的正確姿勢 作者:二寶天使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本站點 a 最快更新咸魚翻身的正確姿勢最新章節!    在听到了委員長的安排,一旁的學生們那是奮筆疾書。

    作為一個隊伍的後勤組成,通常都是由優秀的大能的親傳弟子來填充的。

    他們不但有機會跟著導師進入到旁人都不曾接觸過的遺跡,還能補充一些課本上,秘籍之絕對不會標注和教授的經驗呢。

    所以,在這里挖掘了一條新的分支道路,對于現實世界的仙界遺跡的挖掘還是很有好處的。

    就在場外的人忙的熱火朝天的時候,跟著地圖逐漸往內里推移的顧崢,卻是越走越覺得不太對頭。

    因為這條路雖然安全,但是竟是一點有用的東西都不曾出現。

    仿佛這個區域就是為了阻止外人進入到內層,或者說,壓根就不想讓人進入做的準備。

    雖然不明白仙界的構成以及其上大能的想法。

    但是曾經在洪荒的世界之有幸結識過各個種族的顧崢知曉,哪怕是截教的通天教主的主要島嶼,都不可能如此的布置。

    仙人理應更加的不講道理,誤闖的人,若是弱一些的壓根就靠近不得,若是明知不可為而硬闖,怕也就是尸骨無存了。

    哪里像是現在這樣,就像是……

    對了!

    封印!!

    想到這里的顧崢眉頭一皺,偌大的靈界難道都想不到嗎?

    那麼為什麼他們還非要打開呢?

    若是其封鎖著仙界都無法處理的大能,就憑借這個級位面,他們能抗的過去嗎?

    想到這里的顧崢不走了,當太叔鴻問及的時候,顧崢就說出了自己的疑問。

    听到這里的太叔鴻,掩耳盜鈴一般的左右瞧瞧,隨後就湊到顧崢的耳邊嘀咕了兩句。

    听這個意思,外邊那些顧崢曾經看不懂的仙界的符號,竟然是靈界央區域內一家曾經輝煌一時,卻突然斷了傳承的家族一脈的族徽。

    依照對方給留下的標記,靈界的人分析,這是對方飛升的老祖曾經駐足並打算將其歸于勢力範圍的一塊地方。

    至于其更為隱秘的內情,恕太叔鴻的家庭地位還沒到百事通的地步。

    在得到了這個不能對人言的小道消息了之後,顧崢終于再一次鼓起了勇氣。

    而他這種謹慎小心的作風,又為他在靈界直播間內取得了褒貶不一的評價。

    顧崢都不用猜測,光是看著他已經飆升到220的美貌值就知道,因為他的表現,外邊一定有了熱火朝天的關注。

    就因為他找尋出了一條十分隱蔽的道路,許多觀測站的鏡頭都給到了顧崢的身上,那些場外的觀眾們,隨著淘汰人員的增多,都不用宣傳,就把目光放在了尚還留存的隊員的身上。

    在這些隊伍之,最亮眼的怕就是顧崢這一小組了。

    甭管外邊的人說顧崢膽小鬼也好,說他狗屎運也罷,實實在在的好處撈到了,就算是為了今後的境界與修煉,他也有必要繼續走下去了。

    ‘刷拉’

    ‘刷拉’

    隨著時間的推移,在秘境之沒有白天與黑夜的分別的顧崢,通過計時器得出,他們已經走了一天一夜。

    隨著他們往縱深的位置推移,這一組人馬想要找尋到正確的方向以及可以推進的路徑則是越發的困難。

    跟一開始半刻種就能找到一個小口不同,現在的顧崢已經變成兩三個時辰才能往前推進幾米的情況了。

    “呼呼……”

    “這也太變態了吧!”

