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科幻小說 > 咸魚翻身的正確姿勢 > 1525 最後一個故事(十五)

1525 最後一個故事(十五)

作品:咸魚翻身的正確姿勢 作者:二寶天使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本站點qs本站點qsw 最快更新咸魚翻身的正確姿勢最新章節!    有著這筆銀錢,又將王熙鳳的總理財務的大權給收歸了回來,賈母再前後這麼一扒拉,竟是半個能夠主事兒的人找不出來了。

    “不若讓珠大嫂子家的來管理內院,家的妹妹們可以從旁協理。”

    “采買的事情可以交給賈家宗族相對親近的族人,我看那賈薔就頗有幾分本事。”

    被賈璉這一番表白作態給徹底的收攏了心的王熙鳳,抹著眼淚的就給出了接班的人選。

    她現在算是想明白了,一個女人爭那麼多又是為了什麼?

    既然一個老爺們已經能夠頂起事兒來了,她一個女子在家踏踏實實的相夫教子,豈不是更加的輕松。

    只要她過好好日子,旁的再多的艱難,王熙鳳也是能夠吃得下的。

    見到平日間最喜歡弄權的王熙鳳竟是如此的灑脫,賈母一時間也是百味陳雜。

    這有得機會悔過,總比這大禍臨頭,自救不能的強。

    在這一聲嘆息聲,賈母就默認了這種安排。

    只是崢在見證了兩家的和解,並做了公人之後,走出賈母小院的他就被賈璉兩口子給攔了下來。

    “多謝表弟周全,並與我送了那信兒。”

    “我現如今真不知道該如何謝你呢。”

    崢也是一個實在人,他避讓過了賈璉二人的謝禮,十分坦誠的將前後始末予以告知︰“這事兒也是我說與大舅舅听得,落得這般的地步,你們也莫要怪罪我才是。”

    在這兩口子目瞪口呆之,崢又自顧的說到︰“膿瘡挑破了,才能徹底的痊愈。”

    “賈家如此亂象,必須清理的干干淨淨。”

    “你看,因為這事兒,璉表哥不但得了一個實缺,有機會踏上仕途實現自己的抱負,璉家的嫂子也懸崖勒馬,真正與表哥琴瑟和鳴,做一個女子應做的事情。”

    “這不是兩全其美嗎?”

    “所以,表哥表嫂,莫要謝我,我這就走了啊!”

    說完,崢就如同一陣風的朝著大門外跑去。

    卻听到身後傳來了賈璉與王熙鳳氣急敗壞的聲音。

    “這家的小哥,虧我還想與其親香攀交一番呢,誰成想竟是這種性子!”

    “崢!!你給我等著!!”

    身後是一片混亂,誰停下來等人誰是二傻子。

    開心了的崢直接回到了府,將這事兒當成了笑話說與了如海與黛玉听。

    與黛玉听得有些擔心不同,如海的眉毛算是徹底的舒展了開來。

    這賈府之幾件最讓人詬病的事情一處理,那些無關痛癢的小毛病,陛下也就不會太過于在意了。

    想到這里,如海又提了一嘴︰“那薛家如何了?”

    對此一無所知的崢卻是搖搖頭︰“目前還沒有任何的消息,他們家與我們府隔得就遠了,既然大舅舅已經上報給陛下知曉了,這事兒自然也就沒有大礙了。”

    覺得的確如此的如海也就將此放過,依照往常一般的與崢一同上下朝堂。

    這期間一轉過了三月有余。

    賈家的賈璉攜帶一院內眷,得用的僕役,三四父親送予的幕僚,以及一隊曾經賈家的私兵為護衛,浩浩蕩蕩的上了前往南方的大船。

    他們在抵達最南的港口之後,再行月余的陸路,最終抵達嶺南腹地心,與當地的半自治的土官們一起,將那一大片的區域給建設起來。

    想著就是困難重重,這也算是對賈璉夫妻倆的懲罰與考驗了。

    至于薛家的人?

