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科幻小說 > 咸魚翻身的正確姿勢 > 1520 最後一個故事(十)

1520 最後一個故事(十)

作品:咸魚翻身的正確姿勢 作者:二寶天使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本站點qs本站點qsw 最快更新咸魚翻身的正確姿勢最新章節!    家的管事兒見得多識得廣,只吩咐兩個人用長挑桿兒將前幾日特意買回來的鞭炮給掛了上去, 里啪啦的就燃了一個痛快。

    門口的百姓們也不散開,反倒是看得熱鬧。

    幾個不大不小的孩子,就著一地紅色的殘骸,從找尋一兩個完整的漏之魚。

    待到幾盤炮竹放完,就有一穿著青黑色管事服的人走到了正門。

    手拿著一黃銅的淺肚子的盤子,上邊盛滿了燦燦的銅錢。

    看得那些人們,眼楮都開始放光。

    在下一刻,這管事果真就開嗓子撒錢了。

    “恭喜我家少爺,取得京城解元郎的名號。”

    “見者有份,諸位同喜!”

    ‘嘩啦啦!’

    一把把的銅錢就被這管事撒了出去,引得眾人嗷的一嗓子,伸著手就朝著天空上捧去。

    這府果真是大方。

    成盆的銅錢撒了三四回,就連幾歲的小人的懷也揣了三四枚,之後那立在一旁的管事才拱拱手,听著眾人的吉祥話,將前門給收拾了干淨。

    這也真是巧的很。

    那賈府老太君派出來的小廝,就跟著大門口平白得了一個紅封,後又偷偷的跟在人後邊抓了一把銅錢,這才加快了幾步,沖到賈府之跟安慶堂的再討了一番賞賜。

    “恭喜老太君,家的外孫兒,了京畿此次鄉試的頭名解元。”

    “算上前面的小三元,家少爺已經大四喜了。”

    “若是再琢磨一下,這連六元的事兒,也是當得啊。”

    這賈母就喜歡听吉祥的話,等到崢晚上過去的時候,當著所有人的面兒又是一通的心肝兒肉。

    只引得坐在外屋的賈政對著如海羨慕不已。

    再對比一下一旁瑟縮的如同一個鵪鶉一般的賈寶玉。

    賈政的這個心啊,更塞的慌了。

    與崢不過差了兩三歲,卻依然像是個長不大的孩子。

    旁人十二歲的時候,秀才試已經是穩妥的了。

    可是自己的兒子呢?

    想到那個早逝的長子,賈政的眼圈就微微發紅。

    只得顧左而言他的問起了後續的考試。

    听到長輩們詢問,崢將手的碗筷給放了下來。

    “今年應是要去試試的,連六元的機會可是不多。”

    “可是?”賈政也不知道出于什麼心理,這邊竟是要勸說一番了︰“主考官會不會因為你的年紀過小,想要壓你一壓呢?”

    听到這里的崢反倒是笑了。

    “少年才俊,歷代就有。現在又是風調雨順的鼎盛之期,有我這個年輕的典範是一件兒好事兒。”

    “我若得頭名,翰院才是不二的選擇,在里邊打磨六年,出來的時候,正是二十的好風光。”

    “就算是當今天子,也是願意給我這種榮耀的。”

    “只要章做的著實好,言之有物,下筆老道,外甥覺得,連六元也是可以想想的。”

    真有志氣。

    被噎在了當場的賈政連話都說不出口,只得訕笑了一下,轉過身一巴掌排在了賈寶玉的後背。

    “看看你這哥哥的志氣,今晚兒就去我書房考校你的功課。”

    听得賈寶玉差點將碗筷打翻在地,樂得崢趕忙就將頭低了下去。

    死道友不死貧道,早知道努力讀書也能變相的坑賈寶玉?