    只是跟在顧崢身後走,太叔鴻都冒出了一頭汗。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他們的通路上竟然開始險象環生。

    雖然沒有任何能夠傷害肉體的陷阱存在,但是這陣法已經能夠對于人的思維和意志力產生影響了。

    幻陣,意志沖擊,以及最為可怕的心靈漏洞,都讓顧崢與太叔鴻戰戰兢兢。

    不出意外的,到了這個時候,參賽組的成員們又有了一次量到質的飛躍。

    好歹還剩下小半的選手們,竟是一下子縮減到了二十幾組。

    上千號人到幾十號人的轉變,竟然只用了一天一夜。

    不但如此,時間拖得越長,被淘汰的人則是越多。

    到了最後幾組出來的人,就沒有顧崢這一組這麼幸運了,大概是因為顧崢這一隊人闖入的太深,連帶著這個陣法的運轉也厲害了許多。

    不少人從當失敗被排斥出來的時候,精神上多多少少都受到了一些影響。

    一些精神堅毅的年輕人相對好一些,那些意志相對薄弱的,不是哭哭啼啼就是大吼大叫,不少人都被現場的專業心理輔導導師給直接帶走的。

    越是到了這個時候,場外的觀眾們越是擔心。

    由于直播的時間放在了周末,不少人就看這個轉播竟是跟看了一天一夜。

    有毒,停不下來。

    全靈界青少年群體,以及部分的家長受眾們,竟然有百分之七十的注意力都放在了顧崢與太叔鴻的身上。

    因為他們親眼看到了找到了一處相對安全的地方,進行修正小憩的顧崢,在一下刻,嗖的一下就睜開了眼楮。

    “太叔鴻!”

    一聲輕輕的呼喚,立馬就叫醒了睡得也不算踏實的隊友。

    “你有沒有听到呼喚……許多聲音……”

    听到顧崢如此問,太叔鴻就有些焦急了︰“沒!什麼都沒有,顧崢,你是不是太累了,產生了幻覺。”

    “畢竟這些迷魂陣都是靠你不停的推演找出來的道路,你是不是受到的影響太深了。”

    “要不,咱們還是出去吧,你我有著大好的前途,這個比賽到了現如今的地步,咱們已經成功的殺入到大賽的前二十名了。”

    “這種成績可不是讓校長這個老頭子美暈過去了,更何況咱們現在可是築基初級的境界了,憑借著咱們兩個人的年紀,一個全靈界重點,區央築基學院的入學資格是沒跑了。”

    “所以,顧兄弟,咱們千萬別拼命啊,影響未來的發展。”

    只可惜,太叔鴻的絮叨,被顧崢一個張開手掌給阻止了。

    冥冥之仿佛有什麼東西在指引著顧崢,讓他的身體不由自主的就站了起來。

    這仿佛是從血脈與靈魂的最深處的召喚,顧崢很奇怪,因為這種召喚與風月秘錄寶典無關。

    不但如此,這個寶典並不曾感受到這種召喚的來源。

    回想自己曾經的過往,仿佛只有一個世界是純仙兒的所在。

    難道說這個崩塌的小部分?

    想到這的顧崢激靈一下就清醒了幾分,迫不及待的想要弄明白是不是自己所猜測的那樣的顧崢,打算听從這個身心的渴望,按照本能繼續朝前方前進了。

    這一反常的舉動,在場外的人眼就是如此的反應的。

    顧崢仿佛被仙界內里的什麼東西所蠱惑或是控制住了。

    他目光空洞,眼神茫然,身體卻十分詭異的靈活協調,用一種不緊不慢,極富韻律感的步伐朝著仙陣的心地帶走去。

    就在曾經見識過這個大陣的厲害,並預言顧崢不出三步就要被反彈回來的參與者的評論剛剛發布到彈幕上的時候,顧崢竟然以一種十分詭異的姿態,相當順利的穿過了對方口絕對過不去的地帶。

    ‘我耤I’

    ‘這不修仙!’

    ‘我的導師加上幾個靈界有名的陣法師,在這個位置足足研究了三天,才從另外一個坐標點找出了進入的位置,他為什麼會直接走進去!’

    ‘不但如此,還把那個看起來就很笨的隊友也給帶進去了。’

    ‘難道說,進陣法的時候還需要做操嗎?這是一套很奇怪的體術?’

    這個時候,一個名為群陣師的小號,突然就給這位杠精發了一個傳訊︰‘將這個選手的動作姿態記錄下來了嗎?’