    卻在半個月前搬出了賈府。

    無他,蓋是因為薛蟠正在與一幫狐朋狗友們吃酒的時候,直接被那五城兵馬司的人給拖到了大牢之了。

    那邊的主審官員,上來就是一通高壓的審問,從不曾見過如此的陣仗的薛蟠哪里敢隨意的撒謊,自然是一五一十的將他所犯下的事情給說了一個明明白白。

    看到這其竟然還涉及到了現任金陵府尹賈雨村,以及京郊駐地的王家人,這五品的小官哪敢擅專,自然將一紙折子給遞到了陛下的手,送到了他日常處理公務的案幾之上了。

    見到這件兒說來著實不小的案子,皇帝陛下用手指來回敲打了幾下,就給下了一個定論。

    遠在金陵自覺地能夠平步青雲的賈雨村,下一秒鐘就是撤職貶官,永不敘用。

    而現任京畿駐防官的王子騰,卻被陛下給連升了幾級,直接蹦到了比如海還要高上一點的大員之職,還被任命為九省的檢點,即刻啟程,與邊防九省上任去了。

    至于這個檢點的職責,顧名思義,就是九個省份的邊防駐軍的巡查之職務。

    權限看起來無限大,官職也是相當的高,卻是在細細的一琢磨下,只能為王子騰道一聲可惜了。

    因為這所有的一切都是浮雲。

    權利的過往只是陛下的一句話罷了。

    不但如此,在巡點的過程之還十分的得罪人。

    他沒有一個固定的辦公的地點,就造成了王子騰與諸位將領們絕對不會打成一片,造成官官相護的結果。

    他的職責又是巡查,位高權重的駐軍將軍們最應該防備的就是這種代天子打小報告的人呢。

    不但處不好關系,還將所有的仇恨都拉到了王子騰的身上。

    待到崢得知了這一安排了之後,不由的就在心為這個世界的帝王點了一個贊。

    真玩的是一個好手段。

    這兩方的大員都如此的悲慘了,作為此事件的罪魁禍首薛蟠,卻因為毆打人致死的時候並不曾親自動手,卻有指示之責,故而死罪可免,活罪難逃,依然是判了一個流放之罪。

    只不過這罪流放的有些遠了。

    一下子就給支到了海南島。

    這薛家哪可能讓當家的人受這種罪?

    自然是拿出了大筆的銀錢上下疏通,想要為薛蟠買一個減輕刑罰。

    可是這事兒說不好听的,那是直達天听了。

    誰敢收這燙手的山芋?

    待到那薛家姨媽求到了王夫人的所在的時候,就听到了自家姐姐被賈府的老祖宗禁足的消息。

    一時間慌亂不已,失了主心骨的薛姨媽只知道痛哭。

    卻是此時的薛寶釵咬著嘴唇想要為自家哥哥再努力一把。

    于是,近水樓台先得月的薛寶釵先是來到了賈寶玉的小院。

    待到她梨花帶雨的朝著賈寶玉說出自己的難處的時候,卻見這有幾分心動的孩子,帶著兩分的茫然八分的淒苦,同樣無助的看著她。

    “寶姐姐,你讓我如何幫你?”

    “老祖宗都說了管不了了,薛家哥哥的事兒我如何管的?”

    “你家哥哥犯了錯,自然要按照朝廷的律例來辦啊。”

    “要不,寶姐姐,我幫你多湊些銀兩?讓薛家哥哥上路的時候也能過得舒坦一些?”

    听得薛寶釵如同喝了黃連一般的口苦心也苦。

    這就是她的母親為她找到的金玉良緣。

    對面的這個男孩,與她一樣,感同身受,可以陪著她說笑,也可以陪著她哭泣,可真到了大事兒的時候,他竟然也如同她一般的茫然了。

    對于賈寶玉還抱著最後一絲奢望的薛寶釵,不忍的又問了一句︰“你不是素來與幾個朋友交好嗎?”

    “那北靜王還有幾個世家的公子,就沒有幾個能說的上話的,與我家哥哥求個情?”

    听到這里的賈寶玉頭搖的更加的厲害了,他不但不贊同薛寶釵的言論,反倒極其認真的批評道︰“結交朋友應該有赤誠之心,怎可用這種俗不可耐的事情去污濁如此美好的友情?”