    那這當年的院試,他是一定要去的。

    這一年對于賈府來說是風平浪靜的一年,可對于親戚家的府來說,卻是疾風巨浪的一年。

    無他,崢果然如同宴席上所說,直接去參加了接下來的院試。

    他就如同開了掛一般,用他相當老辣的章,迷住了這一屆的所有考官。

    等到排名出來,一揭開姓名一欄的時候,誰都沒想到是一位年僅十四歲的少年所為。

    連續五元,會元也落在了顧崢的手。

    不過一日,偌大的才名就傳頌到了整個京城。

    這場考試之,顧崢做的章,也被遞到了天子的案頭。

    讓人看得拍案叫奇的同時,又讓帝王家將如海家的情況給翻了出來。

    “只有十四歲啊,可以備上了。”

    一旁的大太監卻是好心的提醒︰“家屬于清貴。”

    萬望皇帝高抬貴手,可別選個郡主公主的去糟蹋這樣的好人家,若是被這種清流以不攀附權貴的名頭給拒絕了?

    那皇帝這張老臉可是別想要了。

    听得帝王一陣的唏噓。

    怎麼好男兒都在這種人家之呢。

    若是崢身上做不得親,這不還有如海嗎?

    轉了轉眼楮的天子,一下子就想到了宗室一戶快要絕了嗣的人家。

    說起來跟當今的天子還沒有出五服,是朝廷親封的竹陽郡主。

    因年輕時守寡,也不曾育有子嗣,不過雙十的年華,過的卻是清心寡欲。

    這人家配如海不是正好嗎?

    兩人的身份差的不多,如海本已做到了次輔的高位,自然沒了攀附權貴的憂慮,順帶著還能讓家更親近一下皇家,簡直就是一舉三得的好事兒啊。

    砸吧了一下嘴的皇帝,動動嘴就將這份口諭傳達了下去。

    問得竹陽郡主的歡喜,得到了肯定的回答了之後,這殿試還沒開始呢,紙婚的旨意反倒是提前送到了如海的手。

    “這!”

    如海是哭笑不得。

    自己單著過還挺開心的,沒成想太監不急皇帝急了。

    這說明天子對于崢的重視程度著實是高。

    捋著胡子的如海,現在可是一點都不擔心顧崢此次的殿試了。

    甭管皇帝陛下是出于面子考慮還是補償的心里,他的兒子一個三甲的名次是跑不了了。

    看這欣賞的勁頭,說不定還真會成為本朝最年輕的六元及第的狀元郎。

    要說這如海老而彌堅,他尋摸的事兒真是對的。

    他前腳剛從天子那得了一個指婚的信兒,後腳殿試的結果也就出來了。

    這一次的狀元公正是他的兒子,一位未滿十五歲的少年郎。

    這人剛從皇宮的大門口出來,昭現出來的榜單就傳進了京都城內所有官宦人的家。

    涌到府門外前來報喜的人,听到了消息特意過來道賀的人,以及就在周圍趴著的百姓們,那是歡天喜地的往家的大門口處涌過去。

    擠得那顧崢只得從家的角門偷偷的溜過去。

    他們府這般的歡喜,在賈府之一直等著哥哥消息的黛玉自然也不能忘記了。

    當家的管事的在門外將這個好消息告知了小小姐了之後,這黛玉竟是從妝匣盒子之抓出一把細小的如同米粒一般的小珠子,見者有份兒,一人一顆的就賞給了底下的人。

    讓賈府之留在梨香院內伺候的僕役們好一通的稱頌。

    誰都知道這姑娘大方,在哥哥了解元的時候,就一人賞了一個大紅封。

    誰成想這殿試剛一結束,不但有銀錢還有賞賜的物件兒。

    這般的好東西,用銀絲兒掐一下,做個墜子或是簪子都是極好的。

    當然了,就算是如何的高興,這黛玉也不忘記告知賈府之的老祖宗一聲。

    兵分兩路的梨香院眾,在賈母那與賈家舅舅那卻是得到了兩種截然不同的待遇。

    這史老太君,也就是賈母,那是真心實意的歡快。

    在她看來,崢考得越好,那就是越給賈家人爭得面子。

    他的前程越是遠大,在今後越是能幫襯賈家一把。

    至于那坐在一起等消息的二位舅舅?