    ‘送到陣法學院,進行仔細的研究。’

    得,暴露自己的結果就是面臨著加班。

    這位倒霉的學長一邊搜集錄播資料,一邊往學校跑的時候,走到了下一個節點的顧崢,竟然微微一晃,又突破了一個難處。

    ‘我去!’

    看到這里的學長差一點就是一個平地摔跤。

    可等到他跑到學院,與諸多的陣法師匯合到一處的時候,他已經被顧崢的進度給刺激的麻木了。

    因為顧崢就如同一個幽魂一般的飄出去了好遠。

    遠道了他已經進入到了靈界各位大能們都不曾探索過去的區域。

    現在的他們哪里還顧得上記錄顧崢先前的步驟啊,他們將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了這個等同于現實的虛擬秘境之了。

    “什麼都沒有!”

    “就像是我們推進的過程一樣!”

    “仙界為什麼要設置如此龐大的陣法,難道說,這是財神的寶庫?”

    “財神是否存在未可知,但是這其必然封鎖了一大片不想讓外人知曉的東西。”

    “他走的好快,我們是不是可以推測,這位名叫顧崢的學生,自身有一些特別,他能感受到大陣內的某些東西的感召。”

    “你們說有沒有可能他是仙家的血脈遺留。”

    “這個學生是飛升而來的,我們不能排除這個推測,否則我們怎麼解釋他現在的反應?”

    當大家吵成一團,並七手八腳的將顧崢行進的路線,姿態,以及相關的細節記錄下來的時候。

    那個一直都是灰茫茫空蕩蕩的屏幕卻是此時陡然一變,讓站在屏幕前看直播的人,一下子就啞了嗓子。

    下一秒鐘。

    此次比賽的組織者也是遺跡開發的一員,就十分果斷的切斷了顧崢這一組所有實時直播的鏡頭,只將他們即時的畫面,傳送給有權限的一小部分人。

    因為看到鏡頭的曾經探索開發的人知道,迷陣在此時已經被顧崢神奇的通過了,而下面的東西,就不是靈界的吃慣群眾們能夠看到的東西了。

    “我去!”

    “天呢!”

    “什麼情況!”

    就在權限制約的玉牌被激活的同時,整個靈界數十萬萬的觀眾們同時發出了激憤的怒吼。

    這算是什麼?

    就像是你準備好了心相印牌紙抽,打開了你最常用的電腦,獨享的耳麥已經插好,你的舍友或是父母早已經安睡。

    在黑暗的包圍之,雙擊過後的鼠標,替你打開了你那足有八個G的收藏,結果,在最關鍵的時刻里,一杯咖啡,讓你的主板冒起了黑煙。

    這種憋屈,無助,是全身心的。

    就在同一個時間,在一群啊啊啊的包圍之下,顧崢的美貌值嗖的一下來了一個恐怖的飆升。

    從原本的220直接變成了300+。

    到了這個時候,仿佛連那個風月秘錄寶典也無法忍受顧崢的墨跡了。

    隨著顧崢偽裝的走動,每每行進幾步,他的境界就提升一個小等階。

    更何況,到了現在這個時候,已經沒人將注意力放在顧崢與太叔鴻的身上了。

    因為有資格看到後邊的直播的人們都被顧崢所帶領闖入的世界給驚住了。

    這是一個跟所有人的想象都不同的世界。

    這個世界沒有一點仙氣兒。

    這里更像是一個被所有的世界給遺棄的空間。

    在這里,沒有了霧氣的包圍,卻被無盡的荒蕪以及視線可見的死氣所包圍。

    但是這里也絕對不是幽冥界。

    其實幽冥界也只不過是一個獨特的位面構成罷了,最起碼在多種族包容的靈界,在邪教,鬼修,魔教的修行區域內,就存在著不少的幽冥界的種族。

    這里的氣壓不同于幽冥界。

    幽冥界曾引以為傲的鬼蜮氣息跟這里相比,就像是三歲頑童與一個成年人一般的區別。

    這是哪里?

    許多人產生了疑問。

    但是腦海最深處的一段記憶,卻讓顧崢第一時間確認了這個地方的所在。

    “夜叉界!”

