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科幻小說 > 咸魚翻身的正確姿勢 > 1529 最後一個故事(十九)

1529 最後一個故事(十九)

作品:咸魚翻身的正確姿勢 作者:二寶天使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听得王夫人一陣的語塞。狂沙文學網

    她手邊還真就沒個得意的人。

    後又听那賈母說了一句話,對于薛家貿然的提議,竟是沒有那麼的抵觸了。

    因為這賈母就將張道長後邊的意思給透露了幾分。

    若是正妻做不得,她們家貴妾也是認可的。

    這就讓王夫人意動了。

    薛家只剩下薛寶釵一個女兒,大半的家財若是被帶入到賈府,只舍得一個貴妾的名號,仿佛也沒有什麼?

    只是這隨口的一提,竟是將賈府兩個長輩鬧得心緒不寧。

    待到回到家中,躺在(床chuang)上的賈母就與一旁的鴛鴦絮叨了幾句。

    “原想著林家的黛玉才是最好的選擇,誰成想這林家的人越發的出息,怎麼是我家寶玉能肖想的啊。”

    這話只說了一句,淡淡的,轉頭疲憊的賈母就倒在(床chuang)上沉沉的睡去了。

    因著張道長的一番話,真在賈府掀起了漣漪。

    這素來不在外交際的王夫人,竟然開始與這些老親們頻頻的走動了起來。

    幾家的小姐被她里外里的打听了幾番,真有為兒子選一個合適的媳婦的架勢。

    只是王夫人上了心,那賈寶玉卻還是小孩子的心(性xing)。

    他慣是與丫鬟們調笑慣了的,轉頭進了王夫人的院子去請安的時候,就見到了幾個小丫鬟在屋內做著針線。

    自家的母親歪在榻上閉目養神,得用的大丫鬟金釧兒坐在旁邊捶腿,困頓的也乜斜著眼亂恍。

    賈寶玉本是一個風流種子,看見金釧兒便把持不住,便上來調戲她︰“就這麼困呢?”

    金釧抿嘴一笑,擺手令他出去,仍合上眼。

    寶玉見了他,就有些戀戀不舍的,悄悄的探頭瞧瞧王夫人合著眼,便自己向(身shen)邊荷包里帶的香雪潤津丹掏了出來,便向金釧兒口里一送。

    金釧兒並不睜眼,只管噙了。

    寶玉上來便拉著手,悄悄的笑道︰“我明(日ri)和太太討你,咱們在一處罷。”金釧兒不答。寶玉又道︰“不然,等太太醒了我就討。”

    就在那金釧兒再一推,半推半就的否了賈寶玉的時候,那歪靠在榻上的王夫人卻是猛的一睜眼,照金釧兒臉上就打了個嘴巴子,指著罵道︰“下作小娼婦,好好的爺們,都叫你教壞了。”

    原來,這王夫人壓根就不曾睡著,她只是閉目養神罷了。

    在看到了自己(身shen)邊的大丫鬟竟是打著勾引小爺的主意,哪里還忍得住,立馬就讓人喚來了幾個婆子,直接就將金釧兒給拖了出去。

    待到這金釧兒被拉出了府外,還特意通知了管事的,不再用她。

    只讓這金釧兒哭哭啼啼的不知道該如何是好,一時左了(性xing)子,直接就投了賈府花園中的一處廢井了。

    听聞這事兒的賈寶玉心中大驚,在他驚魂未定的時候,卻被人給找上了家中。

    原是忠順親王的管事,直接要見賈府的寶二爺。

    開口問到的就是忠順親王最喜歡的小旦,蔣玉涵的下落。

    到了這個時候,得虧是馮紫英那一(日ri)的聚會被林崢給攔了下來。

    待到管事的听說賈寶玉與這蔣玉涵也只不過是見了一面,還被現如今的新科狀元林崢給攔了下來的時候,對方就沒再為難這個看起來就沒什麼主意的賈寶玉。

    一場大禍就這樣消失在端倪初使之中,後因為這忠順親王折騰的太厲害了,就連踏實上班的林崢都听了一二。

    那蔣玉涵到底還是被忠順親王給找了回去,不過這一次,這蔣玉涵又換了旁的相好罷了。

    賈寶玉既從危險之中掙脫,又不用扣上一個出賣朋友的名頭,那賈府上下就有了幾分欣欣向上的模樣了。

    就在這個時候,時年已經十六的林崢,也開始對外說親了。

    作為林府新任的女主人,竹陽郡主,一開口等的就是︰“若是你喜歡勛貴家的女子呢,待到選秀過後,母親就求個好人家讓陛下指親。”