    賈赦卻是哈哈一笑,說是要將自己最好的一套扇子交給崢把玩,這今後好歹也是一個官老爺了,可不能失了自己的身份。

    至于那位最關系的二舅舅,卻是抽搐了兩下面皮,露出了一絲苦笑。

    都說他賈政最會讀書,到現在卻是蔭封的五品小官,自己身上實則是沒有什麼功名的。

    而他的那個兒子賈寶玉……還是不說也罷了。

    抑郁了的賈政自然是蔫蔫的。

    等到晚上時兩家人再次聚首的時候,崢只見那賈寶玉是一瘸一拐的過來的。

    這都是第幾次了?

    因為他崢挨打?

    他都有些不好意思了,都這樣了,只能持續挖坑,最好是一輩子了。

    在這晚宴之,氣氛是著實熱鬧,那王熙鳳插科打諢,帶著姐姐妹妹們一齊來敬崢一杯。

    原想著在學問上壓不過這家的小子,總要在吃酒上找補回來一次,誰成想這崢竟不知如何生的,簡直就是千杯不倒了。

    就如同鳳辣子這般能喝上兩杯的人物,都喝的粉面桃花了,對面的崢依然是風輕雲淡。

    他笑著將黛玉送回到梨香院,看著一群蘿莉們東倒西歪的散去,那心別提多麼的得勁兒了。

    “哎呦,我的家的哥兒啊,是不是特別的得意。”

    “人說人生有四喜,金榜題名時。”

    “我說啊,什麼都沒有跟咱們姐們在一起舒坦吧?”

    說這話的是還未曾離去的王熙鳳,她斜著丹鳳桃花一般的眼眉,帶著一股子妖嬈的氣息,笑著嗔了一眼這位處處讓她吃癟的年輕男子,原想與其調笑兩句,散了這一身的酒氣再回自個屋子的時候,那總是與她夢不離焦的平兒,卻在這個時候從側門的小廊之走了出來。

    “奶奶,你且瞧瞧去吧?”

    听得王熙鳳一皺眉,兩人就走到了避著人的前廊去了。

    站在院外的崢歪頭一笑,也不知道在遺憾什麼,轉身就將這院門給掩了起來。

    沒了最後一點阻礙的王熙鳳就與平兒踫上了頭。

    “慌慌張張做什麼?什麼事情值當你這種表情?”

    王熙鳳的酒勁兒還不曾過去,對平兒說話的口氣自然是不怎麼耐煩。

    可是等到平兒說到了那個人的名字了之後,這王熙鳳就開始冷笑連連了。

    “什麼香的臭的都敢肖想我王熙鳳了?”

    “上一次他吃的罪還不夠嗎?你且叫一些人過來,這般……那般……”

    一通小聲的叮囑之後,這平兒連連稱是,跟著王熙鳳就往兩府的夾道的方向過去。

    待到這兩個人走的干淨的時候,就貼在門邊的崢挑了一下眉毛。

    賈瑞啊,這還真正是色膽包天的人物。

    連他崢都不敢下手,哪怕是王熙鳳明的暗的示意,他都遠遠的躲著。

    一個賈家的旁支兒,破落戶一樣的人家,也敢肖想鳳辣子?

    這不是擎等著丟命嗎?