    “一個不容于三界的被流放的所在。”

    “一個孕育了無限接近于神的詭異的空間。”

    想到這里的顧崢,緩緩的讓自己的表情變得空明了幾分。

    仿佛大夢初醒一般的,放慢了自己的腳步。

    “啊,為什麼,會這樣?”

    隨著他緩緩的挪動,顧崢的身體竟然毫無排斥的開始吸收這片區域內特別奇怪的氣息。

    待到這一圈圈的氣息融入到顧崢的骨血之的時候,他的境界也在一截截快速的攀升著。

    築基二層,築基三層……直至築基九層。

    一個旁人苦修十年甚至幾十年的過程,在顧崢短短的十步路的過程就完成了。

    讓所有人旁觀者感到驚訝的還不只是境界上的提高。

    當顧崢每每提高一個境界的時候,他那個只能算得上清秀的面龐就發生了肉眼可見的微調。

    待到他的境界逐漸穩定到築基圓滿的狀態的時候,他的美貌程度也跟著調到了199的程度。

    這個程度的美貌值,就已經十分的驚人了。

    原本的顧崢站在太叔鴻的身旁,無論他怎樣的睿智與冷靜,旁人的視線在看過去的時候,第一眼所注意到的還是英俊的肌膚有攻擊性的太叔鴻。

    對方那如同斧鑿刀刻一般的面容,實在是太過于搶戲。

    將顧崢的風采壓得是嚴嚴實實。

    但是現在呢?

    只不過短短的幾步路之後。

    顧崢再站在太叔鴻的身旁,竟然已經達到了平分秋色,不,能打到不輸分毫的地步。

    因為顧崢所表現出來的氣度與風韻,與太叔鴻是截然相反的兩種面貌。

    若太叔鴻是艷麗的牡丹,那麼顧崢就是清雅的蘭草。

    太叔鴻是富貴的人間花,而顧崢已經無限靠近仙境的瑯琊葩了。

    這大概就是咱們常說的仙兒。

    再通俗一點的,就是逼格了。

    這讓站在一旁的太叔鴻都看傻了。

    他仿佛看到了一個凡人向著仙人的蛻變。

    當顧崢暫時完成了這一變化了之後,他身旁這位心大的朋友,竟是沒有絲毫的嫉妒,反倒是滿臉好奇的拉住了他的袖子,頗為神秘的將頭湊向了他的耳邊︰“我說顧崢!”

    “嗯?”

    “你跟我說實話,你是不是哪個仙人的私生子?”

    “或者你根本就是下界歷練的仙人,亦或是輪回轉世?失去了記憶的那種。”

    “我去,你這改變也太驚人了吧。對,一定是這樣的,否則怎麼解釋你如此順利的就帶著我進來呢。”

    看著太叔鴻自己開始腦補事情的始末,顧崢只能憋著笑的眨眨眼楮。

    他沒有忘記與太叔鴻來這里到底是為了什麼,在一切好不曾結束的時候,他們有義務以及有必要在這個區域內進行更進一步的探索。

    “所以,我們繼續深入吧。”

    “畢竟我都不清楚這是為什麼呢。”

    說到這里的顧崢,就拍了拍太叔鴻的肩膀,朝著他血脈之反映最強烈的方向一指,說到︰“就從那個方向開始吧。”

    “我有一種感覺,我們會有收獲的。”

    說完,他將二人之間的絲帶一扯,就率先朝著此處行去了。

    隨著兩個人的行動,他們腳底下的土地也漸漸的發生變化。

    最邊緣處雖然荒蕪外加死氣沉沉,但是最起碼地面是干燥的堅硬的。

    但是現在,顧崢與太叔鴻的鞋底,已經被一種充滿了硫磺氣息,黏糊糊的不知道什麼物質的東西所沾滿。

    而他們踩著的地面,也不再堅實。

    顧崢與太叔鴻就好像是踩在一堆軟塌塌的橡皮泥之上,不知道什麼時候,就會一腳踏入到拔不出來的沼澤之。

    若只是地表物質的怪味道也就罷了。

    最可怕的是,氣味之開始飄蕩出十分濃重的血腥味道。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咸魚翻身的正確姿勢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