    “這事兒莫說是你求到我處,就是老祖宗來了,我也是不會同意的。”

    幾句話,說的薛寶釵很是絕望,她抹了一把淚,從座位上噌的一下站了起來,頭也不回的離開了她曾經眷戀過的人與這個小院。

    慌亂之的薛寶釵跑的很快,哪里還有平日間比貴女還強一些的儀態。

    卻是在回到賈府暫時棲居的院落的時候,仿佛想起什麼一般,停在了那個舊無人居住的梨香院的面前。

    “去,香菱,遣人與府的家哥哥去一封信,對!我們還可以找家的哥哥想想辦法。”

    說完這句話之後,這薛寶釵竟如同找到了主心骨一般的朝著自家的所在奔了過去。

    一封花箋,幾張小貼,簪花小楷,書在其上,用刀細細的裁好,塞進密封的信封之,就讓貼心的人給遞了過去。

    下得職的崢,剛一入府,就看到了這封求助的信件。

    展開之後,果真如他猜測的一般,薛家已經到了走投無路的地步。

    在這當口,崢自然不會聖母發作一般的為了一個薛寶釵就將事情給擔下來。

    但是一些有用的提點,他卻是可以盡書一二的。

    于是,當天的晚上,居于賈府內的薛寶釵就收到了回執。

    待到她將這薄薄的信封打開,見到其的內容之後,也只剩下愁苦的笑容了。

    這其列舉的事情十分的簡單,對于她薛寶釵來說,卻是依然是不夠的。

    依照崢信所說,一是讓遠在金陵的薛家另外一房的薛蝌薛寶琴二兄妹上京,在王子騰的震懾力依然慣用的時候,將族長一位,讓與更有擔當的薛蝌,以保住薛家現如今的皇商的頭號。

    說不定在薛蝌的治理之下,薛家依然有翻盤的希望。

    畢竟一個犯下了大罪的薛蟠,是無論如何當不得一家的族長了。

    這第二點呢,就是花錢買個舒坦了。

    既然不放心,那就沿途打點過去。

    到了地方,當地的官員自然可以操作一番,搞一個自由身的身份卻還是可以的。

    這種認知對于崢這種社會主義現代人來說實在是很不錯了。

    因為這等于是累了一路卻換來了自由的過程。

    但是在薛寶釵這種大家閨秀的眼,卻是絕對無法忍受的。

    這種行為就意味著,她們一家人將會遠離政治化的心京城,到那個偏僻的荒涼的地方去吃苦受累了。

    在見識過這個世界的繁華之後,沒有幾個年輕的人願意去干守寂寞。

    薛寶釵年紀尚幼,心氣兒不低,對于自己的未來有過許多的幻想,卻從不曾將崢所說的那一種,歸納到她的生活之。

    于是,焦急的薛寶釵又與王家的舅舅遞了一封求助的信件,卻被因此要打包跟著一同上路的舅母給原封的退了回來。

    王家的女人在賈家到底做了什麼,自家的老爺又是因為什麼被拖累了大好的前程,這些她都知道。

    在她看來,薛蟠這樣的禍事頭子能保住一條小命,依然是看在她王家人的面子上的。

    現如今還想得寸進尺?

    她這位妹妹入得京城的時候,投奔的可不是王家的府邸呢。

    既然有怨,何來再求?

    再一次被現實打擊到的薛寶釵,竟是連一點女兒家的矜持也顧不得了。

    她回到了房內,對著薛姨媽問到︰“母親,可有那得力的人家,能助上一助?”

    “哪怕過去做一個貴妾,女兒我也是認得啊!”

    她有了這種殺過人的哥哥,哪里還能嫁得什麼好人家。

    原本的正頭娘子想都想不得了,怕就是連貴妾這種正經八百的妾,也要做不得了。

    被薛寶釵這麼一說,那薛家的姨媽哭的更是厲害。

    “女兒啊,為娘的哪里認識什麼好人家?”