    這事兒也果不出崢的預料。

    當他從新科狀元的跨馬游街,到最終的翰院選官完成的時候,隱約著就听到了賈瑞被凍了幾夜,怕是馬上要不好的消息。

    原本他還想著將那風月寶鏡給拿來瞧瞧呢。

    他總覺得都叫風月,說不定與上一個世界還有些關聯呢。

    誰成想,崢這邊還沒下手呢,一道聖旨就將家與賈家的寧靜給打破了。

    這是皇帝的賜婚旨意,直接給送到府之了。

    人家還讓人對了八字兒,選好了日子,什麼都給準備好了之後才宣的旨。

    打的賈府上下一個措手不及。

    待到賈母听到了如海續娶的女子是誰的時候,就連反對的話都說不出來了。

    誰敢挑皇家的麻煩,就算她是四王八公的勛貴也不成啊。

    這婚期給的富裕,正好是來年的秋天。

    看得這崢心一陣的唏噓。

    因為正好是那黛玉十歲出頭,十一歲未滿的歲月。

    若是在紅樓夢原書的時間線之,卻是如海病重,讓黛玉返回揚州的時候。

    因為他崢的小翅膀一煽動,卻給了如海一個相對安全的生活。

    也不知道這紅樓之如海的生死與皇家瓜葛到一起之後,是不是能有了改變。

    不會像是他這一世的母親,賈敏那般的無能為力了。

    這還需要時間來檢驗呢。

    想到這里的崢十分的淡定,他老老實實的去翰院入職,從旁人都不願意做的校訂獻,整理資料做起。

    一下子就沉浸在了書的海洋與職場的忙碌之。

    他的這番作態,徹底的博得了那群依然待在翰院的老翰們的喜歡。

    這位掛著勛貴的外家,又有著頂級清流出身的世家子弟,一點驕縱的模樣都沒有。

    真是一位溫爾雅,踏實質樸的年輕人啊。

    經得起打磨,沉得下心情,這樣的好口碑,口口相傳,對于崢可是有著莫大的好處。

    這不,待到如海如期進行了大婚,將崢與黛玉全都接到府與新母親見禮的時候,那位十分出挑的竹陽郡主也不由的高瞧了崢一頭。

    連帶著對如海家的家風與教育水平充滿了期待。

    在與自家的嬤嬤談起家這兩個孩子的時候,也是滿心的欣賞。

    看著那金貴的郡主終于找到了一個好歸宿,這皇家的教習嬤嬤真替她的小姐感到開心。

    兩個人關起門來說話的時候,不由的對以後的生活充滿了憧憬。

    “我家郡主以後,也會有這麼一位體貼的孩子的。”

    “他們跟家的大哥兒大姐年歲差的大,會是家最惹人疼的孩子。”

    “我瞧著家的這兩個,可都是能容人的。”

    “小姐,你可真是苦盡甘來呢。”

    對著梳妝鏡看著老嬤嬤親手為她搭理發髻的郡主,想到她那風姿俊美,儀態翩翩的相公郎,原以為冷清的心,都不由活泛了幾分。

    就不見顏色的臉蛋上,浮現出一抹的紅,真的讓這位曾經名動京都的美人,又回到了年輕時的姿容。

    “嗯,嬤嬤,我會與夫君好好相處的。我也會善待他的孩子。”

    “我畢竟不是豆蔻一般的少女了,那些事兒我都懂。”

    “我只希望夫君待我如我待他一般就好。不求旁的,為家綿延子嗣,打理家務我還是做得到的。”

    說到了這里,這竹陽郡主竟是露出了小女兒似的笑容。

    讓站在屋外帶著黛玉與如海偷听的崢,就與這兩位使了一個眼色。

    待到將二人引到了正屋一側的竹之後,崢狹促的笑了。

    “恭喜爹爹,尋得如此好的知心人。”

    “我與黛玉都十分的歡喜。”

    听得如海老臉一紅,強撐著將眼楮一瞪︰“去!多大的人了,還沒個正形,莫要教壞了你的妹妹!”

    “看來我應該找你的母親,為你相看人家了。”

    “找一個厲害的媳婦,管制住你才是!”

    說的崢趕忙討饒,拉著黛玉就朝著各自的院奔去,將這種美好的相聚,讓給還在培養感情的如海與竹陽郡主去相處。

    待到兄妹二人跑的遠了,黛玉卻是不解的拉了拉崢的袖子,讓其停了下來。

    不管如何,黛玉總是要問上一問的。

    “哥哥,難道你就不別扭嗎?”

    為什麼別扭?

    還不是因為這個家有了一個新的女主人,他與黛玉有了一個沒有血緣關系的新媽媽?