    “若是你喜歡清流家的女孩呢,那母親這就替你上門求去。”

    至于真正應該關心的林崢卻是半分也不放在心上。

    因為他與林如海做了一個私下的協議,全憑家中做主。

    在這個世界之中,哪有什麼兩(情qing)相悅的事(情qing),家中給他相看好了,到時候大婚就是。

    更何況,他從訂婚到最終大婚,這(日ri)子一拖大概就是三四年的時間了。

    那時候黛玉的婚事兒也有了著落,甚至都不用顧崢親(身shen)上陣,這林崢所在的紅樓世界,也就就此完結了呢。

    他這邊倒是來的輕松,可林崢越是信任繼母,這竹陽郡主越是感動。

    這郡主感動壞了,也就卯足了勁兒的要給林崢找個好的。

    找來找去,找了半天,反倒是林崢這邊收到了白鹿書院山長也是他啟蒙的恩師的一封書信。

    字里行間內都是夸贊自家孫女淑女窈窕,讓林崢抽了抽嘴角,轉手就將信遞到了竹陽郡主的手中。

    說實話,若是講這京城的地界中的姑娘,這竹陽郡主倒是門清。

    可若說到江南的女子,她可是兩眼一抹黑的。

    但是作為一個聰穎的女子,留著丈夫是干嘛吃的?

    自然在林如海晚歸府中的時候,將這封信再一轉遞,就從林如海的口中得到了有關于白鹿書院山長家的(情qing)況。

    就倆字︰能生!

    都不用多說第二句的,竹陽郡主就明白林如海的心思了。

    三代單傳,到了林正這一輩兒總算劈了一個叉,可若是到了林崢的下一輩又縮回去了呢?