    “除了你姨母這里,我們竟是哪里都去不得了。”

    說的薛寶釵心涼的同時,竟是一轉念就想到了那個氣度溫潤,身姿挺拔的身影。

    那日跨馬游街,狀元簪花,她也在明日樓上掩扇瞧過的。

    只是這樣的人兒,離她更加的遙遠,現在再書一封信,求一個妾的位置的心,也是半點都不敢存了。

    輕嘆了一口氣的薛寶釵終于是放棄了最後一點掙扎。

    原本位于城北的富商聚集的地界里,一座不小的院子也被收拾了出來。

    薛家人在這風雨飄搖的時刻里,悄無聲息的從賈家搬了出來。

    而薛蟠被押解出京的時候,跟隨在衙役身旁的,竟然只有兩個來自薛家的年僕役跟隨。

    看樣子銀錢打點已經跟上了,只是這人並沒有听崢的建議,她們還是不甘心地位的改變,企圖用最後的一點榮光,為自己的家族再搏上一把。

    既然這個已經邁向衰落的家族非要在即將到來的漩渦之掙扎,他這種抱著好心打算拉他們出泥潭的人,也就不瞎操心了。

    放下了心思的崢並沒有過的多麼的舒坦,因為他經過的所有地方都呈現出十分忙碌的景象,而他周圍的人議論的最多的也是關于皇帝後院的事情。

    哪些人是被列在可以省親的名單之的,哪些人的資格又被突然的取消了。

    那些有資格接女兒回去的人家,家又是花了多少的銀錢,動了多少的土木,哪怕在翰院這般清貴的地方,崢耳邊充斥的依然是與這些有關的話題。

    只是很清楚帝王為何如此做的崢對此是充耳不聞。

    在越來越浮躁的官場之,他的這種表現也變成了一種少年老臣,端方沉穩的好現象。

    這種處變不驚的氣度,自然是逃不過皇帝陛下的法眼。

    在一日接到了翰院侍讀送過來的幾處略有瑕疵的案之後,這位正值盛年的陛下突然就開口說道︰“听說今科的狀元郎正在完成前史的編纂?”

    一旁的大太監恰大好處的笑道︰“是的陛下。”

    “那讓人將他最近的成果拿來瞧瞧,最近看奏折看得朕頭疼。”

    這一個命令就讓身旁的太監了然。

    當那些負責搬運史料的小太監去找這位家的狀元郎的時候,臉上都帶了三分諂媚的笑容。

    待到這一冊冊的資料以及快要完成的半成品被端到了皇帝陛下的案前的時候,翻看著這些典籍的皇帝陛下實在是太滿意了。

    這上邊的字跡飄逸端正,每一頁史料都謄抄的干淨整潔。

    當的標注簡單明了,讓人看了有耳目一新之感。

    人總說觀其書見其人,這陛下還不曾宣召崢呢,只是看這一疊的資料就已經心生喜歡了。

    待到崢被單獨召到內書房面聖的時候,本著原本的好相貌又給他在陛下的面前加了幾分。

    待到他不緊不慢的應對完畢的時候,他已經從往屆狀元初始要做的翰院的編撰連跳兩級,升為了從五品的翰院侍讀了。

    這好消息下達的時候,也是大觀園的院子修建正式完工的時候。

    因為賈元春省親的時日未到,崢只是接著去見賈母的時候粗略的瞧了一眼。

    原本曾要出現的大觀園之名,依然妥妥當當的掛在了新院子的上邊。

    但這其許多耳熟能詳的內院的名字,卻再也無法在其出現了。

    無他,與紅樓夢原著所描述的大觀園相比,現在的規模只有原本的三分之一。

    修建園子耗費的百萬之巨資,在這里也沒有得到任何的體現。

    崢只是隨著賈薔在附近行走了一圈,就對此再無興趣,因這園子看起來還沒有府自家的後花園來的雅致呢。

    本想就此離開的崢,卻在快要走到門口的時候,又被老太太派過來的人給攔了下來。

    ……

    ps︰推薦一本不錯的《虎君》,剛上架多支持啊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咸魚翻身的正確姿勢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