    一下子就明白了黛玉的憂慮的崢,卻是笑著摸了摸即將步入豆蔻的黛玉,為對方詳細的解答了這個家為何需要一個母親的緣故。

    “黛玉,我知道你從小聰慧,與母親的關系最是親密,你必然是舍不得她的。”

    “可是,妹妹啊,我們終有一天會長大,像是雄鷹一般離開這個溫暖的小家。”

    “可那個時候,我們的父親呢?將會是多麼的可憐,他對著空蕩蕩的屋子,睡著寂寞的大床,他的心也會冷的度不過冬天的。”

    “我們的父親太年輕了,你忍心他將來的二十年甚至是三十年都一個人孤獨的度過嗎?”

    “他也需要有一個可以陪伴一生的伴侶,這恰恰是我們做子女的做不到的事情啊。”

    “還有,拋卻父親的心身健康不說,無論是于公還是于私,父親的續弦兒都是必須的。”

    “家有女兒的都知道,大家娶媳婦有五不娶。逆家女不娶、亂家女不娶、世有刑人不娶、世有惡疾不娶、喪婦長女不娶。”

    “而妹妹你正是對著那喪婦的長女一條。”

    “若是父親一直不娶妻,你就一日歸不得家門,家的祖母去的比母親還早,我一個男兒家倒是好說,可是你卻要一直在外祖家寄居了。”

    “有家歸不得,有親聚不起,我與父親當是多麼的難過啊。”

    “再說了,父親遠在江南,孤身一人,危險重重,不娶妻是為了自我保護。”

    “可現如今,他為了我們計,調回到了京城,官宦人家,次輔門第,一個喪妻的鰥夫,就連同僚都會看不下去的。”

    “再有最後的一點,咱們的父親是天子的近臣,皇家最在乎的忠心,就在這次指婚之得以體現。”

    “若想讓一個人完全的歸順盡忠,沒有什麼比讓他成為自家的人更放心的方式了。”

    “而這位竹陽郡主,若是我猜測的不錯,她必然是皇帝那一派的人。”

    “嫁到我家來,只有為我家添磚加瓦的,絕不可能害我們。”

    “哪怕是為了皇家的面子,你我兄妹二人的日子也只會過的更好!”

    說完崢隨手就將黛玉清早剛梳好的兩個抓 給揉成了一團,在黛玉反手怒嗔的打過來的時候,又嘻嘻哈哈的跳到了一旁。

    可他嘴卻是說著更不著調的話語︰“所以啊,你我兄妹都是直接的受益人。”

    “哥哥我婚配的女子,一下子就上調了一個檔,而你的婚嫁,必定是非富則貴,滿京城的青年才俊任由妹妹去挑了。”

    “哈哈啊!”

    說完,就知道黛玉要打人的崢,嗖嗖的跑的飛快,只留下黛玉一人,帶著雪雁跺著腳的羞惱不已。

    她追不上自己的哥哥,卻也對自己未來的日子有了一些盼頭。

    最起碼不像是最初那般,忐忑不安,終究是踏實了起來。

    這日子逐漸的步上了正規,在崢掐著指頭算日子里,安安穩穩的度過了這一個年。

    他們家也從最開始突然多了一個人而有些生疏客氣,到了現在經過磨合已經可以說上幾句貼心的話了。

    讓崢最為滿意的是,他的這位繼母,雖然有著極其高的身份地位,但是在于他們這兩位前妻留下來的孩子相處的時候,卻是妥帖溫柔。

    她不但能將府的上下搭理的井井有條,對著自己的夫君如海也是相當的溫柔體貼,一點皇家宗室的嬌奢之氣都無,著實是一個妥帖的人。

    也就因為這一份兒善良,讓本就也是一個善良的人兒的黛玉,在一次次的噓寒問暖之與這位繼母貼近了幾分。

    連帶著在與崢的對話之,對于這位女性的欣賞之語也是越來越多。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咸魚翻身的正確姿勢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