    這件事兒林如海是絕對不能讓它發生的。

    這白鹿書院山長家的外孫女兒容貌如何,體態又是如何暫且不論,單說這白家這一房,可是一口氣連生了五個男孩才得了這一個姑娘的。

    剩下的有些內容林如海並不曾與竹陽郡主透露。

    因為這姑娘的父親那一輩就有兄弟六人。

    這六人的(身shen)上皆有功名,現在朝內任職的就有四位。

    雖然都是四品以下的小官,卻把控的全是實缺。

    若是父輩一輩的本事沒有林如海做的高超的話,那麼等到下一輩的時候,卻是與林崢相差不遠了。

    因為這姑娘一房的五個哥哥,除了一個醉心山水在江南有小才子之稱的四哥哥之外,每一個人都是兩榜的進士出(身shen)。

    二人外放,二人入朝,若說起來,還都是林崢的前輩呢。

    這樣的人家對于形單影只的林如海來說實在是太合適了。

    光從林如海的表(情qing)上看,竹陽郡主也明白他對于這一家是有多麼的滿意。

    再沉下心來細細的想想,這林府之中也無需勛貴的勢力來鞏固了,在皇權越發的集中的朝代之中,不涉及到任何的兵權的世家反倒是能活的長久。

    認同了自己丈夫的選擇的竹陽郡主立刻就行動了起來。

    她尋了幾個嫁去江南的手帕交,打听這白家的方方面面,若是不出意外,此女子的規矩也過得去的話,這官家的媒婆就可以走動起來了。

    就在林府為著林崢的婚事緊鑼密鼓的行動起來的時候,賈府之中也發生了同樣的事(情qing)。

    原本淒淒慘慘搬離賈府的薛家人,竟是又搬了回來。

    只是這一次,入得大觀園的人卻只有薛寶釵一個。

    她帶著家中的丫鬟,住在了林黛玉已經搬走的梨香院之中,碩大的院子,光禿禿的如同雪洞子一般的可憐。

    大概是覺出這其中有些貓膩,那史湘雲也裝不得天真了,只是用眼楮看著薛寶釵的闖入,不過三四(日ri)就與賈寶玉廝混在了一起,徹底的將史湘雲給分離了出去。

    鬧得這史家的大姑娘是爭不贏也吵不贏,哭哭啼啼的抹著淚竟是回到了史家原本的家中。

    這一吵一鬧的,就成了三個人的活冤家。

    有關于金玉良緣的事兒傳的是沸沸揚揚,京城里就沒有人不知曉這一男二女的趣事兒的。

    若是旁人拿這個事兒與寶玉打趣,這個混不吝的因為有了自己的談資,總算是放過了他的三個妹妹。

    又因為三(春chun)跟著賈母求了恩典,得了一個宮內出來的老嬤嬤學習,知曉了好歹,就越發的低調了起來。

    搞得眾人對于賈家的女兒風評還是很好的。

    大有賈寶玉不成樣子,賈母卻是一個會教女兒的評價。

    這一來一往的就過去了兩年。

    兩年的時間內,林崢的婚事也明白的定下了。

    就是山長的孫女,白家的初蕊。

    雖然一個遠在江南一個(身shen)處京都,卻因為書信往來,對于彼此的(性xing)格有了一個大概的了解。

    林崢覺得,這個媳婦找的著實的不錯。

    字里行間都是小女兒的單純與(嬌jiao)俏。

    一看就是在家中被寵著長大的,卻難得沒有那麼的傻白。

    幻想有之,理智卻足。

    對于一個宗族的宗婦來說,著實是一個不錯的聯姻對象。

    兩家人走了六禮,婚事兒定的鐵板釘釘,就連陛下偶然想起來想要給林崢塞一個公主的時候,也沒有打破這份兒婚約。

    這皇帝陛下一听是清流之首的婚事兒,立馬就如同鋸嘴的葫蘆,一句話都不敢多言了。

    若是讓那群酸儒們知道他企圖拆散他們一代大儒孫女的婚事,第二天他的宮門外就能跪上百八十個白胡子老頭。

    腦闊疼!

    所以不言語的陛下趕忙將自家帥的不行的秘書給送走了。

    結婚吧,結吧,能忍的住的都是真書生。

    這林崢這邊倒是一切順利,只是可憐了賈寶玉了。

    因著林崢強勢的干擾,這輩子可沒有什麼林妹妹與他心心相映,一訴衷腸了。

    由著一人三女的格局,一下子就變成了一拖二。

    因為薛家放低了(身shen)段,那薛寶釵現年也是大的可以讓林崢叫姐姐了,早在兩年前剛搬進梨香院半個月後就與賈寶玉成了親。

    其實嚴格意義上來說,不能算是正經的親事。

    因為薛寶釵是以妾的(身shen)份被抬進去的。

    賈府之中因為與薛家有親的緣故,就算是再敗落了也是擺了幾席的酒,掛著水紅色的衣衫就給送到了寶玉的房內。

    這時候做了妾的薛寶釵,可是一改當初成了妻的時候狀態。

    她哪里想到要督促賈寶玉上進呢,只是一心想要在這兩年內將賈寶玉的心都籠絡在自己的手中。

    曾經如此嫌棄楊貴妃的薛寶釵,在現實的磋磨之中不得不低了頭,成為了楊貴妃最為寫實的映照。

    因著賈寶玉與二位姑娘的艷史實在是太過于出名,史家的兩位侯爺都被驚動了出來。

    若是頭上頂著史湘雲這麼一個不知羞的女兒,那麼史家剩下的姑娘就不用嫁人了。

    他們帶著一家老小,就想與賈母討個說法。

    若是史湘雲與賈寶玉的婚事兒成了,那對外還能得個青梅竹馬,兩小無猜,早就有了婚約的好名聲。

    可若是沒成?

    那賈家與史家可真就成了仇了。

    這就是賈母故意放縱的結果。

    她得到了她想要的。

    為賈寶玉找一個無父無母無權無勢的姑娘,讓他浪((蕩dang)dang)著,散漫著度過這一生吧。

    到了現在這個地步,哪里還有什麼好人家的女兒能讓王夫人挑呦。

    在听聞了一籮筐的賈寶玉的風流韻事了之後,再擺在王夫人面前的可全都是歪瓜裂棗了。

    不是風評感人的,就是自帶幾個綠帽子入府的。

    看來看去,竟是只剩下史湘雲了。

    這個時候的王夫人特別想問問賈母,林黛玉行不行。

    可是就連她自己都沒了底氣,對著她百般看不上的賈敏的女兒,生生低了一頭。

    畢竟這兩年多過去了,林家的父子倆可沒閑著。

    林如海順利入閣,擔任次輔,順位推移制度下已經變成了首輔底下的第一人了。

    又加上保養得儀,林府又傳來了喜訊,這竹陽郡主也真是厲害,不負眾望一舉得男,在是四十不惑的年紀中,又多了一個嗷嗷待哺的兒子。

    這個混雜了一點皇室血脈的孩子,可是將林府與皇家緊密的聯系到了一處,搞得這林如海只要不密謀造反,多大的事兒都有的商量了。

    至于旁人家的孩子林崢,簡直就是爭氣的典範。

    因為翰林院的侍讀做的十分的優秀,竟然被陛下派了一個外放的官職。

    地方十分的近,就在江南的揚州,他曾經生活過多年的地方。

    任一地兒的府尹,起手從四品的缺。

    這一決定,可樂壞了白鹿書院的老頭兒了。

    這下子林家的小子能見到真人了,他們白家的人可是要好好的瞅瞅。

    這麼多年不見,萬一長殘了,還能補救補救不是?

    這還真是皆大歡喜了。

    只可惜,這樣的林家就變成了現如今的賈家高攀不起的人家了。

    若不是遠在嶺南的賈璉接二連三的傳來好消息,讓賈府的大房襲爵的賈赦大老爺看到了希望又振作起來的話,別說是一流的家事了,這賈家能跌落在泥里。

    既然是一點想頭都沒有,這王夫人只能認命了。

    只是史湘雲的年紀尚幼,先將親給定了下來罷了。

    這下子史湘雲可是沒了再來賈府的理由了。

    雖說青梅竹馬,可是已訂婚與未訂婚的區別可是大了。

    為了史家最後一點名聲,這史湘雲也被保齡候家的給拘束了起來,氣的史家的嬸子咬牙切齒,果真帶著點虐待的意味了。

    這些風風雨雨對于遠在揚州的林崢來說都不重要,他最關心的還是林黛玉的幸福。

    十五歲的林黛玉,出落得是亭亭玉立。

    在林崢這個帶著濾鏡的眼中,他看著長大的林妹妹沒有一處不好,沒有一處不美。

    他認識的同齡人當中沒有一個人能配得上林妹妹。

    若他是父親,定是要挑一個極好的人才是。

    只不過他遠在揚州,忙的一塌糊涂,再抬頭的時候,卻發現林如海已經為林黛玉擇了一位佳婿。

    最可氣的是,這人他還認識,是他下一屆的探花郎。

    人長的吧也就那麼回事兒,總听旁人說這少年長得翩翩,與林崢的溫潤相比更多了三分的灑脫。

    反正在林崢看來,略有些夸大,最起碼是沒有他這幅皮囊來的帥氣的。

    至于這少年人的(性xing)格?

    那也實在是太過于仙兒了。

    最(愛ai)游山玩水,醉(情qing)詩畫,在最初踫到這位美探花的時候,林崢一度認為這就是一個清雋版本的賈寶玉。

    但是在與這人相處久了之後,林崢卻不得不承認,對于這位公子的認識都是浮于表面的。

    林如海選的這位女婿,竟是難得的通透人。

    與他相比,林崢都浮于世俗了。

    人家自打入了翰林院,真就將這打熬的地方給當成了書館茶室,一方紫砂,一捧端硯,就能坐在桌前,待上一(日ri)。

    硬生生的將這個沒有人(情qing)味的地方給經營的有滋有味。

    大概知曉這位著實不是當官的料,所有的老學究們對他還特別的寬容,寵著這麼一個單純美好,直接就給寵成了包干到戶的地步。

    于是,一個不小心,林如海就把自家的姑娘給寵了出去。

    待到遠在揚州的林崢接到消息的時候,一切都已經來不及了。

    這讓听了消息還必須要虛心接受的林崢很是一個郁悶。

    不但要給妹妹準備各種訂婚的禮物,捎帶手的還要來揚州的女婿家瞅瞅。

    待到白鹿書院的山長听到了這個消息,只是一陣的說好。

    這老頭壞的很,捻著胡子就跟林崢吹噓。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咸魚翻身的正確姿勢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